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一章 建议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与赵陌会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其实真的不奇怪。

    如果赵硕真的有心要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太子为嗣,那他需要有一个没有王家血统的嫡子。小王氏腹中的孩子不符合这个要求,赵陌又不想过继,那他只能再生一个了,而且这一个孩子的生母还不能是小王氏。既然不能是小王氏,又必须是嫡妻,赵硕再娶就是必然的。他若有心踢开小王氏,另娶别家名门淑女,又为什么还要答应跟王家合作呢?摆明了就是要榨干王家的最后价值呀。

    仔细想想,王家千挑万选,才为自家嫡女挑中了一个女婿,一心想捧他上位,好为王家带来更大的富贵,结果就挑了这么一个薄情人,也算是讽刺了。再想想他们家上一回挑的宗室女婿赵,同样也不是什么好货。给嫡长孙女挑中的张公子,更是个厚颜无耻之徒。王大老爷挑女婿的眼光这么差,还指望什么富贵权势?老老实实象他兄弟王二老爷那样,把女儿嫁进一个厚道的书香门第,说不定如今还能过得更幸福呢。

    想到这里,秦含真对赵陌道:“你也别担心太多了。这只是我们的推断,你父亲是不是真的这么想的,还不能确定。就算他真的有这个计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世上的事,焉能样样都照他的心意来进行呢?且不说王家是不是真的甘愿被他利用,不作任何反抗,小王氏又是不是真的会被他算计死,就算他真的把王家顺利解决了,他又怎能保证,新娶的妻子一定会在婚后不久就给他生下年龄合适的儿子?万一人家生的是女儿呢?万一人家生下儿子的时候,太子已经决定了嗣子人选了呢?万一他儿子生下来不够聪明俊秀,太子看不上呢?宗室那么多人,谁家没几个小男孩呀?凭什么就一定要挑你父亲的儿子?再说,太子是不是真的不会有亲生儿子,他自己都未必知道呢,你父亲和王大老爷又怎么说得准?”

    秦含真嘿嘿笑了两声:“那么多的变数,只要有一样发展不如预期,你父亲的盘算就会落空。我看哪,他要是安安份份的,兴许日后就真的富贵荣华享之不尽了。可他要是非折腾个没完,非要往皇室里挤,将来还不知道要受多少打击呢。别的我不清楚,但当今圣上,可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

    赵陌微微笑了:“表妹说得有理。我也觉得父亲想得太好了,只是他这几年里一直费尽了心思,要成为人上人。旁人劝他,他也听不进去的。他早就不是当初辽王府里那个疼惜母亲与我的父亲了。他得势风光也好,落魄潦倒也罢,横竖不与我相干。他不想把爵位传给我这个嫡长子,我也不会低声下气地回头求他,就这样远远地处着,彼此相安无事,也就罢了。”

    秦含真倒有些不大赞同他这个想法了:“胡说!难道你还真打算在江南过一辈子了?就为了给你父亲让路?凭什么呀?!我倒觉得,你应该回京城去,大大方方地回!你跟我们家交好,跟简哥交好,跟太子殿下的关系也不错。你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去,与东宫维持友好关系,不必看你父亲的脸色。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把你自己的处境跟太子殿下说一说。免得太子殿下因为你才对你父亲另眼相看,却反叫你受了委屈。我才不信皇上和太子真能看他顺眼呢,之所以待他还算客气,多半是看在你的面上。我觉得,有时候为了表现自己的清高,故意跟关系好的亲友撇清关系,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矫情行为。皇上和太子都是大腿,他们乐意让你抱,你就只管抱上去嘛。你父亲不想把爵位交给你继承,你难道就不能自己挣一个爵位吗?有了爵位,若还有赐宅,你就可以大大方方搬出去自立门户了。管你父亲宠爱哪个儿子,又偏心哪个小妾呢,你只管关起门来过自己的舒心日子,很不必跟他们搅和!”

    赵陌听得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真的很矫情么?”

    秦含真坦率地说:“全世界都想要抱那两位的大腿,我们秦家这种外戚,更是靠着抱他们的大腿在京中立足的。你父亲难道就不想抱吗?既然人人都去抱,你为什么非要表现得与众不同?你又没打算靠着抱大腿来谋得什么好处,或是求上位啥啥的。太子关心你,对你好,那你就回报给他应有的尊重敬爱就好了呀。只要把对方当成是伯父就行了,为什么要想太多?”

    赵陌咳了一声,摸了摸鼻子,决定要稍稍转移一下话题:“表妹方才的话倒是很有道理。如果我真能给自己挣来一个爵位,再添一处赐宅,哪怕只是一两进的小宅子呢,那日子想想都觉得美极了。从前我没想那么多的,但表妹今日一提,我倒是真觉得自己不该再懒散下去了,怎么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前程。”

    别的不说,如果有了自己的爵位与赐宅,他想在家里做什么,就不必受父亲的约束了,他也不需要再寄人篱下。秦家待他很好,但如果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宅子,他就可以在家里供奉亡母的牌位,也可以招待舅爷爷舅奶奶与表妹到家里玩耍。

    甚至于,将来他要娶妻成家了,也有一处自己的房产。如果他只能借别人的地方娶媳妇,又如何能说服别人放心地将掌上明珠交到他手中?

    赵陌隐晦地看了秦含真一眼,清了清嗓子:“我很想要给自己谋一个爵位,可要如何做,才能得到皇上的另眼相看,得封爵位呢?我长了这么大,所作所为能称得上是功劳的,也就是太子回京那一次,我曾经出过一点力。可是这事儿当时就已经赏完了,当时没提,如今都过去一年了,我又怎么好再厚着脸皮提起来?还是要另寻一个差事才好。但我只怕自己人小力薄,未必能给自己挣到一个爵位来。”

    秦含真帮他做分析:“宗室赐爵,一般都是有规矩的吧?这种事你应该很清楚了。如果不是继承先人的爵位,而是另行赐爵的话,多半是于国有功,才会得获封爵。通常是什么样的功劳呢?一种是军功,现在边境承平多年,你年纪也小,不会打仗,所以只能pass。”

    赵陌眨了眨眼:“怕什么?”

    秦含真咳了一声:“没什么,就是不用考虑的意思。我们说说另一种吧,就是给朝廷立了功劳,比如把皇帝交代下来的差事办得非常好,超出预期了呀;又比如遇上天灾人|祸什么的,你为朝廷出了大力或者大钱了呀;再比如你想出什么对国家百姓有很大好处的政策、措施或者发明之类的,献上去了,皇帝非常欣赏,一高兴就赏个爵位给你了;等等等等。这几种,表哥觉得哪一种是你能办到的?”

    赵陌沉吟:“以我如今的年纪,皇上是不可能交代我去办什么差事的,但再过几年,倒是有可能。我有信心能在皇上与太子面前求一个差事,也有信心能办好。不过这是后话了。还有,这几年都是风调雨顺的,虽然并不是没有天灾人|祸,可那也不是我能掺和的。至于于国有利的政策、发明……”他顿了顿,“我兴许能有些法子,可眼下一时间也没什么头绪。”

    秦含真倒是想起了一件事:“赵表哥,你还记得当初咱们南下的时候,坐船经过山东境内,你和简哥上岸去打探当地的风土人情,打听得有个地方有盐碱地的事没有?”

    赵陌很快就想起来了:“记得。那地方因为多盐碱地,不良于耕种,地方官员也无能,以致百姓贫苦,不少人只能沦落得在码头一带坑蒙拐骗,小偷小摸。舅爷爷当时还教导了我与简哥许多话呢。”

    “就是那一回。”秦含真道,“赵表哥,其实我对盐碱地也没太多了解,只是我不记得听谁说过了,说告近海的地方,还有河流的两岸,都有可能受到河流或海水的影响,水中的盐份积存在土壤中,无法排走,就把好好的土地变成盐碱地了。要把这样的地重新变回好地,要排盐、洗盐,让土里的盐份减少。这具体怎么操作,我也说不清,好象是要拿干净的水去灌溉洗盐吧?这个你可能就要找人去打听研究了。但我知道有些植物是可以种在盐碱地里的,种得久了,还能改善土质,让盐碱地重新变回好地。”

    赵陌讶然:“这样的事,表妹是如何知道的?!难道是舅爷爷教你的么?!”

    秦含真干笑:“这个……其实不是。我也不记得是在哪里听人说的了。我祖父估计也不太清楚,否则他早在南下的时候就告诉你和简哥了。我只知道适合种在盐碱地的几种树木,要论适合在山东一带种的,可能就是白柳了。其实还有几种柳树、杨树都很合适。如果想要种的东西能产生多一点经济价值,枸杞和侧柏也是不错的选择,这两种树都是药材,算是比较常用的。其实,如果换作是在西北那种地方,沙枣和胡杨也挺好。”

    “唔……”赵陌沉思不语。

    秦含真看着他的表情,觉得这事儿似乎有戏,便道:“赵表哥,我对这方面的事,其实只知道一点点皮毛,最多只能给你出个主意,以作参考。你要是觉得能行,不如去找几位擅长这方面事务的专家能人打听打听?金陵必定也有盐碱地,京城周边想必也有。你要是有心在这方面做点研究,就多请几个人来帮着参详,做做实验什么的。花上几年的时间,我就不信会没有一点建树!”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