秦楼春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内情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等到秦含真与秦简、秦锦华兄妹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秦简被妹妹们充沛的精力折腾得有些委靡,钱包也大为缩水。不过想到今天看到的一场好戏,他的心情也重新好起来,也没那么心疼损失掉的金钱了。

    马车先到了永嘉侯府,秦简将秦含真送进大门,低声对她道:“一会儿我就来看三妹妹,把实情跟你分说明白。”

    秦含真点头:“大堂哥你可要快点儿来,我有好多话想问你呢。”

    秦简火速将妹妹秦锦华送回了家,又先后拜见过祖母许氏,母亲姚氏,还应付了一遭知道他们出行却不带自己而闹起了别扭的小堂妹秦锦容之后,才终于脱了身,从侧门来到了永嘉侯府中。

    秦含真把丫头们全数摒退,只留丰儿在门口守着,连茶都没给堂兄倒完,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秦简:“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儿怎会有那么多人同时出现在那条街上?大堂哥可别说都是巧合!”

    秦简笑了:“当然不可能是巧合,这是我和三叔祖、父亲以及广路四个人一块儿商量出来的,安排得很巧妙吧?就算事后宁化王、广昌王和镇西侯察觉到有异,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因为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

    首先,蔡元贞会出现在那里,并不是一个巧合。她每逢初一、十五就要去外祖家探访,而且几乎每次去都要在那间铺子里买点心,这都是有迹可循的,而且知情的人不是一个两个。借着秦锦华的关系,秦简还知道蔡元贞平日出门去外祖家,喜欢穿着朴素,只带着几名身手好的心腹侍女以及随从前往,有时候坐车,有时候骑马,但要到鼓楼大街上的点心铺子买蛤|蟆吐蜜,她一定会步行。这也是蔡元贞的一点小爱好,她经常会在那条大街上逛一逛,坐车骑马就不方便了。鼓楼大街那一片,有好几家铺子背后是云阳侯府的本钱,又正好是她一个堂兄负责巡视的区域,一向治安良好,并没有流氓地痞敢随便乱来,城卫军的人更是来往巡视频繁。蔡元贞对自己的人身安全非常有信心。

    其次,广昌王会出现在那里,也同样不是巧合。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寻找着机会接触蔡元贞,明显是想看一看她的容貌长相,但又不会与她直接作接触。他如今在京城是隐瞒了身份的,如果现在就跟蔡家人打了照面,过后正式议亲时,定会被蔡家人发现他曾经秘密潜入京城,要是给两家的联姻带来什么变故就不好了。所以,他需要一个可以近距离接触到蔡元贞,又不会为她所察觉的场合。在近期,哪里还有比蔡元贞前往外祖家的路上,在鼓楼大街闲逛时更好的机会?因此,他今天一定会来,而且能达成目的的可能性非常大。

    秦简对秦含真道:“我听广路说,广昌王甚至曾经冒充过宁化王妃的侍卫,让宁化王妃冒险坐车撞向蔡大小姐的马车,造成意外,然后以此为借口,让宁化王妃上前与蔡大小姐交谈,好给跟随在宁化王妃身边的假侍卫一个正面窥探蔡大小姐容貌的机会。可惜当时蔡大小姐婉拒了宁化王妃的请求,宁化王妃改派了身边的嬷嬷上前,广昌王也顶着侍卫的名头跟上去了。不过因为蔡大小姐没有掀开车帘,与嬷嬷面对面交谈,宁化王妃与广昌王的算计没有成功。所以我想,广昌王若是知道蔡大小姐会有出门闲逛的时候,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而这种事,自然是早了早好,他不会拖到十五那日再进行的。”

    秦含真心中明了,她对秦简道:“宁化王妃的马车撞上来时,我就觉得不对劲,提醒了蔡姐姐几句。而且宁化王妃当时的借口简直愚蠢,蔡姐姐很容易就对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至于蔡姐姐没有掀起车帘跟宁化王府的嬷嬷说话,原因也很简单。她自己是没那么多严格规矩的,却要顾虑我也在车上。若她掀起了车帘,就等于让我也在车外那么多的陌生人面前露脸了,所以蔡姐姐只在车中与嬷嬷交谈,把人打发走就完事了。就算真要看对方在做什么,车窗帘子还是有缝儿的。我们看外面很方便,外面却瞧不见里头的动静。宁化王妃与广昌王选那样一个场合,本来就不聪明。”

    蔡元贞与广昌王会出现在鼓楼大街上的原因,如今已经明了。这两件事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与秦家人以及赵陌倒是没什么关系。他们顶多只是事先窥探到了双方的动静,然后利用上了这个时机而已。此外,蔡家那个负责鼓楼大街治安的侄儿的性情与行踪,同样也被他们利用上了。

    秦含真一听便问了:“这么说,苏大姑娘会出现在那里,是你们故意安排的了?”

    秦简点头:“小姑姑虽然与我们家里来往得少了,但她陪嫁的家生子们,却不曾跟府里的亲友断了往来。当初祖母为小姑姑准备陪嫁时,煞费苦心,选取的家生仆从,全都还有至亲留在秦家,以此牵制陪嫁的丫头与陪房们,不敢轻易违逆小姑姑的意愿。因此,我父亲出面,暗中指使这些陪房们做什么事,他们通常是不会违令的。这事儿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连小姑姑都不知情,只是让几个人寻机会在苏大姑娘面前进言,让她知道今日鼓楼大街上的首饰铺子会有新款首饰出炉,而且是她喜欢的那一种而已。苏大姑娘近来心情郁郁,身边的人劝她出门散散心,再推荐一处首饰铺子,是不会有人起疑的。鼓楼大街离兵马司胡同不远,又治安良好,本来就是苏家女眷们常去的一处消遣地儿。”

    据陪秦幼仪嫁到镇西侯府的家生奴仆们传回来的消息,苏大姑娘这几日一直心情不佳,有种种小道消息,传言她好象是为了自己的婚事在烦恼。镇西侯对嫡长孙女的婚事早有安排,属意交好的辽王世子嫡长子肃宁郡王赵陌。可赵陌对这门婚事不大热络,已是婉拒了。但辽王世子赵硕依然非常热心想要促成婚事,镇西侯与他都没有打消念头。而与此同时,镇西侯世子夫妻俩对长女的婚事也有自己的想法,更中意弟媳秦幼仪的娘家侄儿秦简。儿子儿媳们都达成一致意见,镇西侯夫人只听丈夫的,两代人为了苏大姑娘的婚事,正在胶着僵持中。但有传言指苏大姑娘自己其实有意中人,是外祖家的亲戚,还暗地里跟母亲卞氏提过了,却遭到了卞氏的反对。无论最终胜出的是镇西侯还是镇西侯世子一方,苏大姑娘都没法决定自己的婚姻,她的心情不好,也是人之常情了。

    她今日出门逛首饰店,其实并不是只带了一个丫头去,同行的还有母亲卞氏身边的心腹嬷嬷与她本人的奶娘。这两位嬷嬷都是肩负着守护小主人责任的。但首饰铺子的出品太好了,苏大姑娘与嬷嬷们挑首饰挑花了眼,后者就没留意到,有个首饰铺里的小丫头,送茶时给苏大姑娘塞了一张小纸条。

    那是个八、九岁大的小丫头,收了别人的钱替人传信,就算被抓起来审问,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而将纸条与钱交给她的人,则是街边一个面目平凡的婆子,同样是受雇来办事的。将纸条与钱交给这个婆子的人,才是秦简派出去的人手。而这个人,原本生活在秦家远郊庄子上,早在广昌王在茶楼雅间里被围殴时,就已经带着一家老小出了城门,直接南下了。他们一家将会成为江宁秦家老家一处产业的小管事,十年内都不会返回京城。任何人想要从他们身上查到秦家,都只会找到断了的线索。

    赵陌从秦含真处知道,苏大姑娘对广昌王有淑女之思,后者对前者也并非无意。有了那张暧昧的小纸条,苏大姑娘自会想办法甩开同行的两位嬷嬷,只带了心腹丫头出门,不等她去寻找心上人的踪迹,广昌王就在门前等着她了。广昌王会自行前往首饰铺子旁边的点心店,然后一眼就被苏大姑娘看见,这一点还真令秦简惊喜呢。

    秦含真听秦简说完,若有所思:“如此说来……那几个盯着苏大姑娘看的地痞,也是你们安排的了?”方才她听秦简说过好几回了,鼓楼大街上一向治安良好,蔡元贞总是放心在那里闲逛,苏家女眷也时不时去消遣,那又怎会忽然来了一群管不住眼睛的小流氓,盯着明显穿戴不凡的苏大姑娘看呢?

    秦简笑了:“这几个地痞原是在附近街道上厮混的,我让人给他们塞了银子,也不用他们做什么,就只是围在苏大姑娘附近盯着她看而已,连句失礼的话都不会多说。就算真给城卫军的人逮住了,他们也顶多就是被人撵走,骂上几句,连打都不会挨。但广昌王据说对苏大姑娘还是有几分怜爱之心的,会护着姑娘到茶楼里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就连广昌王带着苏大姑娘会到哪个雅间里去,也是秦仲海与秦简父子事先安排好的。那个茶楼伙计口里订下了周围几乎所有雅间的豪客并非别人,正是秦仲海,自然,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客人会前去打搅了他们的计划。广昌王从踏进茶楼开始,过后会遇到苏大姑娘的亲叔叔苏仲英,以及印痕撞倒伙计,伙计撞开雅间的门,苏仲英发现亲侄女与外男私会……此后种种,全都是秦简父子的算计了,当中自然也有赵陌的功劳。

    秦含真听得感叹:“恐怕你们连小姑父也算计上了吧?”她有点明白赵陌那天为什么会说,秦仲海出人意料地果决了。

    苏仲英会出现在那里,肯定也是秦仲海父子使的计。他这一计,等于是让不知情的苏仲英破坏了他父亲与宁化王的交情,双方结下了仇怨,连镇西侯世子苏伯雄,也因为女儿的事,从此拥有了跟宁化王反目的理由。他们兄弟站到了宁化王的敌对方,只剩镇西侯一个,空有威势,却无实权,又能管什么用?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