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五十四章 失望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你说什么?生得不象?!”小黄氏一脸愕然地看着眼前两个薛家来的婆子,“这怎么可能呢?!”

    年轻些的那名婆子便道:“二奶奶,这种事有什么不可能呢?我这位老姐姐可是见过皇后娘娘的人,还能不知道皇后娘娘的长相么?她亲眼见过表姑娘了,说是乍一看,确实有那么三分象,但多看两眼,就能发现两人差别很远了。二奶奶想必是夸大其辞了吧?这等长相的美人,世间并不少见。不瞒您说,咱们薛家也有几位姑娘姿色不比表姑娘差呢。就怕表姑娘即使真的有福进了宫,也难以出头。”

    小黄氏满心期望着黄忆秋肖似秦皇后这件事能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利益,如今期望落空,整个人都茫然了,有些不敢接受这个现实:“不可能的,怎么会不象呢?我听六房的大侄儿说,永嘉侯因为秋姐儿生得象皇后娘娘,才会有意帮她一把,劝说黄晋成给她寻一门好亲事的!”

    先前那婆子便撇了撇嘴:“这话倒也没说错,表姑娘确实有那么一点儿象皇后娘娘,可也就有一点儿象罢了。二奶奶,您别嫌我说话不中听,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能肖想的,您还是打消了主意吧。您如今是秦家宗房里当家的二奶奶,一辈子荣华富贵,根本就不必担心什么,何苦闹出这么多有的没的事情来呢?”

    小黄氏哪里听得进去?她问两个婆子:“会不会是妈妈们见到秋姐儿的时候,离得远了,又或是屋里昏暗没点灯,因此没看清楚?兴许是秋姐儿平日打扮得太过简朴了,素面朝天的,美貌自然不如细心妆扮过的时候。”

    头发花白的婆子听了有些不大高兴,板着脸道:“二奶奶这是怀疑我们老眼昏花了?可惜让您失望了,我们今日是在屋里见表姑娘的,窗户都开了,屋中十分亮堂。表姑娘离我们也就是三四尺远,我们看得清楚着呢!我老婆子虽然也有五十岁了,但眼神还好得很,绝不可能看错!”

    她的同伴也赔笑道:“是呀,表姑娘今日也细心妆扮过了,黄大人为她买了华服首饰,又专门叫了金陵城里数一数二的梳头娘子来为她梳头。表姑娘如今可漂亮得很,只怕二奶奶见了,都未必能认出来!”

    小黄氏听得一顿:“会不会是妆容有问题?妆容显得秋姐儿不象她自己了?”

    头发花白的婆子冷笑一声:“表姑娘的妆容能有什么问题?我只知道她今儿妆扮起来,容貌、气度都大不一样了,十足名门大户的千金派头!她用的正是时下最时兴的一种妆容,稍稍修了眉毛,让它又细又弯,此外便没什么大变动了,就是寻常上脂粉唇膏罢了,但都能给表姑娘增添不少姿色呢。”

    她的同伴也点头:“是呀,表姑娘我往日也见过,未曾想她也有今日这般模样,真真不比金陵城里的大户千金差。她的妆容化得好,头发也梳得好,样样都能突显表姑娘的美貌。即使那黄佥事大人待我们不大客气,我们也要平心而论地说一句,黄大人待表姑娘实在是无可挑剔了。即使是亲叔叔,也未必能做到这一步呢。”

    小黄氏心中苦闷极了。这两个婆子越是否定黄忆秋与秦皇后的相似程度,她的心就越痛。本来雄心壮志想要做一件大事的,谁知事情还没开始呢,就先泡了汤。

    难不成真的是她误会了?永嘉侯真的是会为了那二三成相似的脸,就对黄忆秋格外关照几分?

    小黄氏抬头看向两个婆子,郁闷得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谁知她不说,那两个婆子却未必肯就此罢休。那头发花白的婆子冷笑道:“二奶奶难道不相信我们的话?”

    小黄氏勉强笑了笑:“怎么可能呢?妈妈早年在薛老太太身边服侍,也见过皇后娘娘几回,又怎会不认得皇后娘娘的长相?我只不过是……只不过是有些惋惜罢了。”

    这个头发花白的婆子可不是寻常仆妇。她原是薛老太太在世时的大丫头,当年薛家与永嘉侯府议亲,薛老太太曾带着这个大丫头到侯府里去见叶氏夫人,自然也见过一时跟在继母身边的秦皇后了。那时秦皇后还未出阁呢,正跟着继母学习中馈,还有礼尚往来的事宜。等到薛氏嫁进了永嘉侯府,薛老太太也曾派过心腹大丫头给女儿送过东西。

    这婆子年轻的时候,前前后后见过秦皇后五六回,还得过她赏赐的绣花荷包,里头装了两个十分精致的金锞子。后来秦家遭难,薛家生怕惹祸上身,急急把女儿薛氏给接走了。她这个薛家家生丫头心里也害怕了,为防惹祸,她直接就把那荷包烧了,金锞子拿去打了首饰。待秦家平反,她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若是没有烧毁荷包,好歹也能拿来做个传家宝,四处炫耀一番。那可是皇后娘娘亲自赏给她的呢!

    小黄氏心知这婆子的身份来历,也清楚她在薛家颇受敬重,不敢再说什么,生怕真把人给得罪了,只得奉上几块尺头,并荷包两个,内里装了些银锞子,赏了两个婆子,就让她们回薛家复命去了。

    送走了两个婆子,小黄氏便开始烦恼起来。

    黄忆秋的容貌生得并不是那么象秦皇后,薛家看这样子,也要拒绝帮忙了。她就算再想将侄女儿送进宫中去,也没有门路,更不能确定侄女儿是否真能得皇上青睐。这个计划难道真要放弃了么?她在娘家人面前说得天花乱坠,事情却半途而废,他们会不会对她感到失望?会不会……从此以后就再也不轻易听信她的话了?

    小黄氏一边想,一边心里难受,正纠结着呢,却见到梅香来到自己身边,欲言又止的,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始终没有开口。

    小黄氏纳闷了:“怎么了?你可是有事要禀报我?”

    梅香点点头,凑近了她低声道:“族里好象有些不大好的传闻,是关于二奶奶您的……”如此这般,将先前秦含真从族姐妹们处得知的消息告诉了小黄氏,又道,“六房的三姑娘倒也不蠢,她回了家就把这事儿跟永嘉侯夫人说了。永嘉侯夫人又告诉了永嘉侯。方才奴婢进门的时候,仿佛看见永嘉侯进了二门,寻咱们家老爷去了。”

    小黄氏气得浑身发抖:“他们怎敢如此诬蔑我?!每逢年节时,族里要办祭祀,人多,事情也多,人人忙乱成一团。我光是忙着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了,哪个有空替他们看管东西?!看管的人不小心,搬运的人粗手粗脚,可不是我的错。这些还不都是各家各房用的下人么?!当初我该罚的都罚了,该撵的也都撵了,能找回来的,也尽量去找回。我问心无愧,自问已经尽力了,他们还要造我的谣,到底是图什么?!”说着说着,她竟眼圈一红,低头哭了起来。

    梅香忙安抚她道:“二奶奶别难过,这都是他们不清楚实情,才会以讹传讹了。再加上……前几年确实是丢了好几件珍贵的家具、摆设,老爷和二爷都曾严令禁止,可根本就拦不住那些不要脸的人伸手。族里的老爷们也不是不知道这些,只是见您如今一时失势,想要借机落井下石罢了。”

    小黄氏哽咽道:“丢失的几件家具,有的是真个磕坏了,有的是真的被人偷了,可也跟我没甚关系。那年我请了戏班子来,满心想着要让族人们新年过得热闹些,谁知戏班子的人浑水摸鱼,竟悄悄偷盗东西,趁我没发觉,就带着东西跑了,想追都追不回来。大过年的,也不好惊动了官府,免得扫大家的兴。况且,官府那些天也都封了笔,去了官府也没人管。这事儿我已经跟太太说清楚了,太太也相信此事与我无关,怎的那些族人们又提了出来?难不成是觉得有永嘉侯在,会有人给他们撑腰么?”

    梅香跟在小黄氏身边侍候了几年,对这位女主人的事最清楚不过了。戏班子偷盗家具是真事儿,但小黄氏并不是全无责任了,因为做出这种事的是她找来的不知来历的草台班子,而不是秦氏族中每年都惯请的戏班。她之所以会换人,正是因为草台班子更便宜,能方便她把公中用来请戏班的银子悄悄揣一部分进自己的口袋里。小黄氏自个儿心虚,个人的利益又没有损失,因此才会拖着拉着不肯去报官,孰不知这种做法,反而容易叫人误会。

    还有,哪怕每年失窃的案件,小黄氏都推说与自己无关,可族人们看得分明,知道她肯定中饱私囊了不少钱,否则黄家从扬州迁过来时,连住的房子都是女儿女婿帮忙租的,又怎会在短短的一年之内,有了宅子又有了田地,一家人过上了富足生活呢?黄家急剧膨胀的家产,才是小黄氏一直被人怀疑的原因。

    这些话,梅香不好跟小黄氏说,只能继续安抚她:“永嘉侯明察秋毫,定能还二奶奶一个清白的。二奶奶没做过的事,自然不能认!”

    小黄氏晦气地道:“我才得罪了六房,就算是清白的,人家也不会相信的。说不定他们还巴不得我倒霉呢。我真真是冤死了!”又哭了一会儿,想了想,决定还是要去婆婆那儿表白表白,想办法控制一下族里的舆论,不能叫人三言两语的,就把自个儿的名声给毁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