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五十四章 私心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薛二太太的表情有些意味深长:“我看哪,长房侄女儿这个主意一定没跟她丈夫婆婆商量过,不过是她自作主张罢了。她自个儿亲娘兴许还会因为心疼她和外孙女儿,厚着脸皮去寻姑太太说话,但这种明摆着不可能的事,一旦说出口,就要得罪人。姑太太那性子,真得罪了她,能有我们什么好果子吃?咱们二房可千万不能掺和进去!”

    薛二奶奶有些糊涂了:“太太的意思是……不叫我们二房的几个孩子上前?可是……可是从前您不是总说,仪姐儿是侯门千金,倘若能嫁回到咱们家来,咱们家的孩子一辈子前程就不用愁了么?怎的如今又……”

    薛二太太恨铁不成钢地拿手中的团扇拍了儿媳妇脑门一记:“糊涂东西!此一时,彼一时也,你不明白么?且不说姑太太会不会答应,就算她又犯了糊涂,有了这种想头,我们也要劝她打消了主意才是。锦仪丫头是正儿八经的侯门千金,哪怕如今分了家,姑太太家只能算是六品官家了,伯复也依旧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儿,锦仪丫头也依旧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孙女儿。这样的身份,即使名声稍微糟糕了些,嫁不了那些一等一的王公府第,选择次一等的人家还是没问题的。京城里的大户人家不肯上门提亲,那京外就没有不知底里的大户人家了么?”

    薛二太太重新靠回到身后的引枕上去,笑得意味深长:“哪怕是寻个巡抚、布政使、知府之类的官宦人家嫁了,也比嫁回到咱们薛家强呀。这门亲事做不成,我们依旧是姑太太一家的至亲,还能借着锦仪丫头的亲事,顺势搭上将来的亲家,说不定我们几个自家的孩子也能攀得一门好亲,保得好前程呢?若是亲事做成了,可就没这个好处了,未免太过……浪费!”

    薛二奶奶明白婆婆的意思了。薛二太太的话也有道理,只是这样的道理,难道婆婆从前不知道?那时候她可不是这么说的,反而一心想要让孙子迎娶秦锦仪。如今会改了主意,多半是因为姑太太家眼下已经大不如前了吧?从侯府分家出来,又得罪了长房、三房这两个有爵位的房头,连符老姨奶奶都不肯跟着走,姑太太家真真就只剩下一个皇亲的虚名而已。圣眷都没有,东宫那儿也递不上话,还谈什么皇后亲侄、侄孙女?也就是骗骗不知内情的外官了。京城里差不多的世家大户,有几家看得上他们?

    薛二奶奶忽然也觉得,自己的儿子完全可以寻个更实在些的亲事,借着秦家二房这门姻亲的名头,在金陵周边的地界上寻个官宦人家的千金,应该还是可以的。虽说不如侯门千金听起来体面,但胜在实惠。

    于是她便笑着对婆婆说:“太太的话有理。说实在的,仪姐儿出身尊贵,论容貌,论气派,都是没得说的,才学也好。只是她那个脾气……太大了些。咱们家的孩子,自小娇养,未必扛得住仪姐儿的脾气,还是让家世更好的公子哥儿们去消受的好。”

    薛二太太白了儿媳妇一眼:“贫嘴!这话可别叫长房的人听见。大嫂子受不了别人这样说她的宝贝外孙女儿。你回头就给锦仪丫头她娘写信,说有长房在上,不敢专美,再说咱们家几个孩子已经开始议亲了。说完了,你再劝她几句,叫她别心急。她闺女还没及笄呢,她急得什么?再过两年,未必就是眼下这局面了,说不定日后会有转机呢?总之,别叫她误会咱们是在嫌弃锦仪丫头就行。”

    薛二奶奶会意地笑着点头:“太太放心,一切都包在我身上!”

    婆媳俩早已将小黄氏送来的信给忘到脑后去了。

    而此时此刻,京城的小薛氏还不知道娘家亲人正嫌弃自己的亲生女儿,早已打消了结亲的主意。她如今正忙着调停两个女儿间的争吵,急得头都大了。

    起因不过是因为秦锦仪看中了秦锦春新得的两块料子,想要拿来做新夏装,秦锦春却不肯让罢了。

    她气呼呼地说:“这是二姐姐特地匀给我的料子,说好了要做成一模一样的衣裳,等休宁王府办赏荷宴的时候一块儿穿着去的。若是给了大姐姐,我上哪儿寻同样的料子去?这是今年的贡品,宫里特地赏下来的,咱们家里只有长房得了,外头再买不到的,有银子也没处买去!”

    秦锦仪也是气得满脸通红:“小蹄子如今得意了,可以沾长房的光,去王府的赏荷宴了,就特地拿话来嘲笑我是不是?!我是去不了王府赏荷宴,可我还是你姐姐!古有孔融让梨的美谈,上学时曾先生也是教过你的。就算你再蠢,功课再差,也不至于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秦锦春翻了个白眼:“你拿手足友爱的道理来教训我,怎么自己就有脸抢妹妹的东西呢?脸皮真厚!总之,要料子没有,我现在就回去叫人把它裁了,也省得大姐姐整天惦记我的东西!”说罢她冲母亲小薛氏行了一礼,转身就走。

    秦锦仪急得直跺脚,要追上去,却被母亲拉住:“好了,不过是块料子,也就是颜色略娇嫩些。外头也不是没有差不多的衣料,咱们再买就是了,何苦跟你妹妹争?那是长房送过来的,指明了要给你妹妹,若是你拿去做了衣裳穿上,叫长房的人看见,还不知会怎么说呢。到时候你的名声又要受累了!”

    秦锦仪甩开母亲的手,哭道:“我知道你们如今嫌弃我了,觉得我连累了家里的名声。可我又做错了什么?!蜀王府的亲事,从头到尾都是祖母和父亲在操持,我不过是听长辈的话行事罢了,怎的如今亲事不成,你们就反怪我名声不好了呢?就算先前你们怕蜀王妃,如今她也早就死了,蜀王全家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倒霉,我本该扬眉吐气,不再受闲言所困才是,你们却还当我是瘟疫一般,不许我出门,反而叫锦春跟着长房去参加什么王府宴会,连块料子也不肯给我,你们也太偏心了!”

    秦锦仪如今正是敏感的时候,一点小事不顺,就要上升到全家歧视她,哭得泪人一般,伤心得不得了。

    小薛氏见了不由得有几分心疼,但还没忘记理智:“你这话就说得太过了,家里人何时嫌弃过你?不过是外头闲言碎语还未消,就让你在家里躲避一时罢了。你年纪还小呢,过得一两年,外头还有谁记得这些事?正如你说的,蜀王府不定什么时候就灰飞烟灭了,就连山阳王妃,如今也甚少在人前露面,没人会再跟你过不去。你就在家里好生学两年规矩,等及了笄,再漂漂亮亮地出现在人前,别人自然只有夸你的。”

    秦锦仪一边哭,一边道:“我哪里还敢肖想两年后呢?眼下家里人就够埋汰我的了。今年夏天的衣裳,我也减了一半的份例。祖母如今只捧着那什么外八路来的黄家千金,哪里还顾得上我?连说好给我打的新首饰,也都便宜了那黄忆秋。她算哪个名牌上的人?也好意思压到我头上!如今连亲妹妹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小薛氏心下为难不已。黄忆秋一家的日常供给,都是婆婆薛氏亲自盯着,她也插不进手去。女儿的份例被减,她也有些委屈,可婆婆都发了话,她又有什么办法呢?横竖长女如今不必出门应酬,少做几件衣裳、少打几件首饰,也没什么要紧。

    不过为了安抚女儿,她还是做出了承诺:“我拿私房银子给你再打几件首饰就是了,你爱什么样式的,只管挑去。别再哭哭啼啼的了,叫你祖母听见,她又要生气了。”

    秦锦仪反而哭得更大声起来。

    小薛氏的丫头彩罗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小薛氏瞧见,皱了皱眉头,还是走了出来:“什么事?”

    彩罗小声禀报:“太太叫奶奶过去呢,说有要事要吩咐。奶奶快去吧,那边催得很急。”

    小薛氏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看长女,想到秦锦仪三天两头地哭闹,自己留下来也不会让她安静些,倒不如先去应付婆婆那边的差使,便转身去了纨心斋。

    秦锦仪不敢置信地看着母亲离去,只觉得自己真是要失宠了,气得将桌上的茶具全都扫落在地,接着又委屈地大哭起来。

    小薛氏顶着烈日来到婆婆薛氏所住的纨心斋,见薛氏脸上的表情似乎还好,不象是要发火的模样,才小心地上前行了礼:“太太有话要吩咐媳妇?”

    薛氏瞥了她一眼:“仪姐儿又闹了?你也好好管管自己的女儿。外头有几句闲话,是多平常的事,何必放在心上?过得两年,那些人自然就忘了。我到时候会给她再挑一门体面的亲事,就算不是亲王府第,也不会埋没了她。她如今成天吵闹,叫长房那边的人听见,只会越发败坏她的名声,于她有什么好处?!”

    小薛氏唯唯诺诺地应了。但她也就是应一声罢了,她拿长女从来都是没办法的。

    薛氏如今也没心思多说,立刻就转进了正题:“咱们家从前陪着皇后娘娘嫁到宫里去的几个宫人,如今都在念慧庵出家修行。她们的家人亲友,可有分到我们二房来的?若都在长房,能不能拿银子去收买得一两家人?”

    小薛氏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提起那几个旧宫人:“太太的意思是……”

    薛氏冷笑:“符老姨娘一直不肯接我的话茬,看来是铁了心要留在侯府里享富贵了,这还是亲祖母呢,可见给人做妾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以为她不肯跟我们走,我就没法子把黄家丫头送进宫里去了么?笑话!想要让人进宫做妃子,又不是只有求太后这一条路。只要让皇上见到黄家丫头,看到她那张脸,还怕皇上会不动心?咱们就给那几个旧宫人递话,想法子把黄家丫头送到念慧庵里去。等皇上到庵里祭拜皇后娘娘时,看到黄家丫头,这事儿就成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