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八十二章 逼问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直觉这里头一定有问题,忙摒息静气,继续留意医馆里的动静。

    只见那伙计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问那男子:“你……你是上元县衙的官差?真是来办案的?可是……可是我们这儿是江宁县呀!”

    那男子一窒,语气更凶狠了:“我们办的案子,乃是知府大人吩咐下来的,还分什么上元县、江宁县?!赶紧给我说实话,否则我就把你抓到县衙去!”

    若说是金陵知府吩咐下来,上元县办的案子,却可以办到江宁县去的,倒还真有那么一桩,在金陵府上下可说是人尽皆知了上元县令被刺案。那位凶手可是至今尚未落网呢。有人说他已经死了,尸骨无存;也有人说他早就逃到了海上;还有人说他往溧水那边走了,躲进了深山……总之,什么说法都有,可就是没一条准信。临近年关了,金陵知府仍旧严令下属官衙差役追查此案,连年都不让过了反正辛苦的又不是他。

    若说是牵涉到上元县令被刺杀的案子,那么上元县衙役跑到江宁县的地盘上来报案,江家县衙方面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谁都知道,死掉的上元县令,是金陵知府关照的世交家晚辈。医馆伙计不想惹上麻烦,可他对于这名男子的说法,还是心中存疑:“官爷,方才那位客人……就是来抓药的,抓的也是寻常补身的方子,专给身体弱的人开的方,再寻常不过了。这位客人也算是我们这儿的常客,可是个正经人,不可能跟那等刺杀朝廷命官的凶徒扯上关联的呀!”

    那男子冷哼一声:“有没有关联,不是你们这些小人物说了算的。我问你什么,你照答就是了。你说方才那人是你们的常客,那你可知道他住在哪儿?”

    伙计这回就真的不知道了:“那位客人并未说起过。但我们东家从前是在镇上开医馆的,年前才在城里开了分馆。那位客人,是从镇上的医馆转过来的熟客。不过他住在哪里,小的就真的不知道了。”

    镇上?那男子冷哼道:“等他下回再来,你记得给我问清楚了!过两日我再来寻你!”说罢转身就走。

    伙计哭丧着一张脸,心下无比为难。柜台上明明还有尚未抓好的药,他却已经顾不上了,慌忙往后院跑去。叶大夫这会子还在后头制药呢,他得把这事儿告诉东家知道。

    男子出了医馆,左右看看,就循着先前同伴追踪的方向去了。他离开后,赵陌从医馆一侧的大树后头转了出来,看了几眼,便回头去寻一直跟在自己身后那巡抚衙门的人。

    那人看到赵陌手上的动作,迟疑了一下,走上前来,行了个礼,低声唤一句:“小公子有什么吩咐?”

    赵陌对他道:“方才我守在医馆旁边,你也瞧见了。那个凶神恶煞逼问医馆伙计的人,说他自己是上元县衙的官差,你可认得?”

    那人方才确实瞧见了,答道:“看着眼熟,应该是上元县的衙差没错。只是不知为何,竟跑到江宁这边来办案了。”他心里也疑惑得很,上元县令被刺杀的案子,在金陵府确实是大案,金陵知府无论为公为私,都不肯轻易放过的,自然不会因为年关将至,就停下了动作。只是,但凡是对这桩案子了解稍微多一些的人都知道,凶手已经逃往溧水,有消息说,是往常州方向去了。那边河道多,又挨着太湖,若是叫凶手沿水路躲进太湖里的某个岛,想要搜寻起来可就麻烦了。

    但也正因如此,上元县的衙差没有理由还在金陵城里查这桩案子,还查到一位不相干的外地人身上。那人不过是到医馆里抓几副补身的方子罢了,怎么就叫上元县的衙差盯上了呢?

    赵陌听了他的话后,便皱起了眉头,问对方:“上元县令已死,新县令还未上任吧?县衙的差役如今是……听从知府衙门派遣么?”

    那人忙道:“并非如此。知府衙门自有人手,上元县衙的人,应该是由代县令辖制吧?”

    赵陌看向他:“代县令?是什么人?几时上任的?”

    那人笑道:“原上元县令死了没几日,知府大人就把他调过来了。听说他原本是隔壁太平府辖下当涂县的县丞,也是知府大人的门生。好象叫什么……李延朝,是京城世家子弟。”

    赵陌瞳孔一缩:“李延……朝?”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沉默了一会儿,他才道:“我知道了,多谢你告诉我。”

    那人见他脸色不对,小心探问:“小公子,你……接着打算要往哪里去?”

    赵陌勉强笑了笑:“自然是回去。”他看向汤太医等人离去的方向,“反正也就只有一条路罢了。”

    接下来,那巡抚衙门派来的人便索性跟在赵陌身边,也不必远远缀着了。赵陌一路沉默着往前走,速度倒是走得相当快。等到他们抵达距离太子住所不足百尺远的地方时,赵陌便瞧见汤太医的马车停在前方不远处的路边,驾车的侍卫下了车,似乎在捣鼓车轮的某个部件。汤太医则坐在车厢里,与侍卫说着话。

    离他们没多远的地方,医馆中那名官差的同伴正躲在树后,双眼盯着他们看。

    赵陌眯了眯眼,小声对巡抚衙门的人道:“这里离我住的地方已经不远了,我的同伴就在前头,不必你护送我回去。不知能不能请你想个法子,把那跟踪我同伴的人支开呢?虽然不清楚上元县衙的人为何会盯上我的同伴,但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跟那行刺上元县令的凶手有关系的。你们巡抚大人让你来的时候,应该也有过吩咐吧?万一是新来的上元县代县令得知有宗室来了金陵城,千方百计打听消息,寻机攀附,那就太让人烦恼了。不管他们寻的什么借口,我可不想叫人误会跟什么朝廷钦犯有牵连。”

    那人听得笑了,以为赵陌是真的在意那跟踪者有意攀附,日后会上门骚扰,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

    接着,他便装作路过的样子,故意认出了那跟踪的人,言谈间似乎在表示他们不久前曾经在知府衙门遇见过,又问对方怎么会到这一带来?

    那跟踪的人虽是官差,如今却正穿着便服,一副下了差寻地方休闲的模样。别人认出了他,他也没法拿“公务在身”为理由把人推开。新来的代县令大人可是吩咐过的,不许让外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心里虽有些不以为然,但还是听从了代县令的吩咐行事。不过,得知眼前的人是巡抚衙门的,他又觉得很值得结交一番。对方热情地请他去喝酒,他若是拒绝便得罪人了,反正又不是真的在查案子……

    他最终还是被巡抚衙门的人带离了现场。

    赵陌松了口气,忙朝马车走了过去。

    汤太医抬头看见他,有些吃惊:“世孙怎么在这儿?你身边侍候的人呢?他们怎能让你一个人行走在外?!”

    赵陌沉着脸问他:“大人这是在做什么?为何滞留在外?方才有人跟在你们后头,大人竟没发现么?!”

    汤太医与侍卫都大吃了一惊:“有人跟着我们?!”

    赵陌道:“我请巡抚衙门的人帮着把人打发走了,也不知能拖延几时。你们赶紧把车驾回去,不要再滞留在路边了。那些上元县衙的人似乎在打听你们住在哪儿呢!”

    汤太医更吃惊了,他迟疑了一下:“上元县衙?我虽听说过上元县令被杀的案子,如今闹得很大,先前城里城外到处都是官差,四处搜捕。可这跟我们又有何干系呢?上元县衙的人为何要打听我的住处?”

    他警惕地看向赵陌:“看小公子的模样,似乎知道其中缘故?”

    赵陌沉下了脸。他当然清楚其中的缘故。伯父便是太子殿下,一国储君的行踪自然是机密,但也会引来无数人的关注,当中不乏居心叵测之人。万一其中有人想要借着东宫微服出行在外的机会,行刺杀之事……眼下盯着东宫之位的人可不少,连他的亲生父亲都算是一个。这些人定然早就看病弱的太子不顺眼了,巴不得他早点死了,好把位子让出来。若是他们知道太子的病已经痊愈,还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若是把一切都摊开来说,汤太医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可是,赵陌装了这么多天的傻,若是这时候说出自己早知太子身份,太子身边的这些人又会如何看待他?太子又会如何看待他?

    正在修车的侍卫忽然直起身来,看向赵陌身后:“黄大人。”赵陌回头一看,原来是黄晋成来了。他心下不由得一紧。

    黄晋成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三人,转头去问那侍卫:“发生了什么事?”侍卫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黄晋成闻言看向赵陌:“小公子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为何不能坦承相告呢?莫非小公子另有想法?”

    赵陌心下冷笑,真想一个耳光扇上去。但他没有动作,反而露出了为难之色:“不是我不敢坦承,而是我直到方才,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上元县令被刺,在新县令上任之前,代任的是原当涂县丞李延朝。黄大人不知是否听说过这个人?他是京中世族之子,母亲乃是涂家旁支之女。我曾在家父书房里见过记载,言道他母亲的父兄皆是依附蜀王妃父祖,在涂氏族中为其臂膀。蜀王妃嫡亲的小侄儿,身边有个跟班,名叫李延盛,想必就是这个李延朝的兄弟。我虽不清楚这人为什么会被调到上元县来,只是,他的背后若真是蜀王府……”

    他顿了一顿,看着黄晋成与汤太医那两张紧张而警惕的脸,微微一笑:“那他们多半是为我而来的。因我父亲坏了蜀王大事,毁了他们的大计,蜀王府上下恐怕都要恨我父亲入骨。他们盯上了我,定是有心报复吧?我不希望因此连累伯父,两位大人不如想想办法,看应该如何提防这位李代县令?”

    黄晋成与汤太医听着他的话,满脸都是懵逼之色。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