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五十八章 误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与秦锦春很有默契地都没说话,安安静静地离开了秦锦仪的院子。等回到三进院的西边游廊里,她俩才相视一眼,都扑哧一声地笑了。

    秦含真小声道:“你这个促狭鬼!要是大姐姐真个信了,怕是连饭都吃不下,还不知道会怎么闹呢!”

    秦锦春撇嘴道:“她也就是闹得一时罢了,过后问了祖母父亲和母亲,自然知道那是没有的事。就算到时候她怨我吓唬人,我也不怕。我好歹没有在寒冬腊月里往她身上泼冷水,不过是吓一吓她,谁还能罚我不成?祖母如今忙着养伤,可没功夫替她出气。”

    秦含真笑嘻嘻地道:“虽然你觉得那是没有的事,但在我看来,未必就不是一个好办法。她的亲事实在是老大难了,这种性格嫁到谁家都是祸害,还不如祸害薛家去呢,毕竟这也是他们薛家教导纵容出来的,自然也该由薛家去受着。”

    秦锦春叹道:“不可能的。我母亲那是一厢情愿。其实我外祖父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们都觉得大姐的性子不好,不是做儿媳的好人选,早早就说了,姑血不还家。秦薛两家两代联姻,我们姐妹俩跟薛家表兄弟们血缘太近了,为了后代子嗣,最好还是不要作亲。薛家别的房头血缘远了些,倒还罢了,可那些人家里又哪里及得我外祖一家富贵安逸?原本二房还过得去,偏又出了如今这桩事,更不可能亲上加亲。如此一来,等到我祖母什么时候想通了,明白大姐姐是不可能高嫁的之后,大概会在外省的高官人家子弟里挑人吧?好歹听起来风光些,总比在京中低嫁来得体面。只要祖母与大姐姐不再好高骛远,总有不知大姐姐底细的人,愿意跟国舅府旁支联姻的。”

    秦含真笑笑:“希望那一天早些到来吧,免得大姐姐再折腾下去,把名声都败光了,连外省的人都听说了她的威名,就没有哪个名头好听些的高官人家子弟,愿意做这个冤大头了。”

    堂姐妹俩边说边打算回前头正院去,却看得小薛氏领着姚氏与秦幼珍从正院方向走了过来,打算给薛氏请安。原来薛二太太一家已经被请走了,这会子薛氏跟前正清静着,她也有空见一见亲戚。秦含真连忙拉着秦锦春跟上三位女性长辈,能随大流去见薛氏,当然是随大流的好。人多了,薛氏就不会光关注她一个,她也能少费点脑细胞。

    薛氏直直躺在床上,面色青白,脸板得紧紧地,谁都能瞧出她正在生气。小薛氏有些畏缩地在离床三尺远的地方给她行了礼,小心翼翼地说着姚氏与秦幼珍、秦含真来探望的事。秦幼珍先上前一步,以女儿的身份关心嫡母的伤势,姚氏随手上前笑着向薛氏请安,秦含真也顺道表达了自家祖父母的问候。

    薛氏瞥了秦幼珍一眼,既冷漠,又鄙夷,根本不想搭理这个庶女,还开口说:“你给我闪开些,贴那么近做什么?!是不是打算趁我受伤,趁机害我?!”秦幼珍讪笑着退开了去。

    薛氏又把头转向姚氏与秦含真她如今只有一个头部是能自由转动的同样不客气地说:“长房和三房这是来看我笑话了?真是岂有此理!我是你们的长辈,你们也敢在我面前无礼?!改日我倒要叫亲戚们来瞧瞧,看长房与三房如今是什么家教!”

    姚氏皮笑肉不笑地说:“二婶娘言重了,我们哪里敢无礼呢?正是因为知礼,才要来给您请安哪。”

    秦含真也一脸天真地说:“二伯祖母是怪我祖父祖母没来看你吗?其实我祖父原本想来的,但考虑到您孀居多年了,他身为小叔子总要避讳一下。况且他如今也有了年纪,我祖母担心昨天下了那么大的雪,路上湿滑,他要是不小心摔上一跤,那就不好了。您身体这么硬朗,都摔了跤呢。我祖母实在是担心,就拦着不让祖父来,要自己来二房走一趟。可我祖父又劝她,说她入冬以来身体就有些不大好,万一着了风怎么办?同样拦着不让她出门。没办法,只好让我这个孙女替两位老人跑这一趟腿了。”

    薛氏没被姚氏气倒,却被秦含真这一番话给噎住了。当着守寡多年的人秀恩爱,这分明就是一把直戳人心的软刀子!

    这下薛氏也无心再跟秦含真多说什么了,直接下了逐客令:“你们就是存心来给我添堵的,都给我滚吧!仪姐儿她娘,往后不许你再领她们到我跟前来。长房和三房来的人,我哪一个都不见!”接着又骂屋里的丫头,“大爷呢?叫你们去请大爷,这半天还没把人请来,你们是耳聋了还是腿断了?!”

    丫头们唯唯诺诺,一脸苦相。她们倒是想把秦伯复请来呢,可秦伯复不肯来,她们又能奈得他何?说到底,他才是一家之主,他连母亲薛氏的脸面都驳了,谁还敢逼他干什么事?

    姚氏原本还想要跟薛氏再斗一番唇舌,没想到秦含真火力太猛,直接把人噎住了,她省了力气,便继续皮笑肉不笑地说:“二婶娘有伤在身,精神也不好,那我们就不多打扰了。您还请好生休养,改日我们再来给您请安。”说完了探病的客套话,便端端庄庄地行了礼,带着秦含真等人退下去。

    小薛氏连忙送客出门,顺便给小女儿使了个眼色,暗示她赶紧撤。不料薛氏没等到儿子,却记起了还有个小孙女今日归家,开口留人:“四丫头留下。你那么久没回来了,我有话也没法问你。你给我好生说说当日你进宫时的事。太子妃娘娘都跟你说什么了?”

    秦锦春苦着脸,可怜巴巴地目送秦含真出门,却没法逃脱祖母的魔爪。秦含真深表同情,但真的没办法帮她。她今天回来,少说也要在家里住上十天半月的,而秦含真自己只是来探病,马上就要走了。就算帮她逃离了一回,也逃不了第二回,真的是爱莫能助。秦锦春还不如老实在薛氏面前陪上一阵,早死早超生。等薛氏问完了话,自然就会放她回房间了。

    秦含真这一趟二房之行,虽然有些草草收场,但该做的事做了,该见的人也都见了,还顺便看了场狗血大戏,觉得收获挺丰富的。姚氏不打算在二房逗留太长时间,准备告辞,秦含真便决定跟她一块儿走。秦幼珍还有许多话要跟嫡兄说,得多留半天。同行而来的四个人,便各自分道扬镳了。

    小薛氏还是挺感激姚氏与秦含真今日来探病的。秦含真就算了,姚氏方才在正屋的时候,当着芳姨娘的面,给她撑了腰,让她觉得自己在妾室庶子面前更有了底气。

    姚氏跟前的大丫头玉兰,也私下借着与小薛氏的大丫头彩绫说话的机会,故意敲打了路过的芳姨娘一番,同时警告后者:有小薛氏这样温厚的正室在,是妾室庶子的福气。如果小薛氏正妻之位不稳,芳姨娘丫头出身,也没法上位做正房。秦伯复日后再娶,可未必能保证会娶得一位同样好脾气的正妻。到时候新人有了嫡子,哪里还有秦逊什么事?这笔账不难算得清,芳姨娘可别糊里糊涂,为了一时的利益,葬送了自己和亲生儿子的前程。

    当时芳姨娘脸色都变了,估计也懂得了分寸,知道她母子二人应该力撑小薛氏,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彩绫已经私下把情况告诉了小薛氏,小薛氏明白姚氏的好意,怎会不感激呢?她送行的时候,依依不舍地拉着姚氏的手,一再让弟妹改日再来喝茶吃饭。姚氏笑着虚应几句,转身就上了马车。

    她可没兴趣跟二房的人多加往来,今日原是奉了许氏之命而来,否则她才懒得多管闲事呢!

    秦锦春被绊在薛氏房里,没法出来送行,秦含真便只拉了她的丫头葡萄说话:“你和青梅好生侍候四妹妹,替她多留意家里的事。如果遇到什么难处,不要客气,立刻来报给我知道。只要是力所能及的,我都会尽量帮忙。还有大姐姐那边,她素来心思不正,还不知道会给四妹妹添什么绊子呢,你们多警醒着些,别让四妹妹吃了她的亏。”

    葡萄郑重答应下来:“三姑娘放心,我和青梅都防备着呢。”就是为了防备秦锦仪,她们俩才会轮番前往承恩侯府侍候秦锦春,总要留下一个人在家守着,免得叫人钻了空子去。

    秦含真知道秦锦春的两个丫头都是得力的,也不多嗦,便上车离开了。

    她与姚氏离开之后,小薛氏回到正屋,见秦幼珍再次拉着秦伯复在东厢房里说话,不许任何人在屋里屋外侍候。她知道他们兄妹在商量正事,也不去打搅,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看婆婆兼姑母。她虽然挺害怕面对薛氏,却不能真的把亲生女儿扔在那儿就不管了,她得把秦锦春救出来。

    谁知她才走进三进院,长女秦锦仪跟前的画楼就来找她了:“大奶奶,姑娘……有些话想要问问您,不知您可方便?”

    小薛氏怎会不方便?便问她:“有什么事?可是大姑娘短了什么吃的用的?”

    画楼摇头,一脸的纠结:“大姑娘听四姑娘说,家里有意要把大姑娘嫁回薛家去,这可是真的?”

    这不是早就否决掉的事么?小女儿怎么会在大女儿面前提起?

    小薛氏正想否定,话到嘴边,又犹豫了一下。大女儿如今婚事艰难,还不知道能说到什么样的人家,今后又会过得如何。如果婆婆薛氏与丈夫秦伯复都不再坚持把她嫁到高门大户里去,那么薛家……好歹薛家长房是一个能保证秦锦仪下半辈子生活无忧的地方。这事儿薛氏与秦伯复还没认真想过,小薛氏觉得他们可以重新考虑一下,就没有把话说死:“都是还没定下的事,让你们姑娘别操心了。她祖母和父亲总是为她好的。”

    她转身向正屋方向走去,根本没留意到,画楼面上的表情更加纠结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