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三章 坦言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看着赵邛,心中温暖。这个偶然识得,又出于收集消息的目的才交好的堂兄弟,竟对他如此真诚。这份心意,怎不叫人感激?

    投桃报李,赵陌说话的语气也多添了几分真诚:“你也不必特地去为我打听什么消息,我在京城另外有人手,一些事自会吩咐他们去做,用不着你操心。你只要好好地,继续过现在这样的日子,知道了什么消息,就跟我说一声,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倘若我有需要,自会向你开口,绝不会跟你外道。你我兄弟,原也用不着讲那些客套。”

    赵邛听得十分顺耳:“好!就该这么做才对!以咱们兄弟俩的情份,你要是跟我客气,我就恼你了!”又亲自给赵陌倒了杯酒,劝他吃菜,还道,“就吃一点儿,只当垫垫肚子了。这几味菜都要花费不少功夫,我可是昨儿就给千味居的掌柜下了定,半夜里他们的厨子就开始预备起来了。你是到了这里才点的菜,断不会有这几味,怎能不尝尝鲜?”

    赵陌笑笑,没有再推拒,也跟着挟两筷子菜吃吃,省得空腹饮酒。

    他一边吃,一边跟赵邛说:“其实我也不是想打听太后或是涂家什么消息。我就是……想要事先多知道点东西,以后遇事也好有个防备罢了。你在京中消息灵通,是否知道初七那日,宫里办宫宴……”他把秦含真告诉他的,王嫔与王家姑奶奶们的冲突经过都说了出来,然后道,“姚夫人的女儿,就是承恩侯府的二少奶奶,你知道我跟她儿子秦简是好友,我从他那儿听说了,姚夫人曾经透过口风,说几位王家长房的姑奶奶又打起了东宫子嗣的主意,王嫔反对,两边才会吵起来的。若不是蜀王世子之女受伤,太后顾不上别人,只怕这消息早就传到她老人家耳朵里,她要为了王嫔,传召那几个王家女去教训一顿了。”

    赵邛听得吃惊:“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前儿宫宴,我也曾听家里的婶娘嫂嫂们私下议论过,说好象王家姑奶奶们跟王嫔闹得有些僵了,但我并不知道是为了东宫子嗣的缘故。王家那些人还想做什么?好不容易托了王侍中的福,才逃得了命,这会子又嫌命太长了?他们还想算计东宫的子嗣?该不会又想过继哪个王家的外孙子过去,给太子做儿子了吧?这世上怎会有人这样蠢?皇上明摆着就不乐意认别人家的骨肉做儿孙,眼里只有一个太子殿下。王家一心要叫自家女婿取代太子,皇上怎么可能看他们顺眼?他们为何还要上赶着讨人嫌?!”

    赵陌冷笑:“天知道呢?兴许是那把椅子太过吸引人了,他们眼里只盯着那把椅子,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吧?”

    赵邛啧啧两声,摇头道:“这事儿怎么可能成得了?王家人跟你父亲还有赵他们搅和在一起,该不会是打算拿他俩的孩子去过继吧?可你爹膝下除了你,就只有一个通房生的庶子,皇上和太子怎么可能看得上?至于赵,他还没孩子呢,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有了,哪里寻孩子过继给别人去?宁化王倒是有儿子的,三个呢,两嫡一庶,难不成是他打起了过继的主意?那你父亲和赵又图什么?王家女们又图什么?”

    赵陌道:“王家女们只需要目前的处境有所改善,就已经是有利可图了。旁人的想法我也管不了,只是担心父亲会再触怒龙颜。他……”赵陌顿了一顿,“父亲从来就没有真正摸清楚过皇上的脾气和喜恶,他总是希望能名利双收,位高权重。心存贪念的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被旁人诱惑了,做出错事来。我在京城也不知能留多久,父亲更不会听我的劝。若我能多打听些他们兄弟几个的消息,一旦有了不好的苗头,说不定还能及时阻止我父亲犯错。”

    赵邛叹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个。你也不容易。你父亲对你那般无情,你还能处处为他着想。他眼睛难不成是瞎的?竟然认不清谁才是好儿子?我老子虽然自小没少打骂我,但我有了出息,他好歹还会为我高兴,叫我少喝点酒,冬天里多添件衣裳,别着了凉,不要太过劳累。旁人欺负我,他还会给我撑腰。哪怕我知道他更疼别的儿子,心里还是念着他好的。你父亲那人……真不知叫人说什么好了。”

    赵陌笑笑:“我自问不是个千依百顺的好儿子,小三儿也不是处处与我为难的坏弟弟。我瞧他小小年纪,还算知礼,只要他不招惹我,我也不会跟他做对。至于我父亲……我只求他别再胡闹,连累到我就行了。他对我如何,我并不在意。如今我也大了,有了王爵,另行开府,又不在京城度日,用不着看他的脸色,倒也没什么可愁的。”

    赵邛低头盯着碗底发了一会儿呆,才笑着小声说:“坦白说,你老子倘若真有心要过继个儿子给东宫,与其过继个上不了台面的婢生子,还不如过继你算了。反正他也不想认你这个儿子,一心拿那个小三儿当宝贝疙瘩,太子殿下又一向很看重你,待你比待别人亲近。你若给太子做了儿子,岂不是皆大欢喜?你论才,论貌,论人品胆识,样样都是好的,出身也不坏,东宫若真要过继个嗣子,谁还能比你更合适?”

    赵陌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又胡说了!我没事做什么要认别人做爹娘?我娘就只有我一个儿子,我若过继到别家去,谁来祭祀我娘?难道还能指望我爹?我如今日子过得也不差,何苦没事找事呢?眼下这样的生活,就挺好的。”

    赵邛顿时笑开了:“我糊涂了,该罚!”仰头就灌了满满一杯酒下去,算作赔罪。

    喝完了酒,赵邛就跟赵陌说:“放心,王家那几位姑奶奶,还有你父亲和赵兄弟几个,我都会让人留意他们的动静的。若有什么不对劲,我立刻就报给你知道。不过涂家那边挺老实的,如今当家的涂二老爷是个极稳妥的人,从不叫家人出头,你尽可以放心,他们绝不会再有人犯第二次糊涂了。若是涂家那边有太后宫里的消息,我也会想法子给你打听了来。还是老规矩,三天一次,我会派人给你传信。若不到三天就有要紧消息送上来,我也会立刻通知你。只是如今你在京城,想要掩人耳目,就不如先前方便了。其实我觉得没关系,但你的顾虑也有道理。你我来往,确实不好太过张扬了。若是张扬了,第一个觉得别扭的,估计就是涂家了。我总还得顾着我姨娘些。”

    涂家当年坏事,最初明面上的理由就是涂大夫人派人去“刺杀”赵陌。虽然涂家人心里也清楚,真正遇刺的是太子殿下,赵陌不过就是充当了一阵子的幌子,但两家之间还是留下了心结。赵邛生母是涂家家生子,还有亲人留在涂家当差,他难免要多考虑些。

    赵陌微微一笑:“这事儿好办,你在你们湘王府附近不是开了个茶叶铺子么?那铺子当初还是我给你的。”

    赵邛怔了怔:“是有这么个铺子,那店面后头连着个两进的小院,收拾得干净清幽,我有时闲了就爱到那里打发时间。若是王府有事,家里人要来寻我也方便。年底盘账的时候太忙,我还索性在那里住下了。”

    赵陌点头:“就是那地方。我其实当初买那铺子的时候,是连着周围几个铺子、宅子都给买下来了。那铺子后院紧连着的一条胡同,斜对面的宅子,我已经吩咐人去收拾了,又安排了人在那里守着。那宅子跟你那铺子是一样的格局,也是前头店面,后头跟着两进的院子。两个院子的后墙之间只隔了一条窄巷。你若有了新消息,就从后门进斜对面的宅子,把书信留下。要跟我见面,也可以约在那里。虽然院子挨得这么近,店面却在不同的街道上,外人是不会发觉的。”

    赵邛讶然:“你还真是大手笔呀,我记得那一片宅子……不大便宜吧?”

    赵陌没吭声。那一片的地皮确实不错,他买了许多房产,其实是盘算着将来若需要在京城长住,正好可以拿那片地皮来建他的郡王府。但在未能求得皇上恩旨之前,他不好把这个想法说出口的,只能暂时充作属下与伙计们的落脚之处了。

    赵邛对赵陌的安排非常满意,又一次打了包票。

    赵陌吃得半饱,酒倒已灌了七八杯下去,自觉不能再继续了,又看天色不早,便对赵邛说:“我得回去了,只怕那边上菜也上得差不多了。回头得了闲,我们再见面吧。”顺便告诉他,这处小院的花费,自己一会儿会结清的,叫他只管吃好喝好了,若是醉了,也尽可以在屋里睡上一觉,这边的炕暖和着呢。

    赵邛一听就乐了:“陌哥儿如今是越发嗦了。成成成,你既然有心招待我,我记你的情就是了。下回得了闲,我回请你一顿饭。京城新开了一家叫东长顺的馆子,烧羊肉做得极好,汤浓味鲜,再加一把抻面,那味道绝了!”

    赵陌笑道:“那可真的要尝尝。”他辞别了赵邛,重新回到自己定的院子来,正屋、厢房与院中的彩棚,果然都已经上齐所有菜了。除了厢房里他的亲卫们还不敢动筷子以外,其他人都吃得不亦乐乎。

    赵陌笑着去了东厢一趟,又拐回了正屋。秦简赶紧拉着他坐下:“去了这半日,到底是见哪个朋友去了?可是我认得的?”

    赵陌欲言又止。秦简当然认识赵邛,但是否有必要领他过去见呢?若暴露了他与赵邛的真正关系,反而不好了。

    赵陌沉默着,秦简还在看着他,等待着答案。秦含真在里间忽然扬声道:“赵表哥回来了,就赶紧开席吧,大家都饿坏了。菜刚上好,就要趁热吃。等吃过饭,有多少话谈不得?”

    秦简想想也对,就不再追问了。赵陌转头冲着秦含真笑了笑。秦含真嗔他一记,回过头来,却忍不住抿嘴偷偷笑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