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甘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跟赵陌的几句闲谈,随后就被前者抛到脑后了,只有后者还暗暗记着这件事,每当秦含真看他的时候,就十分注意自己的仪态风度,好维持秦含真心目中“最俊秀美少年”的形象。

    秦含真心里只觉得赵陌最近似乎越发爱端架子了,不是贵人架子,而是帅哥架子,感觉就好象是遇到了很喜欢装x的偶像男明星。不过赵陌没有偶像男明星们做得这么明显,顶多就是言行举止都更讲究了些,而且还很注意每天穿的衣裳颜色花样搭配……

    秦含真心想,大概是赵陌这位小少年到了爱打扮的年纪了吧?要是在现代,这个年纪的少年人都进入叛逆期或者中二期了,赵陌只不过是爱打扮爱端贵公子架子一些,根本无伤大雅。她应该多多鼓励他,让他保持着心情愉快,大家也就能继续相处愉快了。

    于是秦含真就会非常配合地每天夸赵陌几句:“赵表哥今儿这一身打扮得真帅气!”“赵表哥这身新衣裳显得你好精神呀,你果然很适合穿深色的衣裳,显得你皮肤白。”“赵表哥你刚才下马的姿势好有型!”“赵表哥,你的剑舞得真好看,比我强多了。”“赵表哥你刚才回答祖父的问题,真是回答得太好了!我好佩服你啊!”“赵表哥,你的字写得好好,怪不得祖父夸你进步大呢!”

    等等等等……

    虽然赵陌并不完全能听懂秦含真那些夸奖他的话,但这并不妨碍他明白她的言下之意。他心情非常好,连往日渐渐开始觉得无趣的学习,都感到有意思起来。他非常积极地向秦柏请教着功课,勤读苦练,同时还能分心去安排名下的茶叶生意,再派人去扬州采买仆役,以及收罗各版农书、粮种树种等等。他每日从早忙到晚,常与秦含真在一处学习,竟也不觉得有半分疲累,反而感到十分充实,只盼着这样的快乐生活能长久一些才好。

    就在秦含真与赵陌这对小儿女忙着学习、准备回京的行囊以及打情骂俏之际,那位心有不甘的沈二姑娘,也没有闲着。

    沈大姑娘与茅家说定了亲事,婚期定得急,沈二老爷赶着要带儿女返回松江备嫁,这令沈二姑娘有些措手不及。她原以为,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联合生母,一起把父亲哄回来,然后再利用父亲去哄姑母,让姑母原谅自己,继续允许自己出入秦氏宗房,然后借着姑母的名义,接近永嘉侯夫妻,让他们改变对自己的偏见,重新刮目相看。如此一来,即使她没办法嫁进永嘉侯府做世子夫人,至少也能谋一桩好亲事,嫁到大户人家去。

    可是,如今她才与生母一同把父亲沈二老爷给哄顺了,还没来得及去哄姑母呢,就要离开江宁,返回松江老家了。虽说日后不是没有再来的机会,可永嘉侯夫妻即将返京,他们一走,她就算来江宁一百遍,又有什么意义?没有永嘉侯一家在的江宁,不过是有几个不成器的秦氏子弟,以及一位器量狭小,因为她一句无心的话,就把她的脸面踩在脚底下的金陵府经历吴少英而已!她若是能看得上这些男人,早就嫁出去了。她之所以撑到今天,也未松口许嫁,可不是为了屈就这几个上不了台面的货色!

    沈二姑娘慌乱之下,冒险瞒着父兄,雇了轿子跑到秦庄上来,想要把姑母给哄回来。无奈秦氏宗房族长太太始终不理会她,连门都不让她进,更别提见面了。她便是有三寸不烂之舌,也没处施展去。偶然遇上了出门回来的辽王世孙与永嘉侯府的总管,偏偏辽王世孙年纪与她相差太大了,不是她能肖想的,也对她避之唯恐不及;而侯府的总管更是傲慢无礼,根本没将她放在眼中,几句话就把她打发了。她想要找借口拜见永嘉侯夫人,都没能成功,真真气死她了!

    而由于沈二姑娘私自一趟秦庄,秦氏宗房这边的仆人在雇轿子把她送回沈二老爷手上后,又添油加醋了一番,使得沈二老爷大发雷霆,狠狠地骂了自作主张的二女儿一顿,沈二姑娘暂时被禁足了。连她的生母也被叫回了父亲的住处,母女俩齐齐被困在父亲眼皮子底下,出门都不如原来方便了。再加上沈家人已经在收拾行李,不日便要返回松江,沈二姑娘知道,自己若还不能说服父亲,她的雄心壮志便都要落了空,日后就真的只能嫁进小门小户度日了。

    于是,沈二姑娘与她的生母齐心协力,拼命对沈二老爷吹起了耳边风。沈二姑娘的生母,真不愧是沈二老爷宠信多年的爱妾,对夫主的喜好了如指掌,只用了一晚功夫,就成功地挽回了他的心,又重新成为了他的心头肉,连带的女儿也沾了光,再次得到了父亲的好脸色。沈大爷与沈大姑娘忙于收拾行李,等他们察觉到异状的时候,沈二老爷已经被爱妾与庶女迷昏了头,居然真的带着女儿跑去了秦庄见姐姐。

    沈二老爷对秦氏宗房族长太太道:“先前我见姐姐那般生气,心里也恼了二姐儿,因此一时没留意,就说了些重话,还吓唬她说,她得罪了她姑母,我再容不得她了,要把她随便嫁给贩夫走卒,叫她一辈子受苦。二姐儿这孩子心思重,就真个被我吓着了,因此才会忘了规矩,糊里糊涂地跑来姐姐这里胡闹。也幸亏姐姐大人有大量,不跟她一般见识,还把她平安送回了我那里去。我如今已经骂过她了,她已是知道了自己的错处。我想着,我马上就带着孩子们回松江去了,等办完了大姐儿的婚事,就要给二姐儿说亲,说不定她往后都不会有机会再来见姐姐,还是让她给姐姐赔个不是,全了礼数才好。否则,她不能安心,我也觉得对不住姐姐。”

    族长太太瞄了沈二姑娘一眼,不置可否:“这倒罢了,只要你这宝贝闺女是真的知道错了,不要再胡闹,连累了沈家名声,我就心满意足了,哪里还敢叫她赔礼?”

    沈二老爷干笑:“姐姐说笑了。”说着瞪一眼次女,沈二姑娘连忙跪下,早有丫头奉了茶上来,她双手捧着茶碗,高举过头顶,低眉顺眼地给族长太太道歉:“从前都是侄女儿胡闹,请姑母责罚我吧。”

    族长太太原本怒气还未消的,只是看着兄弟在一旁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模样,再想到沈二姑娘此去,今生还不知是否能再见,便也把那剩下的怒气散去了大半,勉强接过了茶水,喝了一口:“好了,起来吧。往后懂事些吧,在外头可不比在家里,不是人人都象你父亲这样,不管不顾地宠着你,纵着你的。你要认清自己的身份,守礼行事,否则我们沈家百年望族的清名,就真要被你玷污了!若不是同姓一个‘沈’字,你以为我有闲心来管教你?!”

    沈二姑娘忍住心头怒火,抿着唇娇声应了一句“是”。眼见着族长太太喝了茶,神色也缓和了,她才暗暗撇了撇嘴,重新站起身来,开始盘算着是否要提去六房拜访的话。

    可惜她来的时机不巧,冯家这时候来人了,要与族长太太确认小冯氏前往大同的行程。因秦克用是送嫁之人,族长太太不放心儿子,小冯氏北上这一路上的安排,她都事事亲自过问。如今众人出发在即,他们这是要做最后的调整。

    沈二姑娘根本没时间没机会将想说的话说出口,沈二老爷却已经准备向姐姐告辞了。他不想跟冯家人碰面,免得想起自家长女原先看好的亲事,却被冯家姑娘截了胡的“事实”。沈二姑娘有心事,不甘心这么快就离开,便寻了个借口:“我想去看看二表哥与二表嫂。二表嫂好象还病着呢,我多日不曾见她,也不知道她的病情好些没有。”

    沈二老爷犹豫了一下。沈二姑娘又继续劝他道:“父亲在秦庄上也认得几个朋友,不如趁此机会与他们告个别?大姐成亲的时候,说不定还要请您的这些朋友到湖州喝杯喜酒,给大姐撑撑场子呢,也好告诉亲家,咱们沈家也有几位身份尊贵的亲友,免得茅家人小看了大姐。”

    沈二老爷想想,觉得这话也有道理,便道:“好,那你就乖乖待在你二表嫂那儿。待父亲去辞过几位朋友,就回来接你。你姑母有事要忙,你不要四处乱走,给她添麻烦,知道么?否则,你姑母再发怒,我可再救不得你了!”

    沈二姑娘僵硬了一下,干笑着说:“可是……我还想请二表哥与二表嫂帮忙,让我有机会去给永嘉侯夫人赔个不是呢。先前是我不懂事,说了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得罪了吴经历。如今我知道错了,既然已向姑母赔了礼,也该去给侯夫人道个歉才是……”

    沈二老爷畏缩了一下:“这个就不必了吧?若是需要你去赔礼,你姑母方才就会发话了。她没提,你就当不知道吧。想来侯爷夫人那样的尊贵人,也不会跟你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再说……吴经历如今又不在庄里住着,他才是正主儿呢。”说完就领着二女儿去了秦克用的院子门口,交代几句话,便径自走了。

    沈二姑娘恨恨地跺了跺脚,想要出去,又怕被人拦下,只能不甘不愿地去探望小黄氏了。她哪里有闲心搭理这个失了势的表嫂?心不在焉地聊了两句家常,便开始呆坐。小黄氏也不知道这个一向对自己爱搭不理的表妹是想做什么,见状索性也由得她去,自己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秦克用回来了。沈二姑娘想起这位二表哥也是要跟着侯爷夫人一块儿回京的,心想自己既然见不着侯爷夫人,不如求一求二表哥,让他捎带自己同行?他们表兄妹自幼见过几回,也算相熟,总比外人好说话些。

    于是她立刻换了笑脸,热情地迎了上去:“二表哥,你可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秦克用懵然地看着她,却没发现,在她身后,小黄氏蜡黄的脸刹时拉长了,望向他们的目光中隐隐透出几分惊愕与愤然。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