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零一章 为母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镇西侯府大奶奶,也就是卞氏了?方才她跟她婆婆女儿在一处,对秦家女眷们如此冷淡,连正式见礼都没有,只是点头示意了事,如今这么好心请秦家众人进光禄寺衙门里去歇脚?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秦含真这时候站得离那婆子最近,故意一脸天真地问:“苏大奶奶怎么会在光禄寺衙门里呢?那可是官衙,女眷怎能擅入?”

    那婆子笑道:“我们大奶奶的娘家族兄弟在光禄寺做官,正好是今日当值。他知道我们大奶奶身子不好,怕她劳累,便特地嘱咐人守在官衙门口,见着大奶奶了,就把人请进去歇歇脚。如今正是过年的时候,衙门里除了当日值守的官员,以及零散几个小吏,并没有旁人在。为着迎接我们大奶奶,舅爷还特地空出一个清静的小院子来,再没旁人打搅的。亲家夫人、奶奶、姑娘们只管放心去就是。”

    许氏笑了笑:“原来如此。镇西侯夫人还真是好福气,有这样细心周到的好姻亲帮衬,可惜我们家没那样的福气呢。”

    给卞氏准备歇脚小院子的是她娘家族兄弟,这不过是人家手足亲情罢了,许氏却非要拿镇西侯府与卞家的姻亲关系来说嘴,其实只是为了讽刺一下镇西侯府这门姻亲。她方才在慈宁宫正殿里,也瞧见镇西侯夫人一行的冷淡态度了,心里早憋了一肚子气。若不是考虑到女儿秦幼仪的立场,她怼亲家的态度,也不会如此温和。

    那婆子兴许也知道自个儿主家理亏,除了干笑,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她赔笑着正要再劝秦家一行人入内,许氏却丢下她,转头对牛氏道:“三弟妹,我看这里离东安门也不是很远了,不如咱们加把力气,再撑一撑,等出了皇城就好?”

    牛氏原不知道许氏跟苏家人之间打什么机锋,不过秦含真方才也小声将镇西侯夫人的态度告诉她了,她心知这时候秦家人就该统一立场,共同面对那忘恩负义的苏家人,便爽快地道:“大嫂子只管放心,我虽说时常有些小病小痛的,但年轻的时候也是漫山遍野乱跑的人,腿脚好着呢!我只是前些年大病了一场,伤了元气,但这几年调养得不错,走上二三里路不成问题。我既然能一路从皇城门口走到慈宁宫去,自然也能一路从慈宁宫里走出皇城。你可别小看我了!”

    许氏笑道:“我哪里敢小看了三弟妹?来,你我老妯娌俩相互扶持,一道走吧。”说着还真个伸出手来,拉了牛氏的手,两人结伴前行了。秦含真等人连忙跟上,继续搀扶着,自然不可能让这两位老太太真的独自走完全程。

    苏家的婆子没能把人请到,只能跺跺脚,连忙回了光禄寺衙门里头向卞氏报信。

    听了婆子的回报,卞氏看着手中的茶碗,沉默了许久,才叹道:“罢了。我早劝过婆婆不要那样,好歹面上礼数要尽到,免得让亲家寒心,也叫外人看了笑话。可婆婆不肯听,我又有什么法子?回头我再去跟二弟妹说几句好话,请她代为说和吧。终究是我们镇西侯府失礼了。”

    她坐在下手的长女苏大姑娘面露犹豫:“其实母亲何必如此?虽说您是借口要与旧日闺中密友相会,托人帮忙打听父亲的新差使,才说动祖母答应您带着我分道而行,但只要过后她老人家听到一点风声,就必定会怪您违背祖父之命的。秦家本是姻亲,只要有二婶娘在,就不愁会真个与我们家生分了。即使眼下一时生隙,也总有和好的一日。可您才回京城,祖母本就不喜欢您,若再为了这等小事得罪她老人家,您日后在家里的处境就更艰难了。父亲虽然会护着您,可他也不是时时在家的。况且……内宅里的事,祖母又是婆婆,她要教训您,父亲又能说什么呢?”

    卞氏叹息着让婆子下去了,方才压低声音对女儿说:“你哪里知道为娘的苦心?这不是小事,是关系到你终身的大事!回京路上,我跟你父亲商量过,承恩侯府的嫡长孙人才出众,又尚未婚娶,与你正是良配。若能说成这一门婚事,你将来留在京城,我和你父亲也不用担心了。有你二婶娘在我们家,秦家断不会怠慢了你。可你祖父祖母犯了糊涂,硬是将好好的亲戚变成了冤家,倒叫我们不好开口了。你祖父那儿,又有些不知所谓的人上门来做说客,不知要将你配给什么人。我跟你父亲心里都着急得不得了,生怕耽误了你的终身。别说只是向秦家人示好,只要你的婚事能如意,我便是在他家面前低声下气地赔礼,又有何妨?”

    苏大姑娘顿时红了脸:“母亲!您……您说什么呢?!”害羞地扭开头去。

    卞氏叹道:“你不要光顾着害臊,事关你终身,你也要明白其中事情是非轻重才是。我与你父亲商量了许久,才挑中了这么一个靠谱的人选,又是亲上加亲,本来是十拿九稳的。哪里想到家中二老竟会犯了浑呢?”

    此时屋中别无他人,卞氏见话已经说开了,索性就给女儿解释明白:“你祖父、父亲回京一事,原是你祖母托你二婶娘求到永嘉侯门上的。你二叔二婶娘自己也有些私心,越发用心促成,可这事儿却不合你祖父的心意。你祖父在西南说一不二惯了,回京后却失了那风光,心里便怨你祖母多事,又怪你二叔自作主张,方才会拿秦家故意下你二叔二婶的脸,以此敲打他们。他老人家哪里懂得这些勾心斗角的事?净得罪人了。他在西南久了,不知道京中情势。我们做小辈的明知道不妥,却要顾虑他老人家的脸面,不好阻拦,但私底下肯定是要找补的。秦家乃是国舅府,永嘉侯又深得皇上信重,得罪了他,又能有我们家什么好果子吃?更别说是听人几句哄,就要糊里糊涂地定下你的婚事!”

    说起这一点,卞氏的情绪就有些激动。她深吸了几口气,等心情略平复些了,方才继续道:“因此,你父亲本来是打算私下请你二叔二婶帮着牵线,正式到承恩侯府、永嘉侯府拜访,把礼数给全了。虽然你祖父失礼在先,但只要说他是旧患未愈,闭门休养,才不曾拜会亲家,便可搪塞过去。谁知今日你祖母在宫里公然不给秦家人脸面,有再多的借口都说不过去了。我若什么都不做,这门亲戚就真的要断绝,还提什么结亲呢?我在此等候,好意请秦家女眷来歇脚喝茶,就是为了赔礼。可惜承恩侯夫人不领情,我们只能再想法子了。你祖父犯糊涂,你祖母只一味听从他做主,我跟你父亲却不能眼睁睁看着二老犯糊涂!”

    苏大姑娘听得面色发白,强自道:“母亲也不必太过担心了,有二婶娘在呢,她是承恩侯夫人嫡亲的骨肉,秦家难道还能丢下她不管了么?”

    卞氏嘲讽地笑笑:“你二叔二婶当初有私心,应你祖母之请,求得永嘉侯出手,将你祖父与父亲调回京中来,同时也打点好了,只等你祖父的伤势好转,你二叔就要正式外放出京,带着妻儿一块儿到任上去。到时候,承恩侯府自可跟女儿女婿来往,用不着再理会镇西侯府。再过得几年,你二叔二婶他们分家出去,那就越发没有我们侯府什么事了。即使秦家与苏家断了来往,又有什么要紧?”

    苏大姑娘面露不安,郑重对卞氏道:“女儿明白父亲、母亲用心良苦,只是在女儿心里,实在不愿意看到母亲为了女儿受任何委屈。秦家子再好,也越不过母亲去。祖父、祖母心意已决,可见我与秦家子无缘,母亲还是不要强求了吧?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好男子。”

    卞氏叹道:“难道我跟你父亲不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与秦家结亲倒在其次,最要紧的是不能得罪了秦家一门双侯!若是我们能与秦家长房、三房相处融洽,将来你无论是嫁到了谁家去,你父亲与我不在京中时,秦家也能多照看你些。尤其是永嘉侯,他圣眷极隆,又是太子亲舅,虽然不显山不露水,却无人敢小觑。你别听那些不知所谓的人胡说八道,说什么他手无实权又不通人情的话。说这些话的人,难道是什么台面上的人物?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我们若真的听信了他们的话,那才是傻子呢!”

    苏大姑娘红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

    卞氏看着女儿,目光放得更柔和了。她摸了摸女儿的头,轻声道:“其实,我属意秦家嫡长孙,也是觉得秦家若有意提亲,自会请太后或皇上出面指婚,到时候你祖父即使心里不乐意,也没法拒绝了。你的婚事,便算是有了着落,不必叫那些不知所谓的人算计了去。你道他们是存了什么好心,想要给你做媒么?就算他们真个寻了个十全十美的好孩子来配你,我也不能答应!那些人……从来就不安份!他们打上你祖父的主意,就是存心要借你祖父在军中的威望来达成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你祖父不知道当中的凶险,才会听信他们的话。可若真叫他们做成了,将来有个好歹,岂不是平白连累了你?那可是要人命的!咱们家这样的外臣,尽自己本份就是了,何苦搅和进去?我只盼着你一世平安康泰,什么荣华富贵,叫别人享去就是,咱们不稀罕!”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