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九十一章 计划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柏当然不会拒绝黄晋成的请求。

    这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他与妻子儿孙同游江南,自有族人帮着打点,车船都是自备的,何时出发,何时停下,该去哪儿,在什么地方停留多久,都是自家说了算。这种琐事自有管事操心,他也不费什么神。黄晋成的妻子妹妹若要同行,不过就是同乘一船罢了,路上要用的车,带的行李,侍候的男女仆妇,连同路上的饮食起居,必然都是黄家自行解决。秦柏只需要让黄家女眷上自己的船,让妻子牛氏多照应一下对方,也就完事了。这原是举手之劳,即使不看在两家是亲戚的份上,光是他在金陵与黄晋成结下的友谊,就足以令他没有理由说出拒绝的话了。

    黄晋成高兴地离开了秦庄,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妻儿妹妹去了。妻子早就在他耳边嘀咕过几回,劝他让妹妹出去游玩,散散心,兴许一高兴,就把前头未婚夫那些糟心事给忘了。可他公务繁忙,哪里抽得出时间来?只让妻儿妹妹出门,他又放不下心,于是一直耽搁到现在。如今可好了,有永嘉侯一家同行,他再也不必操心。

    秦柏回头把事情告诉了牛氏,牛氏也不反对。她还道:“原来黄家姑娘是生病了,怪道当初我去石塘之前,劝黄大人让妹子出门游玩散心,结果拖到如今还没能成行呢。可怜见儿的,定是为先前的婚事伤心了吧?碰上那等卑鄙小人,她也是运气不好。不过能在嫁过去之前发现那人的真面目,不曾误了终身,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让她跟我们一块儿出游吧,我也好劝劝她,让她想开一点儿。才多大的姑娘呢?名声受点连累又有什么可怕的?世人都是有眼睛的,一听就知道婚事没成是谁对谁错。等事情淡下去了,换个地方,照样有的是青年才俊给她挑!咱们未过门的二儿媳妇都快二十岁了,照样能嫁得咱们这样的好人家,沈家姑娘十八了,也不愁嫁。黄姑娘比她俩都年轻呢,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秦柏听得好笑:“你私下在家里说说就算了,在外头可别拿冯、沈两家的姑娘年岁说嘴。这两位姑娘都是为了守孝才误了花期,年纪虽大些,名声却好,与黄姑娘是不一样的。”

    牛氏哂道:“这又有什么不一样?都是年纪大了不好说亲的女孩儿。冯姑娘要嫁给咱们安哥做续弦也就罢了,沈姑娘若是与少英说成了,便是原配夫妻。她都能有这样的好姻缘,更何况黄家那样的门第呢?”

    秦柏无奈:“少英这事儿还没说定呢,夫人也少说两句,省得外人真以为这门婚事定下了,回头少英不肯,叫人家姑娘脸上如何过得去?”

    牛氏有些讪讪地:“少英又怎会不肯?他年纪也不小了,早该娶妻生子。从前是没个长辈为他操持,关亲家那边又有私心。如今我们出面替他做主了,他断没有拒绝的道理。也罢,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好了。我先前也没跟宗房嫂子说定,就是告诉她,我们愿意牵个线,成不成还得看人家少英的心思呢。宗房嫂子是知道的,沈家大姑娘也心里有数。倘若少英果真看上了别家的女孩儿,不能答应这门婚事,大不了我给沈大姑娘保媒,定给她说一门好亲就是。”

    牛氏早有心要结交黄晋成的家眷,如今既然说定了两家同游江南,她自然要把人招待好了。她便吩咐下去,让周祥年、虎伯虎嬷嬷等人多费心准备,务必要将黄家女眷照顾得妥妥当当的。

    秦含真原本正与赵陌一起,为即将出行而高兴,得知黄晋成的太太与妹妹也会与他们同行,忙到正屋来打听消息。

    她有些好奇地问牛氏:“黄家太太与姑娘来了,我该怎么称呼才好?如果象平日那样,两家偶尔互相拜访,那叫一声黄太太、黄姑娘就足够了。但是要一路同行出游,天天这么称呼,是不是太过见外了些?”

    牛氏想想也对,便看向秦柏。秦柏微笑:“若要亲近些,你们随着简哥儿叫就是了。”

    秦简唤黄晋成为晋成叔,唤对方的妻子,想必是婶娘,而黄姑娘也是他的表姑。秦含真跟着叫婶娘与表姑就可以了。

    赵陌则笑笑:“我应该也是同样的叫法,就怕黄家人忌讳,不肯应呢。”黄家人少与宗室皇亲来往,却是许多人都知道的。

    牛氏有些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可忌讳的?咱们家跟黄大人来往得多了,本来两家就是实在亲戚,再讲究什么忌讳不忌讳的,难不成亲戚都不认了?这日子还怎么过?不妨事,简哥儿在这里时,也不曾疏远了黄大人。长房那边设宴,也没漏下请黄家人去。皇上还是很讲道理的,不会真让我们连亲戚都做不成。”

    秦柏也微笑点头。黄家人不与宗室皇亲联姻的祖训,自有它的出处与缘由,但并不是真的一刀切了。秦家就是皇亲,实打实的外戚,黄家人却不可能不与秦家来往,只是不再联姻罢了。而他这个没有实权的国舅爷,只顶了个侯爵的虚衔,跟谁来往,都不会有人疑他居心不良,因此很多事都不必忌讳。在保护太子平安回京一事上,他与黄晋成携手合作,立下功劳,也结下了交情。若是这时候再疏远,就显得太假了。他与黄晋成两人都坦坦荡荡的,又怕什么别人说?

    连秦柏都点了头,赵陌就真的不必避讳黄家什么,将来跟黄家人打交道时,只管大大方方见礼就是了。他笑着不再多说,只坐在一旁听秦含真与秦柏、牛氏说话。

    秦含真早在知道出游计划的时候,便拉着赵陌商量定了旅游行程,让他回忆去年的旅行经历,说出哪里的景致好,哪里的小吃美味,哪里的特产便宜又别致,此外还有哪里的客栈干净周到,哪里的饭馆实惠殷勤,哪里的商铺老实不宰客,等等等等。如此这般,花了足有两天的功夫,她才拟出一份详细的行程表,上呈给祖父秦柏过目。秦柏虽然觉得她操心太多,出门游玩,只管随心就是了,但也收下了她做的行程表,做个参考。如今他们的队伍中又添了黄家姑嫂主仆,这行程表恐怕也要稍作修整,需得重新商议一番。

    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定下的,还得看黄家那边后续反馈过来的信息,看黄太太与黄姑娘是什么章程才行。秦含真向祖父母提了下自己的建议,就不再多说了。倒是牛氏,新添了一桩心事:“谦哥儿竟然说,情愿留在族里,与彰哥儿、祺哥儿他们一道入学,这可怎么好?”

    族学原本是要求族中满八岁的子弟入启蒙班,谦哥儿至少还差着三岁呢,目前只是在家里听祖父秦柏教导罢了,远未到入学的年纪。但彰哥儿父亲现管着族学,认为自家子弟需得以身作则,因此要求儿子提前开蒙。而祺哥儿是宗房长孙,将来定是要做宗子的,他父祖皆对他有很大的期望,盼着他能早些进学。于是这两个孩子,都在六岁的年纪就定下了要提前入学,说好了中秋过后便要每日去族学上课了。如此一来,谦哥儿便失了玩伴。虽说还有敦哥儿等人陪着玩耍,可谦哥儿还是更亲近彰哥儿与祺哥儿,便苦苦求了秦柏,也要与小伙伴们一起提前入学读书。

    秦柏自是欣喜看到自家孙儿有心向学,便与彰哥儿父亲秦克文说了,秦克文点头答应让谦哥儿于中秋后,与彰哥儿、祺哥儿一起进族学读书。然而这么一来,谦哥儿就不可能跟着祖父母一道出行,需得独个儿被留在秦庄上。牛氏实在放不下心,差一点儿就要留下来陪孙子了。

    当时秦柏劝她:“难得来江南一趟,若不去苏杭走走,岂不可惜?年轻的时候,我就答应过你,要陪你出门游玩,见见世上的好景致。如今总算有机会履行前约了,怎的你又变卦了呢?”说得牛氏怪不好意思的。

    秦含真也劝她:“我们早就定下,谦哥儿接下来几年都要在族里生活。他一个小孩子,就算身边有人侍候,也不知能不能适应,更不知道族里的人能不能把他照顾好了。这一回我们出游,一去就至少上两三个月,正好借机会让谦哥儿习惯一下,也让祖母适应适应。若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咱们就在江南,有事也随时可以回来处置。这样总比您一直将谦哥儿留在身边,寸步不离,明年开春却忽然将他丢下来得强。”

    牛氏总算被她说动了,松口答应让谦哥儿留在族中,不跟着他们一道出游了。事情定下后,她的心情缓了几日,才总算平静下来,只是还有些怨念。她舍不得孙子,差点儿就放弃了出游的计划,可谦哥儿却天天都兴高采烈地为入学做准备,半点儿不见对祖母的牵挂,叫她如何不伤心?

    秦含真都懒得说自家祖母了。谦哥儿才几岁?如今还在家里呢,天天都能见到祖父母,这时候说什么舍不得呢?况且他又不是在秦柏牛氏身边长大的,前不久还独个儿在承恩侯府的清风馆里住了大半年,六月里才跟着秦平南下,重遇祖父母。与亲人长辈分开的日子,谦哥儿只怕早就习惯了,真正觉得难过的,也就只有牛氏一人罢了。

    秦含真安抚了她几回,很快就不必操这个心了。因为牛氏的注意力已经被两封新到的书信吸引了过去。

    秦安与吴少英分别从大同与京城来信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