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八章 生疑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为着秦克用改行商事的缘故,小黄氏原已跟他吵过一轮。但秦克用这回难得地不肯听她的劝,意志坚决。上至身为父亲的族长,下至族中与他友好的侄儿辈,又都赞成他的想法,小黄氏一个人势单力薄,顶不上什么用,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现实。

    如今时间过去,小黄氏又开始觉得秦克用做做茶叶生意,偶尔帮着采买些其他物品,也没什么不好了。大部分时间他还是待在家里的,隔几日在江宁地界上转一转,出外个一两天,跟从前似乎差别也不大,但秦克用手头上却实打实地宽松起来,时不时就能给她带回百八十两银子的私房,让少了贪污族中款项机会的小黄氏轻松不少。她认为这样的生意也可以做得,对外也不必明说是行商了,不过就是帮帮族人亲戚的忙,得些好处罢了。丈夫的身份依然还是体面的乡绅,什么时候想要重夺宗子之位,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她其实也清楚,如今族中舆论对丈夫秦克用不利,多一半是因为自己而来的。虽说秦克用好不容易在永嘉侯秦柏新宅的建设事宜上掺了一脚,但那是永嘉侯看在族长的面子上才默许的。秦克用也没碰银钱,只是帮着采买些材料,正经大事还是宗房的旁支那边料理。小黄氏一边暗中咒骂堂小叔子,一边心疼没了弄钱的大好进项,一边又在盘算着,是不是能借这个机会,把他们夫妻二人在永嘉侯那儿不好的前科给抹了,从此以后还能多亲近亲近?

    即使丈夫一时在族中失势也不打紧,时间还早着呢,焉知道大伯子秦克良的身体就能一直好下去?焉知秦克良与冯氏夫妇将来就不会有出错的机会?到时候秦克用未必就无法再次上位了。如今先低调两年,等手头多积攒些银子了,日后想做什么事都方便。银钱还是十分重要的,八房的秦克新原本在族里算是哪个名牌上的人物?谁都看不上!在外头做了几年生意,如今发财了,回到族里还不是左右逢源,人人都乐意与他亲近?

    小黄氏认定秦克新如今在族中得脸,是因为钱的作用,倒对他性情爽朗又急公好义的强处视若无睹了。她认为将来若是秦克用手上也有了足够的钱财,在族中收买人心,一样能把病弱无用的秦克良夫妇给推倒。自己到时候就不再是代职,而是正儿八经的宗妇了!若京中侄女再有进宫为妃的体面,合族女眷还有谁能越过她去?!

    小黄氏一把如意算盘算得精,如今秦克用却忽然告诉她,要往京城、大同去送嫁,让她帮着准备衣裳行李等物,她就有些懵了。她可没预料到这么一出,冯家女要嫁入永嘉侯府,为什么要让他们秦家宗房的人送嫁?就算秦家宗房长媳是冯家女儿,秦家宗房本身还是永嘉侯府的族人呢!这种事让冯家人出面就好,冯玉庭年纪太小,那就让他们族里派人。合族那么多大男人在,哪个不比秦克用名正言顺?凭什么要让她丈夫出门奔波?!

    秦克用对她的话有些不耐烦:“胡说些什么呢?这真的是为送嫁的事么?不过是父亲与母亲借着送嫁的名义,让我出门涨涨见识罢了。有永嘉侯府的车驾随行,我出门也能少些麻烦,人人待我都能恭敬三分,不会给我气受。我还能借着三叔的名义,多多结交人脉。等去了大同,那里有我做茶叶生意的大买主,我正好与他多亲近亲近,说不定又能开拓些别的路子,到时候岂不是又多了来钱的买卖?即使在大同寻不到新营生,能走一趟京城也是好的。你成日家想法子巴结那边的小二房,我如今能去两家侯府走动,难道不是更体面?若不是为了我好,父亲与母亲也不必费这个劲儿去求三叔了。你不说为我高兴,赶紧替我筹备起来,嗦这些有的没的作甚?!”

    秦克用甩袖而去,小黄氏劝阻不成,心中失望透顶,也明白大概这一回是真的只能接受夫妻长久分离的现实了。她心中难过,但也不敢再触怒了丈夫,惟有照他说的,用心打点起他出行的服装来。这次要去北方,比不得江南温暖,京城、大同的冬春季节都比较冷,大同又是边镇,多了风沙,她得寻人打听一下那边的天气,还得问问秦安与冯氏的婚期是几时,丈夫的归期又是在哪个月。秦克用明年春天出发,回来时说不定都到秋冬季节了,出门时可不得把他一年四季的衣裳都备齐?

    小黄氏委委屈屈地做起了针线活,她的大丫头菊香却私下里提醒她:“奶奶,二爷既要出远门,您打算派什么人去服侍?这可比不得从前在江宁周边地界上小住两日,带个小厮就完事了。二爷一走,少说也要大半年,光靠小厮,只怕不成。”

    小黄氏没精打采地抬起头:“怎么不成了?小厮也一样能侍候起居。他跟前那几个人,我都调|教过,该会的都会做。若真有他们做不来的事,不是还有侯府的人么?”她撇了撇嘴,“既然人家侯爷宽宏大量,乐意提携侄儿,还能叫他在外头委屈了不成?!”

    菊香暗暗跺脚,声音又再压低了些:“奴婢说的不是饮食起居!奶奶,二爷这还是头一回要与您分开这么久,难道他就真能耐得住?您不给他安排个近身服侍的丫头,万一他在外面动了心思,看上什么人了,带回来给您添堵,那时候您要怎么办呢?”

    小黄氏顿时变了脸色:“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仔细些!”

    梅香这时候掀了帘子进屋道:“菊香快别说了,二爷这回是出去办正事的,哪儿还顾得上这些?即使他在外头真的动了什么小心思,上头还有侯爷、夫人看着呢,二爷也不是不知道分寸的人,断不会闹出什么不体面的事来。你休要在奶奶面前胡言乱语,叫奶奶着急。”

    菊香瞥了她一眼,不以为然地道:“姐姐也别说我胡言乱语,若不是为了奶奶着想,我才不会多一句嘴。这种事早见得多了,八房的二爷就在外头做生意,他也是娶了妻生了儿女的人,你看他身边何尝没有两个妾?他家二奶奶过的是什么日子?奶奶平日也没笑话过她无用,拢不住男人,难不成如今还要走她的老路不成?若不是家里还有哥儿,我还要劝奶奶陪着二爷一道出门呢。既然出不了,那就只能在二爷身边安排个信得过的丫头。倘若二爷没那心思,就只当是派了个人在二爷身边照顾起居饮食,丫头总比小厮细心些。倘若二爷有那心思了,丫头是奶奶自己的人,身契都握在奶奶手里,她是生是死,还不是奶奶一句话的事?即使被二爷收用了,她也成不了气候,怎么也比外头来的强!”

    梅香气得笑了,也不理她,径自对小黄氏道:“奶奶别听她胡吣,二爷是什么样的人?这些年待奶奶如何?奶奶心中是知道的。不说别的,这一年里奶奶也不是没有生过病,二爷身边少人侍候,也从没提过要纳妾。如今他要出门办正事,奶奶冷不丁地要安排个通房随行,叫二爷心里怎么想?我劝奶奶,这时候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话都别提。二爷出门在外,倘若真个耐不住了,自有解决的去处。反正有侯爷夫人看着,二爷是不可能带什么人回来的,奶奶见不着,听不见,也省得生气了,只管好生调养身体是正经!”

    菊香反驳:“你也知道二爷可能会耐不住呢?!谁知道他在外头寻的是什么人?万一不干不净的,岂不是委屈了二爷?万一遇上个手段了得的狐狸精,哄得二爷答应带她回来,那才叫家无宁日呢!侯爷夫人固然是长辈,却也是隔了房的,哪儿还能真的管到二爷房里去?不过就是说一说。二爷听不听,还要看心情。到时候奶奶见了狐狸精,岂会不生气?自家的丫头,好歹还干净些。”

    梅香斜了她一眼,冷笑两声:“那你倒是说说,奶奶要给二爷派哪个丫头去?是不是派你呀?又是体面得用的大丫头,还是提议的大功臣,谁还能比你更清楚这里头的决窍呢?”说完把脸一沉,“少在奶奶面前玩这等不要脸的把戏了!”

    菊香脸一红,自知被她说中了心事,却也不怵,硬着脖子道:“姐姐与我说这些不要脸的话,我却是听不得的。我从来没有过这等想法,姐姐倒是门儿清,说不定便是自个儿动了心吧?”

    梅香大怒,就要与她吵起来,却被小黄氏大声喝止:“都给我住口!”两个丫头立时闭了嘴,低头束手而立,等候小黄氏训斥。

    小黄氏却用怀疑的目光扫视二人,不说自己方才还真的一度动了心,想要采纳菊香的建议,但梅香的话却一言惊醒了她。菊香若真有这心计,她就断不能把这个大丫头派出去。菊香虽比不得梅香得用,却也知道她不少底细,可别让这心腹出门一趟做了通房,成了她心腹大患才好。

    小黄氏心中有了主意的同时,也开始疑神疑鬼。大丫头菊香会生出妄想来,同样是大丫头的梅香就不会有同样的念头么?这两个丫头都正年轻,容貌也生得挺好的,更习惯了富贵日子,怎可能甘心嫁给家中的小厮仆从?而丈夫秦克用则正值盛年,年轻英俊,近日更对她这个糟糠妻生出了许多不耐烦来……

    小黄氏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忽然觉得周围的人都不再象从前那样值得相信了。她还能相信谁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