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五十八章 团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然而,竹海再吸引人,秦含真暂时也不能去,她得先等候自家父亲秦平的到来。

    幸好秦平并没有让她等多久,过得不到十日,家人就报信到了金陵城,秦平带着梓哥儿,还有吴少英,已经于昨日离开镇江往金陵进发了。眼下虽然天气炎热些,但胜在没有雨,不会妨碍行程,所以估计他们傍晚时分就该到了,应该可以赶在城门关闭前进城。

    秦柏、牛氏与秦含真都十分欢喜。宅子是早就打扫过好几遍的了,伯侄俩住的地方也早就备好了。只是由于夫子庙这处小宅地方并不大,未必能招待下那么多人,所以赵陌自告奋勇,揽了一部分人安置去他淮青桥边的宅子,吴少英则分去了外书房。

    这一天的时间,秦含真他们哪儿都没去,就聚在正院等待了。为了打发时间,秦柏就索性给两个孩子上起了围棋课,只是他自个儿有些心不在焉,秦含真与赵陌也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往门外看,教学的效率就别提了,连午饭都吃得不香。

    所幸,秦平、吴少英一行还是于傍晚城门关闭前赶到了。看着风尘仆仆的儿子、孙儿与学生,秦柏十分激动,一向镇静的双眼都忍不住有几分湿意了。他抱抱儿子,拍拍学生的肩膀,再摸了摸小孙子的头,勉力平静了一下心情,才微笑道:“快去梳洗吧。梳洗过后来上房吃饭。平哥母亲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都是你们爱吃的。”

    牛氏一手抱着孙子,一手拉着儿子的手呢,闻言才依依不舍地将他们放开,又让虎嬷嬷亲自去盯着梓哥儿梳洗,换了别人,她不放心。她看着孙子小小的人儿,虽然长高了不少,说话口齿也更清楚了,但着实黑瘦了许多。看来千里南下,路途还是十分辛苦的,更何况孙子又素来体弱。想到这里,她又有些埋怨儿子,怎么就先斩后奏把孙子带到南边来了呢?但想到儿子离京赴任,家里就真的没有大人能照看孙子了,不带不行,她又把那点埋怨给抛开了去。

    秦平与吴少英相视一笑,齐齐给秦柏、牛氏行了礼,便各自告退了。既然到了家,他们就不必去操心梓哥儿的事,自有人去料理。

    秦含真自打方才见过父亲和表舅,就一直在他们边上转悠,见他们去梳洗了,方才消停下来,坐在正屋等待。但她有些坐不住,瞥见虎嬷嬷给梓哥儿洗过澡了,便过去帮虎嬷嬷给小堂弟换衣裳。

    梓哥儿身上穿的却是一套麻白粗布衣服,做工虽好,但料子却粗,有些磨皮肤,对于皮肤娇嫩的小孩子来说不大合适。虎嬷嬷见了就皱眉,问跟来侍候的夏荷,可有别的衣裳可换?夏荷打开包袱给虎嬷嬷瞧,梓哥儿今年新做的夏衣却大半是同样的衣裳,虽有两身粗棉布的,但颜色都是灰白、灰蓝一类的。

    秦含真瞧见,倒是想起来了。何氏新丧,她虽是出妇,却也是梓哥儿的生母,梓哥儿理当为她服齐衰一年,本来还要执丧杖的,但他还是个孩子,又身在旅途,就不必讲究这个了。幸好这一路南下,是跟着秦平这个官儿上任,自家又雇了船车马,否则戴孝的人投店住宿还是个问题呢。那两身粗棉布的衣裳,瞧着服丧色彩稍浅一点,大约就是骗外人用的。

    她想了想,就让虎嬷嬷把那件灰蓝色的粗棉布衣拿出来给梓哥儿换了。一家人阔别大半年,好不容易团聚吃饭了,何必叫梓哥儿戴孝出现,叫大家想起何氏那个让人不愉快的死人来?

    梓哥儿乖乖地任由虎嬷嬷摆布,换上了那套布衣,抬头看了看秦含真,眨眨眼,两只眼睛清澈明亮。

    秦含真见他乖巧,想起他也是个可怜人,何氏生前没待这个孩子好过,只是利用他稳固自己在秦家的地位,即使他被章姐儿欺负了,也是一味偏心女儿。若不是秦柏,他连正经开蒙读书的机会都没有呢。秦含真想了想,觉得似乎也没必要迁怒到小孩子身上,就笑了笑,伸手捏了梓哥儿的小脸一下,朝他做了个鬼脸。

    虎嬷嬷笑骂道:“姐儿可别太重手,哥儿的脸嫩着呢,当心留了印子,回头太太就该心疼了。”又给梓哥儿穿袜,瞧见夏荷送来的鞋也是粗麻做的,就把眉头一皱,“这颜色如何配得上衣裳?难道就没有别的鞋子了?老爷太太离家才几个月?你们就净会偷懒了,也不给哥儿多做些衣裳鞋袜!”

    夏荷连忙表示,她天天做针线,从来没偷懒过。梓哥儿有好多衣裳鞋子的,只是有些留在京城没带过来,而带来的那些还收在箱子里没拿出来呢。

    虎嬷嬷就说:“既然带来了,那就取去。你不懂,我跟你一块儿去挑。”夏荷心里委屈,她如何就不懂了呢?好歹也侍候了梓哥儿好几年。不过她是个老实人,虎嬷嬷吩咐了,她就乖乖领着虎嬷嬷去翻衣箱了。

    里屋只剩下了秦含真与梓哥儿姐弟两个。

    秦含真心里还有些犹豫,暗想虎嬷嬷方才的话是不是在暗示什么?现在把夏荷支走了,又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她可以趁着没人的时候捏捏梓哥儿的脸撒气,只要别留印子就可以了吗?秦含真有些拿不准。

    梓哥儿却眼巴巴地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捏住了她的袖口,轻声说:“姐姐,对不住……”

    秦含真回过神来:“你跟我说对不住做什么?你做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

    梓哥儿抽了抽鼻子,小声说:“我母亲害了你母亲,我大姐害过你……我觉得对不住你和伯母。我都知道了,她们害人是不对的!现在我母亲死了,大姐不知去了哪里,没法再为自己赎罪。我替她们赎罪好不好?姐姐别生我的气……”说着眼圈都红起来了。

    秦含真听着有些心软,但更多的是诧异:“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谁告诉的你?”

    梓哥儿年纪太小了,何氏被休的时候,他才满了三岁。秦柏与牛氏担心他根本不明白自个儿的生母到底做了什么,解释她的离开时也说得很含糊。梓哥儿只是大致知道生母做了坏事,被送走了,具体的情况应该是不了解的。可如今听他的口风,似乎他已经知道了。他如今才过了五周岁生日不久,能知道什么?到底是谁告诉的他?

    秦含真想了想,就对他道:“你母亲和姐姐做的事,是她们自己的过错,跟你是不相干的。你既然认得清谁是谁非,以后就把她们都忘了吧。你只要记得自己是秦家的孩子,是祖父祖母的孙儿,旁的事不必理会的。”

    梓哥儿郑重地点点头,红着眼睛道:“我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来……吴表舅说,是因为母亲想要瞒着世人大姐的身世,不让别人知道大姐是她跟奸夫偷生的。她骗了大姐的爹,又骗了父亲,她……她怎么能那样做?!我觉得好丢脸……为什么她会是我的母亲呢?”

    秦含真吓了一跳,谁呀,居然连何氏跟人**的事都跟个孩子说了。她忙问:“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呀?”

    梓哥儿老实回答说:“吴表舅告诉我的,伯父也说了一些。吴表舅说,我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开了蒙,读了书,要明白事理,不要因为外人的一些闲话,就误会了自己家里人,象母亲和大姐那样,做出不好的事来。”他抿了抿唇,小声忿忿地道,“我才不会象她们那样呢!”

    秦含真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梓哥儿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我相信你不会学她们那样的。以后要乖乖用功读书呀。你既然说了要替她们赎罪,那就用功读书,将来出人头地,才好给姐姐撑腰呢。”

    梓哥儿双眼亮晶晶地,不停地点头:“我一定会的!”

    虎嬷嬷和夏荷她们拿着鞋回来了。秦含真就把梓哥儿交给了她们,自己转身离开。想了想,她先去了父亲的房间,帮着指挥下人安放行李,待父亲那边叫了水去沐浴,她才跑去外书房寻表舅。吴少英倒是已经草草洗过了,见了外甥女,还挺高兴的,招手叫她过来说话,问她在金陵过得如何。

    秦含真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聊着天,聊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起了梓哥儿的事:“他年纪还那么小,你就把实情都告诉了他,万一他受不了,或者无法理解怎么办?”

    吴少英笑了一笑:“总要告诉他的。那是他生母,既然死了,他做儿子的就该戴孝,否则外人如何看他?如今不比以往了,以往别人都不知道他母亲是何人,只知道是个出妇,就算有几分轻视,看在秦家面上,也不会显露出来。但如今京中已有许多人知道了他生母身份,还知道何氏做了赵的妾,甚至公然喊出她长女是赵亲骨肉的话。你叔叔还被人笑话戴了多年绿帽而不自知呢,但他身在大同,也不怕京城里的议论。梓哥儿却要多承受些,他小小的年纪,若是什么都不知道,听了旁人的挑拨,更容易钻牛角尖。因此我与你父亲商量了,要把实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若他有什么地方不明白的,也要掰开来细细解说明白。还好这孩子不笨,跟老师读了几个月的书,也有几分聪慧,已经明白了是非曲直,知道应该亲近谁,又应该唾弃谁了。”

    他心里暗想,就算梓哥儿不明白这些,他也会说到孩子明白为止的。

    秦含真却留意到了他的一句话:“有人在梓哥儿面前挑拨?谁?都挑拨了些什么?”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