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二十章 请罪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涂大夫人立刻就被看管了起来。不但她本人被看管了,连她身边的丫头婆子们也不例外。涂家家主这是铁了心,定要断绝她与外头的联系了。

    涂大夫人双眼通红,撕心裂肺:“老爷!你难道就不顾我们几十年的夫妻之情,不顾骨肉之情了么?!你问我是不是只有王妃是亲生的,难道王妃就不是你亲生的女儿?!”

    涂家家主这时候才勉强穿好了一身大衣裳,冷淡地回头望了妻子一眼:“正因为她是我亲生的女儿,我才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往绝路上走,还连累了孩儿,更不能让她把我们涂家拖下万丈深渊!夫人,你要怪我无情,我也无话可说。我既做了这家主,心里自然不可能只装着自己的妻儿,我还要为这满门近千人口的身家性命着想!”

    他在心腹的搀扶下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吩咐:“甄有利的家人亲友全数不许走脱,命人先看管起来,若官府来人锁拿,只管交出去。叫人把李延盛送回家去,让他往后不必再来了,也不许家中任何人与李家再有往来!李家若来人,不管是谁,直接打出去,不许进门!”

    他还没忘记叫人把李延朝的外祖唤来,命其到祠堂先跪上几个时辰再说。他如今没空去理会这一支旁支,但对于为涂家、为女儿招来祸患的人,他是绝对没有好感的。李家是外姓人,他管不得,但总能管李家太太的父亲,他的旁支堂弟。若是李家够聪明,就该知道这时候应该怎么做。他也好借机狠狠出一口气!

    这时候,家中的管事忽然来报:“回禀老爷,方才清点正院的丫头婆子,发现红鸳不见了!有婆子说,瞧见她刚刚从花园后头的夹道小门逃了出去。那边的看门人不知内院的事,竟叫她走脱了。”

    涂家家主脚下一顿,脸色阴沉了下来。

    红鸳是涂大夫人身边的大丫头,素得她看重,但并非涂大夫人陪房之后,而是涂家的家生子。如今所为,与卖主无异了。

    他冷然回头望向屋中的妻子,涂大夫人也刚刚从身边的丫头处得到了红鸳成功逃脱的消息,心下顿时一松。红鸳素来机灵,她方才是守在门外的,定然听到些什么,或许能成功将消息传到女儿蜀王妃耳中,让蜀王妃早做准备。涂大夫人只惋惜王府医官走得太早了,也没有私下说话的机会,否则也不必红鸳冒此大险。

    她看向脸色难看的丈夫,嘴角浮现出了胜利的微笑。

    涂家家主却只是冷笑了一声:“真真蠢货!她以为她逃出去能做什么?身为涂家奴婢,却行背主之事,这个丫头留不得了!”他吩咐管事,立刻去官府告官,说红鸳偷盗主人巨资财物出逃,请官府锁拿,同时将红鸳的家人全数捆了,送去人牙子处发卖,而且还要跟人牙子说清楚了,要一个一个地卖,务必令她这一家子全都四散各地,不得团聚。至于卖到什么地方去,他全无意见,不会理会。

    涂大夫人目眦欲裂,丈夫此举是要断她臂膀!红鸳一家都是她的人,这么一处置,岂不是全都废了?!她身边的丫头婆子们更是胆寒不已。连红鸳这般体面的大丫头,父母还是小管事呢,都只能落得这般下场,还连累了全家大小,那她们若是违逆了家主……

    所有人都在暗暗修正了自己的立场,只是面上不露而已。她们还要在涂大夫人身边侍候的,自不可能公然得罪主母,但实际上该怎么做,她们心里已经做出了选择。

    然而涂家家主却没有多加理会妻子的反应,甚至也没有另外再派人去追捕红鸳。只要以偷盗的名义告了官,这个丫头就算是废了。何况,她会逃往何处,对涂家家主而言根本就不是秘密。他不认为女儿得了消息,还能做什么。眼下最要紧的,是要进宫向太后说明真相,向太后、皇帝请罪。

    到了这时候再请罪,兴许已经有些晚了,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他是一家之主,总要护住合家老小的性命。所幸太子殿下应该无恙,对他下手的人,无论是李延朝还是甄有利,严格来说都不算是涂家的人,必要的时候,没什么不可以割舍的。涂家的平安,才是最要紧的事。

    且不说涂家家主在慈宁宫与太后说了些什么,又是如何惹得太后震怒,只能长跪在殿前磕头请罪的,乾清宫里的皇帝没多久就收到了消息,连涂家家主在太后面前说的是什么话,也都知道了。他还知道,太后已经开始重新梳妆更衣,并命人备下凤辇,要往乾清宫来了。她打算把涂家家主也一并带过来,打算做什么,简直不用猜。

    皇帝淡淡地笑了一笑:“太后仍是那么的睿智,永远知道什么样的做法才是最正确的。”

    张朝贵小心地抬头看了皇帝一眼,见他似乎并未发怒,便试探地问:“陛下是否打算见太后娘娘?”独生儿子遇险,皇帝若是打算晾一晾太后与涂家家主,也是人之常情。

    但皇帝并没打算这么小气:“自然是要见的。那可是太后。”他每隔几日就能收到儿子平安的消息,心情正好,对那意图伤害儿子却至今被溜得团团转,根本找不着北的歹人,其实是好笑的想法更多些。愤怒是有的,但还不至于迁怒到太后身上。他知道这事儿与太后无关。太后早知太子出京之事,能隐瞒至今,连太妃们、涂家人以及宠爱的蜀王幼子都一无所知,可见太后心里是护着太子的。他还不至于分不清是非曲直。

    只是涂家家主还需要敲打,竟然纵容得后宅妇人做下这等恶事,他还一无所知,直至今日才发现真相,实在是可笑又可厌。趁此机会,让涂家人再老实些吧,不要总想着在朝中出头了。身为外戚,何必总想着手握实权?安享富贵尊荣也就够了。若后代子孙中有人有出息,日后自会有他家的造化。皇帝连秦家都约束得那么紧,更何况是隔了一层的涂家呢?

    张朝贵看着皇帝的脸色,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心下一松,微笑着道:“陛下,方才奴才听说,太子殿下已经过了黄河,一行人都平安,太子殿下也没有身体不适,可见真的是大好了。算算日子,只怕没有几天,太子殿下就回到京城了!”

    皇帝笑道:“朕已经知道了。这一回太子能平安归京,永嘉侯、黄晋成、沈维瑛等人俱有大功,浙江巡抚从旁协助,亦有功劳。还有赵陌与秦简这两个小子,难为他们小小年纪,也是有胆有识。待他们平安归京,朕定要厚厚重赏!”

    张朝贵忙恭喜皇帝,得了忠臣良将,就连少年人也都心向皇家,一心为皇帝效力,云云。

    皇帝笑着摆摆手,不想再听这些奉承的话了。他如今最庆幸的,就是当初答应了小舅子秦柏,放他到金陵去照应太子。若不是有秦柏在,兴许太子早已遇险了。当初他还曾经想过,秦柏将赵陌带去,多少有些不妥,但赵陌身世可怜,品性也不错,既然秦柏信得过,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可如今,皇帝一点儿都不觉得赵陌有什么不好了,这孩子简直比他父亲要讨人喜欢一百倍!

    这样的好孩子,明白事理又知所进退,怎么就有那样一个父亲呢?皇帝曾经也十分赏识赵硕,赵硕得以册封辽王世子后,向他表明自己并无野心,只是想要自己该得的世子名份什么的,他也曾经欣慰过。可如今看赵硕的言行,野心仍旧是明白得路人皆知,皇帝心里渐渐就有些冷了。

    他开始觉得,把这么一个人留在太子身边做臂膀,似乎并不是什么妥当的想法。不过,赵硕本身就是辽王世子,日后总有继承辽王府的时候。辽东那边,还是需要人镇守的,倒也没什么可担忧的。赵硕,自然会有他该去的地方。

    不过,有功就得赏。皇帝开始思考,要给那几个功臣什么样的赏赐。黄晋成已经破格升了官,暂时不好再动了,只赐些金帛就是。日后他在金陵任满,再立些功劳,履历上好看些,再行升迁也容易。

    不过永嘉侯秦柏这边,就有些不好赏了。皇帝也很烦恼,小舅子年纪大了,也无心任官,平日生活也不奢侈,只赐田地财物,男女奴婢,都没什么意义。该赐些什么样的东西,才会让秦柏高兴呢?

    皇帝想起了秦柏的两个儿子。他问张朝贵:“秦平在宫中做了多久侍卫了?”

    张朝贵自然是知道的:“秦侍卫是前年十月万寿节后进宫任职的,算来也有一年多了。”

    一年零两三个月,这个资历有些短了。况且秦平做侍卫时,已经升了品级,想要再升,却要再等一等才好。秦柏的功劳,是不好公然对外说明的,怕会影响了太子的名声,也会惹得那些御史喋喋不休。

    皇帝又想起了秦柏的另一个儿子:“秦安如何?朕听说他如今在大同为官,是什么官职?表现如何?”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