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章 续弦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平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在,坐在他身边的吴少英垂下了眼帘,不动声色地端起酒壶,给秦平添了一杯酒,不经意间弄出了一点声响。

    秦平被这点声响惊动,稍微回过神来,微笑着向吴少英道了一声谢,才对牛氏说:“母亲好好的怎么提起这种事来?我在金陵顶多就是停留两日,立时便要往广州去了,哪里有空想这些?真要续弦,也要等我任满回京之后了。母亲若是着急,不如先给弟弟寻门合适的亲事?他那里没个上得了台面的女眷打理后院,又还有侄女儿,他比我更需要早日娶亲呢。至于在任上的内务,母亲给我派两个老成的管事嬷嬷帮着照管就是,人情往来倒是不必担忧。我在广州城掌军务,只要尽忠职守便可,倒不好与其他官员来往过多,反而容易招来忌讳。”

    牛氏没好气地说:“当初在京城的时候,我就说要给你找一门亲事。你推三推四地不肯答应。如今外放了,还不肯应,难不成真要等上三年再娶?三年任满后,你要是又到别的什么地儿再做三年,这事儿是不是就要一直拖下去了?!你可要想仔细了,且不说梓哥儿是你侄儿,不是你儿子,你也需要有子嗣延绵香火,光是桑姐儿的教养,你就不能统统指望在我身上!我照料孙女儿,是应当应份的,可总不能照料她一辈子。她若没个母亲,往后说亲时怎么办?!你难道要叫你闺女儿让人嫌弃不成?!”

    赵陌猛一抬头,眨巴眨巴眼睛,悄悄往秦柏那边看。

    秦含真没想到祖母忽然说到自己身上来了,顿时浑身不自在,眼珠子转了转,便笑着揽住牛氏的手臂,撒娇道:“祖母别生气,这不是时间太紧吗?父亲也是觉得祖母的话太突然了,没有心理准备,才会不知道怎么回答您。您让他好好想清楚就好了,不要骂他啦。至于我,现在还小呢,离说亲还不知有多少年。如果真有人因为我没有母亲教养,就嫌弃了我,把祖父祖母的存在给忘了,那我还要嫌弃他们呢,理他们干什么?”

    牛氏没好气地瞪了秦含真一眼:“不要胡说,我正与你老子说正经事呢,你别插嘴。”

    秦含真才不会被她唬住:“大家正吃饭呢。祖母要说正经事,不如等吃完了饭再说,祖父不是教导过,食不言,寝不语吗?”

    先前根本就没人提起这句规矩来,秦含真倒拿它说事了。

    牛氏又好气又好笑,秦柏见状,便劝她说:“好了,你再心急,也不差这一会儿。少英和广路都在呢,又有两个孩子,让他们看见,成什么样子?平哥在金陵也留不了几日,你再生气,也不可能在这几日之内为他办完喜事。倒不如让他安心上任去,你再细细挑选合适的人家,说定了,就把人送到广州任上完婚,岂不皆大欢喜?趁着如今你我身体还算硬朗,趁机到岭南走走,见识见识与中原、江南不同的风光,也不是坏事。”

    赵陌十分有眼色地接上:“舅爷爷,若您真要往岭南去,记得把我也带上。我在辽东长大,从没去过岭南,也好奇着想看看呢。”

    秦含真连忙凑趣:“我也要去!广州如今是通商口岸对不对?听说会有西洋来的商人商船,十分有意思的。我也要去看看,他们是不是象书上写的那样,长着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

    两个孩子意图插科打诨,转移话题,秦柏还没说什么呢,吴少英就先动了。他笑着对秦平道:“看来表姐夫任重道远呢。此去广州任职,得尽快站稳脚跟,肃清地方上的宵小,梳理治安,务必要让广州府上下安稳无忧才可。否则老师与师母若真的带着孩子去看表姐夫,路上被不长眼的人惊扰了可就不好了。”

    秦平勉强笑了笑:“这是我的职责,我自然会竭尽全力做好的。”又对秦含真与赵陌说,“你们去广州见见世面也好。我因要往那里任职,早寻人打听过当地的情形,又查阅了不少书籍,知道那里是个十分有趣的地方。虽然路途遥远,但能见识到另一番广阔的天地,也是幸事。”

    这就把话题给转开了。牛氏虽然心中有些不甘,但看到吴少英发了话,想起他不但是丈夫的学生,也是去世的长媳关氏表弟,算是关氏娘家人。她若当着他的面一再逼着长子续弦,倒有些不把关氏娘家人放在眼里的意思,便也闭了嘴,心里想着,晚上得跟丈夫好好商量一下这件事才行。挑好了人家,再送新媳妇去广州任上与长子完婚,这也是个好主意,就是麻烦些。但再麻烦,也比长子三年五载地做光棍强。

    次子秦安的婚事,也可以照样办理。

    牛氏暗暗拿定了主意。

    秦含真见祖母不再说什么,心里总算松了口气。但父亲续弦恐怕已经成了定局,只在时间早晚罢了。算了,只要决定人选的时候仔细把关,找个人品正派善良的女子就好了,倒也不必去纠结什么。

    秦含真悄悄看了一眼同病相怜的堂弟,见他也是满脸纠结,却怯怯地不肯出声,小脸都快埋到碗里去了,也有几分同情。

    梓哥儿的处境比她还糟糕几倍呢,她不过是丧母,跟在祖父祖母身边,过几年出了嫁,后母对她的影响就不大了,名声上也没有什么妨碍。梓哥儿是儿子,本是嫡长,偏已成了出妇子,亲娘还给他挖了不止一个坑才死掉。他父亲如今已纳了妾,再续了弦,生出儿子来,梓哥儿就真的尴尬了。如今有祖父祖母撑腰还罢了,将来二老百年之后,他又该何去何从?还是要好好学习,养活得了自己,才能不怕后娘与弟弟们的威胁呀。

    这顿晚饭,大家只开开心心地吃了上半截,下半截各有心事,都有些食不知味。因着秦平与吴少英旅途辛苦,秦柏饭后也没留他们说话,早早打发他们回房歇息去了。妻子牛氏那边,自有他去安抚。秦平就给女儿秦含真使了个眼色,把她叫到房间去,细问她在金陵的饮食起居,倒是对她颇为关心。

    秦含真反过来劝他:“父亲,你续弦是早晚的事,何必惹祖母生气呢?你还这么年轻,才二十几岁,难道就真的做一辈子鳏夫了?如果觉得对不起母亲,那就晚几年再娶,有了新人,也不要忘记旧人,那就行了。”

    秦平叹了口气,苦笑着摸摸她的头,道:“傻孩子,你不懂。我……我有许多对不住你母亲的地方。从前受苦时,她与我共患难,如今咱们家日子过得好了,她却没能跟着享福。如果我安心娶了新人,让新人坐享其成,岂不是更让你母亲委屈了?”

    秦含真哂道:“你只是自己心里过不去而已,以母亲的性情为人,她会不会觉得委屈?这种事你最清楚不过了。”她虽然跟关氏只有一面之缘,但从身边人的描述来看,也大致能了解到关氏的真实性格,清楚对方本性善良宽容,连仇人何氏的儿子梓哥儿,都能真心关怀,更何况是丈夫续娶这种事?

    秦平的目光一时有些游移不定,笑容也更苦涩了:“你说的对,你母亲她……自然不会觉得委屈。她从来……就不会为这种事情感到委屈。”

    秦含真觉得他的语气有些古怪,正想要问,就听到秦平说:“如今时间还早,我也不急着再娶,过上两三年再说好了。你们要来广州也罢,只当去见识见识。父亲给你搜罗些有意思的小玩意儿,给你拿着玩。”

    看来秦平是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了,秦含真也不再多说,只是提醒他:“父亲若有办法说服祖父祖母,拖上几年还罢了。要是你说服不了他们,却硬是不肯答应再娶,万一他们怨到母亲头上,母亲岂不是更委屈?”

    秦平微笑着又摸了摸女儿的头,改而说起了他给女儿带来的东西。虽然女儿跟在祖父母身边,可能用不了多久又要回京城去了,但他还是给她带了不少东西。因听说她在学画,还带了不少上好的纸笔颜料呢。看得秦含真忍不住抱怨:“金陵也有很多这种东西,苏杭湖州那边出产的纸笔颜料也都是上好的,真不必父亲千里迢迢从京城带过来。”

    秦平只是笑而不语。

    秦含真考虑到父亲旅途劳累,没有留多久,就离开了。但这时候天色还早,她便绕着院子散起了步,考虑起父亲再娶这件事来。祖母那边似乎已经拿定了主意,虽说她做晚辈的不好过问,但事关己身,怎么可能真的不过问呢?人选问题上,她还是要想办法去打探消息的。如果对方不靠谱,只是装模作样,她也好趁早说服祖母换人。

    转着转着,她转到了院门口附近。借着游廊底下挂的灯笼昏暗的光,她瞥见赵陌正站在院门外头,一脸纠结,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进来。一旁看院门的婆子也是一脸纠结,犹豫着是不是该提醒他离开?

    秦含真连忙走了过去:“表哥,你在这里做什么?是不是有话要找祖父祖母说?”

    赵陌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舅爷爷去外书房与吴先生说话去了。”便开始继续纠结地看着她。

    秦含真只觉得莫名其妙:“表哥这是怎么啦?”

    赵陌悄悄扯了一把她的袖子,示意她站到边上避人的地方。她一头雾水地过去了。因着他俩是常在一处的,守门的婆子也没说什么。

    赵陌将秦含真拉到院门外不远处的围墙根下,小声对她道:“先前舅奶奶说的话,你……你别在意。你自有你的好处,若是有人因为你母亲早逝而嫌弃你,那样的人不理会也罢。世上还有人是不在意这些的,也会愿意真心爱护你一辈子。”

    秦含真听得笑了:“多谢表哥吉言了,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别人嫌弃我,难道我还要巴结对方不成?谁怕谁呢?”

    赵陌欲言又止,却忽然听见围墙那边传来一声怒吼:“胡闹!”两人都吓了一跳,仔细听去,围墙那边就是外书房,这似乎是秦柏的声音。

    秦含真不由得与赵陌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