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七十一章 赏赐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家祖孙与赵陌一起和乐融融地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仿佛又回到了三四年前他们还在一块儿生活时的情形,大家心里都忍不住感叹又怀念。尤其是赵陌,事隔数年后,又重新吃到了熟悉的饭菜味道,总觉得比记忆中的更加香甜。

    吃过饭后,大家又重新回到堂屋里坐下吃茶说话。秦柏开始问赵陌奏折中的详细内容,还有今日进宫面圣的经过。他之前从未听赵陌提过这件事,未免觉得有些突然了,担心赵陌年纪轻,会有所疏忽,出了差错也不知道。

    赵陌老老实实地把情况从头叙述了一遍,又回答了秦柏许多问题。他虽然年轻,却也自幼聪慧过人,又跟秦柏念了两年书,在肃宁县那边,还有王府,还有属官呢。虽说他的封地小,王府也是新建没几年,属官中并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人才,可他好歹也是个郡王,王府虽小,倒也五脏俱全,属官再平庸,文书方面的工作还是能胜任的。他自己写个奏折,再叫属官润色一二,查漏补缺,又能出什么大差错呢?

    他那奏折上的文字,基本都写得浅显易懂,又运用大量的事实数据作为依据这是从秦含真送到肃宁去的实验报告中学来的本来也没什么有机会犯忌的地方,还让皇帝、太子与户部的官员对他想出来的盐碱地治理办法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再妥当不过了。

    秦柏听得微笑着点头不已,只觉得赵陌不在自己身边几年,依然有了很大的长进,比去年他们见面的时候,办事又老到了许多。他感叹道:“本来我还觉得你这试种了不到四年的功夫,就往宫里递奏折,太过心急了些,原该再沉淀两年的,却没想到你已经长大了,事情考虑得周到,比那些二三十岁的成|人也不差,甚至比好些大人都能干呢。是我小看了你,这是我的不对。”

    赵陌忙道:“舅爷爷言重了,您这才是老成谋国之言。我确实是心急了些,原是想着,我既然能试验出治理盐碱地的法子,这两三年来在不同的地上种了粮食、甜菜、药材和树,发现是确有成效的,那就该尽快让朝廷和天下人都知道。世上那么多的盐碱地,能早一年治理,又能多打多少粮食呢?这不是可以拖延的事儿。况且我也不是把法子献上去就完了,回头我还要继续摸索,看能不能再改良法子,或是想出更好的法子来呢。到时候我再把新法子上奏朝廷,也不碍着百姓再用盐碱地种粮食不是?”

    秦柏听得连连点头,赞叹道:“好孩子,你想得很对,这种事儿确实不该拖着。既然你试种了几年,都确定是有效的,献给朝廷,也出不了什么差错。”

    赵陌笑笑,低下头去,没敢透露自己忽然心急着献治盐策,其实是真的有私心。那冠冕堂皇的说辞,不过是哄哄秦家舅爷爷而已。当然,即使没有私心,他本来也是打算明年把奏折递上去的。这本是于国于民有益的大好事,早一年晚一年的,差别也不大。

    秦含真问赵陌:“如今这治理盐碱地的法子已经献上去了,皇上可说了,朝廷会有什么章程?是要点几块地方试着照法子去治盐呢,还是先在皇家庄园上试种一两年?如果这时候马上就推广到全国,恐怕还是太仓促了些。你的法子,估计在北方算是能用的,我在京郊田庄上治理盐碱地的法子,就跟你的差不多。但换了是别的地方,气候、水土不一样,地势也有差别,就未必管用了。正所谓‘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可别到时候遇上了不适用的地点,出了差错,反怪到你头上。”

    赵陌道:“皇家的庄子上哪儿来的盐碱地呢?自然都是上好的良田。户部的几位大人还在商量呢,不过我估计,他们最终应该会先试着在直隶试种我提的那几种作物,哪怕是种出些甜菜、药材也是好的,粮食自然要种,但要先洗盐,那可得费不少人力物力。依户部的习惯,少说也要磨蹭上两三年功夫,才会有所成效吧?横竖法子我已经献上去了,封地上的试验田也不是假的,朝廷已经派过官员来视察,皇上也赐了封赏。后面的事用不着我管,出了差错,自然是去问负责此事的官员,又与我什么相干?”

    秦柏微笑道:“你也不能真的就此丢开手不管了。封地上若有治盐的熟手,户部的人问你借人时,你也该大方点儿送出去,给地方官员出出主意,免得他们糊里糊涂的,没弄清正确的法子,倒浪费了人力物力。天下盐碱地何其多也,早一日有了真正的成果,也是你一份功德。”

    赵陌笑着应了声:“是,我这就打发人回肃宁吩咐去。”

    牛氏有些八卦地小声问赵陌:“广路啊,你方才说,皇上已经赐了封赏给你。那皇上都赏你什么了?是不是升了你的爵位呀?”

    赵陌哑然失笑,忙道:“当年皇上能封我作郡王,已经是破格了,我才几岁?难不成还能升做亲王么?我祖父才是亲王,父亲还只是世子呢,我万万没有越过他们的道理。郡王的爵位其实已经足够,不过,有了献策的功绩,就再也没有人背地里说嘴,觉得我不该封郡王就是了。”

    牛氏恍然大悟,叹道:“那也不错,你才多大的年纪?身份就这样尊贵,还不知道怎么被别人当成香饽饽,天天盯着,恨不得咬上一口呢。不再晋爵位也是好事,反正你这个郡王头衔已经够用了。无论是在宫里还是外头,都不会有多少人敢给你脸色瞧。你那老子,还有那什么王家,都要闭嘴!你如今可是有皇上和朝廷撑腰的人。”

    赵陌听得又忍不住笑了:“舅奶奶还是那么风趣。王家早就成了过眼云烟,主支早回老家去了,剩下几个在京城的,都成不了气候,我有什么可怕的?今儿去我父亲那里,父亲不在家,只剩下夫人,我也只是在院门外意思意思地给她请了安,也没人挑我的理儿。她那些丫头婆子,见了我只有老实磕头行礼的份儿,谁还敢给我脸色看呢?从我成为肃宁郡王的那一天起,皇上和朝廷就已经给我撑起腰来了,是否有这一回的功劳,差别都不大。就是我父亲见了我,也不能随意用孝道拿捏我了呢。”

    这其实不是爵位的问题,而是头上有无圣眷、手里有无实权的差别。辽王世子赵硕如今正投置闲散,只要他不蠢,就不会为了点虚无缥缈的好处为难儿子,惹怒宫中贵人,吃力不讨好。说到底,赵硕还是个醉心于名利权势的人哪。

    秦含真就问赵陌了:“既然皇上要封赏你,却又不能升你的爵位,那应该会有别的实质性奖赏吧?是什么?皇上赐了你什么产业吗?”那才是实打实的好处!

    赵陌给了秦含真一个赞赏的眼神:“表妹神猜。皇上赏我的,可不正是产业么?还不止一处呢!”

    其实,皇帝本来是打算要给赵陌换一个大点儿的封地的,但赵陌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把郡王府给盖起来了,也适应了肃宁的生活,那里还有他的许多试验田,连农事上的熟手与佃户也都是现成的,换一个封地,就要全部重头再来,岂不白费了他这几年的心血?

    更何况,肃宁地方虽小,却有一个离京城近的好处。快马一天就能到了,寻常通信送东西也方便,出产也不算差。他都让手下人将毛皮、茶叶、药材方面的生意渠道搭好了,正是要见银子的时候呢,何苦弃了这经营已久的地盘,另换一处陌生的地儿?就算给他换个江南、蜀地那样富庶的藩地又如何?光是离京城太远这一点,就被肃宁县给比下去了。他才不做那等傻事!

    当然,赵陌推托的时候,用的理由要更加冠冕堂皇一些,皇上、太子都被他感动到了,十分大方地赐下了别的产业给他做补偿。这里头就包括了肃宁周边、沧州一带的大片土地,作为赐给他的世袭田庄,另外还有西山的避暑园子,小汤山的温泉庄子,全都齐了。虽说没有给他赐一座京城的宅子,用作进京时落脚的住处,但考虑到有那么大一座辽王府在那儿,辽王世子赵硕也有宅子,皇帝也就不费那个事儿了。至于除去这些房产以外的浮财,诸如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文房珍玩、药材香料之类的,就不一一赘述了。

    秦含真对浮财并不关心,只在听说皇帝赐下了沧州一带的大片土地给赵陌作世袭的产业时,双眼发亮,忍不住多问一句:“沧州那边的田庄有多大?在什么位置呢?”

    赵陌似乎猜到她的想法了,笑道:“就在码头附近,挨着运河,虽不是一整块的,但不算零碎,加起来差不多有五十顷大小吧。其中一部分是官地,一部分是荒地。皇上说了,那一带的好地早就叫人占了去,能留给我的,也不是什么肥沃的好田,大都是盐碱地呢,让我吃亏了。不过,胜在地方够大,随我怎么折腾吧。”

    秦柏在一旁点头:“皇上这也是好意,赏了那么大一块地给你,虽不是良田,倒是免了叫人眼红。盐碱地又有什么要紧呢?你本来就是因献治盐策有功才得的赏赐,完全可以靠自己把那五十顷地化为良田,岂不更加实惠?”

    秦含真跟赵陌对视了一眼,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码头附近的盐碱地,还随便怎么折腾,谁说就只有种庄稼这一条路可走呢?靠着沧州这么一个繁华的水陆交通枢纽,却只想着种田了,那岂不是白瞎了上好的地理优势?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