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四十四章 梦破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王氏与赵做了十年的夫妻,又曾陪他一道被圈禁,早已习惯了察颜观色,见他变色,就知道他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心下冷笑一声,又道:“爷想要子嗣不假,生育过的妇人多半还能再生育,也是合情合理。只是爷也要想清楚,你是仅仅想要一个子嗣,而不管他日后前程如何呢?还是想要一个能拿得出手、上得了台面的子嗣?这妇人已是嫁过两遭,做过寡妇,也做过弃妇,另还有三个儿女在世,有两个还是秦家的,在京城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让她生的孩子将来如何见这些同母异父的兄姐们?还是觉得永嘉侯会乐见他的长孙要唤爷一声继父?!”

    赵的脸色又变得更难看了些,望向何氏的目光也有些犹疑不决。

    何氏满面是泪地呜呜叫着,一面要在赵面前扮楚楚可怜请他垂怜的白莲花,一面又要向王氏射去仇恨的目光,忙碌非凡,结果两边都打了折扣。赵已经开始皱眉头了,有些不耐烦地移开了视线。

    王氏又再加了一把火:“爷的子嗣,嫡出最好,只是爷素来嫌弃我生不出儿女来,我也没法为自己辩解。我看过大夫,娘家人也给我请过太医,都说我身体康健,并没有半点不妥之处,大约只是子女缘浅,我也无话可说。爷想要子嗣,要开枝散叶,等孝期过了,我就替爷寻出身清白、容貌姣好、有宜子之相的女子。既是要做爷儿子的生母,就该是知书达礼的良家出身,才配得上爷。这妇人先是罪官之女,又做了出妇,从前所为也有许多不清不白的地方,就连跟爷私通……”

    她看了满脸不自在地赵一眼,继续道:“那也是不规矩得很。这妇人能出墙一次,就能出墙第二次。况且她已经成了爷的人,还要继续跟她那时的夫婿在一处,后来又改嫁了他人,身上早已不洁,哪里有资格再侍候爷呢?即使将来她有福气为爷生下子嗣,要上玉牒的时候,爷打算怎么说?既不能叫孩子的生母不明不白的,也不能叫孩子真的做一个出妇之子吧?将来叫孩子如何见人?只怕皇上与宗人令也不会认!那孩子有还是没有,又有何区别?”

    赵其实也不大高兴何氏另嫁的。他当初跟何氏私通,不过是见她有几分姿色,身份又有些特别罢了。上京娶亲后,他就把何氏抛在了脑后,根本没有想起她来。也就是后来落魄了,他与母亲管氏一道被圈禁时,才从母亲处得知何氏当年生了一个女婴,还想方设法要跟他联系,好让孩子认祖归宗,她自己也能进王府得个名份,但他母亲都给拦下了。

    他那时候还需要仰仗王家,王氏又善妒,如何能叫何氏母女去给她添堵?反正不过是个女孩儿,又不能继承香火,认不认回来都是一样的。他已经娶妻,日后还怕没有儿女?况且以何氏有夫之妇的身份,后来又再改嫁给了他人,如何还能再进他内院侍候?尤其她后嫁的那名小武官也有品阶,又是老马将军手下的人,可别惹来麻烦,惊动了将军府,叫人察觉他们在临县庄子上的布置才好。

    管氏考虑再三,没答应让何氏的女儿认祖归宗,反倒是拿她当个小武官之妻,先拿点好处笼络住,再派个婆子去教养她女儿,顺便行监视之举,对何氏只说是要先把孩子教养好了,等将来大了再找机会认回去。

    管氏还怕何氏会不知轻重地擅自给京中递信,便将正经儿媳王氏的出身背景告诉了她,又威逼利诱了一番,称赵将来是要入主东宫,登基为帝的,到时候章姐儿便是他的长女,堂堂公主之尊,是谁生的已经不重要了。而何氏这个生母,自然也能母凭女贵。有未来的新帝做主,她曾经嫁人的经历也可以洗刷得清清白白,就连她父亲的罪档也能一笔勾消。到时候她便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女出身,进宫做了嫔妃,位份也不会低,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只是这一切的前提是赵能成功上位,所以,为了将来的前程,何氏不能去打搅赵,坏了他的事。

    管氏自认为那时候自己已经算是考虑得很周到了,成功安抚住了何氏。何氏老老实实地做她的小武官妻子,从不向外透露半点口风,只是对女儿宠溺得厉害,盼着女儿的尊贵出身能为自己带来终身的荣华富贵,反倒对于可能会让自己留下黑历史的儿子梓哥儿不大待见,不过是碍于秦安,才装出个慈母的样子来罢了,私底下冷淡得很。

    可谁也没有想到,赵竟没有一儿半女出生,王氏十年无所出,他也没个姬妾,曾经的外室以及母亲管氏私下给他寻的通房,没有一个怀孕的。除了流落在外的章姐儿,他就再没有半个骨肉了,简直就象是命运在开玩笑!管氏在圈禁中将章姐儿与何氏的消息告诉了赵,也是不想让这仅有的孙女继续流落在外。因此,何氏带着章姐儿随金嬷嬷上京寻亲,赵就把她们留下来了。

    何氏对他说,她曾经为他生过一个女儿,如今身体调养得也不错,一定可以再为他生一个儿子。赵觉得有理,便将她纳进了后院。他并没觉得这是在纳新妾,只是把老相好接进家里罢了,哪里想到会生出那么大的风波来?如果不是他作死地泄露了太子南下的消息,估计皇帝也只会对他后院里添了人口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赵如今对何氏的心已经淡了许多。她终究已经是生育过三遭的妇人了,年纪也大了,大病一场后,容色黯淡,在外头还能称得上秀丽,但在赵的后院中,并不显眼。赵若不是为了生儿子,断不会对她这般厚待,也是看在唯一的女儿面上。可若她生下的儿子就象王氏所说的那样上不了台面,有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得罪了永嘉侯府,永嘉侯父子如今都是在御前得脸的人,若他们三天两头在皇帝跟前说他的坏话,他的小命都未必能保住,还说什么子嗣后代?

    反正女人多得是,又不是只有何氏能生。一个不成,多找几个就是了。

    这么想着,赵的神色就冷淡下来,看了何氏一眼,道:“既如此,就把她送回秦家去吧,到底是他家孙儿的生母。至于秦家要如何处置,我们就不管了。”只当是卖了秦家一个面子。

    王氏笑道:“那我就叫人替她们母女收拾行李去了。”

    赵忙道:“且慢!含章不能送走,她是我的骨肉,除了在我们家,还能上哪儿去?”他郑重地向妻子重复一次,“夫人,我今年三十五了,膝下就只有这一点骨血罢了。”

    王氏暗暗咬了咬牙,面上却露出笑容来:“爷今日可算给我一句准话了,先前说什么认义女?闹得孩子如今处境尴尬。爷当初把孩子接回来的时候,就不该连这何氏也一道带回来,更不该承认她们是母女。若何氏安分守己待在咱们家后院里,倒还罢了,偏她又到承恩侯府去闹,惹得如今人人都知道她是谁了。她的女儿,不是姓陈就是姓秦,若不是那两家的骨肉,就该是个野种了。这难道是什么好名声?即使外人知道她是晋王亲孙,顶着野种的身份,将来也无法见人!”

    赵有些讪讪地:“是我考虑得不周到。”狠狠地瞪了何氏一眼,若不是这妇人多事,怎会有这等变故?却把当初何氏头一回去承恩侯府认亲,是奉了他的命令,存心要给永嘉侯这半个仇家添堵的事实给忘了。

    王氏又继续道:“若当日爷早跟我说清楚,我就不会直接将孩子认回来,反而会送到她一处清静之地,先派嬷嬷去好生教养一两年,等礼仪都熟了,诗书也通了,再改了姓名,找个亲戚家的女眷带回来,只说是远亲家的女孩儿,父母都没了,我心存怜惜,认她在膝下做个义女,将来带出去也好说亲。这方是妥当的法子。”

    饶是赵为了王家才愿意看妻子脸色,也不由得承认她的法子比自己想的周到一百倍。

    王氏叹道:“罢了,如今也不算晚,趁着外人也没见过含章,赶紧把她送出去,过两年接回来,正好说亲。再不送,可就来不及了!”她瞥了何氏一眼,“这妇人也不能送回秦家去,否则她在秦家胡言乱语,嚷嚷着爷与她有私情,还生了个女儿,却叫孩子将来如何见人?爷若信得过我,就把人交给我,我保证不会伤她性命就是。”

    赵犹豫了一下,就在何氏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点下了头。

    何氏只觉得晴天霹雳,虽然早知道他靠不住,但他不顾她曾为他生下了唯一的女儿,直接将她交给狠毒的正妻处置,凉薄处也叫人心寒不已。王氏虽说不会伤了她的性命,但没说不会折腾她,只怕到时候生不如死。更可怕的是,若照着王氏的建议,安排章姐儿,将来章姐儿根本不能认祖归宗,连出身也换了,哪里还有她这个生母的痕迹?那她这些年受的苦又是为了什么?她自绝于秦家,图的又是什么?!

    何氏仿佛看到自己一直以来的富贵荣华梦,全都在今日破灭得一干二净,半点痕迹也不剩。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