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六十八章 离别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时间来到二月下旬,天气转暖,周祥年在船行处打听得北边来的消息,道是运河已重新通行,便上禀秦柏。秦柏立时下令,搬运行李装船,预备北上归京了。

    吴少英与黄晋成齐齐来送,秦氏族人几乎各个房头的人都来了,连巡抚大人与金陵知府都十分赏光,特地到码头来相送。甚至是远在湖州与苏州的茅、潘以及秦柏新认识的几位朋友,也都赶来相送。秦柏辞别江宁这一日,江边的送行仪式竟颇为盛大风光。

    不过再盛大风光,也有曲终人散的时候。秦含真跟在祖母身边,除辞别了宗房的冯氏与四房的秦克文之妻,便是与表舅吴少英说话了。

    秦含真前所未有地嗦,一直拉着吴少英,嘱咐他要照顾好自己。他未娶妻,也没纳妾,身边只有管家、小厮与粗使婆子,连个正经照看衣食起居、知冷着热的人都没有,一切都要靠自己自觉。偏他又是个有大主意的人,犯起固执来,再不肯听管家半句劝的。秦含真经过他年前那一病,都成惊弓之鸟了,就怕他什么时候又犯了糊涂,忙起来没个分寸,又坐下病来,损了自己的身体。

    吴少英只含笑听着外甥女的念叨,并不觉得她嗦。这是秦含真对他的关心,他心里自然明白。其实,自打年前那一病之后,他如今已经醒悟过来了。在这个世上,他并不是真的无牵无挂了,至少心爱之人遗留在世上的唯一一滴骨血,还需要他来撑腰呢。老师秦柏与师母牛氏还会有别的儿孙后代,表姐夫秦平也会再娶妻生子,关家人远在西北,又没法依靠,秦含真真正能指望的,就只有他这个表舅而已。若他不珍惜自己,努力向上,就怕外甥女儿将来受了委屈,他也有心无力。因此,哪怕是为了护住这个孩子,他都要保重自己,努力在仕途上挣出个前程来。否则日后到了九泉之下,他如何有脸去见为他而死的表姐关蓉娘呢?

    等秦含真嗦完了,吴少英还反过来安抚她:“你就别为表舅担忧了,小小年纪,倒象个老太太似的操心个没完。表舅这么大的人了,还照顾不好自己么?至于我在衙门里的事,你也不必发愁。年后开衙一月有余,我一直尽心任事,还帮着知府大人查出了几个纰漏,替他抹了不少错处。他如今已经将我视作半个心腹了,再不见先前那点嫌隙。往后我在知府衙门里,处境只会越来越好,你只管安心就是了。”

    秦含真讶然,吴少英上次来看她的时候,可没提过这一遭,还挺突然的。不过想想,她也不觉得意外。凭吴少英的本事,只要他乐意,有什么人是搞不定的?

    再想到前些日子听到的传闻,说那位麻烦缠身的现任金陵府推断,似乎已经开始装病告假,为日后脱身做准备了。估计再有两三个月的功夫,吴少英就能坐到代理推官的位子上。原本还担心金陵知府看他不顺眼,会从中使绊子。如今吴少英把金陵知府也搞定了,还有什么可愁的?表舅的升迁之路,想必会一路顺畅下去。

    秦含真安心了,也不在多嗦什么。反是吴少英开始嘱咐她:“表舅知道你与辽王世孙要好,就象是亲兄妹一般亲近,但他毕竟并不是你亲兄长。如今你年纪也大了,男女有别,该有的礼数还是要守一守的。你们二人心中坦荡,觉得无妨,却也需得防着小人说闲话。京中不比江南,你们在江南,不必勉强自己与人交际应酬,族人亲友也都是向着你们的,不会背后乱嚼舌头。可京中权贵者众,更有许多心思阴暗,瞧不得别人好的,无事还要兴起三尺浪来,更别说是背后说人闲话,坏人名声了。辽王世孙出身贵胄,再不得他父亲看重,也无人能小看了他的身份,又有皇上与太子为他撑腰。些许闲话,碍不着他什么。可你是女孩儿,一旦叫人损及闺誉,怕是日子就难过了。就算老师师母清者自清,不放在心上,难道你就真的一辈子不出现在人前,不与人相交了?何苦叫人拿住你的话柄?想要日子过得自在,还是尽量和光同尘的好。”

    秦含真知道表舅这是真心为自己着想,就低头答应了,又笑道:“我也不是常跟赵表哥在一处,就忘了分寸。从前是因为一起在祖父面前读书学画,才见得多些。但他年纪渐长,早晚要做起正事来,我在内宅里学我自己的,又如何还能跟他日日相见呢?别说我不会了,祖父祖母也不会这么做的。如今毕竟不比小时候。”

    事实上,等赵陌进京后得了爵位,怕是就要到封地上去了,不可能继续待在永嘉侯府的内宅过清静小日子的。但这事儿还未有定论,秦含真也不跟吴少英明言,只安了他的心便是。

    吴少英见秦含真懂得自己的意思,神色缓和了下来:“好孩子,你是个懂事的,表舅虽不能在你身边,也能放心。其实辽王世孙……虽然有许多不足之处,待你倒还有几分真心,将来……”他顿了顿,“且看吧,如今说这些还早呢。”

    秦含真歪头看着他:“表舅这话是什么意思?赵表哥对我当然是好的,他跟我们家的人相处,一向很真心,难不成还能有假意吗?没那必要吧?”

    吴少英笑笑,也不明言:“是我想得太多,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这时,牛氏与冯氏等人说完了话,又过来叫吴少英了,他便不再与外甥女多说,转去听师母的嘱咐去了。

    直到日上三竿时,秦家与冯家的船方才离了江宁码头,驶到长江水道上来。秦含真扶着祖母牛氏,站在甲板上,远远瞧着岸上的谦哥儿抽泣着向他们挥手,一边给祖母拭着泪,一边也不由得涌上几分离愁别绪来。

    终于,到了离开的这一刻了。

    船队离了江宁码头,便斜渡长江,到了对岸,然后转入运河口,直驶扬州。他们船队船多人多,载的货物也不少,这一路都打着永嘉侯府的旗号,沿路关口不敢为难,倒是有许多小官小吏赶上来讨好,因此船走得并不快。到了扬州时,已经是傍晚。秦柏想着他们前年南下时,在扬州也只留了一日,便索性下令众人在扬州停靠,趁机多玩几天,也算是履行了对老妻牛氏的誓言。

    秦含真一行人便在扬州游了瘦西湖,去了几处名胜古迹,又因如今跟黄晋成混熟了,后者提前给老家的人写过信,还有黄家士绅闻讯前来拜访秦柏,在城中有名的酒楼设宴给他们接风。

    秦含真跟在祖母身边,留心打听了一下小黄氏的娘家人,发现扬州黄氏一族几乎无人知道他们家如今的消息。只有那位曾经与秦家人一道南下的黄二老爷,从黄晋成处听说过小黄氏的兄嫂侄儿侄女上京城去了,傍上了权贵人家,只是不知为何,一直不曾与京中黄家人接触,好象还刻意躲着自家族人。黄二老爷自然觉得有不妥,但族里人都不大在意这一支偏房旁系,还笑话过他们痴心妄想,并不关心他们如今的处境。他自个儿有心要打听,也没处找人去,只能在家唉声叹气。

    因着曾经有过同行的情份,黄二老爷还私下托了周祥年,请他帮着留意侄儿一家的消息。至于他那个还住在江宁的兄弟黄六老爷,一直病着,身边也没人照顾,女儿在秦家宗房还自顾不暇呢,黄二老爷已是从家里派了一房家人过去照料,又贴补了些银子,想必黄六老爷还能支持一时,也不知能不能撑到不孝儿子一家回归呢。

    说起小黄氏娘家人的处境,秦含真也只是跟着长辈们唏嘘几句,就抛到脑后了。秦克用这回没有跟着他们北上,说好了再过几个月才会随赵陌那边的茶叶商队出发。他这个正经黄家女婿都没出面,旁人何必多管闲事?秦含真跟着家人在扬州吃饱喝足,又买了些本地特产,便又坐船离开,继续沿运河北上,往淮安去了。

    到了淮安,已是过了淮河。冬日里淮河以北的运河封冻,如今虽然重开了,但水位也不是很高,因此船走得并不算快。秦含真一行在淮安游了洪泽湖,正打算往别处逛逛,驻扎此地的河道总督府就闻讯来下了帖子,请秦柏一家与赵陌去吃宴,说是要给他们接风洗尘。

    河道总督是位风雅人,设宴的地方也风雅得紧,乃是本地一处名园,名唤清晏园,颇有些景致可赏。秦含真跟着开了眼界,品了淮安的美味佳肴,还尝过了本地有名的茶馓,小日子过得还挺美。恰逢秦柏寿辰,他们还顺道在淮安给秦柏再过了一次生日,只在船上设了小宴,自家人乐和。牛氏、秦含真与赵陌都关了贺礼,连小冯氏都孝敬了两色针线,一家人和乐融融。

    他们在淮安停留了几日,又继续北上,没多久就到了徐州,在徐州也多停了两日,把前年没玩过的地方都玩了。因想着再往前不远,就是山东境内,先前留意过的盐碱地,也可以趁机打听打听有没有懂得治理的人才。徐州又是大城,城中书坊不少,秦含真便劝赵陌去转一转,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农书,买些合适的种子。

    就在这时,京城长房的书信传到了。信是秦仲海亲笔所写的,除了提及家中的琐事,就说到了一件京中的要闻。

    那位深受皇帝宠信的王二老爷,终究还是没能撑过这场病,于正月底逝世了。

    临终前,他见到了亲自来探病的皇帝,没有为兄长一家求什么恩典,只求了皇帝一件事,那就是希望皇帝应允,让他兄长与兄长的两个年长儿子辞官回乡荣养,有生之年,都不要再还朝参政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