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四十八章 夫妻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幼珍回到承恩侯府时,已是筋疲力尽了。

    不过,想到她总算把嫡兄秦伯复给说服了,她又安下心来。

    她也不求能挽救秦伯复的政治前程了,只要他能消停下来,约束着薛氏不再生事,老老实实过日子,所有人都能松一口气。反正秦家三个房头有皇后娘娘的遗泽,只要不作死犯下不赦的罪名,皇帝与太子是不会太过为难的。这一回二房遭的劫难,固然是两位贵人对他们的惩处,可只要他们乖乖认罚,从此安分守己,贵人们也不会对他们赶尽杀绝。怕就怕他们不知悔改,将来会闯下更大的祸,彻底令贵人们对他们失去耐心,那时候才是绝路呢。秦幼珍今日费尽唇舌,为的就是断绝这种可能。

    如今嫡兄秦伯复已经被她说服了,只要他不会再被母亲薛氏压倒,又一次成为薛氏的应声虫就行。秦幼珍想起嫡兄的性情为人,觉得他若真的能硬下心来,薛氏未必能拗得过他去。说白了,秦伯复才是二房的顶梁柱,没有他的支持,薛氏一个寡妇,能做到的事情是极有限的。

    秦幼珍觉得,接下来还是要继续留意二房的动静,回头她得再去寻青梅葡萄两个丫环,让她们再充当自己的耳目,探知二房接下来的动向。

    秦幼珍是能稍稍安心些了,只是卢普看到她身心俱疲的模样,不由得心疼起来:“夫人何必这样辛苦?你素来与母兄不睦,去劝他们也是吃力不讨好,即使真劝服了,于你我也无甚影响。黄家已经发了话,不会阻碍我的升迁,先前那事儿确实只是误会而已。临近年关,吏部事忙,一时半会儿顾不上我这样的外官,也是有的。如今误会澄清,你就更不必担心了。你何苦还要费心费力,回娘家去受气?”

    秦幼珍苦笑道:“那到底是我娘家人呢,不可能真的丢开手不管的。老爷别以为我是真的心疼他们,舍不得看他们吃苦,实在是不想看到他们再糊涂下去,做下的祸事不但害了他们自己,还连累了旁人。这一回吏部拿话搪塞你的事,固然有可能只是一场误会,但更有可能是黄家没留意,吏部那边的人就自作主张牵连到你头上了。你我做了这十几年的夫妻,你不过是担了个联姻皇亲国戚的虚名,其实一点儿光都没沾到,是实打实从低做起,靠自己的才干苦熬到了今天。我没能给你带来好处就罢了,却绝不能让我娘家拖累了你,害你仕途蹉跎。今儿这事儿虽然我累些,但只要能劝得哥哥回心转意,从此安分守己,不再害人害己,便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了。”

    卢普叹了口气,握住她的手道:“好夫人,谁说我没沾你们秦家的光?能得夫人为妻,已经是最大的光了,旁的沾不沾都是小事。”

    秦幼珍心中一甜,忍不住笑了起来:“老爷都是快做外祖父的人了,嘴巴怎的还象年轻时候那样甜?这些哄人的甜言蜜语,真是张口就来。若叫这府里的人听见,象什么话呢?”

    卢普挑了挑眉:“听见了又如何?这里是你娘家,你娘家人知道我跟夫人这样要好,只有为你高兴的。即便有人私下里笑话两句,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秦幼珍又是抿嘴一笑,正色道:“我哥哥那边的事,且看后续如何。除了静观其效,我们也做不了别的了。吏部那边,年前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确切的消息下来,同样只能等。倒是我们进京的另一个目的,趁着如今还算得闲,也该好好谋划谋划了。”

    卢普明了:“是说悦娘的婚事么?初明年纪也不小了,若是有合适的女孩儿,也可以给他定下来。”

    “初明倒不急,他的媳妇儿将来就是咱们家的长媳了,总要看上一两年,才能放心定下。男孩子即使晚些成婚,也不怕的。他可以暂时专心读书,等有了功名,还怕没有好姑娘可挑么?”秦幼珍道,“但悦娘的婚事却不能再拖下去了。她今年已经十七,再不定下,就真要成老姑娘了。若不是我见她生得这样好,才貌双全,品性又佳,乖巧懂事又贴心,实在舍不得让她在地方上随意婚配,也不会拖到这等岁数还未给她定下亲事。只是如今进了京,我反倒不知谁家的子弟能与她更相配些,心里有些烦恼。”

    卢普想了想:“这几日,我们也算是走过几家亲戚,都有年纪合适的男孩子。其中要数你娘家长房的简哥儿与许家的长孙许峥最为出众。只是你二弟妹把儿子象是眼珠子一样护着,心心念念要给他寻个十全十美的媳妇,怕是看不上我们卢家的门第。许家也是同理,他家除了那位大夫人有心要把娘家侄孙女儿说给许峥之后,其他人倒是更看好你娘家长房的二姑娘。如此说来,这两个孩子虽然出众,却未必是我们悦娘的良配。”

    秦幼珍抿了抿唇:“许家那哥儿倒罢了,我听几个孩子们私下议论,说是有宗室里的贵女看中了他,只怕连长房华姐儿也跟他成不了事,我们这样的人家,就更不敢肖想了。倒是简哥儿,既知根知底,又温柔和气,年岁、品貌、家世、才华,样样都与悦娘相配,若是真能成就一桩姻缘,岂不是皆大欢喜?二弟妹虽然眼光高,但我们悦娘也不差,未必就入不了她的眼。”

    卢普讶然:“怎么……你还真对这桩婚事有意?”他是万万没想到妻子真会生出这个想法来的。他本来是打算将亲戚家中的男孩子盘点完后,再到同窗、同年家里看看,寻个门当户对的书香世宦人家优秀子弟,给女儿为婿的。若叫女儿嫁进公侯门第,似乎……

    他有些犹豫。

    秦幼珍却也有自己的理由:“咱们日后还不定能不能留在京城呢,若是咱们将来又放了外任,初明是男孩儿,无论是跟着我们出去,还是留在京中读书,都无妨。可悦娘一个弱质纤纤的女儿家,若是嫁了出去,独自一人在京,你我如何能放得下心?哪家比得上承恩侯府更可靠呢?我与伯母、兄弟们自幼亲厚,这里还有我老姨娘和姨娘在呢,小一辈的侄儿侄女们,也都是和气的,又跟悦娘交好。若是悦娘能嫁进这个家,我们便不用愁她会受委屈了。即使是我那二弟妹性子要强些,一心想要娶个出身好的媳妇,却不是刻薄不能容人的,况且她也挺喜欢悦娘,总不会无事折腾孩子。至于说两家门第有差的话……长房虽说是侯府,但按朝廷律令,每一代都降一等袭爵,到了简哥儿头上,也没什么爵位可袭了。他读书科举走仕途,就是在为将来着想。二弟如今将要升正五品,老爷你眼下是正四品。正四品官的千金嫁给正五品官的少爷,说起来,谁也没委屈了谁。即使二弟妹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来,时间长了,也总会想通的。”

    卢普沉吟不语。

    秦幼珍见他沉默,便又笑了:“其实,我就是有这么一个想头,还不曾对任何人说呢。许家大夫人不是也有意要把孙女儿许给简哥儿么?那是伯母娘家的侄孙女,若是伯母也有意,我倒不好跟她老人家抢人的。这事儿咱们且不必提出来,就让孩子们先相处着。若是悦娘与简哥儿处得好,伯母与二弟妹觉得悦娘不错,主动开口提亲,岂不是更有体面?倘若两个孩子果真无缘,那我趁着过年走亲戚,多看几家孩子,兴许还有更合适的人选,也未可知。”

    卢普微笑点头:“这话说得是。咱们卢家虽然远不如侯府显耀,倒也不是存心要攀高枝儿的人家。若是孩子出众,讨人家喜欢,我们自然不会拦着孩子的前程。但如果人家无意,我们的孩子也不会忘了规矩礼数,犯了糊涂,自当有更好的去处。不是我自夸,咱们悦娘无论品貌性情,都是极出众的,我就再没见过比她更好的孩子。别人又不是眼瞎,怎会看不出她的好处来?自然有那慧眼识珠的,跟咱们提亲呢。”

    秦幼珍笑了:“孩子的好处,我们做父母的心里清楚就行了,倒也不必如此自吹自擂。叫人听见,还以为我们是王婆卖瓜呢。”

    卢普挑了挑眉:“瓜不好,王婆强卖,那是她的不是。可我们家的瓜好,怎么就不能实话实说夸两句了?做人太过自谦了,也是要讨人嫌的呢。我们夫妻就一向不是讨嫌的人。”

    秦幼珍嗔他一眼,又望望屋外:“这一会儿的功夫,怎么又下起雪来了?今年的天气似乎比往年都要冷些,得叫人多添些炭火了。前儿叫人做的新棉衣,也不知几时能得,倒是该再添几件大毛斗篷,才好应付这大雪天呢。几个孩子去了哪里?天儿太冷,只怕磨开的墨写着也凝涩,让他们多歇歇吧,别总窝在屋里看书习字了。”

    卢普道:“我何曾关着他们来着?两个儿子才做完今日的功课,便寻他们的表兄弟疯跑疯玩去了,我都不知他们上了哪里,估计不是在后头的折桂台、燕归来,就是往园子里去了。倒是悦娘,叫她几个姐妹邀请,去了松风堂,说是三房的姑娘也过来了,都一起在松风堂里吃腊八粥,围坐着游戏呢。”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