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七十五章 邀请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与秦含真偷偷有针对性地练画,但对家里人一律只说是练画而已。秦柏回到六房祖宅后,直奔赵陌的房间,见孙女也在,并没有起疑。

    他对秦含真说:“原来你在这儿?怎么忽然对画画如此感兴趣了?门上说你祖母回来了,你且过去陪陪她,我有话要与广路说。”

    秦含真乖巧地应了一声,迅速把画笔画纸整理好,将没画完的部分拿在手里,预备回房后继续进行,接着又给赵陌使了个眼色。

    赵陌会意地点点头,一幅若无其事的模样,随手拿过几张废掉的画稿,把秦含真画好的那些给盖住了。他放好了笔,微笑着一边送秦含真出门,一边说:“表妹慢走。”又回头问秦柏,“舅爷爷找我什么事?”

    秦柏示意他坐下,然后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问:“今儿你怎么没跟简哥儿他们一道出去玩耍?年下庄中有许多子弟回来了,当中也有年纪与你相仿的少年,或有性情相投的,你只当是多认识个朋友便是。否则整日待在宅子里,不是陪我与你舅奶奶说笑,便是跟含真一道读书练字,也太冷清了些。”

    赵陌微笑道:“我并不觉得冷清。先前我也经常出门,与新认识的朋友们一道玩耍。只是天天出门也会腻的,留在家里又暖和又清静,我觉得很不错。”

    秦柏问他:“可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些什么不中听的了?”

    赵陌一听,便知道秦柏也听到风声了,轻轻笑了一笑。

    他对出门游玩生出厌倦之心,固然有性情喜好方面的原因,但跟秦氏族里近日流传的关于他家世身份的谣言有关。秦氏一族毕竟不是乡下小地方的土老冒,宗房的小黄氏长期与京中薛氏、秦柏复母子保持通信,其他房头也有做官的亲朋故旧。赵陌到了秦庄这么久,对自己的身份没有特地隐瞒,自然免不了会有人好奇,为什么他一位宗室子弟,会跟着秦柏回乡祭祖?

    王家曾经非常努力地为赵硕造势,而赵硕也曾经一度是御前的红人,种种传闻也会传到金陵这等大城来。秦氏族里,如今其实有人知道他的身世,但也有人听到的,是似是非凡的流言版本。

    秦庄里关于赵陌的传闻,有说他是辽王世子的嫡长子,但生母早逝,后娘出身高贵,对他不待见,就把他流放在外这算是比较靠谱的说法。

    有说他是辽王的孙子,父祖反目,他却同时不受祖父、父亲待见,幸好永嘉侯秦柏认识他外祖家的亲戚,收留他在身边,因此他算是个无家可归的小可怜这种说法勉强也算是说得过去。

    还有说他是辽王世子的庶子,生母是个商家女,已经死了,嫡母待他不顺眼,就将他赶出了家门,若不是永嘉侯秦柏偶然遇上,见他可怜,收留他在家里,只怕他早就没命了这算是最离谱的一个版本了。

    赵陌也懒得去猜这些流言是怎么来的,明显有的荒唐又不实。但他总不能每遇到一个人就跟对方解释自己的身世吧?因此只当什么都没听见。

    他只是觉得有些好笑,就算秦氏族人有办法打听到他的身世,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里传遍全族,怕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可这么做又有什么用处呢?即使他是个被投置闲散的宗室子弟,无权无势,他也依然是先帝嫡孙,金枝玉叶。

    若是在京城,也许会有许多人轻视于他。可是在秦庄……这里的人大多是白身,哪里有底气看不起他?顶多是对他没那么恭敬奉承罢了,当面可没人胆敢失礼冒犯。

    赵陌烦心的,只是那些好奇的目光,自以为不露声色的打探,还有误会他不受重视,婚事就可以将就的妄想。近来秦庄中的戏园子几乎天天都在唱戏。与其让自己变成别人眼中的好戏,他不如躲清静算了。

    他微笑着对秦柏道:“些许流言,其实不算什么。我在京城早已习惯了。在秦庄,至少没人敢当面给我脸色看。舅爷爷舅奶奶还在呢,简哥儿也护我护得紧,没人能叫我吃亏的。”

    秦柏叹了口气,想了想:“别的倒罢了,你这孩子素来看得开。只是真到了过年的时候,族里人来人往的互相拜年问候,出入的都是秦家子弟,到那时,连外姓亲戚家的孩子都会少上门来了,你真的觉得不要紧么?”

    赵陌眨了眨眼:“舅爷爷的意思是……”

    秦柏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有我和你舅奶奶在,你自然是要跟我们一块儿过年的。只是今日我出门的时候,偶然遇见了赵公子,他问我能不能请你过去陪他一道过年,我就有些不好回答了。他与你都是赵氏子弟,又是你的长辈。他既然开了口,若是你愿意……”

    赵陌讶然,他还真是没想到溧阳王府的伯父会邀请他去过年。能在金陵认识伯父,乃是意外之喜。他很敬重对方的性情为人,却没打算跟对方结下太深厚的交情。算起来,他们也不过是见过两三面罢了。

    赵陌问秦柏:“伯父怎会忽然提起此事?”

    秦柏道:“他为了治病,滞留金陵,无法回京城家中过年,想必也是觉得寂寞了吧?你与他原是一家子,血缘其实也算是近的。估计是他觉得你性情好,才乐意与你相处。你也不必多想,只当是多一个出门走动的地方,除夕祭祖的时候,倒是可以一并拜了。你若是愿意去,就让人收拾几件换洗衣裳,过了年就回来;若是不愿意,我替你去回绝。”

    赵陌犹豫了一下,有些拿不定主意。虽然他更想留在秦家,陪舅爷爷、舅奶奶和三表妹过年。可正如秦柏方才所说,新年里跟秦庄这一大家子姓秦的人在一起,他一个外姓人定会难免尴尬。伯父待他挺好的,请他过去过年,也是怕他寂寞,想邀他做个伴罢了。宗室过年,自有一套祭祀仪式。若是他一个人留在秦家,这套仪式就不必提起了,他不好意思劳烦舅爷爷。但若是他去了伯父那儿,便可与伯父一道祭拜祖宗了。

    如果伯父不介意,他还想寻个清静地方,祭一祭亡母。这些事却不好在秦家办。

    赵陌心里想了又想,其实已经有几分意动了。

    秦柏见状便道:“你也不必急着回复我,先考虑考虑再说。”

    赵陌把心一横:“舅爷爷,我不必再考虑了,就去陪伯父过年吧。说来我们赵氏宗族,在金陵的就只有伯父与我二人,本就是难得的缘份,自当比别人更亲近几分。”

    秦柏心中一叹,面上却笑道:“既如此,我就给赵公子送信去了。只是你要记得,赵公子是你长辈,你在他那儿,言行要守礼,不可有失礼之处。溧阳王府人多事杂,你也别去理会别人的私事。”

    这却是在提醒赵陌了。赵陌此时虽然没听出他言下之意,但也知道秦柏是好心提点自己,便笑着答应下来。

    他心想,溧阳王府那些乱子,他怎会有兴趣去理会呢?若不是信服伯父为人,他才不想认识溧阳王的子孙呢。失礼的事,就更不可能了。他如今好歹也在舅爷爷面前读书习礼,若言行间有了差错,岂不是给舅爷爷脸上抹黑?

    事情既已定下,赵陌回房便吩咐青黛收拾行李。虽然还不知道哪一天搬进伯父的宅子,但事先准备得周全些,总是没错的。

    次日,秦柏便给赵陌带来了新消息。赵公子请他腊月十六那日住进家中,算算时间,也没几天了。秦柏还特地给赵陌放了假:“赵公子说,你平日功课辛苦,过年就歇几日吧,特地让我别给你布置功课。我已是应了。但玩归玩,你也不能太过荒唐了,在长辈面前要注意分寸。”

    赵陌心里还是有些小欢喜的,忙答应下来。不过功课没有了,不代表他就真的不摸纸笔了。他还有跟表妹约定的画要练呢。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去跟舅奶奶牛氏与三表妹秦含真说自己要到别处过年的事。

    牛氏与秦含真都大吃了一惊。秦含真忙问:“怎么好好的要去赵公子那里过年呢?你也不是跟他很熟,留在家里不是更好吗?”

    赵陌笑道:“是挺好的,只是伯父那儿人少冷清,他待我不错,我便想过去陪他几日。表妹放心,过了年我就回来了。况且,就算我住进了伯父的宅子,也一样能来秦庄看……舅爷爷舅奶奶和你的。”

    秦含真抿着嘴不说话,心里有些小生气。这事儿太突然了,她还订制好了新年里的练画计划呢。现在,所有计划都要泡汤了!

    牛氏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并没有阻止赵陌:“既然你舅爷爷也同意了,那你就去吧。赵公子如今是搬进城里去了吧?可惜了,若是仍旧住在镇上,跟秦庄更近些,你要回来看我们也更方便。是定了十六过去么?回头叫周祥年替你安排车马。”

    赵陌笑道:“不必太过费事,我就带几件换洗衣物就好。侍候的人也只带一个阿寿。因着伯父那儿并没有女眷,我也不好带丫头了。”

    牛氏皱眉道:“一个小厮,你够用么?赵公子的宅子应该不小吧?多带两个人又有什么关系?”

    赵陌笑笑:“既是去做客,怎么好带太多随从?况且我也没什么需要侍候的地方,一个阿寿尽够了。伯父的宅子虽然不算小,但也就是三进,还有一处花园。他随从又多,算来其实也没几间空房。我就别带太多人,给他添麻烦了。”

    这也有道理。牛氏点了点头。

    秦含真有些好奇:“赵公子是住在哪里呢?三进的宅子,还有花园,想想跟咱们从前看中的淮清桥那处宅子也差不多大小吧?”

    赵陌踌躇了一下,才道:“表妹你别生气,其实……伯父如今住的就是你先前提过的那处宅子。舅爷爷没能买下来,却是给伯父买了。”

    秦含真眨了眨眼:“啊?表哥你说的是哪里?”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