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二章 疑心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蜀王世子之女虽是宗室,又受太后怜惜,留宿宫中,但因为身份尴尬,年幼体弱,所以宫宴时并未出现,只是待在后殿就算了。照理说,以她的身份,以及太后对她的看重,她身边自然有的是宫人侍候,更别说她自己还从圈禁的家中带了奶娘与心腹婢女进宫。这样的小姑娘,是怎么从高处摔下来的呢?

    赵陌下意识地感觉到,这里头有猫腻。再联想到宫宴那天,王嫔与王家姑奶奶们的一场纠葛,他就更觉得有问题了。蜀王世子之女受伤,会不会跟王家女那边的风波扯上关系?

    赵陌默默喝了一口酒,问赵:“慈宁宫里的那位小妹妹伤得如何?太后如此担忧,想必伤势不轻?”

    赵叹道:“确实伤得不轻,昨儿个太后还打发人去了涂家,让涂家帮着打听治跌打骨伤的好药,好象说是那位小妹妹摔断了腿骨,说不定要变瘸子呢。涂家因知道我平日里交游广阔,还参股做了不少生意,特地来问过我。我已经答应了会帮着寻药了。正巧过些日子,辽东那边的商队就要进京了,应该会带来不少好药。到时候我瞧瞧单子,有合适的就进上吧。先跟你打声招呼,并不是我要私下挪用。”

    赵陌点头:“随你,就当走人情了。我既然说了,辽东的生意交你管上一半,那自然就不会插手。”

    赵笑了:“世上真是少见你这样大方的人。除了江南、岭南的生意,是你自己抓着,大同的生意你交给了你表哥,辽东的生意交给了我,钱也大大方方分我一半。换了是我,断不可能舍得下这么大一笔财。”

    赵陌笑道:“我舍得下,自然有我的道理。单是你在京城能帮到我的地方,就值得我花的钱和心思了。我还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呢。”

    赵听得眉笑眼开:“好说,好说。你我本是兄弟,你看得起我,我自然不会辜负你。放心,京城这边有我盯着呢,你想办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你只管交代,我必会尽了全力来助你!”

    赵陌含笑与他碰了杯,两人又再喝了一杯酒。

    喝过酒,赵一边挟菜,一边说些闲话:“说起慈宁宫那位小妹妹,她也是个倒霉的。她身边本来不缺人侍候,太后又怜惜她,光是侍候她的宫人都有八个,更别说是她从家里带过去的人了。谁知那日宫宴,前头宴席上的宫人不够使,从她身边调走了四个去。剩下的四个,有一个因太后赏了菜下来,到小厨房里热菜去了。又有两个,因她奶娘说小主子要歇息一下,不想让人吵着,打发到院子外头扫地去了。剩下还有一个,因惠太嫔来看小病人,去了倒茶。奶娘跟蜀王府的丫头忙着招待惠太嫔吃茶,一时没留意里间,竟叫小主子爬到了卧室的窗台上,一个不慎就翻了出去,摔得腿都断了。你说,她小孩子家没事翻什么窗子?虽说还不到三岁,但也是个女孩儿吧?宫里可没有哪个小女孩儿动不动就翻窗子的,也不知蜀王府是什么教养。但凡她跟前还有一个人侍候,都会将她拦下,偏偏当时屋里只有她在。太后娘娘只能罚了她奶娘二十板子,责她疏于职守,心里还有些埋怨惠太嫔,怎么偏在那时候去瞧孩子了?惠太嫔心里委屈,却是一个字都不敢说的。”

    赵陌手中的筷子顿住:“惠太嫔?”

    赵点头:“是啊,惠太嫔,她说来也是个可怜人。她本是先帝元后管氏从娘家带进宫侍候的婢女,因生得貌美,被元后献给了先帝,一路升到嫔,也算是得宠了,可惜没能生下一儿半女。元后去世,后头又有两位皇后,宫中妃嫔更是争宠争得厉害。惠太嫔没了靠山,又年老色衰,先帝哪里还记得她?先帝驾崩后,她成了太嫔,只能一辈子在宫中老死了,连个能在她年老后接她出宫养老的儿女都没有。还好她为人圆滑,能哄得太后高兴,在太后面前还有几分体面,日子还算过得去。她自己没有儿女,对我们这些小辈就格外疼爱些,每年去给太后请安,遇上她,总能得些糕点果子吃吃。要知道,我们这样的身份,进了宫也不过是给人做陪衬的罢了,有好东西也轮不着,能得些宫里制的糕点果子尝尝鲜,已经是极高兴的事了。蜀王世子的小女儿进宫后,惠太嫔三不五十就要过去看望,最稀罕这样的小丫头了。宫宴时,太妃太嫔们都可以见见娘家人,但惠太嫔的娘家亲人却为人奴仆,即使后来被管家放了良,也依旧是平头百姓,根本没有资格参加宫宴。因此,惠太嫔也只能去后殿跟小丫头一起打发时间了,省得在前头看着别人一家团圆,刺眼哪!”

    赵陌慢慢放下了筷子。

    惠太嫔得宠失宠的日子都太早了,他根本就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在。如果说,惠太嫔本来是先帝管皇后娘家的婢女,说不定还是家生子,那她一定还有家人在管家处,即使放了良,也不会离开管家的势力范围的。惠太嫔明显是管皇后为了固宠,才抛出来的助力,管家肯定需要掌控住她,绝不会让她有机会叛主。那也意味着,惠太嫔即使成了太嫔,也依然有可能会为了亲人,听从管家号令。

    管家已经式微,但曾经风光过,前晋王正妃就是管家女,而前晋王世子赵,正是管家的外孙。

    如今赵跟他的两个庶弟赵、赵砌似乎有和好的迹象,又与辽王世子赵硕交好,而赵、赵硕的妻子都是王家女。王家女在宫中瞒着王嫔密会,疑似与宫中某人相见,还打起了东宫子嗣的主意。就在王嫔与王家女们于宫宴上生出口角,惊动了姚夫人母女,以及周围人的时候,慈宁宫后殿里的惠太嫔去了蜀王世子之女的居所探病,蜀王世子之女的奶娘还以种种理由将小主人身边侍候的一群宫人给打发干净了,自己带着蜀王府出身的丫头招呼惠太嫔。

    王嫔与侄女们的口角,先有秦含真指使秦锦春去向太子妃告状,后有宫人向太后身边的管事嬷嬷报备,会惊动太后和太子妃,是肯定的。但是,由于蜀王世子之女在后殿摔伤,伤势颇重,太后担心孩子,连宫宴都草草结束了,又怎会再关心王嫔跟王家女们闹出了什么夭蛾子呢?这两者之间,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么?

    与王家女们相约在宫中密会的人,会不会就是惠太嫔呢?

    赵陌皱起眉头,冥思苦想。他想不出惠太嫔这样一位身份低微又无子无女,更无娘家可依的老太嫔,能给王家女们带来什么助力。她顶多就是在太后面前还能说上两句话而已。

    在太后面前……

    赵陌挑了挑眉,该不会……王家女们指望这位太嫔能劝动太后,给东宫太子过继宗室子为嗣吧?这种大事,可不是她一个小小太嫔能掺和的。更何况,这种事只需要找人带个话就可以了,完全用不着一众王家姑奶奶们冒险去与她私下会面。

    现在线索太少了,他还需要打听更多的消息,才能推断出真正的结果。

    赵陌拿起酒壶,亲自给赵倒了一杯酒,问:“你这些消息都可靠么?谁跟你说得这般详细?”

    赵不以为然地道:“都是涂家那边传来的。太后派了心腹嬷嬷回涂家讨药,那位嬷嬷对涂家很是忠心,跟涂家家主禀报事情,向来是事无巨细,什么都讲了。不过涂家也没几个有耐心听她到底说什么,只是给太后面子,一路听下来罢了。我姨娘的亲侄儿就在家主书房里当差,他待我最是亲厚的,知道我想知道什么消息,就一五一十地把听来的话都告诉了我。我这不是听了你的话,要多收集些宗室皇亲、各高门大户还有宫里的消息么?放心,换了别人,我才不会多嘴说这些。”

    赵陌笑道:“你辛苦了,只是这些事最好谨慎些,可别让涂家那几位当家的知道了,反连累了你姨娘的侄儿。”

    赵摆摆手:“放心,如今我也算是有些体面了,连嫡长兄都不敢再象小时候那样,拿我当半个小厮使唤。涂家又势微,还想借着我姨娘的香火情份,让我多替嫡长兄办事,保住他的地位呢,更别说我又拉着涂家两位表兄做起了生意,让他们家的日子不至于太过清苦。就算我姨娘的侄儿真个犯了什么错,他们也会看在我的面上,对他从轻发落的。”

    赵乃是湘王嫡次子的庶子,生母乃是父亲元配涂氏从娘家带过去的陪嫁丫头,开了脸后从通房做起,生了儿子才抬了姨娘。小时候涂氏尚在人世时,他的日子只过得平平,嫡长兄从没把他放在眼里。但涂氏因病去世,湘王嫡次子又续娶了一房妻子,后头这位太太是个厉害人,连元配所生的嫡长子都给压得透不过气来,更别说赵只是个通房所出的庶子了。涂家出事后,他跟嫡长兄的处境更加糟糕。若不是赵陌偶然与他相识,发现他性情疏朗,人缘很好,能力也颇为出众,在封郡王后有了能力,便偶尔接济他些银钱,换取一些京中的情报,他只怕要等到将来分了家,才有凭自己能力翻身的希望了。

    赵陌这些年一直跟赵保持书信往来,还分了些生意给他做,从他那里得到京城与宫中的消息后,更是指点他去办了几件事,拉起了一个庞大的京城宗室皇亲人脉网。赵从此脱胎换骨,竟是帮着湘王府打理起了一部分产业,连他父亲也对他的才能另眼相看了。而他只是帮着经营产业,从不对官场仕途有过心思,则让他的嫡长兄对他少了忌讳,反倒有意拉拢他做个臂膀。继母所出的兄弟们对他嫉恨有加,却也不敢轻易招惹他。他如今小日子过得畅快,心里对赵陌自然是感激到了十二分。

    他对赵陌道:“你还想知道太后和涂家什么消息?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都替你打听来!”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