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零一章 心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家宗房那一场热闹,秦含真是听青杏说的,听得津津有味。

    青杏的哥哥李子在秦庄时,结交了秦家各房各家的不少奴仆。他早存了要在金陵久留的心思,自然会用心经营人脉,因此消息也格外灵通些。他知道六房上下都看宗房次媳小黄氏不顺眼,一旦知道与她相关的传言,便会告知妹妹,好让妹妹转告秦含真或是牛氏,以搏她们一乐。

    秦含真听得还挺开心的。小黄氏先前上窜下跳地给人添堵,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也算是报应了。知道太子的身份后,她才晓得当初小黄氏与黄忆秋还肖想过太子,整天堵上门去呢,真是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还好,太子没有被算计成功,小黄氏与黄忆秋的如意算盘也被秦柏与黄晋成联手破坏掉了,如今姑侄间更是彻底反目。

    所以说,做人上进一点是好事,可太过上进了,总想要图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会累人累己。做人,还是实际一点的好。

    青杏说完了小黄氏与娘家兄长黄大爷在宗房大吵一架的经过,又做了个总结:“听说连黄家老爷都不肯谅解闺女,见都不肯见她一面。往日宗房二奶奶为了娘家人,趁着掌管族务的时候贪公中的钱,全都拿去贴补娘家。黄家初到江宁时,一穷二白,连处落脚的房产都没有,如今却也是有房有地有铺子的殷实人家了。黄家大奶奶和她闺女出门做客,都是穿金戴银的。这可都是秦家的银子!可惜宗房二奶奶贴补了娘家这么多钱,她娘家人为了她侄女的婚事,还是说翻脸就翻脸了。如今宗房老爷太太又知道了她犯的事,若不是看在她生的儿女份上,早就休了她!就连宗房的二爷,如今也对她有不少怨言。姑娘您说,宗房二奶奶这又是何苦呢?夫家娘家都叫她得罪得狠了。她若是能安份度日,不从中挑事,也不贪族里的钱,何至于此?”

    秦含真点头道:“理是这个理儿,可她自己想不明白,又怎会消停?我怀疑,以她的为人,大概还觉得自己只是运气不好,或者记恨黄佥事要跟她过不去吧?”

    青杏撇了撇嘴:“她都落到这个地步了,倘若还学不乖,往后有她好受的。听说如今宗房大爷已经好了许多,可以支撑着主持元宵时的祭礼了。族务又叫宗房大奶奶接手过去。宗房二爷受了连累,连差事都丢了,还有什么脸面?还有他们的一对儿女,听闻前两日族长有亲友来拜年,族长想让孙子去待客,本是有心要提携他。宗房二奶奶却说自己病了,叫儿女在床前侍疾,小爷心实,照实说了,没肯出去,族长连孙子都恼了呢。”

    秦含真问青杏:“克用婶娘真个病了?”

    青杏摊摊手:“谁知道呢?横竖她自个儿说自己病了,不肯出来见人。不过听说族长恼了她儿子,她又亲自带着儿子去给公公赔礼,行走如常,不象是真的病得重了,只是脸色实在难看,说是脸上一丝儿血色都没有。不管是真病假病,她这副样子岂不晦气?大过年的,谁家长辈看到媳妇顶着这么一张脸出现,心里会乐意呢?”

    这就是宗房的家务事了。秦含真顶多只当个八卦来听,却没打算深究下去。反正小黄氏如今的处境,装个病还能遮一遮羞呢。

    秦含真听八卦听得开心,便把青杏很喜欢的一对镯子给了她,又问:“这两天跟你哥哥和祖父祖母一道过年,觉得怎么样?”

    青杏有些不好意思地抿嘴笑笑:“挺好的,四叔待我祖父祖母十分孝顺,特特给二老安排了极好的屋子,又宽敞又暖和,还给他们安排了一房家人服侍。便是从前我爹还没坏事的时候,祖父祖母在老家过的,也不过就是这样的日子。”

    当然,那时候当家的还是她的嫡母,待老家的公婆怠慢些是有的。他们一家在任上过得富庶,可青杏的嫡母却没想过要多送什么钱财回老家去孝敬公婆。

    秦含真听青杏抱怨过这些,笑笑就算了。她还劝青杏:“趁着过年,多跟家里人聚一聚吧。我这里又没什么要紧差事,少你一个也不打紧。”

    青杏咬了咬下唇,低着头不说话。能跟亲人多相处,自然是好事,对丫头来说绝对是难得的恩典,可她就怕回家去得多了,姑娘随口就会叫她别再回来,因此心里总有些纠结。哪怕她迟早要走,也希望能在姑娘身边多待一阵子。

    这时候,门外传来莲蕊的声音:“流辉姐姐怎么来了?我们姑娘正在练画呢,打搅不得。您过一会子再来吧?”

    流辉的声音里有着几分焦虑:“好妹妹,我只不过是来问一声,想知道我们哥儿可有捎信回来,就是一句话的事儿,绝不会扰着三姑娘的。”

    秦含真在屋里皱了皱眉,心下有些不大耐烦。

    秦简拿小黄氏做了借口,与宗房秦克用小小地结了个怨,然后顺势带着一名心腹长随出走,与太子等人成功地离开了金陵,往长江边坐船渡江,靠岸后沿着官道一路北上。因为添了秦简,黄晋成光明正大地在他身边安排了心腹亲兵护卫,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只走官道,只宿在驿站,没有驿站就寻那大型的客栈。因有秦简这位承恩侯嫡长孙在,沿路官员都十分给面子,不来相扰,也不敢怠慢,还十分殷勤地帮着传信回金陵来。因此三不五时地,秦柏这里就能收到秦简送来报平安的信。而这份平安信,又很快地传到了黄晋成那里。

    赵陌出的这个主意确实很好。太子一路北上,都十分顺利,也没吃多大苦头,而且没有走漏风声,还能保持与金陵这边的联系,再也不会有比这个更妥当的安排了。太子那边曾经借着秦简的平安信,夸过赵陌几句。如今连黄晋成对赵陌都刮目相看了,从前的猜疑更是全数消失。

    至少他表现得象是不再猜疑的模样。

    若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秦简走得太急,又为防走漏风声,没对身边其他随侍人员多加交代。他留下来的小厮们还能在秦柏的安抚下冷静下来,老实等待着随三房回京的一天,可他屋里的丫头婆子却总爱到牛氏或者秦含真跟前来,问他可有书信,可有新的消息,等等等等。

    如果只是关心秦简路上的安全,也还罢了,秦含真最不耐烦地,就是听流辉、夜凉这两个丫头在那里含沙射影,说若是秦柏没有逼秦简向宗房二爷秦克用赔礼就好了,她们的哥儿便不会一气之下留书出走,丢下她们不管。

    这虽然是明面上的理由,但秦柏与秦简商量好了分寸,并不会给人留下话柄。这两个丫头仗着在秦简身边还有些体面,就敢说三房主子的坏话,秦含真实在难以忍受。

    她给青杏使了个眼色。青杏顿时精神一振,会意地点点头,掀起棉帘走了出去:“流辉姐姐怎么又来了?昨儿才来过一趟,今儿又来。简哥儿什么时候会有信来,姐姐问门房就知道了,天天跑来打搅我们姑娘,又有什么意思?”

    流辉乃是秦简身边的大丫头,素有体面,心里不大看得上青杏这个外来的,只是想着她叔叔毕竟是三房的大管事,从前又在秦简的父亲身边听用,因此还会给点脸面:“青杏妹子,话不能这么说。我们是内宅的丫头,怎么好成天跑门房去打听事儿?今早我才去了一回,就挨了魏嬷嬷几句训,当着底下小丫头婆子们的面,我这个大丫头是丢尽了脸。除了来问三姑娘,我还能找谁打听去?我们哥儿与三姑娘那般要好,三姑娘难道就不关心我们哥儿这一路上可平安么?”

    青杏冷笑一声:“简哥儿自然是平安的,他每到一地,总会托人捎信回来给我们老爷报平安。也就是那起子没有见识的小人,才会在那里造谣,说简哥儿是叫我们老爷逼走的,可怜他只带着一个随从,大冬天地赶路,不知受了多少苦呢真真是睁眼说瞎话!哥儿若真觉得委屈了,待回了京城,自有长房的侯爷、夫人、二爷和二奶奶为他做主。哪里用得着别人替他操心?”

    流辉脸上讪讪地,心里有些发虚。她勉强地笑道:“三姑娘正忙着,我就不打搅了,回头待前院说我们哥儿有信来了,我再过来打听。”说罢转身就要走。

    青杏冷不妨在她背后说话:“姐姐院子里也有许多事,想必忙得很,妹妹就不留你了。只是姐姐忙碌之余,也别忘了查清楚,那日到底是谁在简哥儿面前嚼舌头,惹得哥儿发那么大的火。若不是有人挑拨,简哥儿那日也未必会有那么大的气性,非要跟宗房的二爷呕气了。姐姐可得查仔细些才好,日后回了京城,也好向二奶奶回话。”

    流辉狼狈地走了。

    青杏冲她的背影啐了一口,才掀了帘子回到屋里来说:“流辉心虚呢。那日是她在简哥儿面前挑拨,让简哥儿别给宗房的二爷留脸,简哥儿才会呕起气来的。若没有她多嘴,简哥儿这会子还在金陵陪着老爷、太太、姑娘一道过年呢,又怎会忽然说要回京城去?流辉明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也不知反省,反倒天天跑来扰着姑娘,装作一副关心简哥儿的忠仆模样。这是她生怕别人知道了她做的事,日后回了京城要受罚呢!”

    秦含真其实心知实情并非如此,只是笑笑,并没多说什么,却瞥见赵陌从门外进来,忙站起身迎了上去。

    赵陌一大早就去了淮清桥那边,想必是刚回来,不知带回了什么新消息。

    只见赵陌面上带着几分忧色,压低声音告诉她:“有些不妙。盯梢的好象换了人,都是城里有名的地痞打手。也不知道那姓李的到底想做什么!”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