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零三章 质问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李延朝心下顿时一突。

    他知道赵陌是辽王世子赵硕元配所出的嫡长子,也知道赵陌时常出入太子在金陵的住处。若不是赵陌年后在永嘉侯秦柏家中住的时间更多些,他都要觉得赵陌是随太子一起住的了。只因赵陌年纪还小,又搬去了永嘉侯家,李延朝平时并不怎么关注他的事,直到这时候,才察觉有几分不对。

    赵陌与太子来往密切,如今却领着金陵知府出现在上元县衙,莫非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动作?那太子呢?太子是不是也发现了?!

    李延朝的脸色立时白了。他虽然一心要为蜀王府立个大功劳,好将表弟送上东宫宝座,可眼下太子还活着呢!太子活着一日,便是一日的储君,想要处置他,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若是太子发现了他的企图,大怒之下要将他处死,便是日后蜀王幼子坐了龙椅,知道他曾经为自己出过大力拼过命,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延朝勉强地挺直了腰,努力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想着这回无论赵陌说什么,他都不能认下罪名,一定要把事情糊弄过去才好。

    赵陌看着他那副心虚的样子,笑得更深了些:“这位就是李大人吧?李大人看见我,一定很意外吧?你这是身体不好么?怎么忽然间脸色变得如此苍白?”

    李延朝硬挤了一个笑容出来:“辽王世孙见笑了,下官是……是方才被这群犯人吓到了,才会面色苍白的,与世孙并不相干。”

    “哦?是么?”赵陌挑了挑眉,微笑着看向金陵知府,“知府大人您看,李大人果然认得我是谁,见了我还一脸的心虚哪。”

    金陵知府有些神色不善地看着自己的学生,李延朝见状,心中顿时一个激灵,忙辩解道:“辽王世孙这话是何意?您身份尊贵,降临金陵,下官在城中为官,认得您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这又怎能算得上心虚呢?”说完后,又觉得自己这话说得不太好,忙补充道,“下官没有心虚,下官怎会心虚呢?呵呵呵……”干笑了几声,双眼只巴巴地看着金陵知府。

    金陵知府面色有些阴沉,盯了他两眼,便将视线转到他身后那群地痞上去。

    李延朝生怕露了馅,忙喝令众衙差:“还不赶紧把这些犯人押下去?!”又赔笑着请金陵知府与赵陌到后堂用茶。他带来金陵的那个师爷刚刚才赶过来,见到现场的情形,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十分有眼色地示意衙差们拿下地痞,并且拿东西堵了他们的嘴再带走。

    可惜,如意算盘打得再精,对方不配合也是无用的。那几个地痞见官兵占了上风,又要将自己拿下,便知道不好了。为首那人最是精明,趁着衙差们还没来得及把自己拿下堵嘴,就大声嚷道:“县令大人这是要灭口了?!您花钱,小的们办事,办得不好也就算了,小的们可从来都是起早摸黑,尽心尽责的。如今您翻脸不认人,早先答应给小的们的银子也不肯给了,知道的,说是小的们办事不力,不知道的,还当您是存心赖账呢!当着这许多大人们的面,县令大人倒也有脸污蔑我们是犯人?!小的们竟不知,自己到底是犯了哪条国法了?!”

    李延朝简直要满头大汗了,拼命给师爷使眼色,让他把人全都押下去。金陵知府却不是聋子,他皱眉看了看地痞的方向,厉声质问学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延朝干笑着说:“这事儿说来话长,老师请往后堂用茶,待学生向您说明原委。”却是打算把金陵知府支走,然后随便寻个理由搪塞过去。

    赵陌怎么可能让他得逞?便笑着向前走了几步,盯着那为首的地痞看了两眼:“你看着倒是眼熟,却不知是哪里得罪了李大人呢?”赵陌的身份拿出来还是能唬一唬人的,更别说身后还有一位国舅爷在。金陵知府停了下来等他,并没有听李延朝的话立刻离开,反而皱着眉头看后者,觉得他今日十分没有眼色,说不是心虚都没人信。

    那地痞看着赵陌,忽然笑了笑:“从前不知道小公子的身份尊贵,是小的们有眼无珠了。只是小公子既然认得小的,自然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会子却装什么没事人呢?”

    他带人盯着淮清桥的宅子那么多天,怎么可能不认得赵陌?方才听李延朝称呼赵陌为什么世孙,也知道对方身份不一般了。他嘴上虽在打趣,其实心里早就懊悔了无数遍,早知如此,他就不该接下这项差使的,为了几个银子,招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赵陌只是冲他笑笑:“我怎么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只不过是知道有人欲对我不利罢了。我年纪还小,跟着长辈到江南来游玩,原本只是为了散心,不曾想竟招惹了一位大敌,怎么想都不明白,是几时得罪了人家,那人又想要对我做什么?我年纪小不懂事,遇到这种事,自然只能报官。知府大人也不清楚原委,才来问李县令,李县令方才却不肯认。如今听你的话音,你是个知情的。趁着如今知府大人在场,不如你给我讲解讲解,也好给我一个明白?”

    地痞暗忖赵陌这是要逼他说实话了。事到如今,不说实话,也只能护着李延朝而已。可他们兄弟如今已经得罪了李延朝,何必再护着他?说了实话,他们顶多就是挨几板子,收不到银子,好歹性命是能保住的。若是不说实话,直接叫李延朝命人押下去带走,能不能活命还是两说。

    地痞头领衡量过后,爽快地交代了:“小的们也不知道详情如何,只是李县令花银子雇了小的们,让小的们去盯淮清桥附近一处宅子的哨。小公子时常往那宅子去,想必也知道小的们说的是哪里。李县令再三叮嘱小的们,一定要盯紧了宅子里的人,有人出门,便跟上去,弄清楚那人是去了何处,要做什么,日夜不得疏忽。至于李县令到底想对宅子里的人做什么,小的们就不知道了。”

    赵陌对他交代的话非常满意,回过头看向金陵知府:“大人您瞧,我说得再不错的。您方才还说我误会了,如今又怎么说?”

    金陵知府阴沉着脸盯着李延朝,李延朝面色苍白地辩解说:“是这地痞胡乱攀扯,学生并不知道什么淮清桥的宅子。”

    赵陌冷笑着道:“李大人何必睁眼说瞎话呢?初三那日,我从那宅子里出来,在路口瞧见李大人坐在茶亭处,盯着我那宅子瞧,十分古怪。自那日起我就多留了个心眼,又发现我出门在外时,经常有不知身份的人跟踪,叫人查了,才知道是上元县衙的人。我寻人打听了李大人的来历,得知李大人是京中世家子弟,名讳是上延下朝两个字,就想起了一个人来。”

    他转向金陵知府:“我在京中与宗室里的堂兄弟,还有皇亲家的表兄弟们来往时,记得涂家小公子身边有个叫李延盛的跟班,说是涂家小公子的表兄弟,每日只跟在他身边讨好卖乖。李大人与那李延盛名字只相差一个字,又同样是京中世族出身,莫不是同样出身自涂家的姻亲?涂家……确实有女儿嫁进了李家,想必李大人就是涂家的外孙了吧?我听说他母亲与蜀王妃是极亲近的姐妹。因着太后娘娘的缘故,我待涂家素来恭敬,并不曾得罪过人,与李家更是从未有过往来。要说到结怨,那便只有一样……”

    赵陌顿了一顿,用满含深意地目光看向李延朝:“几个月前,蜀王殿下不知何故,与我二叔勾结,诬告我父亲贪污军资,幸而皇上圣明烛照,还了我父亲一个清白,又查出蜀王殿下与二叔来,两位长辈都受了重罚。听说蜀王妃因此恨上了我父亲,难不成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她让李大人来寻我的晦气?”

    李延朝脸色大变:“世孙不可胡说!这事儿与王妃娘娘没有关系!”他几乎吓得魂飞魄散,只觉得赵陌小小年纪,竟可怕之极,居然瞬间就把污水往蜀王妃身上泼了。若真叫他得了逞,蜀王妃岂不是要吃大亏?蜀王幼子必定要受牵连了,结果只会便宜了辽王世子。辽王世孙小小年纪,真是好精的算计!

    他身上微微颤抖着,说话的语气里透着外强中干的意味:“蜀王妃身份尊贵,又是长辈,怎会对世孙做这样的事?世孙可不能为了私利,便往无辜之人身上泼污水。这事儿便是闹到京城去,朝廷上下也只会说世孙的不是。世孙还是谨言慎行些,免得为辽王世子招来更大的麻烦,越发不受世子待见了!”

    他本以为这几句警告的话,能够戳中赵陌痛处,谁知赵陌只是笑了笑,竟是一脸不在意的模样:“说得也是,我算是哪个牌位上的人?蜀王妃真要报复我父亲,也用不着拿我开刀。只不过……”他顿了一顿,看向李延朝,“蜀王妃不会做的事,不代表底下人不会做。兴许有哪个眼皮子浅的小人,觉得这是讨好蜀王妃的法子,就上赶着献殷勤了呢?否则李大人要如何解释,你派人监视我的宅子,是何缘故?”

    李延朝愣了一愣:“你的宅子?”

    “自然是我的宅子。”赵陌微微一笑,“我如今正跟着永嘉侯读书,侯爷十分疼爱晚辈,送了我一处宅子,就在淮清桥边上。我十分喜爱那宅子,年前还往那边住了好些时候呢。只是眼下正过年,永嘉侯夫人不放心我在外头,就让我搬回秦家去了。但我的东西毕竟还在那宅子里,因此我时不时地回去看一看。”

    他一脸不解地看着李延朝:“李大人派人盯了我这么久,难不成还不知道那是我的宅子么?若是不知道,你派人来盯我的宅子做什么?”

    李延朝能怎么说?他难道还敢说出太子来么?面对金陵知府阴沉的目光,他眼下只能欲哭无泪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