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八章 路遇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的身边当然需要补人,不过用不着从外头买。

    如今出门在外,身边有三四个人服侍也就够了,反正粗使的活计,六房老宅里有婆子可以代劳。近身的细活,加上内宅里跑腿办事,青杏、百巧、莲实、莲蕊四个人足够了。就算少了一个青杏,也忙不到哪里去。秦含真自问是个相当好说话的人,生活上也不娇气,有三个丫头供她使唤,已是绰绰有余。等回到京城,她的院子里还有夏青这个大丫头,还有莲叶、莲衣两个小丫头,粗使的婆子、媳妇没数儿。搬进新家后,肯定还会再添人。她哪里还用得着担心没人补上青杏的位置?

    说起来,兴许是因为在江南停留的时间长了,而青杏又早就知道自己要离开的缘故,这么大半年的缓期下来,秦含真与她之间的离别之情,也变得淡了许多,没有刚开始时那么难过了。这样也不错。青杏的年纪,原也快到了能出嫁的时候,本来就不会在秦含真身边待多久,如今也不过是好聚好散罢了。秦含真不打算在她离开前,就另选新人替代她的位置。青杏也加紧培训自己看好的小丫头人选,盼着日后自己离开了,秦含真身边依然有可靠又贴心的丫头服侍。

    赵陌见秦含真无意补人,也不多说。改日得了闲,他便去了府衙探访吴少英,打听了一下那些近期内被官府发卖的犯官或是富户奴仆。

    吴少英得知他的来意,便道:“指挥使家的人,世孙最好不要打主意了。倒是与他家勾结的两家扬州盐商,去岁年末时同样被抄了家。这两个盐商家大业大的,名下的产业与奴仆数不胜数,一时间没来得及清算妥当,扬州府衙那边拖到年后,才将账目清单送到了巡抚衙门。我曾瞧过几眼,发现那家子被发卖的奴仆,但凡是年轻力壮或是有姿色、能说会道的,其实早就在年里被人买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这里头有多少猫腻。剩下来至今还未有人买的,多是些老实巴交、孤苦零丁、老弱病残又或是人缘不好的,当中也有有才干的小管事一类,只是不会来事儿,因此没叫人瞧上罢了。除此以外,也有田庄上的田奴,或是被盐商家养着的匠人一类。世孙若有意,就打发两个人去扬州瞧瞧,说不定会有能让你看得入眼的人。”

    赵陌想了想:“也好。”扬州不是金陵,派人过去买人,相对而言不容易惊动旁人。况且那不是官宦人家的奴仆,而是盐商家中的底层奴婢,身后有牵扯的可能性很低。他需要的是买来就直接能用得上的能干人,倘若这盐商家的奴仆能满足他的需求,即便是老弱病残又如何?他要的是他们胸中所藏的才干与经验,又不需要他们出劳力。

    等把人买来了,他也不会直接将人安置到淮清桥的宅子去。张公子如今还在那边休养呢,又有黄晋成派来看守的亲兵,顶多只能挤出几间屋给自己这个主人住,哪里还能安排得下新买的奴仆?赵陌预备把新来的人全都送到杭州那个茶叶生意中转用的小庄去,先让他们暂时休整一番,叫人教教宗室府第里的规矩,免得他们脑子里还照着盐商家的行事规矩来。等把人调|教好了,他这边封爵的旨意想必也下来了,正好直接将人装船,直运沧州,转道肃宁。他们不必进京,就能先把郡王府那一档子事给挑起来。

    赵陌得了信,谢过吴少英,便去了一趟黄晋成那儿,又得了几句内部消息,心中更有把握了。他也没回淮清桥的宅子,心中想着自己在那里能住的日子也不长了,却不知道日后要如何安置?但既然是秦柏送他的宅子,他就没有往外卖的道理,恐怕还得先留着,黄晋成有需要时可以借用,反正有对方帮着打理,也不怕这宅子没人看管照应,就会衰败了。日后倘若他有重回江南的一日,这宅子自然还能派上用场。

    赵陌骑马返回秦庄。路上,他遥遥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骑一车,那骑马的人背影看着眼熟,走近了一瞧,原来是秦柏家的大管家周祥年!驾车的人却是生面孔,瞧那车,也不象是秦家的。周祥年与那车夫一左一右,一边聊天一边赶路,看上去很是融洽,他们这是结伴往秦庄去么?到底怎么回事?

    周祥年侧头一见赵陌,就叫停了车马,翻身下马来给他请安:“世孙怎么也在这里?您这是要回庄里去吧?”

    赵陌笑着向他问了好,又问:“周叔今儿是出门办事去了?”

    周祥年笑道:“侯爷吩咐我,叫每日去打听运河几时重开,船行什么时候能北上呢。这不,我今儿又跑了一趟船行。那是咱们侯爷先前游江南时就雇过的船行,最可信不过了。据他家说,扬州段的运河已经开了,但再往北去,到了淮河那一片,就暂时还不能通行。这时节就连船行也不敢轻易夸下海口接了咱们侯府的生意,我也没办法,只好先回来报给侯爷知道。怕是要到了二月下旬,才好出发呢。”

    原来如此。赵陌笑着道一句:“周叔辛苦。”视线却已经转到那车夫身上了。

    车夫缩了缩脑袋。他仍旧坐在车辕上,没有下车,愣头愣脑的,也不象是懂得豪门大户礼数的模样。

    周祥年瞥见,忙向赵陌解释:“这是从城里车马行雇来的人和车,我让他帮着拉些货物回庄里去。”说着还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不知道侯爷夫人几时才会出发回京里,但也等不了多长时间了。眼下我还算清闲,就想着进城去逛逛,瞧瞧有什么时新的衣料、脂粉、首饰,可以捎带几件回去给家里的老娘、妻儿。我出来也有一年多了,总算能回去一家团聚,自然要带些礼物,好哄哄家里人高兴。”

    赵陌却知道,需要专门雇一辆大车来拉的东西,当然不可能仅仅是送给家人的手信而已,说不定周祥年还兼做些带货进京转卖的外快。其实这也不算什么,连秦柏都吩咐过底下人,可以捎带些江南的精品货物进京,赚点儿差价。周祥年一个大管家,给自己赚点私房钱又怎么了?赵陌自个儿也吩咐过底下人,要多捎些紧俏轻便的货品回去呢,胭脂水粉、丝绸细布都是大头,文房用品也是必不可少的,就算不往外卖,还能拿来送人,既体面又清贵。

    周祥年是秦家的管家,又是皇上从内务府赐下来的,赵陌无意追究他的私事,便只一笑了之。回秦庄的路上,他有周祥年同行,还能聊上几句话,倒也不觉得寂寞。

    周祥年兴许是自己知道自己事,也清楚赵陌聪明,恐怕早就猜到了后头那辆大车上的秘密,却闭口不言,十分知趣。他心中感激,也乐意投桃报李:“听说世孙近日打算置办田产了,因此四处向人请教种田的事儿?我老周别的不敢说,但论种田,我那兄弟绝对是个中好手!世孙若真有兴趣,不如我让我那兄弟去给您说说?您想知道什么,只管问他就是。”

    周祥年的弟弟周昌年,确实是种田方面的专家。来江南一年多了,他基本就泡在秦柏名下的几处产业中,专门研究如何提高田里粮食作物的出产量,据说效果还不错,去年年底盘账,去年一年打得的粮食,就比前几年都要多了将近两成。若不是他长年在外,连过年都没到秦庄上来,秦含真与赵陌早就找上他了。如今周祥年既然说了愿意将兄弟送上门来,赵陌又怎么可能放过?

    他立刻就谢过了周祥年,接着又道:“若是周二叔事务繁忙,不方便,我用书信向他请教,也是一样的,不必劳烦周二叔特地回来一趟。”

    周祥年笑着摆手:“世孙放心,他也快到回来的时候了。二月二龙抬头那日,我兄弟是定要回秦庄上来的。宗房那边早就跟我们侯爷说好了,今年春祭一定要让我兄弟参加。秦家族里各房的田地要如何耕作,还要我兄弟帮着指点指点呢。”

    这其实都是去年那涨了将近两成的粮食产量闹的。有一位如此能干的主儿在,秦氏族人又怎么可能放过?

    赵陌心里明白,只一笑置之。

    他们很快就回到了秦庄,便不约而同地放慢了马的速度,慢慢骑着马往六房祖宅走去。

    谁知经过宗房大宅门前的时候,他们却瞧见一顶轿子停在了侧门处,一个十五六岁看模样长得有些俏丽的丫头,正尖着声音跟守侧门的婆子理论:“我们姑娘是你们宗房太太的娘家侄女儿。姑娘快要回松江了,特地前来向姑母辞行,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那婆子只冷笑:“你这丫头休要在这里唬人。当谁不知道呢?我们太太早就发了话了,不见沈二姑娘。沈二姑娘还是早些回去的好。世上哪有大户人家的姑娘只带着一个丫头出门的道理?别叫外人看了笑话!”

    那丫头不依不饶地闹个不停,轿子虽然没动静,但轿帘却是晃动个没完,显然,轿中人也有些心急了。抬轿来的人,只怕都是附近镇上雇来的,都避到一旁,交头接耳地等着看八卦。

    赵陌远远地瞧了一眼,就没再理会。周祥年却挑了挑眉:“这是在闹什么呢?”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