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一章 偷听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外书房如今住着吴少英,方才赵陌也说过,秦柏往外书房找吴少英说话去了。显然,这是他俩一言不合,秦柏骂起弟子来了。也不知道吴少英到底做了啥事,居然会惹恼了他。

    秦含真心里亲近表舅吴少英,他是她穿越过来后,遇到的第一个父辈的长辈,又一向对她关爱有加,有求必应。相比起来,说不定她对亲爹秦平都没那么亲近呢,自然不愿意看到吴少英与秦柏产生冲突。

    她心里有些着急,连忙侧耳去听外书房的动静,却听不清楚。秦柏没有再大声说话,隔着墙,她就只能隐约听到他似乎在用十分急促的语速在说话,但到底说的是什么,根本听不出来。

    秦含真跺了跺脚,就想往外书房跑。偏在这时候,秦平从院子里出来了,脸上似乎也带了几分着急,看起来也是听到了外书房的动静。他住的厢房跟外书房就隔着一条走道,秦含真与赵陌能在围墙下听到的声音,他只多隔了一道墙,同样能听见。

    秦平看到女儿与赵陌站在过道里,便冲他们挥了挥手:“快回自个儿屋里去。”

    秦含真忙跑过去说:“刚才祖父好象冲着表舅发火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不会真的吵起来吧?”

    秦平道:“我这就过去看看,你快回屋,这不是你们小孩子家该管的事。”十分坚持地把她赶回院子里去了,又要送赵陌回去。

    赵陌十分有眼色地说:“表叔快去外书房看看吧,我这就回院了,不过是两步路,不必劳您相送的。”说着还真的朝自个儿的院子门口走去。

    秦平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头见女儿还在院门处徘徊,直接瞪了她一眼,又挥手示意她回屋。直至看见秦含真跑进了厢房的门,他才满意地转身朝外院而去。他一走,秦含真便又摸出了门,躲在院门处探头探脑,因怕被秦平发现,也不敢出去。

    正房那边也听到了动静,虎嬷嬷掀了帘子出来问:“前头发生什么事了?太太叫知道的人来回话。”

    守门的婆子忙小跑过去。她是从头到尾经历过的人,虽然不知道老爷为什么发火,但总归知道他是冲着谁发火了。

    秦含真回头瞥见守门婆子进了屋,虎嬷嬷也跟着进去了,立刻跳出了院门,轻手轻脚地往外院跑。半路上她在通往外院的门道处遇见了等候在那里的赵陌,两人对视一眼,十分有默契地相视一笑。

    赵陌小声对秦含真说:“直接去外书房,叫表叔看见,又会赶我们回来的。我们从屋侧的小路过去,到外书房后窗底下偷听,不会有人看见我们的。倘若屋里势头不对,咱们再绕到前头去劝和,也就是两步路的事。”

    秦含真对这宅子的布局很清楚,但论对外书房周围地形的了解,自然比不上天天到这里来的赵陌。听了他的主意,她顿时竖起了大拇指,为他的机智点赞。

    两人就这么鬼鬼祟祟地摸黑潜到外书房后头,那里离着围墙果然有两尺来宽的一条小夹道,沿着墙根种了一排凤尾竹,倒还空出尺半左右的空间,能让他们两个年纪不大的孩子躲进去。如今正值夏日,后窗是开着的,他们躲在窗台底下,正正能把外书房里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屋里的人前头都说了些什么,如今秦柏显然改而骂起了长子秦平:“……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何不告诉我?我只当他是怕你一个人南下,又带着孩子,更是头一回走运河水路,才会陪着你走这一趟。谁成想他原是要随你到任上去的!他寒窗苦读这些年,做了数年监生又考中了进士,如今名列二甲,正是留京候官的时节,怎么能随你到任上去,给你做个幕僚?!这岂不是耽误了他的前程?!别说什么要熟悉政务,日后做官才更方便的话,他当初离京游学的时候,早就在绥德州知州府里历练过了,用不着做了进士后再临时抱佛脚。你若在信里早些告诉我知道,我早将他骂回京城去了。我用数年时光教导出一个学生来,又带在身边用心指点,可不是为了让他给自个儿的儿子做师爷来的!”

    秦含真在窗台下听得大为吃惊。祖父这话是什么意思?吴少英要跟秦平去广州上任,给秦平做师爷吗?不可能吧?她还以为吴少英是象先前那样,只是打算追随在老师秦柏身边,替他跑个腿,办个事,等到他们回了京城,他也就要做官去了呢。拥有二甲进士功名的人,怎么还给人做幕僚呀?这也太浪费人才了!

    屋内,秦平老老实实地向父亲认了错:“儿子确实不该隐瞒父亲的,少英自然不该给儿子做什么幕僚。他兴许只是想要到岭南去看一看,从前他就喜欢四处游历,随儿子同行,正好借个方便,并不是真的自降身份与人为幕的意思。所谓给儿子做个幕僚,其实只是玩笑。儿子头一回外放为官,还是任一地军政主官,不知自己能不能做得来,少英就是想给儿子出出主意而已。等到儿子熟悉了事务,他还要回京城去的。”

    秦柏依然无法谅解:“你若当真缺人出主意,离京之前就该跟你堂兄们开口,请他们帮着请两位熟悉军政衙门事务的师爷随行,到了上任也不用担心无人指点。少英能知道什么?他又不曾真的做过官。何况他正是留京候官的时候,这时出了京,等到他回去时,吏部还能有什么好缺等着他?那岂不是误了他的前程?!亏你在京城也做了这许久的侍卫,竟连这等浅显的道理也不懂么?!”

    秦平苦笑着看了低头不语的吴少英一眼,老实向父亲赔不是:“是儿子疏忽了。”

    吴少英抬头道:“老师,这不怨表姐夫。他一早就劝我不要离京的,是我一意孤行,不肯听表姐夫劝说,硬要他带我上船。他怕老师知道了这事儿会怪罪我,因此从不在信中提及,想着只要在到达金陵前,能说服我打消了主意,就不必担心老师会生气了。我若不跟他去广州,在金陵折返京城,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秦柏厉声问他:“那你如今可改主意了?可是要在金陵折返京城,继续候官?!”

    吴少英张张嘴,又沉默着低下头去。

    秦柏还能看不出他的想法么?见状只有更生气:“你到底在想什么?!辛苦考得功名,又是为了什么?!你若有心做实事,从吏部领了官,自去做一方父母,岂不是比与人为幕要强?!你表姐夫虽说不如你聪明,但也算是在官场上历练过几年,还没到离了幕僚就什么都做不了的地步,真真用不着你牺牲自己的前程去成全他!”

    被父亲说不如吴少英聪明的秦平摸了摸鼻子,低下头不敢多说一个字。

    他俩不敢说话了,秦柏便索性为吴少英做了决定:“就这么说定了,平哥自去上任,少英留在金陵陪我,我带你去认识几个人,开拓人脉。等你回了京,就让长房的仲海帮你疏通,寻个好缺。你若想外放,可自己先想好一个合适的地方,是想离你老家近些,还是想要寻一富庶县郡?若不想外放,就在六部之中寻个感兴趣的位子,慢慢从低做起。虽说升迁会慢一些,但在京城有我们家照应,不怕你会吃亏。”

    秦柏身为师长,为吴少英做出了决定,无论吴少英心里是如何打算的,都不能违反他的命令,只得默默地答应下来。

    秦柏见吴少英肯听话,方才稍稍消了点气,但还不忘多敲打敲打:“往后不许再这样胡闹了!你既然中了进士,才干也不缺,怎么也该做点什么,才对得住你这十几年来的苦读!想要游山玩水,日后有的是机会。”

    吴少英低头行礼应是。秦柏又转向长子,秦平忙道:“还是要父亲出马,才能说服少英。他肯改变想法,真是再好不过了,儿子也能松一口气。只是儿子手边幕友从缺,若是父亲有办法,还请您帮着挑两个人。”

    秦柏叹道:“你当初离京时送信过来,我看你提到的同行人都有谁,就知道你没有寻到合适的幕僚,到了任上定会有所不便,因此早早请教了黄晋成黄佥事。他也是侍卫出身,调任地方做了武官,手下颇有几个能人。他已答应了借两个人给你,明儿我带你与少英去拜见他,将那两人领回来吧。有他们帮衬着,你初上任时有什么难处,也都能解决了。但他们只帮你一年,一年过后就要返回黄佥事身边,看你自己的本事,能不能寻到愿意为你出力的人了。”

    秦平与吴少英齐齐应了是。

    秦柏这才放心离开了外书房,秦平与吴少英也终于能松口气了。两人不约而同地坐倒在身后的圈椅上,抹了把汗,看到对方也是同样的动作,他们不由失笑起来。

    秦含真躲在窗台下,也暗暗松了口气。她回头看赵陌,由于光线太过昏暗,他俩彼此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认得出大致的轮廓,自然也看不见口型了。因担心声音大了会被屋里人听见,赵陌说话时,是直接贴着她的耳边用气声说的:“我们回去吧?舅爷爷回了正院,万一寻你去了,你又不在屋里……”

    秦含真只觉得耳边又湿又热,小脸略红了一红,连忙点点头,用手势示意他转身先走,自己随手跟上。两人正辛苦地改变方向,要爬出夹道口呢,就忽然听得屋里传出了秦平的一句话:“少英,其实你为什么坚持要随我一同赴任呢?你实在不必为我们家做到这个地步。”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