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零四章 师生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在李延朝看来,赵陌实在太狡猾了。他一定知道自己的目标是谁,可他却说那处宅子是他永嘉侯秦柏送他的,住那宅子的人是他,自己派人去盯梢,也是为了巴结讨好蜀王妃,存心对他不利。赵陌一句都不提太子,却已足以挑拨他与恩师金陵知府的关系。

    地痞们已经当着金陵知府的面说出了一切,即使李延朝可以硬着头皮说他们是在诬蔑自己,但金陵知府却没那么容易被糊弄过去。有些事情,他若是认定了,即使赵陌一点实际的证据都没有,李延朝也依然讨不了好。他现在能选择的,只不过是死撑到底,却被恩师厌弃,亦或是承认赵陌指控的一切,仍旧是被恩师厌弃。无论他选择哪一种,结果都是一样的。

    然而,李延朝却对这种状况束手无措。他根本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派出地痞去监视赵陌。他不能指责赵陌说谎,说对方根本不是自己的目标,那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犹豫再三后,李延朝选择了沉默。不管赵陌说什么,反正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在心中暗暗寻思着,一会儿与恩师单独相处时,该拿什么理由糊弄过去。

    反正赵陌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而且还是位不受宠的宗室子弟。无权无势,能对他一个朝廷官员做什么?

    李延朝想得好,赵陌却不可能配合。他也不理会李延朝的沉默,只微笑着对金陵知府道:“知府大人您看,李大人无法为自己辩驳了,只好默认了我的指控。方才您还说是我想得太多了,误会了李大人哪。”

    金陵知府只觉得学生丢尽了自己的脸,恨不得从未认过这名学生。但当着赵陌的面,他只能赔笑:“世孙见笑了,是我失察。此事我定会给世孙一个交代。”

    赵陌却收了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是要知府大人给我一个什么交代。我如今是哪个牌面上的人呢?李大人一介代县令,都能踩到我头上,我也算是枉为先帝子孙了。若叫皇上和宗室长辈们知道了,定会恼我不争气。其实我只是害怕而已,好不容易来金陵散散心,却还要为自己的小命担忧。金陵城何等繁华之地,我难不成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么?心里实在惶恐。倘若李大人能保证,日后不会再纠集人手,监视我的行踪,欲对我不利,我也不会让知府大人为难。每月送往京城的家书里,我也会为知府大人多多美言的。”

    他的话看似将自己贬低到了尘埃,却让金陵知府背后冷汗直冒,心想赵陌一个宗室近支子弟,在他辖下的金陵居然无立足之地,这种事若真叫皇上和宗室里的王爷们知道了,自己定要吃挂落的。即使传闻中赵陌不受生父待见,那位辽王世子也不会任由外人欺辱自己的骨肉,那就是公然打脸了。李延朝不过是个代县令,算是哪根葱?可他这个代县令却是自己保举的,他还是自己的学生。贵人震怒,怪罪下来,自然是自己来承受。即使皇上不会重罚,对自己的印象终究是坏了。

    眼下他在金陵知府位上坐了好几年,无论是原职留任,还是谋求升迁,都正是要紧时候。一旦出点差错,他将来的前程便要受阻。若真是他自己犯的错,也就罢了,可他却是完全无辜受牵连的,这口气如何能咽得下去?!

    想到这里,金陵知府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说话的语气也更恭敬了:“世孙千万不要这么说。下官乃是金陵府父母官,有责任监察属下官吏,不得有违国法。李延朝身为朝廷官员,倘若真有违反朝廷法令,下官身为他的上司,是绝不会包庇他的。此事只管交给下官来办,下官一定会给世孙一个交代!”

    同样的一句话,他说第二次的时候,语气要比第一次郑重得多。

    赵陌知道过犹不及,也不逼他,只是笑了笑:“那我就等候知府大人的消息了。知府大人若要寻我,只管去永嘉侯府上就是。”

    金陵知府又暗暗抹了把汗,赔笑着把赵陌送走。赵陌临行前,又有意无意地瞥了地痞那边一眼:“那些人……知府大人可要命人小心看守,别真叫人灭了他们的口才是。”

    金陵知府怎会让这种事情发生?自然是一口应下。

    那地痞头子听见了,特地转头看了赵陌几眼,神情莫测。

    赵陌走后,金陵知府回过头看李延朝。李延朝忙上前道:“老师,学生真的是冤枉……”

    “你给我闭嘴!”金陵知府劈头就骂,毫不客气,“该付的银子就付,该放人就放,不要胡搅蛮缠下去了。你也是世家子弟,怎的眼皮子这般浅?几两银子的账,有什么可赖的?!”

    李延朝满脸涨得通红。他哪里是为了几两银子才扣下这批地痞的?便硬着头皮说:“老师,这几个都是城中的流氓地痞,不知犯了多少事。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名目拿人,怎好就这样放他们走?巡抚衙门年前有令,命上元、江宁两县约束辖下百姓,不使他们在新年滋事。这几个正是城中刺头,若是放他们出去,将来他们犯了事,老师如何向巡抚衙门交代呢?”

    金陵知府冷笑:“蠢材!你拿这种事来吓唬我么?我在金陵城做了多少年的官?你又才来了多久?你以为几句话就能骗倒我?你当我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本来我还想,你好歹是我的学生,总要给你留点体面。既然你不领情,那就别怪我了。”

    他下令让人将那群地痞带回知府衙门去审问,谁对谁错,该如何处置,自有法令。这种时候,知府衙门将地痞们关押几日,也是合情合理的。只是李延朝若想再对他们下黑手,就不可能了。

    地痞头领十分有眼色,他示意同伴们不要反抗,乖乖让知府衙门的差役押送走了。李延朝眼巴巴地看着这群人证走出自己的控制,急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接着,金陵知府就把他叫到了后堂去,将所有人都赶出屋子,只留下李延朝一个,师生俩单独谈话。

    金陵知府劈头就问:“你可是真的存心要对辽王世孙不利?为了什么?就因为辽王世子与蜀王府之争?!”

    李延朝还想狡辩,金陵知府不等他开口,就喝斥道:“休要拿谎话糊弄我!你要是再不说实话,可就别怪我不念旧日的情份了!”

    李延朝一窒,犹豫了一下,咬牙道:“是京城……来了信,家里长辈觉得……给王妃娘娘出出气也好,也是示好的意思。”

    金陵知府冷笑:“这话不通。你方才没听见?辽王世孙说得分明,为着蜀王府与辽王府二公子勾结陷害辽王世子一事,蜀王殿下吃了挂落。他家小公子也受了牵连,早先那所谓的皇嗣过继早就没有他的份了,他还得讨好了太后,才能留在京中继续说门好亲。这种时候,你们家里的长辈还会为了示好蜀王府,想要教训辽王世孙来出气?他们又不糊涂!这不是在讨好蜀王妃,而是在害蜀王妃呢!他们在京城里深知内情,绝不会在这种时候给蜀王妃添乱。只有你这个小子放了外任,根本不知道京中局势,才会年轻气盛,做出这种糊涂事来!”

    李延朝终于反应过来了:“这……这不可能!只是他随口乱说的!”

    金陵知府毫不客气地泼他一头冷水:“京中早就有信来了,你家里难道没跟你提?!”

    李延朝脸色煞白,手都在发颤了。难不成……难不成他真的押错了宝?!明明几个月前他听到的消息,还是蜀王幼子在皇嗣之争中占了上风,怎么忽然就……

    金陵知府见他这样,稍稍解气了些,冷声告诫他说:“我知道你年轻气盛,一心想要上进,有时候难免会浮躁些。可你一个外官,虽做着代县令,事实上仍旧是个县丞。朝廷大事,皇嗣之选,与你什么相干?蜀王幼子也好,辽王世子也好,谁上谁下,对你而言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太后娘娘还在呢,你不过是涂家的外孙,操这份闲心做什么?!”

    金陵知府也是世家出身,但跟李延朝这种一心想要站队,然后搏一个从龙之功的投机派不一样,他的家族素来遵从的是审慎中立原则,不参与皇位斗争,也不搅和进贵人们的政治斗争中去。金陵知府的兄弟、堂兄弟们,还有几家姻亲,都是枝繁叶茂的官宦世家,最是精明不过的,一旦朝中风向不好,就立刻求了外放,等到京里尘埃落定了再回去,既省心,又稳当。也许他们不会有大富大贵的一天,但一个“稳”字便足以压倒一切了。

    因此,金陵知府才会无法接受李延朝的做法。在他看来,有涂太后做靠山的涂家,还有涂家的姻亲们,根本没必要冒险去争那什么皇嗣之位。谁做了新君,都要敬着涂太后的。蜀王妃要为自己的儿子搏一个前程,那是她自己的事。她一个外嫁女,涂家难道还要倾尽所有去助她么?失败了,就连太后都要受连累。就算真能成了事,涂家的未来,难道还能比眼下更富贵?

    金陵知府看着失魂落魄的李延朝,心里已经下了决定。他放缓了神色,好声好气地劝说着:“你呀,真是犯糊涂了!还好尚未铸成大错,再做弥补还不算晚。你且回去好生收拾收拾,今晚我亲自带你去永嘉侯府上,给永嘉侯与辽王世孙陪个不是。往后,可千万不要再犯了!你前些日子辛苦了,趁着过年,好生歇一歇。开春后,朝廷派来接任的新县令就要到了,你与他办好交接,就来寻我。你往后的官职,我会替你安排的。你不要心急,知道么?”

    李延朝猛地抬头看向他,眼里满是不敢置信。老师这话是什么意思?!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