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七十三章 连催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回到主舱的时候,表情十分复杂,似乎想要笑,可又笑不出来,反而透出了几分嘲讽。

    秦含真问他:“怎么样?那个昌儿有没有给你说实话?”

    “他说了。”赵陌淡淡地道,“不过是吓唬两句,他就说了,终究只是个胆小鬼而已。”

    昌儿会对他说那些话,根本就是存心想要惹他生气,让他拒绝听从父亲的命令,立刻返回京城。如此一来,他父亲赵硕那边一定会生他的气。夫人小王氏刚小产不久,正需要休养,身体正弱呢。夫人既然无力执掌中馈,家里定然需要有人能出面代劳的。而他这位大少爷不回去坐镇,赵硕又要忙于朝政,能担当这等重责大任的,自然只有兰姨娘了。兰姨娘希望能从此把持内务,自然不希望有人回去碍事。让昌儿在赵陌面前挑拨几句,正好能离间赵硕、赵陌父子间的感情。

    赵陌虽是嫡长子,却不受父亲待见,正室小王氏又小产了,如今后院中,唯有兰姨娘生有一子,素得赵硕疼爱。从今往后,此子说不定就能取代长兄,成为赵硕最看重的儿子了。

    真是打了一手如意算盘!

    赵陌心中又好气,又好笑。兰雪会有这样的小心思,并不奇怪,她若是个省油的灯,进京这些年来,也就不会一次又一次地斗赢小王氏,让小王氏在赵硕处日渐失宠,她和她的儿子却越发受看重了。问题是,赵硕唤儿子回去,并不真的是为了内宅无人坐镇这个原因,而是想要借助赵陌与东宫的情谊,为自己求情脱身。赵硕急得连永嘉侯秦柏的面子都没给,可见他是多么迫切地需要长子。兰雪身为他的爱妾,居然无视了他的处境,为了内宅争斗的小事,就挡住了赵陌的前路?她知不知道自己的做法会伤害到赵硕的利益?

    赵硕的盘算,兴许家中上下都清楚,却未必人人都晓得他到底在做些什么,又在面临着什么样的处境。兰雪不过是内宅女子,可能根本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而昌儿虽是赵硕的心腹小厮,但心腹跟心腹也是有所不同的。小厮只需要帮着做些粗活,跑腿打杂就好了,根本不用参与什么要紧正事,兴许也对赵硕的处境一无所知。于是这两个人就这么联起手来,拖了赵硕的后腿。

    赵陌此刻在心里对父亲只想嘲讽几句,他有大志,有雄心,却没有管好身边的人,枕边人与心腹小厮竟然糊里糊涂地挖起他的墙脚来了。若是有朝一日墙因此而倒塌,他岂不是就成了笑话?在他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之前,能不能先看看身边,看看脚下,好好管教一下身边的人?

    秦柏与秦含真听完赵陌的叙述,也有些无语了。这叫什么?赵硕宠妾宠得对方没了脑子,愚蠢无知地给自家夫主挖起坑来,算是报应吗?若没有赵硕的默许,小王氏不会一再威胁到赵陌的性命安危。同样,没有赵陌的撑腰,兰雪也不会有底气去暗算正室小王氏。有因必有果,赵硕会被宠妾坑一把,还真是怪不了旁人。这都是他自己纵容出来的。

    秦柏想了想:“令尊这个妾,我记得从前少英跟我提过,曾在隆福寺形迹可疑。当时我们都怀疑她与令尊身边那个叫福生的心腹长随有勾结。照理说,昌儿只是小厮,有可能不知道令尊眼下的处境。兰姨娘是内宅妇人,也有可能对外头的事不太了解。可福生不该不知情,他为何就没提醒兰姨娘?”

    赵陌道:“我也察觉到昌儿的话有许多不尽不实之处了。记得从前蓝福生曾经来承恩侯府寻我,说怕我没人使唤,要将昌儿留在我身边侍候。我那时拒了他,也没多想。但如今回头看来,昌儿若会听从兰姨娘的号令,做这样的蠢事,说不定早就被他们收买过去了。而蓝福生当时会将昌儿荐给我,多半也是打着在我身边安插耳目的主意。我方才问昌儿,既然是父亲身边的人,为何还要听从一个姨娘的号令?他跟我说,是因为见父亲宠爱兰姨娘,兰姨娘又有子,先时小王氏未有身孕,我又远走江南,他以为三弟日后必定前途似锦,便投奔了过去,想要搏一个日后富贵。”

    秦含真皱眉:“能有什么日后富贵?太子好好的,你父亲将来顶多是个亲王,他的庶子,生母还是通房丫头出身,能封个郡王就是好的了,昌儿就算投奔了过去又怎样?难不成这郡王还能比你父亲这个亲王更能许他一个锦绣前程?”

    赵陌笑了笑:“他说,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太子的病能治好,以为我父亲一定能入主东宫呢。”赵硕若能入主东宫,将来成了皇帝,皇子之间谁继承大位,就是皇帝说了算了。就算赵陌是嫡长子,不得父亲宠爱也无用。就算赵祁是丫头生的庶子,只要有父亲支持,那出身再低也能上位。昌儿这么说,就表示他是把宝押在了赵祁身上,想博一个从龙之功呢。

    只是这么一来,时间就对不上了吧?昌儿跟蓝福生成为同伙,应该比赵陌下江南还要早得多,否则当初蓝福生不会将他安插到赵陌身边来。昌儿这是在撒谎!

    赵陌道:“估计不完全是在撒谎,只是谎话多过真话而已。兰雪想要争中馈大权,暗算小王氏,多半是真的,但我也懒得费力气去撬开昌儿的嘴,让他说出更多的实情来,便直接问他蓝福生在哪里?蓝福生在我父亲身边,一向管着内院诸事,就算家里没有女眷出面主持中馈,有他在,也出不了大岔子。我固然知道他与兰雪极有可能是同伙,可兰雪犯蠢,他居然没提醒,这就不对劲了。我怀疑他出了事!”

    秦含真忙问:“那昌儿说了是怎么回事吗?”

    赵陌点点头:“他说得吞吞吐吐,含含糊糊地,但还是说了,蓝福生早在年后不久,就因为犯错而被撵回了辽东的庄子,离开京城已经快有两个月了。我想,兰雪指使昌儿到我面前干蠢事,估计是自作主张,并不曾跟蓝福生商量过。她又不知道父亲的担忧,因此才会犯下这样的错。我打算给父亲写信,派自己的人去送信,也叫他知道自己身边的都是些什么货色!”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这也是我身为儿子应尽的孝道了。我干不了别的,提醒他一句别让身边人拖了后腿,提防心腹被后宅的女人收买了去,还是没问题的。”

    秦柏低叹一声,心中对赵硕更不看好了。有野心没能力,连身边的人都没管好,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成功呢?只盼着他不要太蠢,把无辜的儿子都给连累了才好。

    秦含真则继续拉着赵陌细问:“蓝福生犯了什么错呀?会不会是你父亲发现他形迹可疑了?”

    赵陌笑笑:“这我就真的问不出来了。昌儿只道不知情,一切都是我父亲做的主,我也没法逼问出来,只能让他先下去。但这个人,我是不打算放回去了。等回京见到父亲,我把人直接交回到他手上,是继续重用,还是施以重罚,全都照他的意思去办吧。”

    秦柏略一沉吟:“我来给令尊写封信,说清事情原委,也省得他误会我们把他的人扣下了。你也要写信,到时候一并送进京去,但你还是继续留下来坐船吧。”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赵陌派出的人次日清晨就出发了,骑快马北上京城。这时候他们距离京城只有八百多里地了,派出的快马即使比不上朝廷八百里加急的脚程,一天跑上二三百里却还算轻松。来回京城送封信,不过是五六天的事儿,想必很快就会有回音。赵陌还顺道给自己在京城的人手也捎了信过去,让他们注意打听蓝福生的消息。

    秦家船队继续不紧不慢地沿着运河北上,经过临清,再往德州。秦含真不知道赵硕那里是否已经收到了长子赵陌的信,但他派来催赵陌回京的信,却是隔两天就来一次,后来越来越急,几乎天天都有信,信中的语气也越来越急躁了,似乎十分生气,对永嘉侯秦柏还有些不敬的话,就差没有直说秦柏没资格将他的儿子扣下,不肯放人回去尽孝了。

    秦柏一律当作没看见,仍旧心平气和,赵陌的面色却一日比一日阴沉。他心中敬重秦柏,怎能容忍父亲为了自己的私心,便如此诬蔑秦柏?而他送回京中的书信里提了那么要紧的事,父亲在信中却一个字都没有提及,甚至没问起昌儿为何不回去,父亲这又是什么意思?!

    赵陌私下对秦含真道:“我有时候真的怀疑,父亲是不是没有心?那兰雪分明包藏祸心,又愚蠢地差点儿坏了他的事,他怎么就没说一句要惩罚她的话?!我本无意干涉他的事,只是看在孝道份上,好意提醒他一句,他反而一再辱骂我?他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秦含真其实也在替他抱屈,但这时候不敢火上浇油,便不停地安抚他:“他没眼光,没脑子,不知道你的好处,也不理解你的苦心。他倒了霉也是自找的。你已经尽了力,对得起他了,用不着为他生气。气坏了自己,你父亲也不会心疼你几分,吃亏的还是自己。”

    赵陌稍稍消了点儿气,只是脸还是板得紧紧地,高兴不起来。

    秦含真便索性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我父亲刚刚派人从广州送家书过来了,当中还有专门给我的信呢。赵表哥陪我看信如何?”

    这却是不见外的意思了。赵陌顿时缓和了脸色,还露出了几分笑意:“那怎么好意思,那是表叔给表妹的信呢前舱亮堂些,对着河面,景致也好。我们到那儿去看信吧?叫丫头上茶水点心来。”

    秦含真听得笑了:“好!”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