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七十七章 好戏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在太子那里的经历,秦含真一无所知。她知道的,只是赵陌每隔两三日打发阿寿回秦庄给秦柏送做好的功课时,顺便提到自己一切都好的口信。

    不过她也没怀疑过那有什么问题。阿寿如今很得赵陌重用,看他的气色也好,他既然说赵陌在堂伯父家过得很好,那就肯定不是假的。秦含真让阿寿给赵陌捎了些家里做的点心吃食回去,如果遇到什么特别想告诉赵陌的事,也会让阿寿捎个信。

    赵陌那边也常给她送些东西过来,有练画时画得特别好的画稿,也有看书时发现的一两句有意思的话,或是出门逛街时买到的有趣小玩意。

    秦含真现在都有些羡慕赵陌了。他在他堂伯父那儿,住的是淮清桥附近那座好宅子,吃的是从京城带来的厨子精心烹制的美食,功课也停了即使他本人还在坚持学习,坚持做功课交给秦柏,数量也比秦柏平时要求的要少一点他还能随意上街逛,爱去哪儿就去哪儿,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虽说赵公子从前是个爱出门的,但搬进城里后就变得深居简出,大约是因为天气太冷了,怕吹风的缘故。但赵公子并不约束赵陌出门,还时常鼓励他出去走走,每次都塞给他不少零花钱,让他看到有什么有趣的、好吃的就带回来,赵公子很乐意与他分享。那宅子里的人虽不少,但没有人会管束赵陌,也没有亲朋戚友上门,他不必应酬,只需要随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生活,每日陪堂伯父消遣一会儿就可以了。

    这种生活怎能不叫人羡慕嫉妒恨呢?虽说乡居也很热闹,但在秦庄住得久了,秦含真又感觉到,还是城里更好了。至少在城里,她用不着面对不停上门来的族人亲友,不用挤着笑脸跟人应酬。秦柏与牛氏都不是会仗着身份在别人面前摆架子的人,她自然也不能怠慢了上门来的客。可是,她真的不喜欢做这种事呀。

    相比之下,赵陌那种清静又自在的小日子是多么令人妒忌呀!

    秦含真唉声叹气地写完一封给赵陌的信,里面有三分之一的内容是在描述自己过着多么烦闷的生活。这些话她除了在书信里私下跟赵陌说说,也没法跟别人提了。祖父秦柏更希望她能与族人友好相处,祖母牛氏跟族里的女眷交往得很开心,并不觉得有啥烦的,大堂哥秦简更是天天出门过得快活……也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烦恼而已。

    秦含真将信收在梳妆匣里,打算阿寿下次来时,就让他捎去给赵陌。回头她看见青杏笑着走了进来,身上穿的是一身新做的棉袄绫裙,头上还插着一支颇为精致的银镶玉珠步摇簪子。

    青杏这一身衣饰是她哥哥李子专程为妹妹过年置办的。李子跟着何信,往苏杭湖州转了一圈。虽说他只是去做个随从,但堂叔何信顺利接掌了永嘉侯府在江南的产业,对侄儿自然也要大方些。何信从前虽说在长房是秦仲海的心腹,但毕竟只是亲信长随之一,帮着管管事,上头还有两层主母与大管事压着。如今他在江南独当一面,摆明了今后就是江南大总管了,地位高了,又认回了侄儿侄女,还能在离家乡近的地方定居,自然是难得的体面。何信的地位水涨船高,连带的李子与青杏也沾了光,几身新衣、几件小首饰,不过是小意思罢了。

    青杏笑吟吟地进了屋,便对秦含真道:“姑娘,方才我出去时,听说宗房那边今儿好热闹,有好戏看呢。族里的人都听说了,私下没少说宗房二奶奶的闲话。”

    秦含真好奇:“克用婶娘吗?她又出什么夭蛾子了?”

    小黄氏自从被婆婆剥夺了手中大权后,似乎就老实了许多,出门也少了,每日都待在家里给婆婆沈氏“侍疾”,同时帮着打理家中柴米油盐等杂事。沈氏领着长媳冯氏出面主持族里的各项活动时,她也没露面。

    冯氏表现极佳,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迅速赢得了族人的好评,地位更稳固了。族里女眷私下议论纷纷,说冯氏到底才是正儿八经的宗妇,才干远胜于暂代她的小黄氏,不象小黄氏,前几年新年前后总要出点乱子,事事都不周全。面对这种种议论,小黄氏竟也忍下来了,一声不吭。

    秦含真觉得,这实在不象是小黄氏的为人,莫非是在憋大招?她一直在暗中留意小黄氏在宗房的动静,今日终于等到了!

    谁知青杏却告诉她:“黄家大爷和大奶奶去了宗房看妹子,却是问她为什么每年都送回娘家去的年礼,今年少了许多?还不及往年的三成!宗房二奶奶臊得直叫哥哥嫂子闭嘴,黄家大爷却不肯听,闹得厉害,连宗房大奶奶那边都听说了。明儿就是小年了,族里几个房头的当家太太都在宗房大奶奶那儿商量正事呢,听见黄家人那边的动静,就笑话起宗房二奶奶来。”

    秦含真讶然:“真的假的?黄家居然这都能上门来闹?”

    青杏笑道:“可不是么?哪儿有这个道理?出嫁的女儿要给娘家送年礼,送多了是孝心,送少了……只要不过分,也算不了什么。哪儿会有做哥哥的,会因为妹子送娘家的年礼少了,就上门来闹的?况且……”

    她顿了一顿,压低了声音:“今年宗房二奶奶不当家,又不管族里的事,手里能有多少银子?年礼送得少些,也是没办法的事。她娘家人倘若是懂事的,不但不该闹出来,还得多体谅她才对,没想到竟闹得这样大。如今族里谁不知道呢?往年宗房二奶奶能给娘家人送丰厚的年礼,多半就是因为贪了族里公账上的银子。今年她沾不了手了,送的年礼自然就少了。”

    秦含真道:“虽然我觉得黄家人……不,是克用婶娘的娘家人不大聪明,但也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吧?他就算要上门来质问妹子,也不该把事情嚷嚷开来的。那样丢脸的还不是克用婶娘?他又能得什么好处?”

    青杏道:“说来也是凑巧,宗房大奶奶跟族里的太太奶奶们议事的地方,与小花厅就只有一墙之隔。宗房二奶奶见娘家兄嫂的地方,则是在小花厅里。黄家大爷兴许并不知道隔壁有人,一时气恼起来,就大声嚷嚷了,正好叫太太奶奶们听个正着。”

    秦含真心想,哪儿有这么凑巧的事?小黄氏贪污的罪名,族里早有流言,但也就是流言而已,并没有实证。若不是宗房剥夺了小黄氏的大权,流言也不会传得这样厉害,其实就是积怨深了,众人痛打落水狗,却又打不死而已。而如今黄家大爷一闹出来,不就正好证实了他妹子曾经有过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问题吗?小黄氏这回就更难翻身了。出了这种结果,不是小黄氏太蠢,就是冯氏心计深。反正宗房的这对妯娌,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秦含真摇头道:“克用婶娘犯事在先,会被曝光也是罪有应得。我只是不明白,黄大爷这是在干什么?他可以说是事事仰仗亲妹妹的,如今居然会因为少收了一点年礼,就跟克用婶娘闹起来?他脑子没毛病吧?”

    青杏说:“听宗房的人讲,好象是为了黄家姑娘的事,宗房二奶奶跟娘家人闹得不太愉快。”

    黄忆秋?

    秦含真忙道:“不是听说黄家姑娘在黄佥事家里住着吗?还说黄佥事答应了要给侄女说一门好亲的。这原是好事,怎的她家里人倒跟出嫁的姑姑闹起来了呢?”

    青杏道:“个中内情我也不清楚,只听得几个婆子议论,好象是……快过年了,宗房二奶奶催着娘家人快把黄家姑娘接回家里去。黄大爷去了黄大人家一趟,没把人接回来,反说让黄姑娘继续在那里住着挺好的,又说要趁着还未过年,带着家里老人回一趟扬州老家祭祖。宗房二奶奶拦着不让他们回去,又打发身边的人去接黄姑娘,跟黄佥事吵了一架,黄佥事便冲黄大爷发了火,说再闹他就真的不管了。黄大爷因此恼了妹子,说要是黄姑娘的前程被人毁了,就算是亲妹妹干的,他也不能依的。”

    秦含真道:“虽然我不清楚个中详情,但克用婶娘……管娘家的事也未免管得太宽了吧?娘家人要回老家祭祖,她拦什么呀?还有接黄忆秋姑娘的事。人家亲爹亲娘都不着急,她倒是派人去接了。她一个出嫁的姑姑,真把人接回来了,还不一样是送回娘家去?难道还能接到秦庄这边来?”

    青杏抿嘴笑道:“听说黄家大爷大奶奶骂宗房二奶奶,也是因为这个缘故。近来秦庄有不少青年才俊,黄家大奶奶说宗房二奶奶是因为在婆家失势了,存心想要把侄女儿也嫁进秦家,好给她做个臂膀,才会一再妨碍黄姑娘的前程,不让她嫁到更好的官宦人家去。据说宗房二奶奶当时听了这话,气得脸都青了,差点儿没厥过去呢!”

    秦含真挑了挑眉,心想这还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