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二十章 安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虎伯叹了口气:“吴少爷还能怎么说呢?他也不容易。亲家太太对他有养育之恩呢,这关系可不是说断就能断得了的。”

    不过恩情归恩情,吴少英对于关芸娘,依然还是那句话:只有兄妹之情,没有夫妻缘份。其实,所谓的兄妹之情,到这时候也不剩什么了,只不过是面上情儿罢了,拿来搪塞关老太太的。吴少英对于关家,统共也就只有关大舅一个,还能算得上是有情份的。他虽然咬定了不肯娶关芸娘,但对关大舅还算不错。

    他私下劝了关大舅,说对方带着妻儿上京去依附永嘉侯府过活,并不是不行,可是以关大舅的身份,就算能在京城安下家来,在侯府打个秋风,混混日子,又有什么益处?别说是给外甥女秦含真撑腰了,只怕侯府那边秦平娶了新媳妇,当了家,不想再接济关家,他也没处说理去。关家好歹也是读书人家,开着学堂,在米脂县是受惯世人尊敬的,难不成真要哭着喊着,死缠烂打着向妹夫的续弦乞求一点钱粮么?这又是何必?

    因此,关大舅与其上京,倒不如随吴少英到任上去。吴少英如今做了金陵的官,虽然品阶低一些,但也是正经官身。金陵府又富庶,关大舅不论做什么都好,哪怕是开个蒙学馆呢,若是胆子大一些,也可以跟在吴少英身边,帮着跑腿办事,也算是有个差使。历练上几年,若本事还过得去,就补个吏员又如何?横竖关大舅已经不指望在科举路上能有什么出息了,做了吏员,也算是份稳稳当当的前程。

    吴少英一番苦口婆心,还真劝得关大舅动了心。虽然关老太太坚持儿子孙子都要上京去,才能有好前程,可如果真照吴少英所说,去了京城也只能看秦家脸色过活,那还不如留在米脂老家的好。金陵府则是另一个吸引人的去处,传说中江南富庶之地,能到那里去生活,在关大舅心目就跟做梦一样。吴少英这个表弟可以说是与关大舅自小一块儿长大的,论情份自然比秦家要深得多。能指望表弟,总比处处依靠秦家好呀。

    只是这做吏员嘛……就有些不合关大舅对于自己父子前程的期望了。如果真的入了胥吏一流,将来他的儿子就不好参加科举了。关大舅自小受关老秀才熏陶,觉得科举方是读书人的正途,一心盼着儿子将来能考秀才、中举人,一路会试、殿试地考上去,成为进士做官,光宗耀祖的。这做吏员固然可保生计无忧,却也断了他们一家的前程。关大舅不大情愿。

    如果真想做吏员,他在米脂县就能做了,从前凭着秦家的面子,这点小事算什么呢?之所以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就是为了家中男子读书科举考虑。关大舅不用想都知道,如果他真的做了吏员,死去的老爹怕是要不得瞑目的。

    但如果只是跟在表弟身边做个跑腿的,关大舅心里又有些过不去。他在老家做惯了体面人,总觉得这差使有些不那么体面,好象身份平白低了表弟一等似的。可是,金陵府又实在吸引人,依附表弟,好象比依附死去的妹子的夫家更让人有底气……

    关大舅纠结了,犹豫着不知该怎么选择才好。

    吴少英也不劝他什么,就让他考虑去。反正关大舅一家子在米脂,上有老下有小,妹妹还未出嫁,他们身上又还有孝。总要等到明年开春,才是二十七个月的孝满之时。关大舅不管是去京城还是来金陵,都要在那之后了。他若真要抛家别业,离开家乡,后续要办的事情还多着呢,不可能这就跟着吴少英与虎伯父子离开了。

    有了吴少英抛出的饵,关大舅陷入选择困难症之中,倒是把关老太太给劝住了。她知道秦家与吴少英都没有抛开关家的意思,便也消停了许多,不再闹腾。毕竟老太太心里也是知道轻重的,既然亲家没有断亲的意思,自然不能真把人给得罪狠了。可吴少英说可以让关大舅去他任上投奔,关老太太又有些心动。

    如果关大舅去的是京城,投奔的是亲家秦柏与牛氏,那么她想要把女儿嫁到京城的好人家,可能还没什么底气,需得再花些心思才行。但如果关大舅投奔的是吴少英,她对吴少英有养育之恩,跟过去了,与做老封君又有什么不同?吴少英不肯娶关芸娘,那总能帮关芸娘牵线做媒,说个做官的好人家吧?她年纪大了,也不指望能享几年富贵,但总要给儿女孙子谋个好前程,才能安心。

    关老太太又缠上了吴少英。吴少英却劝她:“姐夫的信,您已经看过了。他心里正恼表妹呢。您还是在老家这边把表妹嫁了吧,否则带到京城也好,去了金陵他们秦家老家也好,叫姐夫知道,还不知他会如何整治表妹。这又何苦?您明明知道表妹都做了什么亏心事,怎么还好意思再借着秦家的名义给她寻好人家?您从前总说是姨父把表妹宠坏了,您又何尝不是惯她惯得厉害?她这样的性情,在老家这样有父老乡亲们看着,即使犯了错,大家伙儿也会看在姨父的份上,对她多有容忍。若真带到京城或金陵那等到处是达官贵人的地方,再得罪了人,我只不过是个芝麻小官儿,断护不住表妹的。到时候表妹有的是苦头可吃。您细想去吧,别一时糊涂,以为是对表妹好,却害了她一辈子。”

    关老太太被唬住了,不由得开始纠结。

    她还没纠结完呢,吴少英这边已经招呼了虎伯父子,带着关蓉娘的棺木,装车起行,往蜀地进发了。

    虎伯如今回头想想,都觉得吴少英聪明,没有带走关家任何一个人,就把关家人给安抚住了。只是如果关大舅真要带着一家老小到金陵来投奔他,又该如何是好?说来都是为了让移棺能顺利进行,他才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虎伯也知道吴少英吃过关家不少亏,心中对他很是同情。

    虎伯叹息着对秦柏说:“侯爷帮着想想办法吧,还是别让关家来拖累吴少爷的好。他一个人也怪不容易的,关家若真的来了,舅爷还好说,就怕那关二姑娘不死心,亲家太太又出夭蛾子。”

    秦柏抚须微笑:“不必担心,我心里有数。你这一路辛苦了,先下去歇息吧。”

    虎伯父子一告退,秦含真就忍不住对秦柏说:“祖父,您是怎么想的呢?难道真要把外祖母和大舅一家接到京城去,或是到金陵来?不管是哪一种,我对大舅……还有外祖母没什么意见,只是不想让小姨也过来。她要是来了,一定没有好事!她那样的人,凭什么嫁到做官的好人家去呢?”

    其实她对自家外祖母也有点意见,只不过做外孙女的不好说这样的话罢了。

    牛氏也对秦柏道:“我也觉得关家还是留在米脂的好。尤其是他们家二丫头,很不象话。她还想借着我们家的名义去攀好亲事?若嫁出去后在夫家惹了祸,岂不是连累了我们秦家?没这样便宜的好事!她当初差点儿就坏了她姐姐名声呢,如今也好意思沾她姐姐的光?!”

    秦柏微笑道:“你们不必着急。少英断不会做没把握的事。他既然能开这个口,可见心里是有数的。”

    吴少英确实一向办事靠谱,但他毕竟受恩情所缚,怕是很多事都不方便去做的。

    秦含真小声提醒:“大舅要是出来了,家里谁照顾呢?小姨总要出嫁,外祖母年纪大了,没人在身边侍候是不行的。如果大舅把外祖母也带来了,那外祖父的坟怎么办?外祖母连母亲的灵柩都舍不得放走,难道就能丢下外祖父的坟?”这事儿就没完没了了。

    牛氏立时心领神会:“对啊。就算他们一家舍得亲家老爷,关家族里也没那么好说话。他们走了,关家还上哪儿显摆咱们这一门亲戚去?况且亲家太太那个身体,也不是能撑得住长途跋涉的样子,可别在路上出什么事才好。”

    说话间,外头报说吴少英过来了。牛氏连忙坐正了身体:“来得正好。快叫他过来,我们问清楚是怎么回事。这孩子怎么就胡乱许诺些乱七八糟的话呢?!”

    秦含真也赶紧起身,迎了出去。只见吴少英穿着一身青绸夹棉直身,披着黑斗篷,风尘仆仆地从外头走进来。看上去,他肤色黑了些,脸也瘦了些,整个人憔悴不少。但双眼有神,看起来倒是比先前离开的时候有精神了点。

    他看见秦含真,立时就露出了一个温和亲切的笑容来。

    秦含真笑着扑了过去:“表舅!你总算回来啦!我一听说你要到金陵来做官,真是吓了一跳。”

    吴少英笑着拉住秦含真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一通:“听说你跟着老师师母在江南游了一圈,玩得开心么?”

    秦含真大力点头:“开心的。可惜天气太冷了,我们还有许多地方没有好好玩,只能将来有机会再去了。”她又收了笑,郑重地问,“表舅,虎伯告诉我们,你答应要把大舅他们带到金陵来安家了,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呀?总不能让小姨也跟着来吧?!”

    吴少英微微一笑:“不妨事。我们如今都走了,大表哥有家有业,没那么容易舍得下老家,离乡背井来投奔我的。”

    咦?这话似乎很有些深意……

    吴少英的笑容就很有深意:“这样的大事,他定会与亲友商议,这个决心可不好下。更何况,我与虎伯父子都先走了,他没有立时就跟着我们离开,再要出行,就得从县衙处求得路引方可,否则如何能出远门呢?”

    秦含真双眼一亮,莫非……

    吴少英却没有再说下去,反拉着秦含真进屋:“老师师母这小半年里可安好?老师听说了我得官的消息,可是生气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