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再次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砚身后的人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身形瘦削精干,脸颊边带着一道寸许长的刀疤,衬得他整个人多了几分阴沉,一看就不好惹。

    他向蜀王妃下跪行礼:“刘敢见过王妃。”

    蜀王妃看着刘敢,一时间有些茫然:“你……你怎会回京城来的?可是王爷有什么吩咐?”

    她的幼子赵砚笑吟吟地道:“刘敢是奉了父王的命,回京看母妃来的。他一路疾行而来,可辛苦了呢。我在府门前看见他,就立刻将他带来见母妃了。”

    竟是奉了蜀王之命而来?蜀王妃不由得看向刘敢:“王爷……有什么吩咐?”说完,她又露出有些落寞的表情,“若是要紧事,只怕我未必能替王爷去办了……”

    刘敢迟疑了一下,看向赵砚。赵砚笑道:“我知道,父王定有机密要事嘱咐母妃,我回避就是了。真是的,我也是大人了,眼看着就满十六岁,能娶媳妇了。你们怎么还拿我当小孩子呢?事事都不叫我知道!”他嘴上虽然说的是抱怨的话,脸上却是带笑的。

    蜀王妃想起自己可能快要死了,心下一痛,忙道:“砚儿,你且去厢房喝茶吃点心,一会儿再来见我。我……有话要嘱咐你。”

    赵砚干脆地答应了,笑着说:“正巧呢,我答应了要给太后娘娘做几只风筝,等天气暖和之后就放着玩儿。我叫人把材料都送到厢房去,试试看能不能做成。若是能赶在三月三之前做完,太后娘娘一定会很高兴的,说不定还会赏我呢!”

    蜀王妃微微红了眼圈:“太后娘娘……很疼你。”

    赵砚笑眯眯地道:“那是当然了。太后娘娘素来疼我的。我的婚事,太后娘娘还说要亲自替我挑媳妇呢。她还赏了我许多她老人家年轻时候戴过的首饰,叫我留着送媳妇,还教了我许多夫妻相处之道,叫我日后好好跟媳妇过日子。”

    蜀王妃几乎要落下泪来了,脸上却是笑着的:“好孩子,你孝顺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自然也会疼你。有她老人家为你的婚事做主,母妃就能放心了。”

    赵砚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腼腆地笑了笑,道:“我……我去厢房了。母妃一会儿得了空就叫我吧。”说罢匆匆跑了。

    只是在迈出门槛的同时,他回过来看向屋内,目光略过低头拭泪的母亲,直接看向了刘敢。刘敢与他四目相对,微微颌首。他嘴角翘了翘,便放心地转身而去了。

    赵砚离开了,蜀王妃低头擦去眼泪,淡淡地问刘敢:“说吧,王爷有什么话要嘱咐的?”

    刘敢道:“回王妃的话,王爷……上月收到了李延朝从金陵送出的急信……”

    蜀王妃猛然站起身来,嬷嬷惊叫:“竟然连王爷那儿也收到了?!”刘敢默默地点了点头。

    蜀王妃苦笑着坐倒在座椅上:“原来如此。王爷也心动了么?可惜……迟了一步。这事儿已经不成了。”

    刘敢道:“属下已经尽知。王爷派属下快马赶往金陵,见机行事。若事不可为,则无需勉强,但倘若有机可趁,就不要错过机会,只是事后需得扫清痕迹,不能叫人怀疑到王府头上来。”

    蜀王妃听说丈夫与自己是英雄所见略同,心里也稍稍宽慰了几分:“确实,那般好机会,错过了岂不可惜?无奈孙先生他们不同意,硬是拦住我,不许我动用府中的精英死士。无奈之下,我只好从庄上挑了几个身手不错的,再让我母亲的陪房甄有利把人带到金陵去。没想到甄有利无能,不但没能把事情办成,反倒闹得沸反盈天的……”

    “王妃。”刘敢打断了她的话,“甄有利确实无能,但这件事也不能全怪到他头上。这整件事就是一个圈套,甄有利根本不会有成功的机会。他从踏进金陵城开始,就注定了无法逃脱。”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蜀王妃立刻盯向刘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敢答道:“属下带人前往金陵,算算日子,只比甄有利晚了几天。那时候他们露了行迹,被官府追缉,有两名死士逃走。这两人,后来都叫属下遇上了。其中一人伤得太重,已经死在路上,另一人被属下藏了起来。但他们到达金陵城后所经历的一切,属下均已查问清楚了。甄有利见李延朝病倒,就将他撇开,自行其事,有贪功的嫌疑。但那时候李延朝行事不慎,已经引起了永嘉侯秦柏、辽王世孙赵陌与金陵卫指挥佥事黄晋成的疑心,恐怕已经有人盯上他了。因此甄有利一带人进上元县衙,就立刻被发现了踪迹。”

    蜀王妃听得脸色发青:“你是说……太子其实早就知道甄有利打算做什么?!”

    刘敢笑笑:“太子是否知情,属下就不知道了,但永嘉侯、辽王世孙与黄晋成却定是知道的。兴许连浙江巡抚衙门也心知肚明。之后甄有利说发现了太子殿下一行的踪迹,其实根本没见着太子的正脸。真正称得上是打过照面的,就只有太医沈维瑛而已。然而,沈维瑛是跟着永嘉侯南下的,原本并不在太子身边侍候。见过太子与他身边随行太医、侍卫的,只有李延朝。可那却是在甄有利到金陵之前的事儿。”

    蜀王妃皱起了眉头。嬷嬷忙问:“照你这么说,太子……其实根本就没有在甄有利面前露过面?甄有利跟上的人,其实一直是别人假装的?太子是躲起来了?”

    刘敢看向她:“太子殿下怕是早就离开了金陵,眼下就在返回京城的路上!”

    他敢下这个结论,并不是全无来由的。甄有利一伙人从没有见过太子的正脸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刘敢听了逃走的死士提供的消息后,留意到永嘉侯不久之前,才送走了侄孙,承恩侯嫡长孙秦简。

    秦简与黄晋成有亲,黄晋成还特地派出了大批心腹亲兵护送他回京。大过年的,秦简忽然全无预兆地只身返京,必有缘故。而黄晋成为了一个亲戚家的孩子,就派出那么多的亲兵,未免太过劳师动众了些。更奇怪的是,秦简身边只带了一名秦家的随从,身为长辈的永嘉侯竟然没有派可靠的人手护送侄孙,这太不合情理了。刘敢不得不怀疑,说不定黄晋成的亲兵真正要护送的,其实是太子才对,秦简不过就是个幌子而已。

    刘敢对蜀王妃说出了自己的分析,然后道:“属下一推断出这个结论,就立刻带人快马北上京城,请王妃的示下,是否需要再下一次手?太子眼下行踪不定,但总有到京城的一日,路上未必没有机会。只是如今他身边护卫人手颇多,怕是不能做得太过明目张胆了。属下手中有一种秘药,让人服下后,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令人日渐衰弱,就如同是生了病一般,然后在两个月内不治身亡。传闻中太子殿下在金陵求医,颇见奇效,身体已有好转。但太子身体好了,对我们小公子可没什么好处。若他再次病弱下去,小公子未必没有出头的一日。如今,就要看王妃的决断了!”

    蜀王妃心里在挣扎。

    嬷嬷却感觉到了不妥,忙道:“王妃,不成的,您忘了孙先生方才说过什么了?!”蜀王妃没有吭声。

    就算她真的要去死,至少,可以先为小儿子清出一条青云大道来。太子一日不死,皇家就一日不需要过继皇嗣,小儿子哪里有心想事成的一天?但如果太子有个好歹,凭着太后对自家小儿子的疼宠,未必不会有助他入继皇家的想法。而她若是这时候就死了,小儿子的清名就保住了,想必不会受了她的连累。对太子下第二次手时,他们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皇帝也怪不得他们蜀王府头上。如此……岂不是皆大欢喜?

    她心爱的小儿子砚儿呀,那么天真不知事,一心只知道孝顺爹娘。她做母亲的,既然都决定要为儿子牺牲自己的性命了,难道就不能再多做一些?

    蜀王妃沉默不语着。刘敢却问嬷嬷:“孙先生说了什么?怎的王妃与嬷嬷的脸色都这般难看?属下才进府,就先来拜见王妃了,还没来得及见孙先生呢。”

    蜀王妃勉强笑了笑:“孙先生反对我们对太子下手,这些事跟他说了也没用,还是不要去找他了。你……你一会儿就直接出府吧,不要跟孙先生他们打照面,也别让他们知道你回来是为了什么事。死士庄上的人手,你有自行支配的权利,无须经过孙先生他们的同意,就可以调人。既然要做,就做得干净利落一些,记得做好善后,千万不要让人疑心到我们蜀王府头上!”

    她顿了一顿:“必要的时候,可以留下些痕迹,将罪名嫁祸到辽王世子头上。他儿子不是在金陵么?一定早就知道太子的行踪,暗中给他老子传递消息,让辽王世子派人来害太子,也没什么奇怪的。”顺便就把小儿子的竞争对手给解决了吧。只要天下乌鸦都是黑的,太后娘娘就没理由弃有涂家血脉的赵砚,而选择与她不相干的赵硕了。

    刘敢迟疑了一下,方才郑重道:“既然王妃下了令,属下定会竭尽所能的。王妃请放心。”又问她是否还有别的吩咐?

    蜀王妃苍白着一张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你去吧,记得一定要办好。别的……我也没什么可嘱咐你的了,记得要护住小公子。”

    刘敢应了声,恭敬地退了下去。

    嬷嬷扑到蜀王妃跟前,声音都在发抖了:“王妃,您……您真要冒这个险么?!”

    “做都做了,还有什么可后悔的呢?”蜀王妃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冷冷的就如同玉石雕刻而成一般,“我替砚儿扫清了前路,就算是死,也死得值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