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六十九章 拜访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简没法跟好友说实话,可赵陌都把话说出口了,还当着牛氏与秦含真的面,若是不说些什么,只装傻,大家都会觉得很奇怪吧?

    就在这期间,牛氏已经夸起了赵陌:“广路真是有心哪。赵公子人挺好的,上个月我去叶大夫的新医馆复诊时还遇见他和沈太医了呢。他待我仍是那么和气,还请我们吃饭,去的就是那家什么馆子,全金陵城做腌笃鲜最有名的那一家,那味道可好了呢!”

    由于赵公子请她吃了美食,她一直想要回请,只是没找到机会。她连对方住在哪儿都不太清楚,对方不说,她又不好多问,只能撞运气,看哪一回去叶大夫的新医馆时会遇上人。至今为止,她都还未能如愿。如今赵陌要给赵公子送茶叶去,她就让赵陌顺道捎上他们自家做的糕点,也算是她老太太的一点小小心意。

    她没告诉赵陌一声:“赵公子已经不在先前镇上那宅子里住了。叶大夫一家搬进金陵城里过冬,他好象也带着人跟着搬了过来。只可惜我没问清楚他如今住在哪儿,不过应该离医馆不远。他过去复诊的时候,是走路去的,没有坐车也没有骑马。他身体不好,若是离得远,哪儿能劳累了两条腿呀?”

    赵陌有些惊讶:“伯父搬到城里来了么?那我去拜访,就方便多了。”他转头问秦简,“你可知道他如今住在哪里?”

    秦简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不知该如何回答。如果牛氏没有说出太子已经搬进城中的事,他还能把赵陌引回江宁小镇上那处宅子,如今却是不成了。他只能再次看向三叔祖秦柏。

    秦柏脸上半点异色都没有,十分淡定地微笑着放下手中把玩的一只留青竹刻臂搁:“赵公子并没有跟我们提起过他眼下的住处。君子之交淡如水,他无意多说,我们自然也不好问的。只是他曾经邀请广路回住处小坐,可见对广路并无不喜。广路既然是一番心意,也要让他知道才好。一会儿广路写个拜帖,我打发人送到叶大夫的新医馆去,请那里的伙计帮忙转交吧。赵公子每隔两三日,都要去一趟医馆。顶多等上两天,也就有回音了。”

    这也是应有的礼数。赵陌微笑着答应了下来。

    送拜帖的事自有人去办,眼下还是先看礼物,寻问赵陌这一路的见闻要紧。

    赵陌不知怎么点亮了嘴皮子技能,如今说起故事来,可溜了。他给大家讲他这一路的旅行,只挑那些有趣的、狗血的、八卦的、新奇的经历来说,只说这一路上吃过的美食,看过的美景,听过的好戏,当中再夹杂着他买东西时跟人讨价还价,成功以低价买到心头好的小插曲,还有在众多商品中,精明地看破了假冒伪劣的骗人货色,买到正宗特产的小八卦,以及路上遇到的陌生人有趣的小故事。简直就是高|潮迭起,令人欲罢不能。

    这一说,就是大半日,直到天黑,丫头婆子们传晚饭上来了,赵陌方才停下。牛氏与秦含听得是如痴如醉,秦简则是心生向往,恨不能与他一同出游,就连秦柏,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一趟旅行玩得很值。

    这一日,人人都过得很开心。赵陌离开正院,返回自己所住的东院时,还有些依依不舍呢。他小声问秦含真:“我带回来的东西,表妹喜欢么?”

    秦含真笑着点头:“当然喜欢啊,又精致又好看,为什么不喜欢?表哥真厉害,挑中的东西都正合我的喜好,价钱也不是很贵。”因为不贵,所以她收那么多的礼物,都没觉得心下不安。

    赵陌抿了抿嘴:“我还有更好的东西给你看呢,只是眼下还没准备好,过些日子再拿给你瞧。”

    秦含真好奇:“是什么?”

    赵陌笑着摇头不回答,又转移了话题:“我先回去了,明儿我再来寻表妹,你跟我说说这一个多月里发生了什么事吧?你们要搬到城里来,我早就听说了,可怎么舅爷爷还给叶大夫也送了店铺宅子?”

    秦含真道:“这事儿说来话长。祖父也没有细说,我看他的意思,大约就是感激叶大夫把祖母治好了吧?再者,也是想方便祖母再去寻叶大夫看诊。你还记得不?叶大夫说了,祖母的病不是问题,治好之后,还要长期调养,才能把身体恢复到从前健康的样子呢。”

    赵陌点点头,笑道:“舅爷爷对舅奶奶,总是那么用心。咱们这些外人看着,也觉得羡慕不已呢。”

    秦含真大为赞同:“是呀。人这一辈子,要是能遇上一个真心对自己的伴儿,生活又过得平静富贵,那真是最幸福不过的事了。”

    赵陌悄悄再看了秦含真一眼,方才重复说:“我先回去了。”

    秦含真笑着站在院门口处,送走了赵陌,便心情很好地回自个儿屋里整理新得的礼物去了。

    只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赵陌方才离开的时候,表情中似乎有那么一点失望?

    不过她没有多想。一夜过去,次日清晨起来,赵陌早早就到了正院里,陪秦柏与牛氏一同用早饭了。他只比秦含真来得稍晚一点,却比秦简要早。五个人围坐着用早饭,说说笑笑的,仿佛又回到了刚到江宁时的时光,就象是赵陌从未离开过一样。

    吃过早饭后,照旧是每日的功课检查。赵陌这一路在外,竟然也没落下课程太多,又因为增长了不少见识,一些看法都比从前成熟了,颇得了秦柏几句赞赏。秦简听得酸溜溜的,开始考虑自己也出门走走,多见见世面。

    检查完功课,三个孩子又聚在一处背书、练字。虽然三人的功课已经有了不同,但坐在一处用功,竟也没有互相打扰,学习效率反而提高了。等到吃过午饭,秦简自去小睡,秦含真却拉着赵陌说起了他离开期间,家里发生的事。虽然秦氏宗族里的种种传闻不好对赵陌这个外姓人多提,但上元县令那桩凶案,却还是可以八卦一下的。

    秦含真还特地叮嘱赵陌:“这个凶手听说到现在都还不曾落网。虽然说他也是个可怜人,死了妹妹才会因恨杀人。但他如今已经是逃犯,也不知性情是不是有了改变。赵表哥在外时,千万要小心,别真的遇上了他。若是遇上了,也别惹怒他,悄悄迅速躲开就好了。”

    赵陌笑着点头:“表妹放心,我不会让自己身处凶险之中的。”又有些好奇,“那上元县令还未死?可见这凶手行事也不够狠绝,竟然没弄到真正厉害的毒,否则光是拖延的那两三天的功夫,就足够要了上元县令的命了。”

    秦含真哂道:“毒|药哪里是这么容易能弄到手的?买个砒霜毒耗子,药店的人还要再三追问呢,就怕惹上了麻烦。这个凶手,听他的身世经历,也知道是没什么钱的,就算真有厉害的药,他也未必买得起。其实,他若不是妹妹被逼死了,也不会做这么极端的事。他妹妹也死得太冤了,大不了兄妹俩一块儿逃走就是,外头到处都有戏班子。那个上元县令虽然家世厉害,又有金陵知府在背后撑腰,但他在金陵一带,还做不到只手遮天。金陵知府头上,也还有巡抚衙门呢,卫所那边也是不听府衙号令的。他妹妹怎么就想不开了呢?”

    赵陌顿了一顿:“那这一回事情闹得这么大,恐怕连金陵知府也要不好了吧?说到底,要不是他不分青红皂白地护着上元县令,上元县令也不能闯下这样的大祸。”

    秦含真深以为然。

    他们俩煞有介事地讨论着上元县令遇刺的案子,不久,赵公子那边的回音也到了。对方十分欢迎赵陌前去拜访,还派了个随从过来,为赵陌领路。

    赵陌忙换了身衣裳,带着礼物,只带了阿寿一个小厮,出门跟着来人走了。

    赵公子果然住得并不远,赵陌步行了不过里许的路,就到了目的地。只是他看着那门楣,有些犹疑。这地址……听起来怪耳熟的。秦三表妹从前曾提过,舅爷爷秦柏看中了金陵城中的两处宅子,一处是夫子庙附近、如今住着的地方,另一处是在哪里来着?淮清桥附近,略有些年头,青瓦白墙,漏窗青苔,宅子里还附带一处小花园……这宅子里的种种,都给人以熟悉感。莫非当初舅爷爷秦柏放弃不买的宅子,叫溧阳王府的伯父给得了去?

    这可真是令人意外的巧合了!

    赵陌很快就见到了他这位伯父,见对方气色比先前见时似乎更好些,便知道对方定是病情有了起色,忙恭贺了一番。他又提到自己迟迟不曾上门,是因为出门游历去了,简单讲了讲去了什么地方,便奉上了礼物。

    太子见了泾山茶,也有些惊喜,对他带来的西湖藕粉,更是颇感兴趣,先命人去问了沈太医,得知自己可以放心食用这种食物,便立刻命人调了两碗来,与赵陌分食。

    一边吃藕粉,太子又一边问起了赵陌这一路上的见闻。他问的问题跟牛氏、秦含真大不一样,倒有些象是秦柏的口吻。

    赵陌近几个月里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提问方式,便也照着旧例,一一回答了太子的询问,心中还想:溧阳王虽是宗室中的闲人,儿孙们当中却是不缺有志气有才干之辈。听伯父问的话,就知道他胸中有丘壑了。这样的人,怎么就不能去争那皇嗣之位了呢?总好过出头露面的,都是蜀王幼子、晋王长子那等平庸之人。就连他父亲赵硕,也多有不及伯父之处。

    赵陌心里再一次为眼前这位伯父惋惜起来。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