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七十三章 腊八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腊月初六的时候,赵陌拿到了卖布的收入。成本三千余两,一进一出,利润就有将近二千两银子,几乎翻了一番。

    他身边那些曾经阻止过他的人暗暗松一口气之余,也有些惭愧。尤其赵陌并没有亲自出面去行商事,而是在背后指示,与货主、布庄以及负责运货的车马行接洽,全都是阿寿去做的。赵陌如此行事,不但有分有寸,还得了实惠。相比之下,他们明明是温家这等大商户的家仆出身,却目光保守,魄力不足,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经此一事,他们对赵陌这个小主人算是心悦诚服了。赵陌打算在江南添置产业,他们也都积极地帮着出力。赵硕的暗示,赵陌并没有瞒着他们。虽说秦家永嘉侯夫妇俩都说过回京时要把赵陌也一并带回去的话,但谁知道到时候会如何呢?倘若小主人真的人留在江南安家,多添几处产业,日后也能过得舒服些。

    当中还有人在想,若是能长长久久留在江南,不去理会京中世子爷跟后续的夫人之间的纠葛,也不去理会那些争权夺利的事,只安心在江南做一个富家翁,也算是个不错的前景了。赵陌这个宗室子弟,亲王嫡孙,在京城可能显不出尊贵来,但在江南,只要旁人知道了他的身份,肯定只会捧着他,万万不敢有半分怠慢的!与其留在京城受委屈,又或是回辽王府去受气,还不如就在江南安家算了。

    赵陌手下的人比他本人还要热衷于在金陵城打听好的田地房产,也有人听了赵陌的话,打听某些生意的门道。只是如今正值腊月,一般没有人会在这时候买卖产业的,所以他们就只是先打听着。

    赵陌在秦家人面前并不提这些事,只是稍稍向秦含真透露那笔细棉布生意赚了不少钱,然后就从外头几家有名的饭馆子里叫了席面来家吃,既请了客,又省事。至于请客的原因,他推说腊八将至,只当是提前请了腊八席。

    腊八的习俗素来只有吃腊八粥罢了,赵陌这是强辞夺理,秦柏与牛氏都哭笑不得,秦简还拿手去试他的额头,看他是不是烧糊涂了。秦含真岔开话题:“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赵表哥请客,咱们当然不能辜负了他的好意啦。快瞧瞧,祖母,这是你爱吃的腌笃鲜呢。一定是赵表哥听我和大堂哥说了,特地去买来孝敬您的。”

    牛氏欢喜得见牙不见眼,连声夸赵陌有心了。所有人围着桌子开开心心享用起了美食,哪里还有人追究什么请客的原因?

    赵陌劝了秦柏、秦简用菜,回头跟对面炕上的秦含真对望一眼,两人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微笑来。

    这一天是腊月初七,到了腊八,一大早,家里煮过腊八粥,所有人都团团围坐着吃早饭呢,秦庄那边,宗房就送了信过来,邀请六房一众人等回族里吃腊八粥。

    秦氏族中向来有旧例,腊八这一日,宗房会由宗妇出面,领着族中女眷煮腊八粥,分给族人们食用。每一个族人,都要吃上一碗粥,才算是过了腊八节。这一日,倘若身在秦庄的秦氏族人有哪一位没能吃到粥,那定是不受族人承认的罪人。这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族里谁都不敢轻视这碗粥。

    今年族里的腊八粥,名义上是族长太太沈氏带着长媳冯氏煮的,但人人都知道,沈氏身子不好,也就是做个样子罢了,真正的工作都是冯氏在做。这也是她在丈夫病倒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重新履行宗妇的职责。六房上下与秦克良、冯氏夫妻关系良好,即使是为了给冯氏撑腰,也不能怠慢了那碗粥。

    秦柏早就决定了腊八这日要返回族中住些时日。冯氏早前就知会过他们,年下年后族中大祭的日程。因此六房这边,行李是早就收拾好了的。宗房的信才送过来,秦柏等人吃过早饭,上车的上车,骑马的骑马,一行人出了金陵城,往江宁秦庄的方向去了。

    赵陌本来觉得,秦氏宗族的活动,他跟着去又有什么意思?便想留在城里。但秦含真与秦简都劝他,他们注定了都要在秦庄住一段时间的,总不能就丢下他一个人在城里吧?那也未免太冷清了些。况且年下族中定然热闹得很,各种集市、百戏都会有,秦简这回定要拉着赵陌一块儿去玩,秦含真也很想出去开开眼界,希望赵陌也一块儿去。赵陌最终拗不过他们,还是答应一块儿走了。

    一行人回到秦庄的时候,已近午时。六房祖宅里的仆人早就把房屋打扫干净,备下热腾腾的饭食与热水,火盆也升起来了。六房众人吃饱喝足,泡了个热水澡,午间小歇了一下,下午正好往祠堂去领腊八粥。吃过粥,自有人来六房拜访秦柏夫妻,有人关心他们是否年前都不会再走了,也有人提起了族学的事,还有秦简交好的族兄弟们劝他一道出去玩耍。六房上下十分热闹。

    秦含真这边也被族姐妹们围上了。族里的女性长辈们听说六房回族里了,也纷纷带上家里的媳妇闺女或孙媳妇孙女,到六房这边来串门子。考虑到有那么多未出阁的小姑娘在场,太太奶奶们说话不大方便,她们就把女孩子们赶到了西次间,自个儿占了东次间,陪牛氏说些闲话。

    她们与牛氏的性情倒是颇为相投,牛氏与她们聊天,虽会觉得部分人太过粗俗,但大部分女眷都跟她在米脂时交往的朋友们差不多。相比起她在京城认得的女眷,牛氏觉得这些妇人还更可亲些呢。

    秦含真其实更想去寻赵陌说话,跟他继续画那江南旅游手册,只是族姐妹们拉住了她,她也不能在这时候扫兴,只能耐着性子跟她们聊天。

    这跟先前在戏园子里聊八卦的情形不太一样。不知是因为身在长辈们的眼皮子底下,还是自从那次之后,姐妹们受了教训,她们再也不提小黄氏如何了,也不讲族里的流言蜚语,只拉着秦含真说些金陵城里的事,或是聊聊新年做衣裳的料子、新鲜的绣花样子,脂粉香膏,金银首饰,诸如此类。

    秦含真起初听得还有些意思,听着听着,就觉得无聊起来。她在金陵城里又没怎么逛过金楼银铺,绸缎布庄,能知道几个衣裳首饰新花样?在京城时,因为要守孝,承恩侯府有宴会或是出门应酬的场合,也不会叫上她,她能见到的,也就是家里的姐妹而已。族姐妹们问她这些东西,她还真是答不上来。可她们也难得出一趟门,对金陵城里的流行风尚更是了解有限,说来说去都是那几样。秦含真都听得烦了,继续坐在那里,维持面上微笑,不过是勉强虚应故事而已。

    就在她越来越觉得无聊,心里盘算着要寻个什么借口躲到祖母那边去,然后趁机找借口把族人女眷们打发走的时候,前院方向忽然传来了马嘶声,还有不少人在叫嚷,似乎十分热闹。

    牛氏听到动静,忙让人去打听。不一会儿,便有婆子笑着来报说:“哥儿们闹着要比骑射功夫呢。他们说戏园子那块地方大,要往那边去比拼,这会子正叫人搬箭靶子。”

    牛氏吃了一惊,随即笑道:“这是谁提出来的新花样?倒有些意思。只是外头这样冷,叫他们多穿些衣裳,便吹了风,落下病来。大年下的,可不吉利。”

    旁边有位老妯娌也笑道:“怎么能去戏园子那边?请来的戏班子都已经住进去了,家具桌椅也都摆好了,可别叫他们磕坏了东西。庄子东边不是有个晒谷场?如今正空着呢,叫他们到那边玩儿去。”

    另一位年轻些的媳妇子便兴奋地提议:“不如咱们也去看看热闹?孩子们玩耍,咱们只当是去给孩子们激励一下。”

    便有人笑话她:“你是放心不下自个儿的儿子吧?放心,他们兄弟都小,谁还能比谁更强些么?不过是闹着玩儿罢了。”

    众人倒是一致同意过去看看热闹。从六房祖宅过去,晒谷场也不是太远,走路百来步就到地方了。既是在族里,女眷们也不必十分避讳,只需要穿暖和些,走过去就行了。年纪大的人可以坐暖轿,年纪小的就叫长辈们拉着手或是抱在怀里。秦含真也扶着祖母牛氏,披着大斗篷,随大流过去看比赛了。

    才到晒谷场边上,宗房那边已经派了管事与仆人过来,把遮风的帷帐与长辈们坐的桌椅都准备好了,真真设想周到。秦含真就听到有位族叔家的婶娘小声跟人说:“到底是正经宗妇,行事就跟旁人不太一样。这诗书礼仪之家出来的名门淑女,教养岂是那些只会做表面功夫的人能比的?”秦含真只当没听见。

    今日上场比试的都是十到十六七岁的少年,大部分是秦氏族中子弟,也有一二来走亲戚的外姓少年,其中最出挑的,就数赵陌了,想必是秦简把他叫过来的。只见他一身藏蓝锦袍,领口出了一圈白绒毛,越发衬得他面如冠玉,剑眉星目。他骑马从人群中跃出,刷的一下,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秦含真发誓,她听见了不止一位族姐妹在私下发出的花痴感叹。不知怎么的,她心里有一种自豪感,但同时又有那么一点儿酸。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