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了解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青杏一直跟在秦含真身边侍候,对秦庄上下也不算熟悉,但她哥哥李子就不一样了。

    这几个月里秦含真没什么需要李子去跑腿的地方,他便时常到他叔叔那里打下手。近日因着六房小三房要在庄中建新宅子,何信既然留守江南,自然就是主事之人,他忙起来分|身乏术,时常叫侄儿去帮着做事。李子便常往宗房那边跑,很快就与宗房的人混熟了。

    李子人年轻,长得又好,身高腿长,做事勤快,嘴巴还甜,也许是因为仇人已死的关系,他心情正好呢,见人未语就先露了三分笑,十分讨人喜欢。宗房的下人里头,上至八十岁老太太,下至八岁小娃娃,都纷纷成了他的小粉丝,有机会总要拉着他多说几句话。年轻的丫头媳妇子们瞅准了机会,还想往他手里塞各种自制的绣帕、荷包、汗巾什么的,还有人给他做新衣裳呢。幸好李子只是嘴甜,品行还是持正的,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好意,他通通委婉地谢绝了,引得宗房宅中芳心碎了一地,却又没人因此记恨上他。

    有了这样的人脉基础,李子轻而易举地就寻到了几个比较八卦嘴碎的婆子,从她们处打听到了目前在宗房作客的沈、冯两家姑娘的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琐事,然后通过妹妹青杏,报到秦含真面前。

    沈家姐妹四个,这回都一块儿来了,其中就包括牛氏要相看的小沈氏、小沈氏的庶妹,以及她们隔房的两位堂姐妹,当中正处于婚龄的,就有三人,只有一个八岁的小妹妹,只是纯粹跟来玩而已。这三位年长些的沈姑娘,性情各不相同,相处起来也是三天两头地闹点儿小矛盾。不过总的来说,是小沈氏的庶妹与堂妹在吵,她本人一般是不参与进去的。

    小沈氏的性格倒是一直都温柔和善,无论对谁都是如此。她家里也有妾,但只生了一个庶妹,其余手足俱与她一母同胞,因此她在家里可以说是受尽宠爱的掌上明珠了。不过因为她父亲比较偏向爱妾与庶女的关系,她兄弟姐妹以及她的母亲也不是没有吃亏的时候。就在前不久,她家一个亲戚为她说的亲事,就差点儿被她那庶妹给抢了去。最后她失去了那桩姻缘,但她庶妹也没落得好,亲事不成,反得罪了那个亲戚。如今她要到江宁来探望姑母,其实就是来相看的,结果她那庶妹不肯放过她,又硬是求了父亲,一起跟过来了。

    前头那桩亲事,男方听说是个六品官家的嫡子,身上有秀才功名,不过年轻略大些,有二十七八岁了,三年前丧妻,如今是要续娶一房继室。这对于小沈氏来说,不算是十分理想的婚事,但谁叫她年纪大了呢?男方好歹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又有功名,前程可期,元配又只留下了一个闺女,她嫁过去,只要能生下男丁,就能站稳脚跟。若不是冲着这些,她那庶妹也不可能下手抢这门亲事。

    如今姑母沈氏介绍的这户人家更了不得,竟是国舅府上,侯爵门第!虽说只是嫡次子续弦,但同样是做填房,给六品官做填房,与给六品官的儿子做填房,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沈家人早就知道此行目的,小沈氏有机会嫁进侯府,她那庶妹更要心动了。若不是早早从父亲处听说了风声,她还未必会把先前那一门亲事给想法子推掉了呢,得罪亲戚长辈也顾不得了。

    秦氏族长太太沈氏只推荐了一个侄女儿,但来的侄女却足有四个,除了年纪最大的小沈氏,其他三人都对这门亲事十分热心,不停地想法子在姑母面前表现。还好族长太太掌得住,坚持只推荐一个小沈氏,否则永嘉侯夫人牛氏早就陷入沈家女的包围之中了。

    出于嫉妒与不甘,沈家另外三位姑娘与小沈氏的关系近日都显得僵硬了些,当中又以小沈氏的庶妹态度最差。她不但当着外人的面踩自家姐姐,私底下也经常对长姐冷嘲热讽的,据说还时常向父亲告黑状。小沈氏的父亲已经因为她的谗言,责备了长女好几回。小沈氏的兄弟们都为她不平,连秦氏族长太太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小沈氏本人倒是一直淡定得很,该怎样还怎样,也不生庶妹的气,每次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庶妹几句,旁的什么都不做。

    她带来的两个丫头,倒是时常与她庶妹的丫头们争吵。托她们的福,宗房的下人有不少都知道了她们姐妹不和的许多往事,比如小沈氏在母亲亡故后接管家务,那个妾有心要劝说夫主扶正自己,主持中馈,却在小沈氏对父亲进谏后梦想破灭,从此就记恨上了她,三天两头地给她添麻烦,她都一律死忍;又比如那个妾窜唆了一个丫头,在孝期里爬某个嫡子的床,好陷害正室留下的儿子们,幸好被管家的小沈氏发现了,及时制止,那个丫头跪在她面前招出指使者,哭求她饶恕自己,她也心软地答应了,只是打了那丫头几板子,便把人放了出去。

    秦含真听得有些懵,照李子打听到的消息来看,这小沈氏是真的脾气好,并不是心里藏奸呀?难不成是她与牛氏想得太多了?

    她便问青杏:“都说沈大姑娘在家时,帮着管家,管得很好,这是真的吗?”

    青杏回答道:“据说沈太太在世的时候,就把女儿带在身边,教她管家了。沈大姑娘学了两年,才失去了母亲,然后接手家事,自然是驾轻就熟的。饶是如此,也叫那个妾添了不少麻烦。还好她都撑过来了,族人们也都交口称赞。但若说她从一开始就把家管得很好,一点错也没有,恐怕也不大准确。”

    兴许是族长太太有意为自家侄女儿脸上贴金?

    不管怎么说,小沈氏品行上可靠就行了。即使她真有些小心计,又或是扮猪吃老虎什么的,也不要紧。秦含真的想法跟自家祖母可能有些不太一样,她觉得未来二婶若真是个傻白甜,那日子才没法过了,有些心计是好事,只要别把心计用在自家人身上就行。

    秦含真嘱咐青杏:“回头让你哥哥再继续打听。要是有办法到松江沈家本家去打听,那就更好了。”

    青杏笑道:“咱们家在松江也有产业,回头让我哥哥给那边的管事捎句话,包管什么都能打听得来。姑娘只管等消息就好。”

    秦含真点点头,又问起了别的姑娘。

    沈家庶女的性格实在不适合,牛氏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她。她这脾气,估计是她那个姨娘教养出来的,怪不得处处比不上嫡长姐。至于沈家隔房的两个女孩儿,小的倒罢了,大的那个却是个粗率的性子,什么都放到脸上,偏又不够聪明,虽然也对秦家这门婚事感兴趣,但又不懂得怎么去争取,整天只会暗暗妒忌小沈氏,与妹妹说小沈氏的坏话,跟后者的庶妹争吵。但除了这些,她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在人前也能与姐妹们维持表面上的友好,秦含真便懒得理会她。

    同时在宗房作客的,还有一位小冯氏,正是冯氏的堂妹。这位姑娘比小沈氏年纪还要大些,父母双亡,只有一位同胞亲弟相依为命。家中亲叔叔觊觎她父母留下的家产,成**迫不休。她连接受堂姐的邀请,到秦庄来做客小住,也是带着弟弟一块儿来的,就怕她不在身边时,叔叔会对弟弟不利。

    据李子打探到的消息,这位冯姑娘性情要硬朗许多,与小沈氏的温柔和顺截然不同。大约沈家姐妹们也知道她的来意跟她们差不多,所以为了早早解决一个竞争对手,早在七夕之前,她们就接触过小冯氏了。小沈氏的庶妹就曾当面挑衅过她,指桑骂槐了许多话。小冯氏当场就怼了回去,还毫不客气地反嘲了对方一顿,骂得小沈氏的庶妹一脸苍白,恨不得在地上挖个坑躲进去,沈家姐妹几个从此再也不敢来找她麻烦了。

    宗房的丫头婆子们私下传言,大奶奶冯氏的妹子,是个厉害人儿。若是别人讲道理,对她以礼相待,她便是一位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斯文和气;但若有谁在她面前说些不中听的话,或者是欺负到她弟弟头上,她立时就能翻脸骂人。她不骂脏话,可说出来的话,却能让人听了想死。即使是她姐姐冯氏想出面劝和,她也不大买账。有一回她与小沈氏的堂妹起了口角,秦氏族长太太沈氏想打个圆场,也因为小冯氏抬出了大道理,被憋得没法为侄女儿说情,只能自认理亏。

    冯家这位姑娘,是个得理不饶人的性子,表面斯文,内里泼辣,绝不是个可以轻易唬弄的对象。

    秦含真却觉得这冯姑娘的性格挺好的。温柔和顺固然讨人喜欢,但摊上秦安那种心软起来就没了原则的人,还是泼辣一点的好。秦含真之前没有见过冯姑娘,对她不大了解,现在却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跟对方接触一下了。

    不接触过,又怎么能看清对方实际的性格为人呢?

    秦含真决定要帮帮自家祖母的忙,让她进一步多了解一下自家儿媳妇的几个候选人。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