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一十四章 愤怒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涂家是太后娘家,可太后却不是皇帝生母。这对近乎同龄的母子,能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相处融洽,是在当年夺嫡之争中结下的善缘。涂太后为当时还是嫡皇子的皇帝提供了支持,使其得以顺利继位登基,也为自己换取了富贵尊荣,以及女儿临安长公主的安乐人生。

    皇帝感念涂太后当年的助力,以及这几十年里从未给他添过堵,因此待临安长公主及驸马,待涂家,都十分优容,年年赏赐都是头一等的,涂家子弟出仕,只要是走科举路线,他都会重用,相比秦皇后的娘家承恩侯府,还宽容几分。太后心中也感激皇帝圣明,若有涂家子弟为非作歹,不必皇帝开口,她都第一时间处置了,从来不会让皇帝为难。

    太后与皇帝如此相处融洽数十年,朝野间人人都对涂家夸奖有加。即使涂家嫁了两个女儿给宗室,其中一位嫁的是曾经与皇帝敌对过的亲王之后,世人也多以为这是政治上的需要。另一位嫁给了蜀王,世人都夸是皇帝厚待亲兄弟。也就是今年蜀王府异军突起,想要为小儿子争一争皇储之位,朝臣们看出涂家蠢蠢欲动,有些支持女儿外孙的意思,也不过是觉得涂家出于私情之故,有几分偏向罢了。谁也没觉得这种做法对皇室是否有什么不敬。又因为涂家做的没有王家那么明显和过分,对他们的反感与非议反而没那么厉害。

    只是站在太子的立场上看,涂家的做法有些个凉薄。黄晋成对他们就生出了不满,如今只觉得是迷雾散去,真相露出来了不管涂家是出于私情还是野心,只要他们胆敢对太子下手,那就是大逆不道!即使是太后的娘家又如何?太后可不是皇帝的亲娘呢,太子也不是她的亲孙子。她若不是想要一个与自己有血脉关系的皇储,又何必硬留蜀王妃与其幼子在京中呢?就因为顾忌太后,皇帝才没对这对母子严加处置,就象对蜀王那样,直接撵出京去!

    黄晋成立时便写了奏章,命心腹火速送入京城,要告涂家一状了。待写完了奏章,他才把消息知会了秦柏这一边。

    秦柏得了消息后,感叹几句,方才带着赵陌去寻他,劝他:“这事儿必不是太后本意,兴许是涂家私心作祟。”

    黄晋成不以为然:“永嘉侯如何知道?没有太后撑腰,他们胆敢做这等事?”

    秦柏对此挺有把握。在他看来,太后的身份地位已经是尊无可尊了,日子过得安乐,皇帝待她也恭敬,她有什么可折腾的?就算蜀王幼子真的过继皇家成为了新皇储,她的地位也不可能再有提升,身份也不会变得更加尊贵。而且蜀王幼子说是与她有血缘关系,说来也不过是她侄女的儿子,是她的侄孙而已。区区一个侄孙,难道还能比她亲生女儿更亲近么?

    涂太后别无子嗣,只有一个亲生女儿临安长公主,嫁的是皇帝的死忠大臣之子,夫妻恩爱,儿孙美满。听闻蜀王妃未嫁给蜀王之前,曾经在宫里养过一段时间,那时她是涂家千娇万宠的嫡女,在宫中却远远比不得临安长公主尊贵,表姐妹俩免不了生出些嫌隙来,至今都不亲近。太后一再想要从中劝解,收效都不佳。

    京中公卿圈子曾有过八卦传闻,说涂家一度想把女儿许给如今的临安长公主驸马,最后却是接受宫中指婚,把女儿嫁给了蜀王。蜀王就藩,王妃随行,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父母骨肉不得相见。临安长公主下嫁驸马后,一直在京中长住,却过得十分幸福,随时都可以进宫见太后。蜀王妃是否会对此抱有怨言?若是蜀王妃真的得了势,又是否会依然善待临安长公主呢?

    这些都是说不准的。涂太后不可能不考虑。如果太子果真因病衰亡,皇家必须要有一位子嗣继承大位,需得从宗室中过继,那么太后偏向与自己有亲的蜀王幼子,也是合理的事。但这不代表她会为了侄孙,便甘冒触怒皇帝的风险。更何况,谋害储君的大罪,一旦被揭露出来,即使尊贵如太后,也不可能会安然无恙的。太后已经尊荣至极了,用不着冒此大险。谁做了皇嗣,会胆敢怠慢她?怠慢临安长公主?

    相比之下,倒是涂家更有可能会生出些妄想来。涂家如今的风光,大半是因太后而来。族中子弟虽然有科举出仕的,但都是少数,而且以旁支为多。嫡支的子弟在朝中任官,多数是闲职,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得了实职的,品阶又不高。虽然相比秦家,这已经很好了,但人心总是没那么容易满足的。涂家也有可能会想要更进一步,会觉得自家始终不能迈出这一步,是因为皇帝与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之故。他们还有可能会担心,太后年纪大了,若是一朝去世,又或是皇帝去世,新君待涂家是否还会如此优容呢?

    如此种种,涂家更有可能因为私心,便铤而走险,与蜀王府勾结,欲对太子不利。在这件事上,他们与太后未必会有同样的看法。

    秦柏对黄晋成分析了半天,后者才彻底冷静了下来,想了想,道:“说来也是。殿下要借口在小汤山行宫休养,秘密出京求医,不可能瞒得过宫里的太后娘娘。这件事……皇上是早就知会过太后的,慈宁宫与东宫太子妃合力做戏,瞒过世人,朝中方才至今没人发现殿下不在小汤山行宫之中。若是太后有心对太子不利,也轮不到李延朝报信了,蜀王府早就该派了人来。”这回确实是黄晋成自己冲动了。

    秦柏微笑道:“既然太后娘娘并未涉足其中,你我行事就方便了许多,皇上要处置什么人,也少了许多顾虑。还望黄大人在奏折中写清楚一些,别让太后娘娘受了委屈才好。”

    黄晋成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永嘉侯还真是神猜,我什么都没说过,你就知道我写了奏折。放心,我这就去重写,包管不会让太后娘娘受了委屈,只是涂家作孽,她老人家也该心里有数,该大义灭亲的时候,可别手软心软才是。”

    奏折的事且押后不提,涂家来人了,他们得商量要如何应对。

    根据上元县衙中眼线来的情报,京中来人除了为首的甄有利是有名有姓说得清来历的人以外,其余全是陌生面孔,而且一看就不是善类。涂家是书香世宦之家,怎会有这样的下人?黄晋成已命亲兵去打探那些人在金陵城的落脚之处了,对于这些人倒是有个猜测:“我怀疑那几个不是涂家的人手,极有可能是蜀王府养的死士。”

    在这个问题上,赵陌可以提供一点小小的帮助:“蜀王府确实有死士,还有许多暗中的人手,助蜀王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比如派人到辽东去,拿军资之事威胁我二叔,让王爷与二叔合力陷害我父亲,就是这些人干的。除此之外,蜀王还大撒网,在各地官府、军队中收买眼线,安插人手,若不是这些眼线告密,蜀王如何能知道辽东军中有贪墨军资的事?我还曾经听我父亲的亲信向父亲禀报,说京郊一处庄子年中换了主人,之后庄中情形就一直有些古怪,怀疑很可能就是蜀王府养死士的地方。”

    黄晋成沉下了脸:“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京城养死士!他们眼里还有皇上么?!”

    秦柏道:“那么……是否照先前商议好的法子去做?来得很可能是死士而非寻常护院仆从,只怕贸然将他们引入内桥,会造成不好的后果。”

    黄晋成冷笑:“让他们去!若他们果真无视内桥中聚集的官商,为非作歹,那就是他们气数尽了。等有了他们的罪证,我要向皇上告状,也更有底气些。这一回,我定要将这群乱臣贼子一网打尽,尽数铲灭!省得他们日子过得太好了,又生出些不该有的妄想来。”

    诱敌行动几乎都是黄晋成在安排,秦柏只是从旁协助罢了。既然黄晋成已经拿定了主意,秦柏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提醒他别把事情闹得太大。金陵繁华之地,倘若出了乱子,对他这个指挥佥事也没什么好处。

    赵陌适时地岔开话题,缓解屋中的气氛:“简哥儿他们到哪里了?不知还有多久才能回到京城?我们需要在金陵溜那些家伙,溜多长的时间呢?”

    黄晋成稍稍冷静了一点。他如今对赵陌已经少了许多偏见,也不再象先前那样,动不动就猜疑了。赵陌问的是秦简,其实真正问的是太子的行踪,他也照实回答:“一路快行,殿下受苦了。他们到了徐州后,便稍稍歇息了两日,汤太医替殿下调养了一下身体,方才再次出发。昨日简哥儿来信,却是将到济宁了。他们一路沿着运河走,倒也还算顺利,只是运河尚未通航,怕是要一路走到京城了。”

    赵陌点头,又道:“黄大人可曾往京城送过信?等他们过了黄河,若皇上派人去接,路上也能安稳许多。”

    黄晋成脸上稍稍露出几分笑容来:“这是当然,殿下一出发,我就给京中送了密信。皇上自会安排好的。等皇上从京城派出的人手与殿下一行汇合,也就万无一失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