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三十六章 苦主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薛氏与秦伯复其实不是害怕秦克用什么,只是想起他妻子小黄氏的娘家兄长跟自家那一笔乱账,不大想跟苦主碰面而已。

    当初小黄氏提起自个儿的娘家侄女生得极象秦皇后,年纪也合适,有意荐入京中,求个好姻缘。薛氏与秦伯复母子俩一商量,觉得长房与三房之所以那般风光,不都是仗着皇后娘娘么?如今皇后娘娘都死了快三十年了,倘若二房也有姑娘在宫里做娘娘,同样也能风光一回。况且皇后娘娘留下来的太子半死不活的,皇帝又没有别的子嗣,都要过继宗室里的孩子了。倘若自家娘娘在宫里能为皇帝生下一儿半女,那二房的荣华富贵可就享之不尽了!

    奈何他们二房并没有合适的姑娘,一个秦锦仪嫁不成未来储君,名声也坏了,皇帝又一向以姑祖父自居,断不可能纳了她,他们只好往外寻人。黄家这姑娘正好,既跟秦皇后有那么一点儿亲戚关系,又生得象秦皇后,娘家与族人不睦,无依无靠的,正好拿捏。只要二房成功把人荐进宫里做了妃子,那黄忆秋的娘家父母没根没基,往后还不是任由他们摆布?就算不能也拿个承恩侯当当,好歹能得了实惠不是?

    二房积极地为黄忆秋打点,要送她进宫承宠,奈何没有门路,符老姨娘又死活不肯再进宫给太后太妃们请安了。秦伯复无奈,只能跟薛氏商量了,想借念慧庵行事。念慧庵里主事的,好歹是出身自秦家的家生婢女,威逼也好,利诱也罢,将黄忆秋安插到庵中做个带发修行的假尼姑,想必并不难。皇帝每年都要到念慧庵里去好几回的,只要有一次见到了黄忆秋,看着那张与皇后娘娘肖似的脸,还能不动心?到时候黄忆秋进宫为妃,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了!

    没想到,打点的银子花了出去,黄忆秋也进了念慧庵,皇帝传闻中也去了庵里好几回了,听说确实是见到了人的,可他没有说什么,更没有宠幸这肖似亡妻的美娇娘,只让她在庵里为皇后念经祈福。到如今三四年过去了,黄忆秋都是二十出头的老姑娘了,还在庵里念经呢!若不是皇帝没下旨叫她剃度,跟真正的尼姑也没两样了。

    这样的局面,别说黄忆秋自个儿始料未及,就是秦伯复跟薛氏也傻了。皇帝三宫六院的,也不是什么情种,怎的就舍得白放着一个生得象皇后的黄花大姑娘不碰,只叫她念经呢?无论他们怎么想,都觉得皇帝没理由不宠幸黄忆秋的呀?难不成黄忆秋有什么地方惹皇帝不满了?可她在庵里也没受搓磨,别的尼姑待她冷淡却不失客气,不象是触怒龙颜的模样。

    饶是秦伯复与薛氏百思不得其解,也知道这条路未必能走得通了。兴许黄忆秋手段高些,花几年水磨功夫,还有出头的一日,但他们短时间内,却是看不到成果了。他们也无计可施,只能自认倒霉,毕竟他们能做的都做了,总不能强压着皇帝上黄忆秋的床吧?

    但黄大爷那边却是个麻烦。黄大爷与黄大奶奶这对夫妻,长居乡里,可不知道什么进退的道理。既然女儿进了念慧庵,也见过皇帝了,如何还不能进宫做娘娘?薛氏这位身份尊贵的皇亲国戚,既然说皇帝已经见过他们女儿了,怎的宫里还没下旨意来册封他们这对娘娘的父母呢?哪怕是赏赐点金银财物也是好的!

    薛氏与秦伯复心中不耐地安抚住了黄家人,只道那时太子回宫了,地位稳固,皇帝不缺儿子,就不好忽然说什么纳美人的事,免得惹太子猜疑,叫他们不必着急,等到黄忆秋在宫中怀了龙子,为了龙子计,早晚是要封妃的,到时候再册封他们,岂不更加风光?

    黄大爷与黄大奶奶被薛氏与秦伯复母子俩哄得几句,总算消停下来。薛氏又怕他们一家长居城中,会听到什么不该听说的消息,或是在外人面前乱嚷嚷什么女儿入宫做了娘娘的话,闯下祸事,连累了秦家二房,便索性寻个理由,把黄家人送到京郊一处庄子上,半圈禁地养着,不叫黄家人知道他们的下落,也不叫江宁那边的黄家人能联络上他们,甚至连长房、三房的人问起,他们也推说不知情。如此这般瞒了几年,如今他们却在长房遇上了黄大爷的嫡亲妹夫,恰好又是秦家宗房子弟,恐怕没那么好打发了。

    他们再想起过去几个月里陆续收到的几封江宁来信,心下更虚。

    秦伯复低声跟薛氏商量:“母亲,这秦克用当年也是个知情人,若是他问起,怕不好交代,是不是避一避?”

    薛氏有些犹豫,她始终还是舍不得休宁王妃的吸引力:“怕他怎的?他再问,我们只说不知道就是了。黄家人又不住在我们家,只要我们不说,任谁来都奈何不了我们。”

    秦伯复想想也对,便把心一横,打消了走人的念头,专心在福贵居前院正厅中相候了。他一时嫌炭盆不够暖和,火墙竟没烧起来,屋里太冷,指使得丫头婆子们四处乱转,一时又瞥着大女儿那一瘸一拐的模样,冷哼道:“这不是能走路么?方才在车上装什么?!一会儿到了休宁王妃面前,若你还敢给我胡闹,仔细你的皮!”

    秦锦仪心中满腹委屈,闻言眼圈儿都红了,强忍着泪水,紧紧抿着唇,暗中却想:今日父亲这般待我,他日我必有回报!父亲不就是想着要飞黄腾达么?他还是继续在如今的位置上待着吧。真叫他升了官,只怕眼里就更看不上她这个长女了。需得是她攀上了门好亲,高高在上,父亲为了权势,在她面前做小伏低,那才好呢。不过祖母待她还好,到时候她多照应些祖母,多给些金银财物,也就是了。

    且不说秦锦仪如何幻想,秦简迎出二门,就看见秦含真早已站在院中,正与秦克用说话。他忙上前跟后者见了礼。

    秦含真问秦克用:“克用叔这回来得匆忙,先前倒是没接到你的信说要来,否则我们府里早就把院子都打扫好了。”

    秦克用微笑:“不妨事,我住哪里都是一样的。如今我在京城也有商号,那边一样有宅子,跟侯府比起来,出入还更便宜些。我早半个月前就写信叫商号的人整理过房舍了,今日不过是前来给长辈们请个安,顺道将族中的年礼送来。”

    秦简忙道:“都快过年了,克用叔还到商号那边住来做什么?清风馆随时都能入住,去三房也方便,今儿就住下吧?”

    秦含真也跟着点头。住在哪个府里并不重要,反正也就是隔着一条夹巷罢了。

    秦克用却笑着摇头:“罢了。若我是独自上京,自然是住在你们这里方便,也好时时听叔叔婶婶们的教导。可这回我是带了妻子来的,她身上不好,脾气也坏,若扰着六房长辈的清静,就是我的不是了。”

    “咦?”秦含真与秦简都双双吃了一惊,“克用叔把婶娘带过来了?”

    秦克用居然带小黄氏上京了?为什么?小黄氏从前不是死活不肯上京的吗?她就认定了江宁那块地儿,还反对秦克用向外发展呢。每年秦克用要出门行商,她都少不了要哭闹一场的,还疑神疑鬼地觉得秦克用出门出得这样勤,定是在外头置了外室,一时吵着要去捉狐狸精,一时又装作大度贤惠,叫秦克用把“妹妹”带回家来安置,每年都有新花样。这已经是秦氏族中人尽皆知的笑话了。

    秦克用抿了抿唇,淡淡地道:“今年她是不来不成了。她……她娘家父亲没了,先前一年往京城不知来了多少封信,总是石沉大海,始终不见她兄嫂侄儿回去。老人家临终前大骂儿女子孙不孝,死不瞑目,灵前连个能摔丧驾灵的孝子贤孙都没有,最终还是黄氏族中来人,选了个孩子过继到你们婶娘早年夭折的一个兄弟名下,充作孝孙,才把丧事给办了。你们婶娘虽然糊涂一世,如今却总算稍稍明白过来,便要我带她到京城来一趟,好歹把她哥哥找回去,在老父灵前忏悔赔罪。”

    秦含真与秦简都惊讶极了,万万没想到黄家出了这等变故。

    秦含真探头往他身后的马车看:“克用婶娘是在马车里坐着吗?她病情还好吧?这个……天气比较冷,她不要紧吗?南方人到了京城,可能不大抗冻。克用叔您要不要先把她送到屋子里,暖和暖和再说?”

    秦克用犹豫了一下,本来还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但想到妻子那病容满面的模样,又有些于心不忍,便点了点头:“不必进清风馆了,随便哪里的厢房,能叫她坐下来喝杯热茶,暖暖身体就好。我们还是要住到商号那边,不打扰侯府。”

    秦简也不勉强。他对秦克用印象还好,却有些受不了小黄氏,当然不会自找苦吃,想着福贵居那边火墙都升起来了,厢房里也暖和,把秦克用夫妻也送过去奉茶,倒是比另开清风馆的门要方便得多。

    秦克用便转身去掀了车帘,扶妻子下来。秦含真与秦简站在车前一看,小黄氏一身灰长袄石青裙,外头披着黑斗篷,头上只簪了一根银簪,虽未带孝,却是居丧的打扮,脸容黄黄,形销骨立,看着好不可怜。兄妹俩对视一眼,心里都不由得生出因果报应的感慨来。

    秦简在前引路,秦含真走在后头帮着搀扶小黄氏,一行四人连带两个面生的丫头,齐齐走进了福贵居。秦简命院中丫环去开厢房的门,正屋里的薛氏正等得心焦,听见他让人招呼贵客,还以为是休宁王妃来了,忙整理衣饰,笑吟吟地迎出门:“可是贵人到了?”却迎面撞上了小黄氏,两人对视一愣,薛氏认出来人,顿时大吃一惊,转身就要走。

    小黄氏面色剧变,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秦克用与秦含真,猛然扑向小薛氏:“婶娘跑什么?快还我哥哥嫂子侄儿来!”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