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三十二章 安慰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自己就是被后母祸害过的例子,一听说秦含真可能也要有后母了,就不由得为她担心。

    犹豫了一下,他便安慰秦含真道:“表妹别怕,舅爷爷舅奶奶为表叔挑选续弦时,定会以人品择人,而不是家世权势的。这跟我父亲续娶时不一样。将来,若是你的后母要欺负你,舅爷爷舅奶奶也会为你做主,不会叫她得逞的。况且……还有我呢,我也可以跟你做伴,不会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受苦。”

    秦含真叹了口气:“谢谢赵表哥,其实我倒不是怕有后母什么的。我父亲还那么年轻,我早就知道他定要续娶的,总不能叫他一辈子就这样单下去吧?只是眼下我们一家日子过得融洽美满,我一时半会儿的不想有什么变化,只盼着这样再多融洽几年。如果有了后母,新人初入,也不知道会怎么样。要是家中的气氛有所变化,而且还是不好的变化,我一想起就会觉得难受。只盼着祖父祖母为父亲聘来的人,真的是个品性正直善良的好女子吧。当然,还有二叔那边,他耳根够软的了,前头那位真是叫人一言难尽,但愿老天爷保佑,他再娶的人能靠谱一点。”

    赵陌隐隐约约知道些何氏的事,只是不清楚具体的详情,但何氏与秦含真有大仇是真的,他也能理解秦含真的想法,便又安慰了几句。

    秦含真听着他的安慰,就不由得笑了:“赵表哥,你真担心我会被欺负吗?放心放心,我才不是软子呢。以前……那是年纪还小,不清楚情况,现在我可不会轻易叫人欺负到头上。虽然世人都注重名声,容易被孝道限制,明明是个不慈的后母,却还要受尽欺负的原配儿女孝顺敬重她,但凡有半点不顺,不孝的帽子就盖下来了。我可没那么傻,名声再重要,也不及性命。我娘……当初就是因为顾虑名声,才丢了性命的,我怎么想都觉得不值。我记着这个教训呢,如果真的有人要欺负我,踩到我头上,我也不会跟她客气。名声这种东西,未必能限制我,却可以限制她,她要是不要脸了,那我也会奉陪到底。大家撕一撕,看谁怕谁!”

    赵陌听得有些发愣,秦含真见状又笑了:“怎么啦?表哥是不是被我吓到?没事,我总要嘴上说得响亮些,表一表决心的,并不是真的就一定要下场跟后母撕了。其实父亲要续娶,人选很重要,如果后母为人好,我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要跟后母过不去的那种人。她省心,我也省了心。在父亲定亲之前,我一定会帮着祖父祖母选好人的,一旦发现有不好的苗头立刻就会告状。有我娘和何氏的前例在,祖父祖母挑人时也会慎重许多,不会不听我的劝。我知道我这么做,也许会惹来非议,但现在不是考虑女孩儿名声的时候。日子是自己在过的,别人说几句闲话,听听就算了,不必放在心上。反正每天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别人有那么多闲话的题材,哪里还能一辈子就盯着我说嘴呢?”

    赵陌觉得,本来是自己在安慰秦含真的,怎么如今反倒象是他被秦含真安慰了呢?

    他低头想想自己的处境,忽然也觉得许多事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了。日子毕竟还是自己在过的,旁人的几句闲话,又有什么要紧呢?这么一想,心头的郁郁也消散了许多。

    他微笑着看秦含真:“这都是以后的事,咱们也不必多想,见机行事便是。”

    秦含真点头,忙又道:“方才我在祖父祖母那儿,听到了父亲和大堂哥信里说的事……”

    太子平安回到了京城,秦柏与黄晋成就算是完成了皇帝托付的任务,也能放下心来。

    没两日,京中便有特使抵达金陵,与巡抚衙门接洽,带来处置甄有利、李延朝等人的密旨。秦柏与黄晋成只是事后听说甄有利一伙人被判了流放西北,但事实上早就在狱中被处死了,押往西北的只是冒名顶替之人。至于巡抚衙门这么做,到底是想要钓鱼,还是别的什么缘故,他们就不清楚了。

    至于李延朝,目前还在城西驿站一个偏僻的院子里养病。他家下人不知利害关系,还觉得甄有利的下场大快人心,在他房间外议论。他听了之后,心下惊惧不已,天天提心吊胆。忽然一天,有特使前来,清退下人,与他说了一番话,他才知道原来太子早就不在金陵了。他在金陵城内城外忙活的那些日子,太子已经踏上了返京的道路,他就象是一个傻子似的被溜来溜去,一心做着飞黄腾达的美梦,其实却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将自己和家人全都埋了进去。

    他本就病得不轻,此前又被甄有利气得几番吐血,早已元气大伤,再叫新任上元县令一番挤兑,心情郁结,病情更是加重几分。如今他再听了特使几句话,便喷出一大口血来,转眼间已是翻了白眼,气绝身亡,倒是省了特使特地带来的几样好工具。

    特使确认了他已死后,便挥挥手,带着随行人员干脆利落地走了。只剩下不知情的师爷和几个仆人,根本不知道自家东主都惹了什么祸,更不知道自己命大逃过了一劫。还有仆人糊里糊涂地哭着喊着自家少主人被人害死了,要去知府衙门告状,那师爷却有几分眼色,从特使随行的人里有巡抚衙门的官差猜出,自家东主可能是做错了什么事,才落得这样的结果。他拦下了想要闹事的下人,好话狠话说了一大通,总算把人唬住了。一众人等战战兢兢地,草草收殓了李延朝的遗体,便护着灵柩,踏上了返京的道路。至于京城里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们,他们眼下还一无所知。

    至于师爷,早已知会了自己的书僮,要在上京路上寻空溜走了。

    这些都是后话,秦柏与黄晋成见事情已告一段落,便也放心去办别的事了。

    秦柏是终于有时间可以陪妻子牛氏往稍远一点的地方去游玩,黄晋成则开始研究要如何将顶头上司指挥使拉下马来。不过,他还没忘记黄家那边,派了人去打听,得知黄家近期确实打算要上京,左邻右舍都听说了,而且路费还是秦克用出的,竟是去码头包了一艘船,专送他们一家,而不是搭乘寻常的运河客船,花钱大方的程度叫人吃惊。

    黄晋成心里觉得古怪,怀疑这里头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缘故。考虑过后,他就把从前曾经在后院里侍候过黄忆秋的一个婆子叫来,如此这般吩咐一通,就让她带上两个人,出门去打探。

    那婆子事先打听过,得知黄忆秋要随母亲出门上香,便特地在她们要去的寺庙里等着。待到黄忆秋只带着一个丫头独处时,她就撞了过去,扮作偶遇的模样,惊呼:“这不是秋姐儿么?自过年时您搬回家去,我们老姐妹几个就再也没见过您了。姐儿一向可好?瞧着好象瘦了呀,精神也有些憔悴,姐儿一定受苦了!”说着她就低头拭了拭泪,哽咽着说:“大人气性也太大了,姑太太与他过不去,又与姐儿有什么相干?怎能将气撒到姐儿身上呢?那时姐儿的新衣裳都做了好几套,说好了要在去同知大人家的春宴时穿的,结果姐儿走了,衣裳也没人理会了。”

    黄忆秋猛一见这婆子,还有些吃惊,但想起她从前侍候自己殷勤,如今又是偶遇,神色也缓和下来,笑道:“原来是妈妈,怎的这般巧?你也来上香么?”

    婆子抽泣着点点头:“张姐姐身上有些个不爽利。姐儿也知道,我们是几十年的老姐妹了,怎能放心得下?便来庙里拜一拜菩萨,盼着菩萨能保佑她快点好起来。”

    “张妈妈病了?”黄忆秋记起了另一个严厉些的婆子,并不是很关心,“那可怎么好?希望她能早点好起来吧。”心不在焉的一句话过去,她又露出笑容来,“先前为我做的那些衣裳首饰还在么?叔叔没送人?那……能不能给我送来呢?都是给我量身订做的,别人又不能使,白放在那里可惜了……叔叔如今可气消了?”

    婆子听了,心下一冷,面上却半点异色不露,笑道:“哪儿有那么大的气?只是面上还下不来。大人私下跟我们抱怨,说是吃力不讨好,今后还是不能再做好人了。其实,就是姑太太那事儿,他心里还留了根刺。这也是难怪的,我们大人一心为了姐儿着想,竟落下了埋怨,换了谁不生气呢?姑太太至今连句对不住都没跟我们大人说呢,叫大人如何下得来台?他若是一点都不计较,由得姑太太踩在自己头上,岂不是白做了那么大的官?”

    黄忆秋叹了口气:“姑姑确实是太过了些,她就是误会了,却又拉不下脸来赔不是。叔叔别跟她一般见识。”又继续问起衣裳首饰的事。听她的口风,似乎这些东西可以派上大用场。如果能“还”到她手中,她能省下好大一笔钱呢。

    婆子一边与她周旋,一边套话,只说自己是下人做不得主,但又给黄忆秋一种错觉,仿佛那些衣裳首饰,只要求一求黄晋成,她就能拿到手了。如此这般,倒也叫这婆子套到了不少话。

    可惜没过多久,黄大奶奶就解完签过来了,得知那婆子是黄晋成家的,顿时脸色大变,也不顾黄忆秋说什么,直接拉了女儿就走人。

    婆子将经过详细回报给黄晋成。黄晋成听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只觉得事情有些古怪。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