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零七章 园林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顿斋饭明明清淡得很,但黄清芳却吃得十分合口,都有了日后多研究一下斋菜做法的打算了。

    自打婚事生波,她就一直心情不好,直到今日方才觉得畅快许多,同时也越发觉得自己过去有眼无珠,怎么就被张公子的甜言蜜语给哄住了呢?!

    那时候她与他是未婚夫妻,他待她殷勤小意,她虽然觉得他有许多不好的习性,但只要他对她的情意是真的,又有什么不能忍的呢?等日后成了婚,她再慢慢督促着让他改过来就是。青梅竹马的情份,可不是说玩儿的。他病得重了,她是真的又着急又伤心;他说不想连累了她,定要退婚,她是死都不肯答应的;后来虽说在父亲的愁容、母亲的眼泪,以及兄嫂们的苦劝下,她不情不愿地应下了,心中却真的有过他一旦病死,她少说也要替他守上三年孝的心思哪怕是因此误了花期,也在所不惜!甚至在婚事退了之后,她听说他病情痊愈,还以为这份婚约有望重续了呢。

    谁知道,从头到尾,她都不过是被人哄骗了罢了。张公子待她并没有半点真心,连那多年青梅竹马的情谊,在他心中都不值一提。否则他婚都退了,也与心中的美娇娘定了亲,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又何必为了不叫人说他背信弃义,反给她栽了一个八字不好、刑克夫婿的罪名呢?

    黄清芳离开京城,远赴金陵,期间一直心情郁郁,到达金陵后又病了两个月,并不仅仅是因为情伤。她只是想不明白,一个人怎会忽然变了脸?而她居然从来没有发现?她怨恨的是张公子的无情,同时也有自己的愚蠢。要说这时候的她对张公子还有什么留恋,那是不可能的。她也是高门大户的女儿,自幼熟读诗书,知道什么叫自尊自爱,还没那么贱。

    而张公子跑到江南来纠缠她,她心中的恨意就更深了。也就是她兄嫂与家人一直拦着,没让张公子跑到她面前来罢了。若是他们早就见了面,只怕她早就就把人骂回去了。如今时间一长,她心中的怒气也消散了许多,面对前任未婚夫时,还勉强能冷静地嘲讽两句。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张公子一直记着她当初知道他“病重将亡”,还不离不弃,以为她永远都会对他痴心一片,只需要他说几句甜言蜜语,就会再次接受他,真是太天真了!她在长江上能狠得下心,叫丫头将他捅下水去,今日就能在深山老林里寻个没人的地儿,干净利落地埋了他!

    不过,既然辽王世孙把人接过去了,又有用得着他的地方,黄清芳便也乐得撒手不管。张家倘若真要跟王家对上,只怕有的是苦头吃,她只管看戏就是了。只要张公子与他的家人不再来给她添堵,她才懒得管他们的死活呢。

    这么想,好象有些对不住张家去世的二老。小时候二老待她很好的。可是二老没把儿孙教好,叫他们做了势利忘义的小人,有如今的下场,也怪不到别人身上。倘若哪一天,张家真的受了王家连累,倒了大霉,她会记得每年七月中时,给二老上一炷清香,祭拜一二就是。

    黄清芳心情很好地吃完了斋饭,又拉着嫂嫂在西花园里逛了一圈,还欣赏了寺中的几处殿堂,礼了佛,上了香,才打算坐马车回去。

    至于张公子,早就叫赵陌安排人送走了。黄清芳不问他把人送去了哪里,黄晋成夫人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开口,人就由得赵陌安排去了。秦含真心中好奇,又与赵陌更熟些,上了马车后,便挤眉弄眼地跟赵陌暗示,看得赵陌一脸好笑,弃了马钻进马车来陪她,方才有了说话的机会。

    秦含真便问他:“赵表哥,你打算怎么安排那个张公子?悄悄送回京城去做个人证吗?”

    赵陌笑了笑:“这个么,先给他治病再说吧。他如今的身体也不适合长途跋涉,一不小心,在路上出什么差错就不好了。不过,可以让他先写信回家去报个平安。该怎么做,张家自会拿出章程来。时间不等人的,他们总不能指望儿子病情痊愈后回到京城,再开始与王家反目。倒是可以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寻个理由整治了他那个妻子。至于用什么法子去整治,叫张家人自个儿想去。我用不着替他们操这个心。”

    秦含真撇嘴:“不用说了,你肯定是要拿张公子来威胁他家里人了。张家人就算想要捣鬼,不想跟王家明火执仗地斗上一场也不行了。张公子好象是他们家唯一的嫡子是不是?就算张老爷有许多顾虑,张太太却是疼儿子的。而对付儿媳妇,有个能狠得下心的婆婆也就足够了。”

    赵陌有些诧异:“表妹是从哪里学会这些的?我从小就见识过辽王府里的乌烟瘴气,有什么不知道?表妹一向深受舅爷爷、舅奶奶的疼爱,你们家里又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没想到表妹竟然门儿清。”

    秦含真干咳了一声,含糊地道:“我们家从前是没有妾,现在我二叔不是有了吗?何况谦哥儿的生母自从嫁进我们家,就一直很多戏。我这也是见识得多了,才不会犯傻。”她总不能说是因为小说看得多了吧?

    赵陌没有多问,反而还觉得秦含真多了解一下这些大宅门里的阴私手段,也不是什么坏事。她如今已经是永嘉侯府的嫡出千金,不再是小门小户里的小家碧玉了,生活在侯门大宅中,若是什么都不懂,如何能应付得了旁人的算计?有时候,就算你本人不想生事,麻烦也会找上你的。多懂得一些东西,对秦含真来说有利无害。

    秦含真倒是有些窘迫。以她的年纪和阅历,很多东西都不应该知道。但因为在赵陌面前随意惯了,她好象经常会不经意地泄露几句现代用辞,也没有隐藏本性。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危险?还好赵陌还只是个孩子,又一向与她交好,并没有多问什么,否则她还真担心自己哪天一不小心就穿帮了呢。

    秦含真咳了两声,掀起车帘去看外头的景色,好转移话题:“咦?那边好象有个门,虽然看起来很旧了,但门后边草木繁盛,是不是哪家的园子呀?”

    赵陌凑过去看了一眼:“看着果然象是个园子,只是这也太破旧了些,兴许是荒废的宅子。”

    他派了个人去打听,不一会儿便有了答案:“是前朝一个官儿建的园子,叫什么东园的。那个官儿去世以后,这园子就渐渐荒废了,如今没什么人在里头,长年都是关着门的。”

    原来如此,那就没什么可逛的地方了。

    赵陌笑着看向秦含真:“苏州这里还有许多不错的园子,表妹若有兴致,改日我们再寻几个逛去?”

    秦含真正有些走神,听到他这么说,连忙回过神来:“不必太过麻烦了。看祖父那边怎么说吧。赵表哥你不是还有正事要办?”比如处置张公子,还有给京里写信什么的。

    赵陌笑了笑:“那有什么?不过就是吩咐几句话的事。”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秦含真也继续走着神。她想起来了,那个园子的位置很眼熟,特别是跟西园寺之间的距离……她记得当初自己来苏州旅游的时候,留园是其中一个景点,但因为时间关系,就与西园寺擦肩而过。如今她终于去过西园寺了,却差点儿没把留园认出来!

    原来留园曾经有过荒废至此的时期么?那她所见过的那些亭台楼阁,如今兴许大部分都还不存在了?想到这里,她心里还挺可惜的。

    前几日她跟着自家祖父秦柏去过狮子林,那处园林倒是维护得很好,并没有荒废的迹象,只是跟她印象中的狮子林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罢了。她还打听过网师园,却是早已废弃了,目前作了百万仓籴场,哪里还有名园的半分光景?倒是拙政园,新换了主人不久,如今被修葺一新,草木繁盛,楼台壮丽,人人见了都要夸上一句,只是没有了传闻中原园的那种清新雅致的风格了。

    秦含真心中感叹一声,只觉得时光真是奇妙之极。

    回到客栈,她把自己的画稿拿出来放好,也不拿去给祖父过目,想了想,便寻了几支细笔,摊开画纸,回想着记忆中的留园,慢慢地勾勒着那些隐约还记得模样的亭台楼阁、假山湖石。记忆已经很是模糊了,但托了她连日逛过不少苏州园林的福,她跌跌撞撞地也画了好几幅草图下来,乍一看,觉得跟记忆中的差别不是很大,过后慢慢修改就行了,便满意地放到一边。

    然后她又开始画起了拙政园与网师园。她对这两处名园的记忆更深些,尤其是拙政园,它太过有名了,她从小儿就没少见它的明信片、画册、杂志照片,还有电视记录片等等,还知道它哪处园景最美,什么季节最适合观景,尤其是那处小飞虹廊桥,简直比现场看实物都要清楚。她画完了春景,又画秋景,心里想着冬景画得少,改日下雪了,她可得好好观察一下雪景才行,不然提了笔也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秦含真这一画,又画到天快黑。赵陌找了过来:“表妹在屋里忙什么呢?舅爷爷回来了。他今儿似乎淘换到一幅很好的古画,更高兴呢。表妹也过去瞧瞧吧?过一会儿就该吃饭了。”

    秦含真答应一声,便去洗笔。赵陌瞧见她画的那些画稿,有些好奇:“这是哪里的园子?我怎么不大记得什么时候去过了?”除了拙政园的几处小景,其他地方他真是没认出来。

    秦含真打了个哈哈,把画收了起来,便拉着他出门:“随手画几笔而已,不是什么有名的园子。我都饿了,咱们快到前头去吧。”

    赵陌由得她拉着自己往外走,却忍不住回头,再往书案上的画稿看了一眼。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