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五十六章 消遣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宗房那边的事,秦含真仅仅是听了一耳朵,得知小黄氏如今丧失了手中管事大权,只能操心宗房内部的柴米油盐,还要天天生活在婆婆沈氏的眼皮子底下,并没有多少自由,也不跑出来端着一张笑脸膈应人了,心里还挺爽快的。

    她不清楚小黄氏都干了些什么,只是觉得凭对方的所作所为,不配继续在族里手握大权,耀武扬威而已。如今宗房是长媳冯氏接手族务,对外虽然是小黄氏的丈夫秦克用在理事,但他头上顶着一个“代”字,又一向行事还算稳妥,问题倒是不大。

    先前祖父秦柏曾经提过,黄晋成那边为黄忆秋肖似秦皇后一事而烦恼,秦含真提了个小建议后,这事儿就没了后文。她也曾缠着祖父问后续,秦柏只是笑着打发了她,让她心里不由得有点小郁闷。

    不过,经过这么一件事,秦含真如今对化妆术有了点兴趣,私下跟青杏嘀咕着,要不要仿照一些现代的化妆工具和化妆品,弄出一些替代物来。虽然她现在的年纪还用不着化妆,但有备无患嘛。她对古代的化妆品还真没有太大的信心,虽然有纯天然的成份,但也免不了会出现有害身体的物质,想想还是自己自制的更安全。她以前也跟着朋友根据网上的教程,捣鼓过些什么唇膏、胭脂、润肤水之类的,现在她有钱有闲,还不能复制一把吗?

    青杏毕竟是在青楼里混过的人,倒也知道几个脂粉香料方子,不过用的材料不怎么样。秦含真就要了她知道的方子过来,再叫李子去金陵城里的各大小书店转一转,买些记载了化妆品或护肤品配方的书来,自己研究一番。

    不过这种书,现在卖的并不多见,据说一般都是世家大户里私下收藏,代代相传的。秦含真只能靠着些粗浅的基础配方,再回忆一下自己曾经学过做过的东西,顺便想法子从自家祖父那儿打听些他年轻时候见过的方子,然后捣鼓出一个自己的配方来。在这个过程中,祖父秦柏可帮了大忙了。他曾经有过无忧无虑的公子哥儿生涯,又与姐姐关系好,会配香药,也知道怎么做不伤皮肤的脂粉,以及冬季里护肤的香膏,他的知识储备可丰富着呢。

    秦含真跟青杏玩得挺开心的,牛氏知道了,也觉得有趣。她虽然年纪大些,但年轻的时候也爱俏,跟虎嬷嬷主仆俩一道制过唇脂、配过香药球什么的。如今上了年纪,对化妆的爱好淡了,倒是对保养品很感兴趣。见到秦含真要弄什么护肤品,还帮着出过主意,想着自己可以试用一下。一同南来的魏嬷嬷,乃是内务府出身,又曾经做过宫女,对这类型的知识也知道不少,给秦含真提供了许多有用的建议。

    秦含真的家庭化妆护肤品实验室,就这么办起来了。

    原先她跟族里的姐妹们一道玩,经过先前的小风波,这兴头也淡了许多。她只是偶尔会下帖子请姐妹们到六房来开个茶话会,聊点家常八卦,顺便哄一哄祖母牛氏开心而已。象先前那样,与姐妹们一道在外头疯跑疯玩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她终究不是真正的九、十岁小女孩,如今她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家里。

    秦含真找到了新乐趣,赵陌就不由得感到有些寂寞了。

    他虽然时常与秦简同进同出,但在秦庄,秦简时常会与族兄弟们在一处玩耍,这种场合,他是不大乐意出席的。

    一来,人家秦家的男孩子们聚会,他一个外姓人凑过去,大家都不得自在;二来,他要与秦家的同龄少年们来往,自然免不了要说出自己的身份,可他的身份……真说出来了,也是个麻烦。他只能含糊地自我介绍是个宗室,去岁丧母,家里父亲续娶了继母,看他不大顺眼,他便跟着舅爷爷秦柏到江南来玩了。这样的背景介绍,倒是避免了秦家人拿他皇储候选人之子的身份说事,但相应的,也带来了另一种麻烦。

    总有人喜欢问他家里的事,不是好心给他出主意,教他如何与继母斗智斗勇,就是可怜他、安慰他,然后好奇他有了继母,日后若再有了弟弟,是否会影响到他继承家产爵位之类的事……

    赵陌既不想让几个少不更事的少年教他如何斗继母,也不想让人可怜他,便只好找借口不陪着秦简去与其族兄弟们来往了。他留在六房祖宅里,倒也能常常向秦柏请教功课。可秦柏也不是天天在那儿,总有出门的时候。如今连秦含真都有了新消遣,赵陌只能想办法自己打发时间。

    他最近就挺喜欢独自骑着马出门,或是在田野间闲逛,或是到镇上喝茶逛街。他自小少有这样闲适的时候,倒也慢慢地感觉到几分乐趣来。

    去镇上的次数多了,赵陌自然免不了会遇上那位溧阳王府出身的伯父。对方一如既往地温和亲切,还邀他一同去喝茶吃饭。赵陌虽然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顶多只带一个心腹小厮,但那位伯父待他很好,还会关心地问起他在烦恼些什么,手头是否有足够的零花钱,日常是否吃得惯江南的饮食,诸如此类的。等到第三次见面时,这位伯父就直接把他带回了目前的住处,请他一同吃饭。

    赵陌私下把这件事告诉了秦含真,还道:“这位伯父真是个挺好的人。原先我没见过他,心里还存有几分戒备,总是猜疑他的用心,可他却待我很好。他学识渊博,性情又好,可惜出身于溧阳王府。他怎么就偏偏是溧阳王府出身的呢?”

    秦含真对那位赵公子的印象也挺好的,就是觉得对方比较神秘,摸不清路数。听到赵陌这么说,她就疑惑地问:“溧阳王府怎么了?虽然儿孙多一点,但只要是真有本事的人,不必依靠家里,也一样能出头的。皇上如今不是正想要提拔宗室里有才干的晚辈吗?”记得赵陌的父亲赵硕,当初正是因此才在朝中崭露头角的。

    赵陌摇了摇头,顿了一顿:“溧阳王府的血脉,离皇室稍远了一点,而且子嗣众多,府内纷争不绝,不可能会齐心合力做一件事。”

    秦含真眨眨眼:“啊?”血脉远一点又怎么了?跟王府内部的纷争又有什么关系?

    赵陌笑了笑:“都一样是宗室子弟,你觉得伯父与我父亲,还有我二叔、小叔,以及蜀王府的那位小公子相比,哪一位更出挑些?”

    秦含真想了想,这几个人她哪怕没有当面见过,也算是比较了解的了:“说实话,我觉得吧……赵公子可能强一点,比你父亲有气度。你父亲又比你叔叔他们,还有蜀王府的小公子强一些。”

    她有些明白赵陌的意思了:“你是说……这位赵公子更适合过继到皇室中,可却因为溧阳王府血脉远了,难以被挑上,而又因为溧阳王府子嗣众多,纷争不绝,不可能齐心合力支持他上位吗?”

    赵陌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叹息着说:“我父亲总是自负不凡,其实宗室里也有比他更出色的子弟,只不过旁人未必有他的福气罢了。若是伯父有意争一争储位,又有机会在皇上面前表现一番,怕是就没有我父亲什么事儿了。”

    秦含真笑道:“这有什么?人各有志,难道人品才干都出色的人就一定要去争权夺势了?做闲云野鹤又有什么不好的?你看那位赵公子,想来江南玩儿,就来了,换了是你父亲,能有这么自由吗?其实我觉得,做皇帝也没什么好的。也许手上的权利会大一点,管的事也会多一点,但是整天忙着朝政,也挺苦的,还没有隐|私权,又被困在宫墙之中,少有出门的机会。象皇上那样,到京城范围内微服私访还行,想要私下出京简直就是妄想!相比之下,咱们这样的小人物可就自在多了。要是你将来长大了,有钱有闲,走遍天下都没问题呢。”

    赵陌听得笑了,看向秦含真:“表妹这么喜欢游历天下么?这些日子常听你说,想到处走走看看。”

    秦含真道:“谁不想到处走走看看,去各地游玩呢?既见了世面,又得了乐子。难道你愿意一天到晚都对着宅子的四面高墙吗?”

    赵陌想了想,笑道:“表妹说得有道理。京城也不是什么好待的地方,日后我若真的象表妹所言的,有钱有闲,那还真是应该多去外面看看,才能开阔眼界。就象舅爷爷说的那样,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没见过天下之大,兴许我心里就只会想着自己有多委屈了。那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秦含真听得笑了,问他:“咱们现在到江南来了,眼下是季节不合适,否则真应该到周边地区走走。如果换了是赵表哥你,你会想去哪里玩呢?苏州?杭州?湖州?还是上海……不,松江?”

    赵陌不由得认真思索起来:“如果真有机会的话,我还挺想去苏杭走走。常听说苏杭如何繁华,如何好,可惜我连金陵都只是草草逛过一遍而已。”他曾经与秦简结伴,叫上几个秦氏族里的少年,一同游览过金陵城内外的名胜古迹,不过仅仅是走马观花,并不曾细看。

    秦含真就给他提了个建议:“现在已经十月份了。我们家新得了几处产业,是在江南地界的,也有在苏杭一带的,眼下也到了收租子、年终结账的时候。祖父打算派周昌年带着何信到各处产业上巡视一圈,如果没有意外,以后这些产业就要交给何信来打理了。我打算让李子跟他叔叔走一趟,替我在外头搜罗些手信。赵表哥要不要也跟着跑一圈?你比我出门要方便多了。”

    赵陌不由得有些心动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