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三十一章 自告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换了大夫,改了方子,没有了公务缠身,又有秦柏盯着,吴少英的病似乎终于有了起色。连着吃了两三天的药,咳嗽就好了不少,也不再反反复复地发热了。

    只是吴少英始终有些懒懒的,好象没什么精神。

    秦柏有些担心,曾问过那位名医,对方只含糊地道:“病人就是思虑过重了,凡事还是要想开些的好。暂时不要劳神,只管多吃多睡。他就是劳累太过了,眼下最要紧的是多歇息,把损伤的元气先补回来。”

    秦柏只听懂了后半段,有些不明白他前面那两句话的意思。吴少英如今不正是每日都在歇息休养么?怎么还劳神了?思虑过重是有的。他一向的性情就是如此。

    秦柏只能劝吴少英万事不必多想,先把身体养好要紧。公务的事已经告一段落了。离正月十五后衙门重开还有将近一个月的功夫呢,犯不着为那么久以后的事情担忧。至于别的,他还能有什么事可愁的?至于说明年升推官的事,有黄晋成与巡抚衙门盯着呢,不会白白便宜别人的。

    吴少英听了这些话,嘴里自然没有不应的。可他的精神就是振作不起来,始终有些有气无力的模样。秦柏只当他是病中虚弱,也没有多想,只嘱咐他身边侍候的人,多给他做些好克化又有益身体的饭食,吃药之余还得食补,病才能好得快。

    年近岁晚,眼看着就是小年夜了。秦柏不可能在城里待太久,还得回秦庄上去参加族中的仪式。因见吴少英这里病情已有了好转,没什么大碍了,他便要告辞。

    秦含真却觉得自家表舅的精神状态不太对劲,就象是一口气泄掉之后,就没有了做事的动力一般。这种心态可对他的病情没什么帮助。她有心要留在城里,继续照顾吴少英,总要确实看到他的病情好得七七八八了,精神也振作起来,她才能放心走人。否则放吴少英一个人在这府衙后衙中,身边只有下人,没几个敢违逆他的,他任性起来,不肯好好吃药休息怎么办?

    秦含真私下可是听李子说过了,吴少英身边的小厮跟李子抱怨呢,说吴少英生了病,夜里还抱着书翻看,不到二更天都不肯睡下,大清早天刚亮又起来了。更别说他吃饭还挑剔,有秦柏与秦含真在场时还好,他们不在,他有时候觉得胃口不好,只用半碗粥就丢开手,什么都不肯吃了。吴少英休息都没休息好,也不好好吃饭,如何能养好身体呢?

    秦含真觉得这不是爱惜自己身体的做法。就算平日里养成了习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身体不好,又生了病,稍稍改一下作息又如何?多睡一会儿,把精神养足些,又能碍着什么事?书几时看不行呢?还有吃饭的时候也是这样,既然还能吃得下,就该多吃一点,即使没胃口,难道他就不觉得饿?

    若不是这种折腾法,不会真叫吴少英饿死、病死,秦含真都要疑心他是因为葬了自家母亲关蓉娘,心灰意冷下,有意作贱自己的身体了。她虽然不好去劝表舅,别总惦记着死去的人,要多为自己着想,可看到他这样,又怎么忍心丢下他?

    秦含真自打穿越过来,隔了大半年才见到亲生父亲,在那之前,一直关心她、保护她的,除了祖父秦柏,就是表舅吴少英了。就冲着这一份情谊,秦含真也没法坐视他继续这样折腾自己。

    因此她特地求了自家祖父:“表舅这里,还得要个人每天盯着他吃药吃饭才好。横竖他只是小病,想来再吃几天药,年前就能好了。我想留在城里,每日过来看看他,有事也能帮着料理。不然他一个人待在经历的院子里住着,身边只有下人陪伴,遇事想找个能商量的对象都没有。我年纪虽小,好歹也算是见过点世面,哪怕帮不上表舅的忙,跟他说说话,解解闷还是没问题的。”

    秦柏听得诧异,笑道:“我知道你素来跟你表舅亲近,可祖父既然带了你出来,就万没有丢下你一个人在城里,自己却回了秦庄的道理。你若担心你表舅,把李子留下来侍候就是了。有什么消息,李子也能立刻骑马报给你知道。如今快过年了,族里的事情多着呢,你怎能不跟着祖父回去呢?”

    秦含真却说:“族里年前的各种仪式、祭礼确实很多,但基本上没我女孩子家什么事儿。我回去了,也就是陪祖母去戏园子里看戏罢了,再往各家各户串串门子,寻姐妹和侄女们聊聊天,也没别的事能做了。去年我已这么经历过一回,怪没意思的,今年不去参加也没什么。倒是表舅这里要紧,等他好了,我再回秦庄也是一样的。况且我只是留在夫子庙的宅子里,每日过来看表舅罢了,并不是要住在表舅家。夫子庙的宅子不是咱们自家的吗?我住在自个儿家的房子里,又怎会是祖父把我丢下了呢?那边宅子里丫头婆子、管家护院一应俱全,就算没有祖父祖母陪着,也不是孤零零一个在那儿住着,没什么可担忧的。”

    秦柏沉吟不语,显然也在犹豫。孙女的话挺有道理,他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可秦含真毕竟年纪还小,再稳重也还不到能独当一面的岁数,他难免要多考虑一些。

    赵陌原本一直坐在一旁作壁花呢,这时候倒是忽然开口了:“表妹留在夫子庙这边住,也没什么不妥的。若是舅爷爷担心表妹每日到府衙来,她一个女孩儿出门不大方便,我住在淮清桥那边,横竖离得也不远,不如我每日过来护送表妹走这一程好了。我如今在这金陵城里,也算有些体面,等闲的肖小都不敢来惊扰的。有我看护着,表妹自然不用担心会被谁冲撞了去。”

    秦柏惊讶地看向他:“广路也要在城中逗留么?我记得你昨儿才说过,你手底下的人已经盘完账了?”

    赵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账是盘完了,今年着实添了不少进项。我这不是想着,这一年里,底下的人也辛苦了,打算要好好犒劳他们么?因此叫人去城里寻个好的酒楼,包了雅间,专门叫他们去吃席。接下来还有打赏、分红等琐事。快过年了,人家为我辛苦一年,我做主家的,总要叫他们也舒舒服服过一个好年。”

    秦柏放缓了神色:“这是应该的。你如今也大了,不比小时候。对手底下的人,就要恩威并施才好。只要他们尽忠职守,该赏的就要赏。”

    赵陌腼腆地笑了笑,又道:“我想着今年除夕夜的团圆饭,也跟他们一道吃了。他们都是父亲、母亲身边用老了的人,就跟我自家人是一样的。我与亲人离别,孤身一人在金陵,有他们陪着,也就不觉寂寞了。”

    赵陌是外姓人,秦家那边祭祖、吃团圆饭什么的,他插一脚进去也是尴尬。去年他是跟着太子过的年,今年太子回了京城,他也只能自己吃年夜饭了。

    秦柏本想让他跟着自己老夫妻俩在一处过除夕,只是一转念,想到宗室子弟除夕祭拜先人,是有自己的规矩的。赵陌年纪虽小,却是正经宗室亲王府的长子嫡孙,这祭祀的规矩也不能轻忽。叫他在秦家的地方行事,怕是会叫他不自在,倒不如许他自主,让他在自个儿的地方祭拜先人,反而能各自相安了。

    想到这里,秦柏就没有多说什么,只道:“张家的公子如今还在你那里吧?跟黄大人打声招呼,让他把人领走吧,没得叫你过年都没法在自个儿屋子里安心住着。你那里缺什么吃的玩的,只管告诉你舅奶奶,让她替你准备。等除夕过了,初一一早,你就回我们那儿去。”

    赵陌笑着应下了。

    秦柏又回头对孙女道:“含真,既然你对你表舅是真心关怀,那我就让你留在城里。你每日起居都要再三留心,除非广路过去护送,否则不许出门!出门时必须坐车,别走路。如今可不是去年我们刚到江南的时候了,认得你的人多着呢,别叫人冲撞了。”

    秦含真心下大喜,连忙答应下来。

    秦柏嘱咐了两个孩子半天,又回头去叮嘱吴少英,然后就带着秦含真与赵陌回了夫子庙那边的宅子。他没有停留多久,就骑马返回秦庄去了,留下秦含真与赵陌在前院大眼瞪小眼。

    秦含真犹豫了一下,给赵陌使了个眼色,两人齐齐转阵书房,然后就把其他人都打发出去了。平日里秦含真与赵陌一块儿在此练字学画,素来是这么个习惯,旁人也没觉得有异,惟独赵陌觉得,她今天怕是并没有什么练画的闲情逸致。

    果然不出赵陌所料,秦含真低声开了口,向他讨主意:“表舅那里,我看他似乎是因为我母亲下葬的事,有些郁结于心了。他心里难过,却没法发泄出来,还要担心我祖父会发现端倪,怪不得大夫说他思虑太重呢。这怎么办呢?我总觉得他好象有些自暴自弃的意思。这样就算真能把病养好,也会拖拖拉拉地留下后患。赵表哥,你说我要不要跟他摊个牌,让他重新振作起来的好?”

    赵陌愕然,但很快就冷静下来:“要如何摊牌?那种事,本不是我们该知道的。只怕吴先生也不乐意叫表妹你知情呢。”

    “那要怎么办?”秦含真苦恼地说,“要是不提我母亲的事,再怎么劝他放宽心,都只是隔靴搔痒罢了。我平时难道就劝得少了?你看我表舅能听得进几句话去?”

    赵陌沉吟片刻,道:“我倒是有个法子,或许能劝他一劝,但还不知道管不管用呢。”

    秦含真忙问:“什么法子?”

    谁知赵陌这时候又卖起了关子:“表妹先别问,待我去试一试他再说。若是成了,我再告诉你也不迟。”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