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三十一章 传闻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说得洒脱,秦锦华原本还有点担心的,闻言也觉得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秦锦仪当初在蜀王幼子的婚事上,就出过一次丑。那回她名声受损时,二房还没搬出承恩侯府呢,秦家多少受了些牵连。许氏、姚氏与闵氏那一阵子,出门交际都要警醒些,要尽可能不显眼地为长房辩白。事实证明,那不过就是一时非议罢了,很快就被别的八卦传闻压过去了。如今旁人说起来,只会讲秦家二房的姑娘如何,却已经没什么人会连带着秦家长房、三房的女孩儿也一并小看了。因为门第摆在那里,承恩侯府与永嘉侯府的姑娘若是跟蜀王幼子议亲,谁也不会说门不当户不对,也就只有仅六品官位的秦家二房误会蜀王府要跟自己联姻,才会惹人发笑罢了。

    那次的笑话闹得全京皆知,连宗室都惊动了,对秦家长房、三房的影响却如此轻微。这回不过就是秦锦仪往亲妹妹身上泼盆水罢了,她自坏自己的名声,又能牵连秦家其他人什么呢?顶多就是她的祖母、父母,会被人非议几句教女不严,可薛氏与秦伯复完全是活该,小薛氏可能委屈些,但她也委屈惯了,不差这一茬。反正她如今要养病,等她的病养好了,风头早就过去了。再说,故事里的受害者同样是她的女儿,一个出色得到了太子妃的夸赞,一个声名狼藉。小薛氏这个母亲,应该不至于受到一面倒的指谪。

    秦锦华安下了心,便与哥哥秦简一起跟众人说些闲话。眼看着快到午饭时候了,牛氏要留饭,秦锦华却想着自家母亲还在家里等着她回去呢,刚从曾先生这里得到的消息,也得赶紧跟秦锦春说一声才行,便婉拒了。秦含真索性叫厨房的人把刚做好的菜打包几个,拿食盒装好了,让秦简与秦锦华带回去吃。

    午饭结束后,秦含真与曾先生一道,慢慢散着步,往自个儿院子走。曾先生见周围没旁人,便将太子妃想看她画的画一事说了,道:“三姑娘也不必担忧,这是好事儿。你把这两年画的得意之作,挑好的送到我这里来。我捎进宫去给娘娘瞧,等瞧过了,还会再还你的。倘若娘娘看上了哪一幅,要留在宫中收藏,也是姑娘的造化。”

    秦含真心里其实不大乐意把自己的画送人,尤其是那些大幅的作品,除了自家祖父与赵陌,她还谁都没给过呢。不过,如果真能搏得太子妃的好感,对她也有好处。想了想,她决定将那几幅特别喜欢的收起来,只拿别的画去应付就是了。反正她这几年没少练画,进步很大,画得也算可以了,拿几幅画去显摆显摆,并不成问题。

    秦含真就挑选了几幅江南烟雨、岭南街景的画作,还有一幅海上风光的,并一两幅山水小品,交给了曾先生。曾先生仔细瞧了瞧,另选了一幅登泰山的画,把那岭南街景给换了,便带着画作离开了。

    秦含真知道曾先生大概不大看得上岭南那幅乡土气息浓厚的街景图,心里有那么一点小委屈。那画虽然接地气了些,可她画的时候,观察人物观察得特别仔细,自认为把画上的人物画得十分传神,街上的房屋、店铺、车马、货物,都画得很精细,尤其那几个卖鱼虾的乡下小贩,用笔精到,连祖父秦柏都夸奖过的。她还用上了那么一点西洋画的技巧,用色也颇为巧妙。她学了这些年的画,私以为这一幅画可称得上是她过去两年里最好的作品之一,谁知道居然被嫌弃了……

    秦含真心中有那么一点儿生不逢时的感觉。如果是在现代,她这幅画都可以拿去参加正式的比赛了吧?早知道她原来这么有天赋,当初就该好好多学几年画,现在也不必琢磨绘画技巧琢磨得这么辛苦了……

    闲话且不提,过后,从秦锦华那边传了消息过来,说秦锦仪的腿可能是真的伤着了。薛氏担心大孙女儿的伤,好说歹说,又请了一位擅长骨科的大夫去给她诊治,但秦锦仪姑娘家比较矜持,坚持不肯露出**来,让大夫瞧她的伤口,人家大夫只能根据她和丫头们的描述,判断她的伤情,给她开了些膏药先敷着。

    那膏药的味道自然好不到哪里去,秦锦仪嫌弃得很,可又害怕腿上真个落下伤来,只能死忍着用了。但她的脾气也变得越发糟糕,成天打骂屋里的丫头。薛氏心里都有些不满了,秦伯复更是没少骂这个女儿。

    秦锦仪给即将入宫参选伴读的亲妹妹泼冷水,这个消息似乎已经在某些圈子里传开来了。秦伯复虽然落魄,从前还未分家的时候,也认得几个公侯府第中不得志的子弟,有人不知是真出于好心,还是存心奚落,寻他打听是不是真有其事。秦伯复只觉得长女丢尽了自己的脸面,心中是生气又惶恐,生怕这事儿一传开,东宫知晓,再传到皇帝耳中,恐怕皇帝越发要不待见他了。而那些听到传言的人家,更不可能会看上他的女儿做媳妇。

    秦伯复没底气冲着不相干的外人发火,只能回家去寻老娘的晦气:“我早就说过,母亲不能再纵容锦仪了,您只是不听。如今怎样?您知道外头的人都是怎么说锦仪的么?!她如今名声扫地,还指望能嫁得什么好人家?!早知如此,当初我要给她说的那门亲事,就不该拒了!哪怕是做填房,也是难得的高枝儿。你们当日还嫌弃,如今想要再找那样的好亲事,也不能了!”

    薛氏的面色惨白,她是真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快就传开的。只是她要强惯了,不肯轻易认输,强自道:“不过是些小道消息,过几天就没人提起了,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仪姐儿生得好,才貌双全,又是皇后娘娘的侄孙女儿,正经皇亲国戚家的千金,又不缺嫁妆,谁见了不喜欢?好好的孩子,怎能让她去给老头子做填房?你休要再提起这件事儿,除非我死了,否则绝不能答应!”

    秦伯复冷笑:“母亲不必担心,如今我便是想提,也没法子提了。人家且瞧不上锦仪这样的姑娘呢,什么才貌双全?连孝悌两个字都不懂,成日只知道忤逆她老子,欺负她弟妹,这样的姑娘,谁家能瞧得上?!我看母亲还是早日死了让她嫁进高门大户的心,好生把锦春哄回来是正经。虽说锦春没选上敏顺郡主的伴读,可太子妃如今对她正喜欢呢,昨儿我又听说太子妃赏赐她东西了。倘若她是在家里养病,那就是咱们家的荣耀,谁还敢小瞧了我们?!”

    说起秦锦春,薛氏却是一肚子气:“你还说呢。仪姐儿你觉得不听话,难不成四丫头就是个乖顺的?我们早说了要接她回来养病,她什么时候应过?还不是贪图承恩侯府富贵,一心想在那里享福,嫌弃咱们自个儿的家呢!仪姐儿泼她水那件事,说起来不过是家务事,姐妹间打打闹闹,一时生闲气罢了。她说了没跟太子妃告状,那外头的人是怎么知道的?长房、三房见了我派去的人,也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活象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似的。若没有那丫头从中挑拨,他们怎会这样?一点小事就闹得沸反盈天的,存心坏她姐姐的名声。你还要我哄她回来?不给她几板子都是轻的!”

    秦伯复跺脚:“母亲怎么还说这些话?如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只顾着摆长辈的威风!我不管您对锦仪有多偏心,锦春那边,您一定要把人哄住了,不能再让她与我们离心。锦仪已是不中用了,若连锦春都笼络不回来,咱们家上哪儿找一个更好的能与高门大户联姻的孩子去?逊哥儿再好,毕竟是庶出,年纪又还小呢,一天读书读不出个功名来,都没底气去攀高枝儿。如今我们能指望的就只有锦春了。长房那边明摆着就是要跟咱们抢这孩子,您连句软话都不会说,岂不是存心把自家孩子往他家推呢?!”

    薛氏的神情有些不以为然:“你也太抬举四丫头了。就算太子妃多赏了她几件荷包、宫花什么的,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四丫头无论是容貌才学性情,样样都不如她姐姐,能攀上什么好亲事?明眼人一看,都会更喜欢仪姐儿。”

    秦伯复见他母亲犯了糊涂,只能换个说法:“您别说这样的话,哪怕是为了锦仪,也不能在这时候犯傻。如今外头正有些不好的传言,对锦仪的前程大为不利,母亲正该叫她去给锦春赔不是。我不管她是下跪也好,哭求也罢,一定要哄得她妹妹气顺了才行。只要锦春对外头的人说,跟她姐姐只是闹着玩儿的,传闻并非实情,锦仪的名声才能挽救回来。到得那时,母亲才好给锦仪继续说好亲事哪!”

    薛氏愣了愣,随即肃然:“你这话……倒也有些道理。罢了,四丫头那刁猾东西,不哄一哄她,是断不肯听话的。回头就叫你媳妇带了仪姐儿去长房瞧她,避开长房那些人,叫仪姐儿给她赔礼就是。有你媳妇在旁劝着,仪姐儿不敢不听话的。”

    秦伯复却道:“您那媳妇如今整天躺床上装病,叫她也不肯出门。况且她如今正恼锦仪呢,万一她从中坏事就糟了。还是您亲自跑一趟。您好歹是长辈,到了长房,除了那两位侯夫人,还有谁能压得过您?一众小辈更是只有听话的份了。您再好言相劝,即使没法将锦春哄得听话,也要把人先哄回家来再说。等回了家,有什么事做不得?”

    薛氏心动了,点头道:“好,等仪姐儿的腿伤好了,我就带她去。”

    “不。”秦伯复反驳,“趁热打铁。如今外头的传言正厉害呢,就该趁早将事情澄清了。否则等事过境迁,锦春就算肯出面为她姐姐辩白,也没人会在意了!”

    薛氏不由得犹豫。大孙女儿腿上的伤还没好呢,成天喊疼。若是这时候就让她出门,万一加重了腿伤怎么办?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