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三十一章 意外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知道自己可能有些武断了,但那么多的巧合,让她不得不这么想。

    赵陌是见过广昌王的,形容他是个十八|九岁、一脸傲气、即使穿着下人的衣裳也不象是小厮的人。秦含真今日见到的戚三公子穿戴富贵,没有打扮成小厮模样,但脸上的傲气非常明显。再加上他与梁家的亲戚关系,广昌王又正好随兄长宁化王在京中,后者正打镇西侯府的主意……这种种巧合,若说仅仅是巧合,秦含真是绝不会相信的。

    她想,自己对那位戚三公子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回家后她就试着把他的长相画下来,拿给赵陌看。如果确定了这位戚三公子真的是广昌王赵砌,那么从苏家姐妹的对话中,她可以推断出两件事:

    第一,广昌王从来就没有老老实实待在自己的封地上,不但来了京城,他还去过武昌,也去过成都。这么远的路,他来去自如,他的封地上从没有消息走漏过,这实在太不正常了,光是指证他身为藩王多次擅离藩地,就足够叫他丢掉王爵。

    第二,广昌王早在前年就认识了苏大姑娘,苏二姑娘形容他常献殷勤,苏大姑娘还有些心动的迹象。既然如此,镇西侯府的门第也够高了,为什么宁化王要拉拢镇西侯,给他家一个郡王妃时,不是让自己的亲弟弟去娶苏大姑娘,反而是要转弯抹角地促成赵陌与苏大姑娘的联姻呢?一样是郡王妃,苏大姑娘嫁给广昌王还是嫁给肃宁王,有什么区别吗?总不会就只是为了把辽王世子赵硕给拉拢入伙吧?如果是为了这个原因,也不是非得要让赵陌娶苏大姑娘不可,完全可以另给赵陌说一门亲,而不是让亲弟弟放弃自己的心上人,还要促成她嫁给另一个男人。

    这不是一个正常人会做的决定,除非这么做会带来更大的利益。可赵陌对于宁化王而言,有这么重要吗?广昌王居然也能答应?难不成他也有了早就看好的亲事,对方的家世身份比苏大姑娘更佳,还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好处,使得他即使舍弃喜欢的女孩子,也在所不惜?

    秦含真将这个疑问藏在心底,打算回头跟赵陌好好吐个槽。不管是为了什么样的利益,那位戚三公子如果就是广昌王,那她只能说这个人真是个十成十的渣男了。他要是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心上人另嫁,避不出面,也就算了,还特地跑到苏大姑娘面前撩她做什么?现在她又记起了他的好,向母亲与妹妹透露自己的心事,盼着他能上门来提亲可他又在做什么?他的哥哥正在暗地里指使同伙,逼苏大姑娘接受一门她和她的父母都不想要的亲事呢。

    秦含真还觉得镇西侯的脑子很有问题,他不过就是回京城家里养养旧伤而已,真想回西南,那养好了伤之后再打报告好了。他有意见,抱怨几句,冲亲戚发点小脾气,也无伤大雅,反正秦家三房也懒得理他。可他就因为这种事,被宁化王说得起了背叛之心,打算对皇帝父子不利了。为了帮宁化王,还跟儿子媳妇产生了矛盾,打算牺牲亲孙女的终身幸福。他到底图什么呀?!一把年纪了,不想着善始善终,玩什么晚节不保的戏码?

    秦含真远远地看了苏家姐妹一眼,心想镇西侯府还好不是人人都蠢,世子夫妻看起来还算是明白人,小姑父小姑母夫妻俩虽然有些小小的不足,但大体上还是分得清事情轻重的。只要年轻一辈不跟着父母胡闹,镇西侯从此投置闲散的话,估计也造不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苏大姑娘兴许是有心事,又一向在外祖家长大,比较习惯斯文些的闺秀作派,与今日这群将门千金不大合得来,她一直坐在角落里静静喝茶,也不说话。偶尔东道主马家的姑娘或是蔡元贞过去了,她还能聊上几句,过后仍旧是坐着发呆。

    相比之下,苏二姑娘倒是活跃许多。她虽然跟那些喝酒比箭的将门千金明显不是一路人,但也高高兴兴凑过去说话,还陪着蔡元贞聊了好一会儿天,转身又往秦含真这边来了。

    她是来示好的,顺道解释了一下宫宴那日祖母与母亲的失礼。镇西侯夫人以夫为天,又不通人情,这就算了,镇西侯世子夫人却是碍于婆婆的面子,不敢当着婆婆的面向秦家人道谢与道歉。他们夫妻父女都一直感到很对不起秦家,可惜没什么机会与秦家人碰面,今日既然遇上了,苏二姑娘当然不能错过机会。

    可惜镇西侯夫人在女眷席上,苏二姑娘没敢过去跟牛氏说话。但镇西侯世子在外院席上肯定能见到永嘉侯秦柏,到时候该道的歉自然也道过了。

    秦含真原本无意跟苏家人有什么瓜葛,心里还有些小心虚,毕竟前不久才偷听了人家姐妹的私话。不过苏二姑娘给她的印象挺好的,这姑娘年纪虽然比她还小,头脑倒是非常清醒,举手投足都透着优雅端庄,说话语气也是落落大方的。秦含真微笑着跟她寒暄了几句,又问候了自家小姑母,还顺便提了提蔡家琪园的春宴,问苏二姑娘是否也接到了帖子。

    苏二姑娘并没有接到帖子。她才回京不久,尚未完全融入京城的闺秀圈子。镇西侯府从前少与人交际,镇西侯回京后,他的社交活动大增,但除了姻亲,来往的人基本都是武将人家,偶尔有几位宗室皇亲。蔡元贞的茶会,明显是只邀请交好的闺秀,而且是熟读诗书人家的女孩儿,并没有打算让只爱骑射游猎喝酒的将门千金们也去作诗作画。苏家姐妹对京城闺秀圈而言几乎就是陌生人,自然也不会接到蔡元贞的帖子了。

    苏二姑娘从秦含真这里得到了消息,就开始紧贴在蔡元贞身边,努力赢取对方的好感,嘴里“姐姐”长、“姐姐”短地喊得亲热。等到宴席结束之时,她终于从蔡元贞处得到了一个口头承诺,会得到一张春宴的请帖,让她也能去琪园开开眼界。

    散席的时候,秦含真慢慢随着人群往外走,远远地看见牛氏高高兴兴地跟几位将军夫人边走边聊天,聊得正兴起,也不过去打搅,只打算自己到外院上了马车,寻丰儿会合了再说。她的马车也不知道修好了没有,但愿回家的路上可千万不要再出岔子了。这时天都黑了,夜来风冷,车子再坏在路上,可不是玩的。

    蔡元贞从她身后走了上来,与她并肩而行,脸上犹带笑意:“秦三妹妹今儿害得我好苦。妹妹跟苏二姑娘提了春宴诗会的事,她就缠了我半日,直到我答应了给她送帖子,才算完事。我本来只是想跟几个要好的小姐妹小聚一回,诗词唱和,不过是找乐子罢了。苏二姑娘跟我们人人都不熟,她来了,大家岂不尴尬?”

    说起这个,秦含真也有些过意不去:“对不住,蔡姐姐,我其实没想让她也去的,不过是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随便寻个话题,话赶话地就提到了你家的春宴。我原也没想到她会缠着你要帖子,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蔡元贞笑着说:“说麻烦,也不算麻烦。反正春宴那日来我们家琪园的人也多,再添她一个也没什么。听说她也是自幼熟读诗书的,让她一道来凑个趣,说不定还能多得几首好诗。大家也会觉得新鲜吧?”

    秦含真干笑两声,心想自己的加入对她们这个小圈子而言,估计也挺新鲜的。

    两人走到了二门前,各家车马整整齐齐地一辆一辆驶过来停下,接走自家女主人小主人,又很快离开了。柱国将军府的男女管事指使着马车排队,场面井井有条,半点不见混乱。马家治军的本事,可见一斑。

    牛氏跟秦柏是一辆马车,她的车先到,上车前微笑着交代孙女几句,就先行一步了。秦含真见马家送客自有次序,也不好意思打乱人家的安排,便静等自己的马车过来,打算出了柱国将军府,再与祖父祖母会合。

    只是秦含真没想到,她的马车问题不小。丰儿一脸着急地来报,说车夫本来已经把马车暂时修好了,没想到方才排队驶过来的时候,跟另一辆马车刮擦了一下,车轮又出了问题,这回是真的没法走了。她可能需要派人通知祖父祖母的车回头接自己,要不然就等家里再送一辆马车过来。要是实在等不及了,也可以到附近的车马行去临时雇一辆车。

    秦含真心想,多半是要雇车了吧?等家里送来,那都什么时候了?

    蔡元贞笑着提议:“若是秦三妹妹不嫌弃,不如坐我的车吧?我回家要经过永嘉侯府,叫车夫略拐几步路,就能将妹妹送到家了,岂不是又省事,又省心?”

    秦含真讶然:“这怎么好意思?”

    蔡元贞笑着摇摇头:“其实是我想跟秦三妹妹再多说一会儿话。春宴时的诗会,我已经想了几个题目,却不知道好不好。秦三妹妹帮我参详参详,如何?”

    人家一片好意,秦含真自不会辜负。等蔡家马车过来了,她就带着丰儿上了蔡元贞的车,同时打发人去向祖父祖母禀报自己换车的消息。至于坏了的马车,怕是只能借马家的地方寄存一晚上了。

    回家路上,秦含真与蔡元贞讨论着诗会上的题目,虽然都是咏春、赏花的老套路了,但主题清新,难度不大,秦含真觉得挺合适的,就给了点自己的意见,却没有越俎代庖地替蔡元贞决定最终题目。

    其实秦含真心里也清楚,蔡元贞这是有意放水,让她事先有个准备,诗会那天不会露丑呢。她算是初次参加她们小圈子的聚会,身为东道主的蔡元贞主动释出善意,秦含真也领她的情。

    两人正聊得开心,马车却忽然刹住,周围惊叫声顿起。她们没有提防,齐齐往前栽,差点儿摔了个五体投地。蔡元贞的丫头更是直接撞到了车壁上。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