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八十八章 分析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听完赵陌的话,秦含真的脸都要木了。

    “赵公子是太子?!”她两眼都在发直,“他是来治病的?现在有人发现他的身份,可能会对他不利?可你没告诉他你知道他是谁,又被他身边的人提防戒备,所以想要警告都不敢开口?”

    赵陌沉默地点了点头,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怂。

    秦含真也沉默下来,她思考了一会儿,才抬头对赵陌说:“赵表哥,你为什么不想告诉太子,你知道他是谁呢?如果说一开始是怕麻烦,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你为什么还不肯坦白?”

    为什么不说?赵陌觉得这个问题很难说清楚。他对秦含真道:“伯父……待我很好。起初我是真不知道他是谁,可后来……慢慢的,他的言行就跟溧阳王府子弟这个身份对不上了,还有他身边的太医和侍卫……那么多破绽,我又不是傻瓜,怎会看不出来?可是……若我不是继续装作一无所知,而是坦然承认了自己知情,那么,我就得把他当成是储君来敬重,而不是一位伯父了。他待我……也不会再象之前那么亲切关怀。也许表妹会觉得我行事有些卑鄙了,但是……我只是舍不得那些日子,我与伯父住在一处,他待我如同一位慈父般。那真真是我久违了的温情。我……我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再长久一些。”

    秦含真明白了,赵陌从亲生父亲赵硕那里感受不到这种父爱与温情,发现太子那儿有,便不由自主地贴了过去。

    她叹了口气,又问赵陌:“太子从前也不认识你,你俩的立场……还有些微妙,他居然还对你这么好,也难怪你会舍不得。毕竟你只是装作不知道他的身份,可他却清楚地知道你是什么人的儿子。我想,你俩大概很投缘吧?”

    赵陌抿着唇不说话。他心里其实也疑惑过,为什么太子会对他这么好?他想不出答案,以“投缘”二字来解答,就目前来说,似乎是最好的答案了。

    秦含真想了想:“太子身边的人猜疑你,可以理解,这是从你父亲那儿来的。不过你年纪还小,又从没做过任何对太子不利的事,平时在生活中也对太子敬重有加,而且表面上还处于不清楚太子身份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要疑心你,那就是他们太小心眼了。太子就对你很信任,可他们居然不相信太子的判断能力。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高,就是把太子看得太低了。”

    赵陌睁大了双眼,对秦含真这番话感到十分意外。不过,他承认秦含真的话令他听了心情愉悦。可不是么?太子都相信他了,其他人还要疑心,分明就是不相信太子的眼光呢!

    亏得他们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忠于太子的!

    秦含真继续道:“现在来看,如果你说出自己是知情人,会有什么后果?太子会因此对你起了猜疑之心吗?他身边的人对你的态度是否会有所改变?”

    赵陌想了想,摇了摇头。他觉得太子也好,太子身边的人也好,其实早就对他知情一事心知肚明了。正因为他继续伪装不知情,所以他们对他的忌惮也更深。

    秦含真根据他的答案,给出了分析结果:“也就是说,你向太子坦白,并不会改变他对你的态度,其他人对你的看法估计也不会有所改变,但有可能会觉得你终于变得诚实了,所以对你稍微有点改观?不管怎么说,你不想说实话,只是因为舍不得太子给你的温情,但现在事关太子的安危,这份温情是否重要到盖过了他的安全呢?”

    赵陌摇头,郑重地道:“我更希望伯父他平安无事。”顿了顿,“太子的安危,关乎江山社稷,即使我从此再无人关心,也不能明知道太子遇险而不说出实情。”

    说出这句话后,他整个人仿佛就轻松了许多,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我回去就向伯父坦白,请他原谅我这些日子的无礼。我也会向沈大人、黄大人道歉的,我欺骗了他们,因为我不知道身处那个宅子里,应当如何自处。”

    秦含真挥挥手:“什么自处呀?你父亲做的事跟你有什么相干?他对你做了什么,大家都是知道的。对你来说,你父亲离储位越远,你就越安全。虽然你是你父亲的儿子,但严格来说,在皇嗣一事上,你们的立场应该是相对的。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得出这样一个结果,太子应该也心里有数吧?如果这样那些人还要怀疑你会为了让你父亲上位,哪怕自己可能会被王家人干掉也不在乎,那就是他们傻了。跟傻子有什么好计较的?他们那些人都应该会听太子的话吧?只要太子信任你,一直对你好,其他人怎么想的,你不用在意。”

    赵陌听得笑了:“确实不用在意,往日是我想得太多了,患得患失,反倒糊涂起来。”

    秦含真见他重新露出了笑容,而且并不是强颜欢笑那种,脸上也不由得微笑起来:“好啦,现在解决了你的烦恼,咱们再来讨论一下,太子目前的处境吧。”

    太子的处境,主要有两点:一是他来江南治病,效果显著,他的身体已经大为好转,可以自己出门逛上一条街,也不会累到瘫倒了;二是李延朝等与蜀王府有关系的本地官吏,极有可能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随时会为了蜀王幼子的前程而对他不利。

    第一点意味着他已经可以回京了,只是眼下正值寒冷的正月,运河停航,路上行走不便。第二点则表示,他在金陵城里的安全并不是百分百有保障的,如果要确保万无一失,就不能让李延朝做出任何对他不利的事情来。

    秦含真说:“李延朝这个人,官卑职小,不难对付。太子的身份虽然是保密的,但有巡抚衙门撑着,军队卫所那边又有黄佥事,一文一武,已经足以护住他了。只要让李延朝有别的事可做,甚至是从代县令的位子上下来,他就很难再利用官府的力量对付太子他们。问题在于,他是否会向蜀王府报信?一旦蜀王府知情,决定要暗中对太子下手的话,太子的处境就会更加危险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为保险起见,太子还是尽快赶回京城去比较好。”

    赵陌点头:“不但蜀王府,就连我父亲……或是王家,也难保不会犯了糊涂,铤而走险。”以目前京中的局势,赵陌觉得自家父亲或是王家出手的可能性更高些。而如果赵硕真的沾上了这种事,他肯定也会跟着遭殃的,就算太子对他再好,也没用。

    赵陌抬头看向秦含真:“尽快回京城是最好的法子,但眼下天气寒冷,北上道路难行。若是让太子殿下勉强动身,走陆路返京,万一路上累坏了身体,又或是感染了风寒……千里迢迢到江南来求医的成果,就白白浪费掉了。”

    秦含真问:“那就让他们慢慢坐马车赶路,不行吗?车厢里放手炉什么的取暖,每天不要走太多路,注意保暖,三餐保证,休息充足,还有太医跟着,随时盯着太子的身体,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我看赵公子平时常常出门闲逛,健康得很,这种程度的劳累,对他来说应该是没问题的。”

    赵陌叹道:“事情哪儿有这样容易?若是无人发现太子的行踪,那么开春后北上,他确实可以这么做。问题是如今李延朝已经知道了太子的行踪,万一他告诉了蜀王府的人,蜀王府又决定要对太子不利,太子在路上慢慢走,只会更加危险。在金陵城,好歹还有巡抚衙门与卫所的黄佥事护持。在北上的路上微服出行,太子能依靠的,就只有他身边那十几个人而已!”

    秦含真撑着自己的下巴思考:“嗯……我们先确认一件事,那就是李延朝即使真的发现了太子的身份,立刻派人去给蜀王府送信,那也是今天的事吧?他会往京城送信,还是给蜀地的蜀王送信?不管是哪一种,即使派的是快马,也要好几天功夫才能把信送到地方。而信送到后,看信的人想要拿定主意,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等到蜀王府真的决定要对太子不利,派出人手到金陵来,这当中又需要一段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他们光是在路上,就起码要花上大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吧?”

    赵陌听懂了她的暗示:“表妹是说……要趁着这大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把太子安全送离金陵?”

    秦含真道:“只要不是运气差到在半路上撞上对方的人,又被认了出来,这个时间差应该是足够的。他们南下,太子北上。二月开春后,运河渐渐就能重新通航了,说不定太子忍受陆路颠簸的日子也没想象中那么长。当然了,如果想要给太子争取更多的时间,让他能安全回到京城去,我们还是得另想办法拖住李延朝,不让他发现太子离开了才行。不管是谁,想干这种坏事都不会大张旗鼓地去做的。只要别让他们发现太子真正的行踪,我们应该可以争取一段时间。”

    她想了想:“估计到时候要让我祖父配合一下。”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北上这一路上,但凡是太子有可能会经过的地方,是否会有认得太子、又或是与蜀王府、王家等人有勾结的官员任职呢?你和大堂哥南下时,好象打听了不少这方面的情报吧?得提醒太子身边的人一声。”

    “我是知道不少沿路官员的身份来历。”赵陌眯了眯眼,“行,我心里有数了,拖住李延朝的事儿就交给我来办吧。”

    他冲秦含真笑了一笑:“再不会有人比我更适合去做这件事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