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六十六章 消息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隔日就收到了四堂妹秦锦春的来信,提到她发现了绘春的下落。

    绘春离开承恩侯府不久,就被二房安排到了薛氏的一处陪嫁庄子上其实那是秦家平反后,薛家为了给重回秦家的薛氏添底气,才重新置办的庄子。那地方虽然大,离京城却偏远些,从城中驾车过去,需得费上一日的功夫。

    绘春在那庄子上,跟着庄头一家度日,两年前嫁给了庄头老婆的娘家外甥,名叫朱楼。他们夫妻在庄子里也没什么正经差事,只是帮着打打下手。前些日子刚进了腊月,京城二房下达了指令,说是太太薛氏与大姑娘秦锦仪的吩咐,将朱楼夫妻调进府中,朱楼做个跟出门的长随,朱楼家的,也就是绘春,就去秦锦仪院子里打杂。

    绘春这杂只打了几日功夫,秦锦仪就吩咐她留在仆役房那边她住的屋子里不要出门,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她过了几日宅女生活,忽然又被秦锦仪的两个大丫头画楼、弄影说是病了,得了风寒,怕过人,拿马车送回庄子里去了。不过画楼曾经转达了大姑娘秦锦仪的话,说将来等她病好了,会调她回来的,大姑娘许诺的让她做管事娘子的话,也会兑现。

    秦锦春已经让人去核对过,确认这个朱楼家的,就是绘春,而且她这病情也来得古怪,怀疑她其实没有病,只是因为在院子里撞上了秦含真和自己,秦锦仪怕她们会把人认出来,才先是叫她躲在后院仆役房里避着人,后来直接远远地送走了。

    秦锦春觉得,秦锦仪如此小心,定是打算让绘春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当面问她,她是绝不会说的,但可以去问绘春本人。等见到绘春,她们甚至可以直接将人带走,那秦锦仪即使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也都捉瞎了。只是薛氏那陪嫁庄子离京城实在是远,秦锦春自己一个小姑娘,虽然手里有点权柄了,也是依托母亲小薛氏的中馈大权才得来的。倘若派人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一定会惊动家里人。万一叫薛氏与秦锦仪知道,打草惊蛇,就不好了。秦锦春觉得二堂姐秦锦华与自己的情况差不多,只有三堂姐秦含真行事方便,就写信来问秦含真的意思。

    秦含真还能是什么意思?当然是派人到那个庄子上找人哪。她立刻就吩咐了下去,还特地留了个心眼,把夏青夫妻俩给派出去了。

    夏青从前是秦含真的大丫环,对绘春自然是熟悉的。她前些年嫁人后,就不再在内宅里侍候,而是在外院做事。年下虽然事忙,但她担任的也不是要紧职位,况且将来她夫妻俩很有可能会成为秦含真的陪房,眼下自然是秦含真的差事要紧。得了秦含真的令后,她立刻就叫上丈夫,驾车出城,借口主人家要置产,以替主人寻访合适的田庄为名义,跑到薛氏的陪嫁庄子去了。那庄子相邻的一处田庄,目前地主正放出风声来说要出售,恰好给他夫妻二人做个挡箭牌。

    夏青没费什么劲,就见到了传闻中正在生病,事实上却是行动自如地在庄子里闲逛的绘春,远远地一眼就把人认出来了。她也没上前打招呼,而是避开了绘春,跟庄子上有年纪的村妪们闲聊,很快就打听到了不少关于绘春的消息回来。

    绘春初到庄上时,因顶着侯府大丫环的名头,自带一股傲气,日子过得还挺不错的。虽然说不上养尊处优,但也不用她干什么活。秦锦仪特地吩咐人送她过去,还留下了二两银子,看起来是打算过些日子便重用她,因此庄头夫妻都不敢怠慢。

    谁知道秦锦仪把人送来后,就没了下文。过得一年,庄头夫妻见主人家没有再说要如何安排绘春,趁着年下进城报账的机会,试探了一下,可惜秦锦仪那时正因为跟蜀王府的纠葛,名声扫地,二房也正为分家之后的生活心烦不已,哪里有闲心管绘春如何?庄头夫妻俩见状,回到庄中,就对绘春改了态度。起初只是给她安排些缝补拆洗的差事而已,后来渐渐地,就不留情地使唤她干起粗活来。

    绘春几时受过这样的苦?想逃又不敢逃,家人是早就断了联系的,就算要回头找他们,从庄子到京城那一整天的路,也不是她一个单身女子能应付得来的。不得已之下,碰巧庄头老婆的娘家外甥朱楼对她有意,她就索性嫁给了对方。

    这朱楼并非二房仆从,而是父母早亡后,从外地投奔了来,跟着姨妈姨父过活的。他平日做些闲散活计,算是个闲人,既不识字,也没什么手艺,还不肯老实巴交地做事,有点滑头,有点野心,不满足于在庄上做一辈子的庄稼汉,整天想要到京城里见世面,寻差使,偏又没那个能力与见识。哪怕他姨妈姨父对他还有几分偏宠,也不敢贸然荐他到二房当差。他心里憋着一股气,知道老婆是侯府的丫环出身,便时常私下让绘春给自己说些侯府里的事,聊以***。

    然而,在绘春看来,这样一个人,自然远远达不到她从前身为侯府千金身边大丫环时对自己未来丈夫的期待标准,只是勉强下嫁而已。抱着这样的想法,她总觉得朱楼不成器,对于他向往侯府的举动,心中十分不屑,却又生出几分优越感来。不过,考虑到自己的将来,她还是耐下心试着去教导朱楼礼仪规矩,让他学点眉高眼低,将来或许有机会进宅门里侍候。偏朱楼是个眼高手低的,学几日就不大上心了,嫌辛苦,嫌繁琐,到头来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学到,也一直没能出头。时间一长,夫妻俩几成怨偶。

    秦锦仪是今年腊月里忽然把绘春调进府中的,朱楼不过是顺带。据庄上的村妪们说,朱楼可能会被安排去做外院跑腿办事的长随。不少人都羡慕他能进城,还有人私下说他算盘打得精,早早娶了个侯府里出来的大丫头,虽然两年都不见动静,也没生个儿女,但一有机会,就出了头。

    不过,绘春没几天又回到了庄子上,村民们的闲话就多起来,疑心她是因为犯了错才被捻回来的。但庄头夫妻没给绘春脸色看,反而很客气的样子,便有人传言说,是因为朱楼得了东家赏识,做了管事,因此绘春这个管事娘子才会被派回庄上做监察的。如果庄子里有人偷鸡摸狗、中饱私囊什么的,绘春回城后一报上去,那人就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这传言一出,满庄子的人都对绘春毕恭毕敬起来,由得她四处闲逛不做事,也没人敢埋怨。只是私底下嘛,自然难免会有人看她不顺眼,嘲讽几句。

    夏青将这些情况上报给秦含真。秦含真简单地总结归纳了一下,就叫上秦锦华一起来讨论了。

    她对秦锦华道:“现在看来,两边的消息是对得上的。因为我和四妹妹遇上了绘春,大姐姐生怕我们认出绘春后,会起疑心,所以将她送回庄子上躲避,只留朱楼在二房继续听候吩咐。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该接触绘春了?她一定知道大姐姐想做什么。如果能从她嘴里打听到确切的消息,我们就能提前防备了。”

    秦锦华犹豫了一下:“我让画冬过去劝说她如何?描夏不行,绘春从前跟描夏就有些明争暗斗的意思,不大和睦。染秋倒是跟她要好,不过太容易心软了。只有画冬,行事一向公正,人缘又好,丫头婆子们都对她很是信服。若我不派人过去,只怕仅凭夏青一个,说服不了绘春。一旦叫她生出警惕来,往庄子里一躲,三妹妹你的人总不能闯进二叔祖母的陪嫁庄子里抓人。到时候庄子上的人报到京中,大姐姐知道了,还不知会怎么闹呢。她如今还什么都没做,没凭没据的,我们又没法说她,反而容易连累了四妹妹。”

    秦含真想了想,点头道:“也行。夏青已经回来了,一会儿你跟画冬说清楚情况,叫她收拾两件衣服,跟夏青夫妻一块儿出城好了。小年将至,路途遥远,还要辛苦她跑这一趟,二姐姐记得多给她些赏钱。还有二伯母那里,你也要打声招呼才好。拿什么做理由呢?还是你打算实话实说?”

    秦锦华皱起眉头,有些烦恼。在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之前,她其实不想跟母亲姚氏说实话。年下正是家里最忙的时候,她帮不上什么忙就算了,怎么还好让母亲为了一点小事烦心呢?

    最后她下了决定:“我去找哥哥商量吧。这事儿让哥哥知道也没关系的。”又问,“夏青拉着画冬过去,绘春会不会警醒?毕竟无缘无故的,她们也没有去那庄子上的道理。”

    秦含真摆摆手:“当初夏青去的时候,就是借口说要替主人看田庄。这借口挺好的。我听夏青说,那边邻近的庄子,田地挺肥,还有一条小河穿过田间,附带了半座山。虽然离京城远了些,但也不失为一处好产业。回头我跟祖母商量,索性买下来算了。谁还能拦着主人家派人巡视自家产业呢?”

    秦锦华呆了一呆,叹道:“三妹妹真是豪爽。”

    秦含真笑笑,又问她:“前儿祖父给你布置的功课,你可写好了?这都两日功夫了,五百字怎么也能得了吧?我祖父今早还问呢。”

    秦锦华顿时苦起脸来:“这大冷的天,就算是在炕上写字,也写不了多少,手就僵了。我自打停课以后,就很少练字,哪里写得过来?五百大字呢!”

    秦含真哂道:“我每天最少都要写五百个字,还要练画、背书、练琴、练棋呢,这有什么?你就是爱偷懒。说起来,若不是你小时候喜欢偷懒,不做功课,绘春也不会模仿你的笔迹了。”

    秦锦华干笑几声,连忙扯开话题:“我们赶紧给四妹妹写信,告诉她你让人打听到的消息吧。我们这儿固然可以盯住绘春,但朱楼那边,也不能不防呢!”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