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十六章 商议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承恩侯夫人许氏不悦地看向次媳闵氏:“五丫头这是怎么回事?当着我的面跟她三姐姐闹脾气就算了,姐妹间有个小口角,也是平常事。可这么动不动就跑了,可不是我们这样人家的女孩儿该有的礼数。还有,她四姐姐都病成这样了,她还问为什么要退选,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难不成她觉得一个伴读名分,比她四姐姐的身体还重要了?你平日里都是怎么教的她?!”

    闵氏低头道:“夫人熄怒,媳妇儿知道五丫头任性胡闹,回头一定会好好管教她。”

    许氏却不大看好闵氏对女儿的管教:“你还能怎么做?冷着她,硬帮帮地说些指责的话,一味严厉,然后她又跟你闹脾气?教孩子不是这么教的。你明知道她是个倔性子,吃软不吃硬,怎么就不能软着些说话了?母女俩闹得如今这般,不象亲人,倒象是仇人,又有什么意思?”

    闵氏心想,全家人都对秦锦容软和,自己这个唯一还能板起脸来教导她道理规矩的母亲若也软了,秦锦容就越发要无法无天了。这孩子之所以养成如今的脾气,还不是因为自幼被宠坏了?旁人倒罢了,她这个母亲可不能掉以轻心。况且她这样的,又哪里算严厉呢?她自小在闵家长大,受到的教育比这可要严厉得多了。秦锦容不过是被她这个母亲冷着脸管教几句,教的还都是正道理,并不曾挨骂挨打,平日吃穿用度,样样精心,兄弟姐妹间也是友爱有加,还有什么可不足的?

    闵氏一边心中暗下决定,定要好生管教女儿,一边却要在许氏这位婆婆面前服软:“夫人说得是,媳妇儿回去了就跟三爷商量,看要怎么教导五丫头才好。”

    许氏却是看穿了闵氏只想阳奉阴违,摇了摇头:“罢了,你还有端哥儿要照看呢,五丫头自小儿就比旁人心窄,性子霸道,见了你与端哥儿亲厚,越发要闹脾气了。还是我这个祖母辛苦些,替你管教几年闺女吧。”

    众人都齐齐吃了一惊,闵氏更是站起身来:“夫人言重了,这原是媳妇儿的责任,怎能劳烦您?”

    许氏淡淡地道:“也不费什么事儿,她住的院子离我原也不远,如今学里已停了课,就让她每日早起到我这里来,陪我说说话,晚上吃了饭再回去,功课也在我这里做了。有什么不妥的,我就能指出她来。我好歹也活了五十多岁,算是有点儿见识,大约还教得起她。你也不必拿我辛苦什么的说事,我不过就是张张嘴,能辛苦到哪里去?”

    闵氏欲言又止,姚氏见状,忙笑着打起了圆场:“夫人这是想孙女们了,大冬天的在家里也没什么可做的,若有个小孙女儿在身边说说笑笑的,岂不快活?弟妹就别推迟了,你跟三弟一天到晚都有事要忙,让五丫头陪陪夫人,只当是替你们夫妻尽孝了。”

    闵氏这才露出了笑容:“嫂子说得是。三爷平日里常跟我说,不能每天在夫人跟前侍奉,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倘若五丫头能替她父亲尽一份孝心,三爷与我自然是乐意的。就怕五丫头平日被宠坏了,不懂事,会惹夫人生气。”

    许氏道:“正因为知道五丫头有缺点,我才要将她带在身边,仔细教导。别以为小孩子家耍点脾气,只是小事儿。你们只瞧二房的锦仪如今成了什么样子,就知道女孩儿的教养是多么重要了。老三每天要去衙门上差,老三媳妇你又要照看儿子,平日里又是严厉惯了的,跟五丫头一说话就怎么硬怎么来,弄得孩子跟你象成了仇人似的,你说东,她定要往西,你叫她坐着,她非要站着。你教她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再这样下去,焉知我们长房就不会养出第二个秦锦仪来?二房将来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横竖两房都已经分家了。但若我们长房真的出了这样的不肖女,我将来到了九泉之下,也没脸见秦家的列祖列宗!”

    一番话说得众人连忙起身肃立,低头听训,连秦含真也跟着应声。曾先生坐在那里有些尴尬,只能装出个镇静模样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还好,关于秦锦容的话题很快就过去了,大家又重新讨论起秦锦仪算计秦锦春这件事。

    曾先生首先表态说:“今儿这事儿,是五姑娘受了委屈。如今她病着,就先在府上休养,但二房那边,恐怕还是得递个信儿,说一声。再者,这事儿我若不知实情,也就罢了,但既然知道了,倘若太子妃娘娘垂询,我是不敢隐瞒的。还请夫人恕罪。”

    许氏微笑道:“先生言重了,我们两府行事光明正大,今日也确实是仪姐儿做错了事,不占理。为了秦家名声,我们自是不好将家丑宣扬出去。可若是有宫中贵人相问,我们又怎敢有所欺瞒?”当然,如果贵人不问,那曾先生还是别透露太多的好。

    曾先生听明白了许氏的言下之意,微笑着道:“夫人深明大义。”其实,太子妃既然赏了秦锦春东西,回头就定会问。而曾先生自己也无意隐瞒,这种事自该早些跟太子妃打了招呼,免得日后秦锦仪闯了祸事,倒连累了她这个昔日西席。

    曾先生是打着送学生回家的旗号跟来的。如今秦锦春安然到达承恩侯府,又吃了药歇下了,她便要告辞。秦含真忙站起身:“我陪先生一道回去吧?”她以为曾先生是要回永嘉侯府或是后街的居所。

    曾先生微笑着按住她的手:“不妨事,太子妃娘娘不放心五姑娘,才叫我送她回来。如今我办好了差事,还得回宫交差呢。三姑娘自己回府吧,这阵子我都有事要忙,怕要过些天才能给你上课。”

    秦含真恭送曾先生上车出府,方才回头。这时,许氏等人已经转移回了松风堂,不再挤在明月坞里了,她便也跟着去了松风堂。

    秦锦容的事,乃是长房内务,秦含真也无心插言。但秦锦春今日差点儿吃了大亏,如今还病着,总不能当没这回事吧?虽然她跟秦锦仪都是二房的骨肉,二房又跟长房分了家,可秦锦春入宫参加皇孙女伴读的甄选,乃是长房推荐的,入宫的行头也是长房姚氏帮着置办。如今秦锦仪一声招呼不打就祸害了人,难道长房就不能去要个说法?

    秦含真便问许氏与姚氏,打算怎么办:“犯错的人自然就该受罚。就算大姐在二房再受宠,也不能乱来吧?大伯祖母与二伯母难道就什么都不做么?”

    许氏淡淡地道:“既然已分了家,我们管得太多了,你二伯祖母就该埋怨了。我原也无意多管闲事,但女儿是他们教养出来的,如今出了事,二房也该对嫡支有个交代。四丫头病了,不方便挪动,就留下来养病吧。我们可不是那等不知心疼孩子的人家,明知道孩子病着,也非要折腾她。四丫头这几年几乎就是养在咱们家的,跟咱们长房也亲近。倘若你二伯祖母瞧她不顺眼了,那索性将孩子给了我们也好。我们家大业大的,不缺她这一碗饭。只是从今往后,你二伯祖母想要借孩子谋什么好处,可就再别想了。我们长房替二房养闺女,不收他家的伙食费,就够厚道的了,没有往外倒贴的理儿。他们若是不服气,那大家就请亲戚朋友们来评评理,看是谁是谁非。”

    若真请了亲戚朋友们来评理,秦锦仪的名声就真的要臭大街了,二房也会被所有亲友唾弃。薛氏还指望着大孙女儿能攀一门好亲呢,怎会答应这种事?估计最后还是要退让的。可这么一来,秦锦春今后就真的成了长房的人了。二房对她的约束力固然会减弱,但小薛氏又该怎么办呢?

    秦含真抿了抿唇,笑着对许氏道:“大伯祖母想得周到,那我回去就告诉我祖母去。若是什么时候,二伯祖母要上门来跟您吵,我就陪祖母过来帮您。横竖二伯祖母总笑话我们祖孙俩是乡下来的泼妇,若不让二伯祖母瞧瞧我们吵架的真实功力,岂不是白担了这个虚名儿?”

    许氏听得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你这丫头真是……”心里却是受用的。秦含真这是代替三房站了队,选择了长房这一边。到时候二房自然只有败退的份了。而且若三房真个出面,有秦柏这位圣眷极隆的主儿撑着,薛氏又能有多少底气来长房叫嚣?

    长房与三房众人言笑晏宴,一片轻松,二房那边的气氛却大不相同。

    宫中的消息,秦伯复很快就听说了,得知小女儿不曾入选最终四人名单,他只觉得是预料之中,但又气愤之极。再仔细打听,得知小女儿在东宫中途退选,他又百般不解了。既然都进了宫,为什么还要退选?

    中午休衙,他顾不上吃饭,就赶回家里,想要找小女儿问是怎么回事,谁知秦锦春出宫后直接去了承恩侯府,根本就不在家。倒是青梅奉命回来报了信,正哭哭啼啼地说着自家姑娘的委屈:“姑娘被泼了一身的冷水,早湿透了,大姑娘还堵在门口,不许我们进来,说什么我们姑娘想要出人头地,踩在她头上,是在做梦。她得不到的东西,我们姑娘也不可能得到。姑娘没办法,带着我们坐马车赶去了永嘉侯府,请三姑娘帮忙,好不容易才换了一身干净衣裳,借了一辆马车,借着永嘉侯府的旗号,一路疾行,才将将赶上甄选。可是姑娘早上就着了凉,还没等到太子妃跟前,就实在撑不住了。姑娘病得厉害,怕过了病气给贵人,反给家里招来祸患,才不得不退选的。抢先说出退选的话,还能得贵人一句好评。当时东宫宫人已经发现姑娘不妥了,万一叫人家先嚷出来,那可就是得罪人的事儿……”

    她抹了一把泪,照着三姑娘秦含真教的,最后再捅上一刀:“我们姑娘不敢说大姑娘一句不是,可是大姑娘所为,实在让人寒透了心。我们姑娘的前程毁了,她还觉得对不住太太、大爷和奶奶,说先前答应太太和大爷的事,怕是都办不到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