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七十章 来信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猜出了父亲的用心,只是心里却不看好。

    皇帝与太子都不是傻子,怎会看不出赵硕的真正用意?当初皇帝有意舍弃王家时,就没把王家身后的势力太当一回事。说白了,皇帝又不是要将王家满门除尽,毕竟王家曾与多家宗室皇亲勋贵高官联姻,斩草除不了根,何必枉作恶人?只需要诛除首恶,再将剩下的王家人驱离朝廷便是。

    兴许短时间内,会有依附王家,或者是不明真相被王家迷惑的官员百姓为王家喊冤,但皇帝无意掀起大风波,不会逼王家走上绝路,这冤喊着喊着,也就不会有人在意了,自有旁的事牵扯了朝廷的注意力。这王家一不曾于国于民有大功,二又不是真个清白无辜,三在官场上也不是没有政敌,能有多少人会为了他家要死要活?时间长了,那些依附他们的人就会另投新主,为自己另寻出路,过个十年八年再回头看,还有几个人记得王家是谁?

    由此可见,王家背后的人脉,说珍贵是珍贵,但也并非多么牢靠。赵硕却为了这不大牢靠的人脉势力,选择了与皇帝、太子做对,也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他如今在朝中,也算不上有厚实的根基,一是凭着皇帝的圣眷,二是借着王家的势力,如今后者保不住了,前者又被他自个儿放弃,他还能剩下什么?

    赵陌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犯了什么傻,兴许只是自视过高而已。他不希望父亲闯祸,连累自己,却也知道自己劝不动父亲什么。他能做的,也只有跟父亲划清界限,向皇帝与太子表明自己的无辜,希望他们能看在他的忠心,以及过往的小小功绩份上,不要迁怒于他。

    随秦仲海的信一起送过来的,还有秦简与秦锦华分别给赵陌和秦含真写的信。小孩子之间的通信多是玩笑,秦柏与牛氏都不会听的,便让他们二人各自取了回舱房自阅。

    秦含真并不认为堂姐给自己的信里会有什么真机密,便与赵陌一道在充作书房使用的前舱里看了。秦锦华写的也没什么特别东西,都是些小儿女之间的私话,顶多就是提及她从前从江南送回京城去的一些小礼物很合其心意,问她能不能再捎些回去。

    秦含真仔细看了信后附的清单,别的倒罢了,扬州香粉倒有些麻烦。信来得迟了,如今船队早离了扬州几百里地,哪里还能回头去买?不过她路过扬州时,也买了一些老字号的脂粉,预备带回京城去做手信的,当中有几样与清单上的物品重合,正好拿去送秦锦华。至于别的,就恕她无能为力了。

    不过,这才不到两年的功夫,秦锦华小姑娘居然也开始讲究起胭脂香粉来了?瞧这清单上列明的种类,远不是前年她闺房里摆放的脂粉种类可比的。京城里的闺秀难不成都时兴十来岁的小姑娘就开始涂脂抹粉?当初秦锦仪是被家人教歪了,怎么秦锦华如今也是如此?

    说起秦锦仪,秦锦华在信里也没忘了提起,说二房如今搬走了,宅子就在离承恩侯府不远的地方,周围的邻居也依然以王公贵族为主。只是二房当家的秦伯复官位至今还是个六品,分家出来后,也称不上是侯府的老爷了,落在这贵人宅第群落里,颇有些格格不入。可薛氏不肯搬到中低品阶官员聚居的地方,嫌“降”了自家的身份,日常用度也仍旧照着从前侯府时的规矩来,大手大脚的,如今钱财上已经有些勉强了,便只维持着外头的风光,内里在某些“不重要”的人事上便拼命节省。

    秦锦春可怜地成了这“不重要”的典型,如今被克扣得可怜。若不是秦锦华念着姐妹的情份,千求万求,终让承恩侯夫人许氏松口,答应让秦锦春继续到侯府来上学,而二房想着长房怜惜这个女儿,说不定将来能在婚事上占些好处,还能省下一笔嫁妆,或是日常用度,没有拒绝这根橄榄枝,秦锦春还不知会落到什么样的田地呢。如今她一年四季的衣物首饰、茶水点心、笔墨纸砚,仍是承恩侯府出的,不过没走公账,而是从盛意居账上出,只当是姚氏给自家心爱的闺女寻了个堂姐妹做陪读。因此秦锦春如今还能维持千金小姐的体面,在外人面前也得高看一眼。

    不过,由于秦锦仪依旧是家中最得宠的大小姐,所以秦锦春得的东西,至少有一半要被大姐抢了去。亏得她们姐妹二人年岁差得远,衣裳尺寸大不一样,承恩侯府给的又是做好的现成衣裳,而不是衣料子,否则说不定秦锦春连这一半东西都还没有呢。但首饰和日常用品什么的,就未必能保得住了。

    秦锦华为秦锦春抱不平,絮絮叨刀地抱怨了整整一页纸。秦含真却从中看出了一个事实:大堂姐秦锦仪的婚事,看来是真的受了影响,至今还没有着落呢。她如今也有十六了,换了别家,都是可以出嫁的年纪。但她如今连个有意向的人家都还没说定,更别说薛氏与秦伯复一心想让这个女儿高嫁,当初见蜀王幼子没有了皇储的福份,就连他这样的宗室贵胄都嫌弃了。可如今哪里还能找他们能看得上眼的好人选去?分家出来,便是六品官门第,论血统,又是秦家庶出旁支,哪怕是借个秦皇后兄弟的名义,也是早早死了几十年的人,借不上势。与他家门当户对的,他家看不上;他家能看得上的,却看不上他家。秦锦仪婚事蹉跎,还真是怨不了别人。

    秦含真又重新看了一次信,为堂姐妹们叹息一声,也就收起来了。抬头看见赵陌仍在看信,她便笑问:“简哥在信里跟你说什么了?你看了这半日,居然还在看开头?”

    赵陌抬眼冲她笑了笑:“这是从头看第三遍了。简哥儿也没提别的事,就是提了提宗室皇亲之间流传的小道消息。我那父亲恐怕真有些麻烦,无奈他太过自负,至今还看不明白,又不肯听人的劝。”

    方才在主舱里的时候,秦柏与赵陌谈论二堂伯秦仲海信中的内容,秦含真也听见了,明白他话里说的是什么意思,便哂道:“你是他儿子,又不是他爹,哪里还能操心得了这么多?我看现在你还是先求自保比较好。宗室嘛,只要你不是跟着他一块儿干坏事,一般不兴牵连儿孙族人这一套。山阳王的父亲当初跟造反也没两样了,如今山阳王还不是舒舒服服地做着郡王爷?虽然处境不太好,但该有的待遇都没少。你都打算老实寻个小封地种几年地了,也没什么出人头地的野心,皇帝与太子都明白他的为人,有什么可怕的?”

    赵陌微微一笑,把信收起:“是没什么可怕的。”他只是担心,父亲发现了自己的真实处境,无法扛下去的时候,会把主意打到他头上来而已。

    秦含真不知道他心中的担忧,还跟他聊起黄家呢:“二姐姐和简哥儿在信里都没提起他们吗?二房如今的处境也不是太好,难道还继续养着黄家人不成?他们到底如何了?那个黄忆秋姑娘……是否成功进宫了?黄家人还躲着族人呢?”

    赵陌好奇地问:“表妹怎么这样注意他们家?”

    秦含真耸耸肩:“也不是特别注意,就是好奇二房跟他们家搅和在一起,到底会闹出什么事来而已。”

    赵陌笑道:“恐怕根本闹不出什么事,否则简哥在信里不会不提。表妹若是想知道,我给他写回信时顺道提一句就是了。他若知情,自然会在信里告诉我。”

    秦含真笑着说:“算了,我们顶多过上个把月就能到京城了,到时候有多少事不能问?没必要为了点鸡毛蒜皮,还要劳烦底下人两地奔波。”

    赵陌道:“这有什么?我本来就要往京里去信的。不过是顺道多捎一封信,又能劳烦什么人?”

    秦含真眨了眨眼:“你是给你京中的人手送消息去?”

    赵陌笑而不答。

    收到京中来信之后,秦家人一边给京中回信,一边派人赶紧采买好该买的东西,补给船上食水,便继续出发北上了。赵陌与秦含真买了不少树种,还在人市那边买到两房家人,却是遭了灾的农户因还不起地主的债,被全家卖了的,当中有几位老农,对种地的事十分有经验,赵陌与秦含真都如获至宝,赶紧将他们寻地方安置了,先养几天的病,待养好了,再送到肃宁去。

    赵陌的手下人在肃宁县已经赁好了房舍,又买了一块盐碱地,近日正趁着春暖花开,试验几种树种。赵陌命人将新买的树种粮种也送了过去,先试种一年再说。肃宁那边无人知道他们的身份来历,还道那盐碱地的买主是个傻子呢。

    船队一行北上,穿行山东境内,过了黄河,在聊城暂停下来,休整几日。这时候已是春暖花开,天气晴好。船上众人都换了轻薄的春装,秦柏带着家人先游了光岳楼,正寻思着是不是要走远一些,到阳谷县去瞧瞧水浒故事中有名的狮子楼,便又收到了京城的来信。

    这回来信的是赵硕,他在信中催儿子,赶紧换了陆路回京城去,不要再跟着秦家一道走运河磨蹭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