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五章 形势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的话说得略嫌直白了些。秦含真还好,非常淡定地听着,秦简却已经目瞪口呆了。

    半晌,他才吐出一口气来,苦笑着说:“广路,你何必把话说得这样难听?若叫宫里知道宁化王有这样的心思,还不知道他会落得个什么结果呢。到时候辽王世子也会受牵连的。”

    赵陌冷冷地道:“我倒不想受牵连,可那些人自作死不算,还非要拉着我的父亲下水,明知道他是个糊涂的,也不肯放过他,我又能怎么办?难不成要我装不知情,坐等我父亲受池鱼之灾么?又或是他被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哄一哄,就做出更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索性连我的爵位、封地,甚至是身家性命,也一并被葬送了去?凭什么?!我有今天,没有一丝一毫依仗父亲处,自然也没有为他牺牲自己性命前程的道理!”

    秦简呆呆地看着他:“那你……打算怎么办?难不成要大义灭亲?虽说……你有道理,可到时候你的名声就真的毁了!即使皇上与太子不见怪,世人也会觉得你不孝的!”

    秦含真插言道:“大堂哥这话说错了。赵表哥不但不是不孝,反而是真正的大孝才对!辽王世子要往死路上走,赵表哥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送死吧?他只是在想办法挽救他父亲的性命。他若不是个孝子,完全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完全不搀和,等到辽王世子坏了事,他再出面向皇上与太子求情。他反正是无辜的,宗室里也没有父亲入罪,儿子也非得革爵丢命的规矩,象山阳王不就活得很好?凭赵表哥的圣眷,我祖父再帮着求个情,他有很大可能会脱身。到时候谁又能说赵表哥做得不对?自然是人人都觉得辽王世子自己找死了。”

    秦简无言以对:“三妹妹这话……也有道理。”他看向赵陌,欲言又止,“可若皇上与太子知道你事先知情……”那无辜就成了藏奸了,即使保住了王爵,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就象山阳王,没有蜀王府撑着,简直就是人见人厌,从前连承恩侯秦松这样的势利眼,都能不把他放在眼里,公然拒绝他一家上门。

    赵陌深深地看了秦含真一眼,沉默片刻,才对秦简道:“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了,多谢你告知我实情。我还得好好考虑如何应对,若能说服我父亲不要再跟那些人搅和,自然是最好不过。倘若不能,我也只能想法子破坏宁化王的图谋,叫他们希望落空,老老实实回封地上去过自己的日子。为了父亲的身家性命,我不会轻易惊动宫中,但若真的到了不得已的时候,我也只能选择告发父亲。我总要先保住自己的圣眷,才有底气在皇上与太子面前为父亲求情。”

    秦简郑重地道:“你想得很周到。我若有更多的消息,就来告诉你。”说完了,他顿了一顿,又道,“你也不必太过担忧了。我看你父亲如今不过是个闲人,能办的事情不多,将来应该不会受到太重的处罚。”

    他跟赵陌、秦含真一样,从来就没想过宁化王与赵硕等人还会有成功的一日。大概是因为皇帝一直以来都表现得足够睿智,对皇嗣之位有过野心的宗室子弟,基本没落得过什么好下场,所以大家都坚信,所有阴谋诡计都不可能会成功的。

    秦含真却觉得秦简这话有些古怪:“慢着……奇怪了,既然赵表哥的父亲只是闲人,派不上什么用场,他又是怎么参与进去的呢?就因为他娶了小王氏吗?可他跟小王氏夫妻不睦,简直就是人尽皆知。王家女们还有可能会为了改善姐妹在夫家的环境,故意扯虎皮作大旗,让赵表哥的父亲投鼠忌器,可宁化王又为什么会答应呢?赵表哥的父亲有什么能给他利用的地方吗?”

    秦含真这话有轻视辽王世子赵硕之嫌,但赵陌与秦简却都陷入了沉思。

    是啊,赵硕凭什么加入了这个团伙?他除了曾经竞逐过皇嗣之位,又娶了个王家女为妻以外,有什么能被王家与宁化王三兄弟看中的地方?总不能是因为他近来跟赵一家关系良好吧?

    说到赵,秦简也有疑惑:“前晋王世子如今不过是寻常宗室,连名声都扫地了,京城上下无人不知他绝了后。除了娶了个王家女,还夫妻不睦以外,还有什么地方能得到宁化王的看重?他们兄弟嫡庶不和,也是世人皆知的。无缘无故,宁化王要上京谋求过继皇嗣的机会,又何必找上这个嫡兄,硬是跟他‘和好’了呢?总不会是为了给他的庶子找个便宜爹娘吧?赵手上只有个辅国将军的爵位。而宁化王的庶子,怎么也能得个镇国将军的头衔,比辅国将军还要高上一级吧?”

    这些事还真是处处透着古怪。

    赵陌也说不出自己父亲和赵还有什么能被人利用的价值,他只知道一点:“我父亲应该打算拿我做个联姻的棋子。宫宴的时候,他几次三番将我叫过去,陪他去给几位将军见礼,其中要数镇西侯,他最殷勤客气。镇西侯也问了我不少话,听说我对稼穑之事感兴趣,平日里还喜好读书画画,或是做做生意什么的,他便有些不高兴,说我应该在骑射武艺上多花点心思,才不负辽王府的威名。幸好太子那边传我过去,我才脱了身。”

    秦含真把眉头一皱:“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镇西侯好大的脸,他是谁呀?赵陌的老子都没这么管过嫡长子,几时轮到他一个外人来说教?!

    赵陌心道他怎么敢提有人觊觎他的婚事?嘴上笑着说:“当时压根儿就没有多想,只以为是件小事。自打我回京,我父亲没少拿我去炫耀,其实只是爱面子罢了。我又不能对他百依百顺,做他心目中的孝子,只好在无伤大雅的小事上忍让一二了。”

    “哼。”秦含真冷哼一声,“镇西侯的嫡长孙女,已经到了适婚年纪了,人还长得很美貌,我在慈宁宫里见过。如果辽王世子打算让你跟镇西侯联姻,不用说,肯定是冲着苏家的军权或者在军中的威望去的。以前王家就来过这一招,只是失败了而已。”

    她心里有些小酸涩,但更多的是恼怒。赵硕那个自私的渣爹,居然为了自己的利益,就要出卖亲生儿子的终身幸福!就算让他得逞了又怎么样?顶多就是顺利继承了辽王的爵位,在朝中和辽东都握在一定的实权。但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属于他的,辽王与继妃以及他们所生的两个儿子虽说有异心,但他们无法说服皇帝,有再多的异心也没用!本来早晚就能落到赵硕手里的东西,他非要牺牲了儿子去争取,吃力不讨好,还随时会有被翻盘的危险,何苦呢?

    秦简问:“可是镇西侯如今并无军权在手,辽王世子又何必跟他家联姻呢?”

    赵陌低声道:“镇西侯父子只是眼下无军权罢了。倘若镇西侯旧患痊愈,镇西侯世子又留在京中,皇上没理由再闲置他们,肯定会做安排的,到时候他们就会再次拥有军权了。这一回的军权,就不再会是西南边军的大权,而是……”

    他没把话说完,看向秦简。秦简倒吸了一口凉气:“以苏家父子的资历与品阶,若是留京,任职的地方不是御林军,就是城卫,又或是京郊三大营……”

    赵陌挑了挑眉:“无论是哪一处,都是十分要紧的位子哪……”

    秦含真听得呆了一呆,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慢着……我记得,王家四姑奶奶嫁的是云家,他家好象也有京郊三大营之一的军权吧?宁化王和赵表哥的父亲到底在搞什么啊?王家以前向军方伸手,就被皇上剁了爪子。这事儿就算宁化王远在福建不知情,赵表哥的父亲总是知道的。他还明知故犯,就不怕惹得皇上不高兴吗?!”

    秦简咬牙:“镇西侯又为什么要跟他们搅和在一起?难道就只是因为离开了西南,他失了军权的缘故?皇上只是让他回京休养而已,还不是为了他的性命着想?!他自己老糊涂了,一旦出事,小姑姑小姑父和两位表弟,却要被连累的!”

    三个少年少女面面相觑,开始发觉形势远比他们想象的更恶劣。

    秦含真一咬牙:“不行了,我们必须得弄清楚他们这一伙都有些什么人,手里握着什么权利,会给皇上和太子带来什么危险才行。光是等他们有所动作,我们再去打听,太被动了!事涉军权,这不是玩儿的。万一他们要搞什么兵变,然后扶个奶娃娃上去说是过继给太子了,那我们猜出再多的真相,也一点用处都没有!”

    赵陌沉着脸道:“我会想办法再多打听些消息的。必要的时候……即使要担个不孝子的罪名,我也顾不得了!”

    秦简也一脸郑重地说:“我会想法子去求外祖母出面,劝说王家人的。虽说是宁化王要过继儿子,但有那么多王家姑奶奶涉足其中,多少也有些纽带的意思。无论是云帅府,还是辽王世子和前晋王世子,全都是因为娶了王家女,才会联合在一起。我外祖母也是王家女,应该能跟王家长房的外嫁女们说得上话。即使无法说服她们弃暗投明,好歹也要探听一下消息。”

    赵陌提醒他:“要小心他们冲撞了姚夫人。王家那几位姑奶奶面对王嫔都不曾客气过,姚夫人虽是长姐,又有王侍中留下的遗泽,却未必能震慑得了几个被猪油蒙了心的糊涂人。”

    秦简肃然点头:“放心,我会提醒她老人家的,还会一直护在她身边。”

    秦含真看看他们俩,便索性把先前伙计送来的纸笔拿了出来,磨了墨,拿笔蘸了,准备开始书写:“那我们就先来分析一下吧!”

    赵陌与秦简齐齐一怔:“分析什么?”

    秦含真道:“分析所有有可能加入宁化王一党的人,他们都有些什么权力和人脉,有什么长处,是能叫宁化王看上的。我们一条条列举出来做分析。现在,就先从辽王世子开始”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