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追踪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甄有利自从带人上元县衙里出来,便很快找到了落脚处。

    他是习惯了过舒适日子的人,手头又有钱,自不会委屈了自己。为了日常生活方便,他特地在金陵城最好的客栈之一中租了一处独|立的小院,一日三餐都有人负责,每日定时会有人打扫,洗衣之类的杂务也不必自己操心,院子后墙外头就是客栈后的巷弄,要避人耳目出去也方便。

    此时还未出正月,金陵城里依然有许多外地来的人,或是探亲访友,或是游玩散心,甄有利一行在当中并不算十分显眼。若说他们有哪些引人注目的地方,大约就是除了甄有利以外,其余的人气质都偏冷漠阴沉,又在大过年里穿着黑衣走动,脸上半点笑容都没有,旁人自然会觉得奇怪,忍不住多瞄几眼,然后被他们吓得不敢再看。

    没办法,甄有利这回带来的人里,除了一个可以协助情报工作,其余人都是专做脏活的死士,即使在蜀王府的死士群体中,都是十分不受欢迎的那种。他们往往少有出动的时候,但一出动,随时都有可能会回不来。若当中有人离开一两个月,其他同伴都未必会过问一句派甄有利南下的人,之所以会给他选择这样的下属,也是因为这种原因。

    甄有利会选择在客栈落脚,而不是寻找更加隐蔽而安全的住处,其实也是因为他手下带来的这些人,日常生活都习惯了别人的侍候与照顾。他这一路南下已经吃够了苦头。明明他才是头领,要对他们下命令的,可路上他却费尽了力气去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夫人可从来都没提过他还要烦恼这种事!这几个人说是要令他命令行事,其实谁都没把他放在眼里。甄有利恨得牙痒痒的,却半句抱怨的话都不敢说要知道,这些家伙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万一翻脸了,不顾主人的吩咐直接砍了他怎么办?!

    于是,甄有利把大部分人留在客栈里,只带了那名负责情报工作的死士出门打探消息。根据李延朝所提供的情报,载有太子的马车曾有过数名护卫骑马守卫,经过五里坡之后,马车曾一度消失在李延朝的视线中,重新出现后,护卫的人数就少了一半,之后马车再也没在李延朝面前消失过,因此要把太子调包成辽王世孙,就只能是在五里坡。

    甄有利也不知道李延朝的说法是经过修饰的,直接带着手下去了五里坡打听。事实证明李延朝是个无能之辈,而他带来的人一向专职于情报打探,一出手就发现了重要线索。

    他们在五里坡附近找到一位自称是秦氏族人辖下佃农的老人,因着家正好就在那一带,事发那日见天气不错就出来闲走,凑巧瞧见了马车经过的情形。永嘉侯秦柏乃是秦氏族中最尊贵的族人之一,近几个月又回到老家来祭祖,身为秦氏家族的佃农,怎么可能不认得永嘉侯府的马车?他还以为是永嘉侯回秦庄来了呢。谁知道马车只是在路边小树林里停了一下,从车上下来一个人,上了早就藏在小树林里的另一辆马车,就带着四名骑马的护卫朝秦庄的方向走了。而永嘉侯曾带回秦庄来住过一阵子的一位小公子,则从小树林里走出来,上了马车。佃农当时远远瞧见,还在疑惑这位小公子是在做什么呢。不过对方很快就坐车离开了,他也没来得及多问。

    这位佃农因为新年里走亲戚,先前有好几天不在家,并不知道有人曾经来五里坡打探过消息,自然也就不会有告诉来人这个消息的可能了。

    甄有利听了,便知道是李延朝派来的人没福,竟没发现这位难得的目击者。托佃农的福,他确定了那日辽王世孙确实是在五里坡与太子殿下调换,引走了李延朝,而太子则在护卫们的保护下,躲进了秦庄。说不定当时永嘉侯也在秦庄里呢,正好接应太子。只是不知道,太子如今是不是还在秦庄呢?

    秦庄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但来的基本都是秦家的亲友。作为单一家族所形成的村落,周围都是家族成员的田产,平日里是很少会有陌生人上门的。太子若要躲进来,一天两天还罢了,时间长了一定会被发现的。甄有利顶着秦庄中人怀疑的目光,打探了一圈,确定永嘉侯秦柏所属的六房祖宅中并没有身份不明的客人借住,主人也不在,并且是在李延朝盯哨那日就回城里去了,他就知道,太子定然早已离开了秦庄。

    那太子离开后,又会去了哪里呢?

    五里坡的线索已是断了,甄有利只能指望另一边的叶氏医馆了。这一回,他运气挺好的,才埋伏了一天,就看见了前来买药的沈太医。甄有利也认得沈太医,加上李延朝先前提供的线索,他知道沈太医如今就跟在太子身边,于是便带了人,悄悄地跟在沈太医身后,好弄清楚对方如今到底在何处落脚,是否仍旧与太子同行?

    只见沈太医不紧不慢地沿着街道前行,时不时买点小吃、杂书什么的,然后晃到街角的渡口,便上了一条早等在那里的小船。撑船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药僮。药僮近日学会了撑船技术,手中船篙轻轻一点,船就离岸驶去。

    甄有利和他的同伴目瞪口呆地站在渡口旁。他们都是北方来的旱鸭子,也不懂撑船,更没有船在手上,如今叫他们如何去追沈太医?!

    幸而天无绝人之路。江南一地,河网密布,河上的船儿自然也多。甄有利的同伴迅速瞄上了一艘负责运货的小船,拉着他就跳了上去,也不顾船上浓重的鱼腥味儿,往船家怀里扔了一颗银锞子,就要他追上前头的船。

    船家揣好银锞子,偷偷打量了甄有利二人一眼,装作笑得贪婪的模样,道:“谢两位客官打赏,小的这就追上去!”一路摇撸,竟是慢慢追了上去,虽然离得有一段距离,却完全没有跟丢。

    不久之后,沈太医主仆俩坐的船靠岸了,二人下锚上岸,却直接到了一处私家小码头,直开后门而入,便消失不见了。

    甄有利坐的船来到那小码头边上,他看了又看,还在猜测这宅子会不会就是太子的新落脚点,他那位同伴已经压低声音告诉他:“看起来象是先前那一位住过的宅子。不过是假装离开,到镇上小住几日,又暗地里折了回来。这里毕竟是他们住惯了的地方。只是这一回,他们走水路从后门进,李大人的人竟毫无所知!”

    甄有利顿时明白了,忙拉着同伴就在附近的另一处小码头上了岸,折回来看沈太医进入的宅子,对比周围的环境,可不正是李延朝口中提过的太子原住处么?!原来太子先前说要离开,不过是要做个假象,其实是为了将李延朝手下人的注意力转开,然后才偷偷回来。这法子说来浅显,但李延朝竟然连如此简单的计谋都没有发现,简直就是废物!

    甄有利又气冲冲地去了上元县衙,摒退左右,冲着李延朝发了一顿火。

    李延朝得知太子又住回了原本在淮清桥的宅子,只是改为从后门进出,而他的人却只顾着到处去探消息,竟没有回来多看那宅子一眼。会犯这种错误,确实是他的疏忽。若是别的事,这点小疏忽不算什么,可如今他没有发现的线索叫甄有利发现了,他还有多少底气去为自己的功劳争一争呢?

    李延朝只觉得眼前再次发黑,血气上涌,一口气涌到喉咙处,叫他死活咽了下去。

    甄有利却在这时候说:“连这么浅显的圈套都没看出来,怪不得李大公子至今只能做个代县令,还马上就要被人赶下来了呢。我看李大公子也别想做什么官了,还是回去做个闲人来得轻松。”

    李延朝只觉得那口血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了,口一张,便直接喷了出来。喷完血后,他就开始咳个不停。

    甄有利有些嫌弃地看着他,冷淡地说:“李大公子正病着,还是好生休养着吧。吃过这一回的亏,但愿你将来能聪明些,别再做蠢事了!”

    他转身走人,正遇上闻声而来的师爷与李家下人,前者迅速朝屋里看了一眼,见李延朝又吐血了,便厉声对甄有利道:“你这人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不管你在涂家夫人面前有多得重用,李家是涂家姻亲,你一介下人竟敢待李家大公子无礼,一而再,再而三地将人气得吐血,真真是岂有此理!我已写信送回京中,向李老爷禀明此事,请他老人家去问一问涂家夫人,为何要纵容恶奴!到时候涂夫人怪罪下来,有你好看的!”

    甄有利冷笑一声,涂夫人会怪罪他?那根本不可能!

    他冷淡地走了,理都没理师爷一下。师爷气得脸都青了,可李延朝病情要紧,他只能先吩咐人去请大夫,先把自家东主弄醒了再说。

    甄有利才不管身后的兵荒马乱。如今他有了太子的下落,想要做些什么事就方便了。他回客栈与死士们商量了一番,决定要来一场火灾,好让太子死于“意外”。谁知,等到他们穿戴妥当,悄无声息地趁着夜色潜入宅子的时候,宅子里的人却刚刚从后门的小码头上了船,一行人悠哉游哉地离岸而去了。

    甄有利确信自己并没有露馅,那太子为什么要离开?!很快他就发现沈太医主仆并没有走,而且闲谈中提到太子听闻内桥一带有花国盛会,李仙翁要在盛会上演自己的新戏,想要去见识一番,因此带着几名随从离开了。沈太医却抽签抽到要留守宅中,正自觉晦气呢。因为太子打算好了,要在内桥那边住上几日,好好乐一乐,开春后就要回京去了,今后还不知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再出来游玩。

    沈太医犹自惋惜着好机会,甄有利已经示意同行的死士们撤退了。离开的时候,他冲着内桥的方向看了一眼,心里决定要换个地方继续行动。

    那等风月场所,发生意外的机会更多,不是么?即使太子真的出了什么事,皇家为了太子的名声着想,应该也不会多加追究吧?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