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六十七章 追踪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汤太医是太医院里颇有名的一位太医,曾一度官至正五品的院判,专职为东宫太子殿下诊治。不过后来因为伽南嬷嬷“病逝”,太子伤心之下,病情一度恶化,他无能为力,就被皇帝罢了官职,差一点儿就被丢进天牢里去了。

    是太子醒过来后,亲口向皇帝求情,汤太医才平安无事地回到了太医院,继续做太医,仍旧是专职为东宫太子诊治,只是这一回,负责太子病情的就不再仅仅是他一个人。他的身份地位都下降了,不过,有太子赏识,谁也不会为难他就是。

    况且,就算有人有心要为难他,也做不到了。自打今年开春,太子殿下的病情不见好转,就一直避见外人,安心静养。起初是在行宫,后来回了东宫,太后寿辰过后,听闻又移回小汤山行宫去了。

    汤太医一直随侍在太子身边,连家都没办法回。若不是每隔一两个月,他就会请认识的小太监帮忙,私下往家里传个小纸条,简单地写上“安好,勿念”之类的字眼,怕是他家里人都以为他早已被皇帝处死了。就连这小纸条,他都不敢留署名,生怕落到禁卫军的手里,会被冠上“私通外廷、泄露机密”的罪名。也就是他家里人熟悉他的笔迹,才能认出那简单的几个字,放下对他的担心。

    李延朝也是京中世家子弟,虽然本家已经没落了,却因为祖父那一代还很风光,所以父辈很是结了几门不错的姻亲。其中他外祖家就是很不错的世家大族,只可惜他外祖只是不受重视的旁支,儿女又多,没能给他带来多少助益。但他还是从这些姻亲家中,听说了不少东宫或者是皇宫里的传闻。

    京城权贵圈子的人,即使面上不说,但私底下其实都很关心太子的身体状况,猜测着太子什么时候就撑不下去了,引发京城中新一轮的权力洗牌。自然而然地,他们也会关心起太子身边的太医来。

    这位汤太医,李延朝曾经在随着舅舅拜访嫡支的堂舅时见过,虽然只是草草一面,印象却很深。大概是因为那时候的他会试接连遇挫,却迫切盼着要出仕、支撑门户的缘故吧?他对传说中能得到东宫太子器重的官员,总是会多关注几分的。

    李延朝因为担心自己看错了,还特地走到窗边,朝汤太医的方向多看了几眼,再三确认自己没有认错人。

    可这是不可能的。汤太医是太子身边的人,太子还在京中小汤山行宫中休养,他怎会跑到千里之外的江宁县来?

    李延朝直觉感到这其中定有一个大秘密,可惜他想不出那是什么秘密。犹豫了一下,他便叫过一名心腹长随,命对方跟在汤太医身后,看汤太医去了哪里,又在做什么。如果情况允许,最好是向周围的人打听一下汤太医怎会到了江宁来。

    李家的长随就这么缀上了汤太医。因为怕被发现,那长随只是远远跟着,并未贴得太紧。他只看到汤太医与一名身材高壮的同伴走进了一处医馆,不一会儿,又提了几包药走出来,然后沿着街道前行,在一处茶楼前驻足。汤太医的那名同伴进了茶楼,不久又提了几个纸包出来,接着两人继续往街尾的方向行进。

    没过多久,他们走进了一处宅子。两刻钟后,宅子的大门开了,里头驶出一辆马车,有两个身高体壮的男子随后骑马出来,其中一人手里还牵着另一匹马。先前汤太医那名同伴在门上挂了一把大锁,然后翻身上马,与其他人一道护持在马车前后,齐齐扬长而去。

    长随使了些碎银子,向周围的人打听了那座宅子的主人,得知那里住的是一位富家公子,租住此地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据说身体不是很好,特地来此求医的。他们镇上的叶大夫,人虽然年轻,名声也不显,却是附近十里八乡数一数二的神医。江宁一带的百姓,都对他的医术十分信服。象那位富家公子一般,从外地赶来江宁求叶大夫诊治的人,如今是越来越多了。他们大都是租住在镇上的民居中,本地人早已见怪不怪。

    长随留意到,曾经有人提到过,那位富家公子的来头不小,听说还是位宗室出身的贵人呢。似乎富家公子的随从中,就曾有人提过,他们家王府的封地,其实就在附近来着。不过到底是哪一处,旁人却没有细问。

    那长随带着这些话,回去禀报李延朝。李延朝仍旧是百思不得其解。若提到京中宗室王府,有哪家的王爷封地是在附近的话,最近的大概就是两百里外的溧阳了吧?只是溧阳王府在宗室里根本算不上什么权贵,也就胜在人口多罢了。李延朝虽是落魄世家出身,但长年跟那些依旧风光着的姻亲们相处,心气儿高着呢,并没有把溧阳王府放在眼里。

    不过,溧阳王府的子弟跑到江宁来求医,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可他跟汤太医走在一处,就非常奇怪了。既然本地有一位有名的神医,难不成汤太医是来求教的?

    汤太医治了太子那么多年,也没见他把太子的病治好了,可见他的医术不怎么高明。他若想向医术更高明的人请教,倒也不是奇事。奇的是太子居然会放他出京!

    李延朝紧皱着眉头,很想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可惜他的长随只有两条腿,没有带马匹,不然还能跟在汤太医的马车后面,查出对方到底要去哪里,又在何处落脚。

    李延朝内心还存了一点私心,他觉得,这也许是他出人头地的一个大好契机。

    与他随行,从当涂急速赶来的,还有一位他从京中带出来的师爷。此时见他滞留在镇上,迟迟不走,师爷便来劝他:“东家,天色不早了。此镇距离金陵城还有几十里路,我们还是赶紧动身吧。待到了金陵城中,我们还得先去府衙见过知府大人,才好去上元县衙办交接呢。”

    李延朝醒过神来,想想自己眼下确实没有多少闲情逸致,只能将疑问压在心底,先带着一众随从,急急往金陵城里去了。汤太医的事,还是等以后他坐稳了上元县令之位,能腾出手来的时候,再去追查吧。

    汤太医并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他今日本来就是要从叶大夫在镇上的医馆里抓好最新的几剂药,然后带上他们一行人落在镇上居所的最后一批行李,赶往城中新居,与太子会合的。叶大夫在城里的新医馆还未开张,许多药材也未齐备,要抓药,远不如老医馆方便。于是汤太医便带着叶大夫新开的方子返回镇上,仔细看着医馆的掌柜抓好了药,方才带着药包离开。

    年近岁晚,他们这群跟着太子南下求医的人,原来并没有预料到这趟外差会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今年过年,他们注定了是无法跟家人团聚了。想想远在京城的亲人,大家都生出些思乡的愁绪来。汤太医与几个同行的侍卫受这份愁绪的影响,再加上太子已经在城里安顿好了,并未同行,他们不必为太子的安危提心吊胆,便都有些松懈了,竟没有发现身后一度跟了人,也没察觉到李延朝的目光。

    他们顺利回到了金陵城,住进了淮清桥附近的那处宅子,一边细心留意着太子的身体状况,一边对周边环境保持警戒之心。

    令他们满意的是,这处宅子距离所有邻居都有一段距离,周围颇为清静。邻居们都是不爱来事的人,秉承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准则,只要他们不主动,对方就不会冒然上门来拜访,更不会探究他们的来历。宅子还有后门通向私家小码头,码头上拴了一条质量不错的船。若有什么危险,他们完全可以护卫着太子,从后门循水路离开。他们这儿离通济门不远,水路可直达。而通济门以东,正是黄晋成所在的卫所驻地。

    永嘉侯秦柏为太子殿下挑选的这处宅子,实在是再理想不过了。

    太子心情很好地在宅子里享受着清静的生活,偶尔天气好的时候,还会到秦简简单整修过的小花园里走走。秦柏与秦简有时候会过来看他,陪他说上半天的话,给他带来美味而有益身体的本地吃食。太子如今开始觉得,城中的生活也挺好的,过得确实比镇上舒适。

    只是城里人多,达官贵人也多。为防被人认出来,他就不能象在镇上那样,每日只要身体情况允许,就随心所欲地到处闲逛了。不过如今天气一日比一日冷,有时候还接连几日下雪。他这副破身体,真要出门也是够呛。在温暖的屋子里多待些时候,也不是件坏事。他只在去叶大夫的新居看诊的时候,才会出门。

    太子殿下如今非常珍惜自己得来不易的健康,不想冒什么大风险。他若是任性了,一旦有个头疼脑热的,受罪的还不是身边的人?更何况,小舅舅在这里呢,几乎每天都来看他。叫小舅舅知道他不听话,定然又要着恼了。

    太子殿下细细体味着这种被舅舅爱之深责之切的感觉,心里还挺受用的。他觉得小舅舅真的挺好,比大舅舅要好得多了。父皇更看重小舅舅,果然是有道理的。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