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四十六章 兄妹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幼珍想到就要去做了。她先是寻秦锦春的两个丫头帮忙打听。青梅葡萄两个几乎隔天就要回二房一趟,帮着秦锦春去看小薛氏,互递消息,自然对二房的情况了如指掌。秦幼珍很快就寻到了一个薛氏不在家,秦伯复却在家的日子,借口要送腊八粥,独自领着两个丫头婆子,坐车去了二房。

    这一日,薛氏其实也是回娘家送腊八粥去了。不过那只是借口,她更多的还是为了那笔罚款去的。顺天府衙门那边态度强硬,即使薛氏让秦伯复递了自己的帖子过去,又让下人明着祭出“国舅之子、皇帝内”的旗号来,想借一借皇帝与太子的光,震慑顺天府,让他们对薛家高抬贵手,人家也没买账。身为京城本地的父母官,谁还不知道谁?秦家二房是什么身份地位,顺天府尹心里门儿清,压根儿就没把薛氏与秦伯复放在眼里。

    若是从前,看在秦家面上,他兴许还会和软些。但如今黄家嫡支出面,秦家有爵位的长房与三房也没吭声,还有各种小道消息称,这秦家二房其实是惹恼了宫里的贵人,顺天府尹还怎么可能放过他们?不把他们往死里折腾,已经是因为听了黄家事先的警告,有所收敛的结果了。

    顺天府态度一强硬,薛家就没了辙。他们自从失去皇商身份后,就只是普通的商家了,顶多是生意做得大一些。从前借着与承恩侯府联姻的名义,他们在商场无往不利,但近年随着二房与长房、三房分家,再也借不得侯府的光,他们的日子就开始渐渐难过起来,只是借着外孙还是皇亲国戚的名头,哄哄不知内情的人,勉强支撑罢了。如今他们连这仅有的保护|伞都不管用了,还能怎么办?顺天府那边已经递了话出来,倘若再不赔钱,恐怕就不仅仅是京城分号的掌柜入狱了,连薛家家主兄弟几个,都逃不脱牢狱之灾。

    薛家在京城这边的人都慌了,有人急急给江南老家那边去信,有人在分号里想办法筹银子,但更多的人还是指望着薛氏与秦伯复,想让他们去两家本家的侯府求情,央传说中圣眷极隆的永嘉侯出面,免去薛家的罚银。薛氏最要面子,在娘家人面前更是硬气惯了,怎么甘心去向秦柏低声下气地哀求?如今还在跟娘家兄弟打嘴上官司呢。她几乎天天都去薛家,跟他们商量有哪些人家可以求,什么公侯王府都点了一圈,但丁点儿用处都没有。薛家也开始不耐烦了。

    秦伯复没跟母亲去薛家,不想面对舅舅一家失望的目光。他心里还有些埋怨他们呢,若不是薛家自己卖的东西出了差错,短斤少两的,别人也不会抓住他家的把柄。他如今为了自己考评的事正烦心,薛家没法为他分忧就算了,还给他添这么大的麻烦,天天缠着他,让他去寻皇上、太子说话。他若是能轻易见到皇上、太子,还能一把年纪都只能窝在六品位置上,不得寸进?!

    秦伯复对外家早已失去了耐心,只觉得他们一直是自己的累赘。若不是为了满足他们的私利,母亲薛氏也不会强求他娶表妹小薛氏为妻,生生错过了联姻世家大族的好机会。如果当初他娶了个家世更好的妻子,如今又怎会一分家,就落魄至此?薛家除了能给他提供点钱,还有什么用处?就算是钱,如今也都打了折扣了。多要几千两银子,都跟割他们的肉一样,想尽借口来推托。

    秦伯复满腹怨气,想到自己的前程,又心焦不已。秦幼珍来找他,他就十分不耐烦,冷冷地道:“有事就说,没事就走吧。如今谁家还缺腊八粥?年年的粥喝都喝不完!你送了来,也不过是便宜那些奴才罢了。”

    秦幼珍硬是把这口气咽下去了。

    她严肃地对秦伯复说:“哥哥,我今日来,是有正事要跟你商量。我知道母亲不想见我,因此才会瞅准了她不在的时候来。你也别觉得我嗦,你我兄妹情份虽然不深,但好歹是同父所出。我们都是二房的人,我只会盼着娘家好,绝对不会希望看到你倒霉的。”

    秦伯复皱起眉头:“你想说什么?”

    “近日你一定麻烦缠身吧?”秦幼珍直入正题,“我听说了黄家的事了,还向伯母、三叔、三婶他们打听过,求过他们出手。但他们都说没办法,因为这不是黄家人自己的事,背后还有旁人在。”

    “胡说!”秦伯复立刻就炸了,“长房三房不肯帮忙就算了,他们原本就是冷心冷情之辈。你居然也跟他们一个鼻孔出气了?!这怎么不是黄家的事?就是他们存心跟我们过不去!不就是因为我们把他家两个不成器的儿孙扣了几日么?他们不给我们家惹麻烦,我也犯不着扣下他们呀。况且他们在我这儿,不知花了我多少银子,这银子还没回来,我凭什么放人?!我没问黄家讨还银子就算了,他们居然还好意思害我丢官?!这个仇我一定会记下,不报不罢休!”

    秦幼珍冷声道:“哥哥恼什么?你且冷静些听我说。这事儿固然是黄家人出的手,但背后可不仅仅是他家的意思而已。我已经去过黄家,探过口风了。黄家不过是皇后娘娘的外祖家,跟太子的关系比我们家还要远一层,他们再得势,对付旁人倒罢了,来对付我们,你以为没有宫里的默许,他们能如此嚣张?!你的考评出问题,那是吏部做的手脚。薛家被罚了银子,那是顺天府下的令。黄家人多在军中任职,他们能支使得动吏部和顺天府?如此浅显的道理,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秦伯复不服气:“黄家怎么就不能支使了?从前王家比他家更风光,还不是想拿捏谁就拿捏谁?若不是王家有这本事,你恨不得认作亲爹的大伯父承恩侯,也犯不着上赶着巴结人家了!”

    秦幼珍忍了忍气:“王家与黄家如何能比?王家是科举出仕的文官之家,门生故旧无数。黄家一向在军中,又是外戚,他家若是交游广阔些,御史们就能盯着他们骂个没完。如今黄家要对付你,御史台却没有动静,已经说明了这并不是黄家的私事了。你还不肯信我,只固守自己的想法。怪不得长房三房的长辈们都说,你跟母亲都是说不明白的人,说了也是白说,反而吃力不讨好。我如今可算明白了!”

    她看到秦伯复的脸都黑了,索性一字一句地道:“你遭遇了这样的祸事,连我都受了牵连。我夫婿本该能顺利升官,定下新缺,年后就能走马上任的,如今却被吏部拦下了。哥哥以为我耐烦跟你说这些有的没的?实在是不说不行!你再糊涂下去,一错再错,倒霉的可不仅仅是你!”

    秦伯复的脸色变了变,虽然脸还很黑,但还是忍不住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黄家连你都不放过了?难道长房就没为你说好话?”

    “黄家对我没有怨言。”秦幼珍淡淡地道,“他们倒不想迁怒到我头上,只是有些事,轮不到他们做主罢了。你也仔细想想,连黄家都做不了主,却记恨上母亲和你的人,还会有谁?你们出事,多半不是因为扣了黄家的人,而是献美出了差错吧?我听说黄家姑娘的事儿时,都不敢相信,哥哥怎么敢?!若你仅仅是献一个生得象皇后娘娘的姑娘给皇上,也就罢了,可你花大价钱,将那姑娘照着皇后娘娘生前的模样打扮,还让她模仿皇后娘娘的一言一行。你知道这样的事,让皇上看在眼里,意味着什么么?!”

    秦伯复暴躁地甩了袖子:“能意味着什么?皇上这么多年了,也没想过再立后,宫里的娘娘们也有几个,可没一个能正经封妃的,位份最高的也就是王嫔了。可见皇上还惦记着我们家皇后娘娘呢。既如此,我献个长得象娘娘,宛如娘娘再世的美人给他,又有什么不对?那黄忆秋自己无能,徒有一张脸,没能讨得皇上的欢心,也就罢了,权当我选错了人。若皇上一怒之下,把黄忆秋处死了,那我才会相信他是真的不喜那丫头。可他却留下了那丫头的命,可见还是对她那张脸心动的。既然皇上都心动了,又凭什么迁怒到我头上?母亲与我又做错了什么?!”

    秦幼珍无奈地闭了闭眼。她算是明白了,薛氏与秦伯复若是抱着这样的念头,也难怪他们无法理解长房与三房的愤怒,不明白皇上与黄家人到底在为什么恼怒。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说了他也不会听的。除非皇上当面跟他把话讲明白了,否则他只会抱准了自己的想法,听不进旁人一句劝言。

    她索性换了个说法:“哥哥觉得皇上会对那黄家姑娘的脸动心,可你有没有想过,太子殿下会怎么想?”

    “太子殿下?”秦伯复愣了愣,一时犹疑起来。

    “对,就是太子殿下。”秦幼珍正色道,“他从前病弱,就不提了,可他如今身体有了起色,已经不再体弱多病,无法上朝理政了。他虽然还不是君,但再没有旁人能与他争皇位,不是君也是半君。哥哥以为,当他看到自己外家的人,照着他母后的模样弄了个美人想献进宫来,兴许还指望着那美人能为皇上再添一个子嗣,有可能威胁到他的储位时,他心里会怎么想?”

    秦伯复仔细一想,心顿时凉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