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三十九章 团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次日一早,小黄氏起来的时候,就听到消息,哥哥嫂子连带侄儿黄念春,都已经被丈夫秦克用接到了商号里。

    原来秦克用昨日派出去监视二房的人,早在昨天傍晚时候,就发现二房有人出城。他们缀在那人身后,一直跟到京郊大兴县境内的一处偏僻田庄,才发现黄大爷一家三口就住在那里。

    那个田庄地方不小,紧挨着一处河湾,原是二房名下的产业,大片农田与荒地包围着几处房舍,住的都是二房分家时分到的奴仆。黄大爷一家的住处就在这些奴仆的包围下,虽然在庄中行动自由,但根本没办法离开这个田庄。无论白天黑夜,只要他们想走出住所一步,就立刻会被发现。那些二房的奴仆倒也不会强制他们返回住所,但却会一直跟着他们,劝他们折返。那里没有马,没有车,没有过路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想要靠着两条腿越过广阔的田野,前往京城,他们既没有勇气,也没那个体力。留在庄中,好歹吃喝不愁。无奈之下,黄大爷一家就算是被困住了。

    秦克用的人查明黄大爷一家就在庄中,正在烦恼要怎么暗中联系上他们,再把他们安全地带出来呢,恰逢二房派出的使者就向黄家人转达了主人的命令,允许他们自由离开了。不过,由于薛氏与秦伯复被小黄氏当众撕了一回,心中正恼火,对小黄氏的娘家亲人,自然也就有些迁怒了。田庄里的人既没有给他们准备任何交通工具,也不打算提供一点干粮,甚至连道路方向都不肯指明,就直接将人往庄外一撵,便袖手不管了。

    黄大爷一家本来还以为他们要面临绝境了呢,谁知会运气这么好,正遇上前来找他们的秦家仆从,终于两相会合了。秦克用的人到最近的镇子上买了一辆驴车,连夜将黄大爷一家送回了京城。小黄氏醒来的时候,他们才刚在秦克用的商号后院里坐下来不久,狼狈地吃了一顿早饭。黄大爷等人也总算有空,听秦克用与小黄氏说起别后的经历了。

    得知老父已死,临终前将他们兄妹逐出家族,连家产都便宜了隔房的侄儿,黄大爷一家三口先是哭了一场,却并没有太着急,他们更想知道的是,二房说黄忆秋被困在念慧庵里念经,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说她已经被皇帝接进宫里了,只不过碍于太子,没有明着封妃,要等到她怀有龙裔,才会有旨意下来么?难不成这一切都是二房骗他们的?!

    小黄氏哭道:“哥哥,他们就是在骗你们。若不是如此,他们何必把你们哄到京郊偏僻的庄子上去住,还不许你们与外界通信往来?这分明是自己心虚,又怕你们把事情说出去,坏了他们的名声,才会用这种方法堵上你们的嘴。可恨他们为了这点私心,明知道父亲病重,我从江宁接连写了十几封信进京,他们都不肯通知你们一声。否则,父亲死的时候,也不会因为见不到儿孙送终,就死不瞑目了。我们家里的家财产业,也不会便宜了外人!”

    黄大爷十分气愤:“原来如此!其实我心里早就猜到一点了,只是我们是被糊里糊涂送进那庄子里去的,也不识得周围道路,又没外人经过。二房派人拘着我们,不许擅自出庄,我们被困在那里,万事不知,根本不晓得父亲病重的事儿。早知如此,我们便是拼了性命,也要从庄里走出来。那不过就是有几个闲汉拦路罢了,我们父子二人皆是青壮,真的打起来,未必就不是他们对手。就算不认得路,不知道方向,随便找条小路走下去,早晚能看见城镇的。大兴县又不是什么人烟罕至的地方。可惜我们还以为附近的城镇都离得远,不敢轻离。早知道最近的镇子也不过是大半个时辰的脚程,我们早就跑出来了!”心里是真的有些后悔。

    小黄氏擦去泪水,哽咽道:“哥哥放心,现在出来,也不算晚。你们又不是存心错过父亲丧礼的,而是被小二房的人关起来了,完全不知情。就连上京的事,也是小二房哄骗了你们。我这就让人送你们回扬州,去族里把话说清楚,无论如何也要让族长族老们收回成命,免得真个被逐出了宗族。还有我们家的财物产业,也该收回来,交由哥哥与侄儿继承,没有平白便宜了外人的道理!”

    黄大爷不由得犹豫了一下:“这就回去了?可是……秋姐儿还在那个什么庵里呢,难不成我们要把她丢下?”

    小黄氏愣了愣,转头看向秦克用。秦克用却没有讨论黄忆秋的问题,反而对她说:“大舅哥被小二房困在京城,乃是实情,不知道岳父病重的消息,也是真的。向你们黄氏族中解释清楚,免除出族的惩罚,想必并不困难。只是,家中财物产业,已经由岳父亲口指了嗣孙继承,恐怕不可能都夺回来了。你也别总说那是外人,一来,那确实是黄家亲族晚辈,二来,他在岳父床前侍疾两年,尽到了嗣孙的责任,比你哥哥侄儿更为孝顺。哪怕是为了他这两年的辛苦,你们也不该一回去,就把人赶走。若跟族里好生商议,兴许还能与他平分家财,那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小黄氏色变:“这如何使得?就算那孩子曾经在父亲床前服侍过两年,我们多予他些银钱做回报就是了,万没有将家财拱手相送的道理!我哥哥侄儿不能在父亲跟前侍奉,也不是出自本心,而是被逼无奈,这又怎会是他们的错?父亲临终前误会了哥哥与侄儿,才会将家财交给了嗣孙,如今真相大白,也该还他亲儿亲孙一个清白,将原该属于他们的东西交还了。我们占了理,族里万没有不答应的!”

    秦克用的神情变得淡漠起来:“你们若觉得自己有把握,尽可去试就是。不过如今天气太冷,运河已经封冻了,怕是没办法安排船只送大舅哥他们回南边,或许可以考虑改走陆路?只是如今已进腊月,若这时候就出发,定要在路上过年,不如开了春再走?”

    黄大爷正想说话,小黄氏却抢先开了口:“不成!这事儿宜早不宜迟,哪怕是在路上过年,哥哥嫂子最好也要尽快赶到扬州老家,把事情分说明白。否则,等明年开春后再回去,万一嗣孙把我们家的家产房舍全数变卖了,只带着钱财离开,那又怎么办?就算过后可以把钱抢回来,房舍器物却有可能失落,这账就越发算不清了,吃亏的还是我们!”

    小黄氏非常看重娘家的这一份家产,盖因它有八成是她绞尽脑汁从婆家那边贪墨而来的,被她视作私财。一想到她的私财落到了不相干的外人手中,她就浑身不得劲儿,无论如何也要让哥哥嫂子帮她把这些财产抢回来才行。更何况,顶在他们兄妹头上这顶“被逐出宗族”的帽子一天不脱掉,她这秦家宗房媳妇的地位就一天不稳,她自然更加急切地想要让哥哥嫂子侄儿回扬州老家走一趟了。

    反正她自己又不必辛苦赶路。

    然而,黄大爷的心思却跟她有些不大一样:“妹妹,这出族之事都已经成定局了,要等到我们回了扬州,跟族里说清真相,才有望取消。可我们什么时候回去,都没有分别。既然如今赶路不便,那明年开春再回去,也是一样的。当年我们上京城的时候,路上可没少吃苦头。我这些年在田庄上也受了不少苦,怎么也该好好补一补,才有力气长途奔波。”

    他顿了一顿,搓了搓手:“至于财产,只要能补回银子来,就算房子店铺被卖了也无妨。说实话,我在京城里住了些日子,就觉得京城比江宁乡间要繁华得多,早晚还是要在这里安家的。秋姐儿还在宫里……不,庵里呢,我们做父母的怎能丢下她?虽说皇上如今没有纳她做妃子,但她生得那般容貌,天生就注定了是要飞上枝头的,兴许皇上过些时候,就会改变心意呢?到时候我们可就是皇亲国戚了!”

    小黄氏怔怔地看着兄长:“哥哥,你在说什么胡话呀?若皇上要纳秋姐儿,早就纳了,又怎会叫她在庵里念经?!”

    黄大爷却不以为然地说:“若皇上不想纳她,将她撵出来就是了,何必还留她在庵里呢?这分明就是舍不得她,舍不得她那张脸!好妹妹,你不是男人,不知道我们男人的想法。秋姐儿既然出不来,那就早晚是要进宫去的。秦家二房的人没耐性,这时候就跟我们翻脸了,总有一天会后悔!”

    小黄氏愣住了,没想到兄长是这样的看法:“那……你是不打算回扬州去了?”

    “扬州当然是要回去的。”黄大爷笑了笑,“可眼下不是时节不合适么?我们先在京城休整两三个月,打听打听秋姐儿的消息,若能跟她通信最好。等明年开春,我们就先下扬州,跟族里说清实情,那个嗣孙若要占了我们家的房屋田产铺面去,也由得他,却需得补给我们一半的银子,然后我们再回京城来安家。等秋姐儿做了娘娘,我们也能跟着沾光,岂不比在乡下过穷日子,天天上你家里打秋风强?”

    小黄氏转头去看嫂嫂黄大奶奶:“嫂子呢?你也是这么想的?”

    黄大奶奶有些迟疑,她其实更想把女儿接出来,另寻个好人家嫁了。想起当初黄晋成差点儿就为黄忆秋说成了一门官宦人家的亲事,却叫小黄氏给毁了,她便暗生怨言。只是丈夫都已经把话说出了口,她又能说什么呢?这几年被困在田庄中,她每每抱怨丈夫,都没少被打骂,如今已经没胆子反驳回去了。她选择了沉默,没有回答小黄氏的问题。

    小黄氏看着哥哥嫂子,还有一脸漠不关心的侄儿,只觉得心头一阵茫然。

    秦克用转头看了看妻子,再看看妻子的几个娘家亲人,嘴角闪过一丝讥讽的笑意。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