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四十九章 妄想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小黄氏匆匆跟着侄儿黄念春回了娘家。进门的时候,本是一脸兴奋地要跟父亲与兄嫂说一件刚刚得知的机密事,谁知却瞧见了伯父黄二老爷坐在正堂之中,板着脸正教训父亲。

    她立刻停下了脚步。

    黄二老爷转过头来,面带讥讽地看着她:“哟,大侄女回娘家来了?可真是不容易哪。我这个伯父来了这么久,你总算有空来见我了。听你爹说,你就算出嫁了,也依然是一家之主,这个家里事事都要你拿主意,他做不得主。因此我劝他回扬州去参加年下祭祖,他也推三阻四地下不了决心,一定要等到你来点头才行。如今我就在这里问大侄女一句,你爹能不能回老家去给祖宗上个香呀?”

    小黄氏露出平日里惯用的那种讨喜的笑容,端着一副端庄雍容贵妇的架子,朝着伯父微微低下了头,轻声道:“伯父言重了,侄女儿不敢当。”

    “你还有不敢当的事?我看你很敢当!”黄二老爷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死活拦着你爹和你哥哥嫂子,不让他们回扬州是为了什么!他们也是糊涂了,才会事事听从你的摆布。若是早一日听我的话,合家回了扬州,又怎会出昨儿那档子丢人现眼的事儿?!这回可是在嫡支面前丢尽了脸,我们这一支的老祖宗泉下有知,都抬不起头来了!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呢,大侄女儿!”

    小黄氏脸色顿时变了。这老匹夫竟然也敢说这样的话!居然说黄忆秋被黄晋成拿捏住了把柄,是因为没听他的话回扬州的缘故!真会给自个儿脸上贴金。

    然而,就算小黄氏不以为然,黄六老爷与黄大爷脸上的表情却显示,他们确实是这么想的。

    早知如此,就该听从黄二老爷的话,早早离了江宁,或者不离江宁,却听从黄二老爷的劝告,拦着黄忆秋继续到镇上攀附宗室贵人,黄忆秋又怎会被永嘉侯撞个正着呢?果然不该违逆祖训的,一旦违了祖宗的遗命,他们就要受到惩罚了。

    黄大奶奶哭哭啼啼地向小黄氏扑了过去:“姑奶奶可得帮我们想办法呀!你大哥和我去了黄晋成那里,想要把秋姐儿接回来,可他不答应呀!他不但不答应,还骂了我们一顿,说我们不会教养女儿,只会把好好的女孩儿给毁了。他说,为了不损害黄家的清名,秋姐儿的婚事就交给他做主了。往后秋姐儿教养上头的事,也用不着我们操心,他会请族里有德的长辈来指点秋姐儿。姑奶奶,难不成秋姐儿往后就不能在家里了么?黄晋成这不是明着抢我闺女么?太过分了!”

    不等小黄氏说话,黄二老爷已经抢先开口了:“他怎么过分了?我看晋成做得很好!你们是不会教女儿,不然也不会叫亲生闺女去做那等没脸没皮的事儿了!你们不就是图人家贵人显赫,想要让闺女攀个好人家么?现如今晋成替你们闺女保媒了,说的肯定是好人家,说不定还是官宦人家,而且定是正头夫妻,岂不比你们家这姑奶奶把亲侄女送人做妾要强?!也就是你这个糊涂娘才会哭天喊地,却一点儿都不为亲闺女的前程着想!”

    黄大奶奶哭道:“伯父这话说得轻巧,那是寻常人家的妾么?那可是宗室里的贵人!”

    黄二老爷嗤笑:“满京城的宗室爷们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们知道自个儿盯上的是哪一个么?倘若是没钱没势的远支宗室,不能科举不能经商,日子怕是过得还不如咱们呢。你们舍得让女儿给这样的人做妾,怎么就不肯叫她嫁给正经的官宦人家子弟了?!”

    黄大奶奶噎了一下,哭声也停了。

    咦?黄二老爷这话似乎也说得有些道理。只是她先前昏了头了,一心想着那联姻宗室的好处,倒忘了黄晋成是正经皇亲,他给自家女儿做的媒,肯定不是一般人家的子弟。况且,如果她对女儿的亲事不满意了,不是还能驳回再议么?大不了再跟黄晋成去闹就是了。

    黄六老爷与黄大爷也被黄二老爷这一番话说得精神一振。是呀,他们也不过是盼着黄忆秋能攀上一门好亲罢了。从前他们没有能耐,无能为力,能指望的只有一个嫁到秦家宗房的小黄氏。小黄氏说秦家子弟没有好的,他们就拒绝了与秦家再度联姻。小黄氏说镇上那位宗室子弟身份贵重,他们就纵容黄忆秋去贴上人家。但如今就算没攀上宗室,至少也让黄晋成包揽了说亲做媒的职责吧?

    黄晋成是嫡支子弟,跟他们这些旁支可不大一样,人家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还做着大官呢!他愿意出面给黄忆秋说亲,他们一家都跟着沾光了。

    果然,虽说黄晋成把黄忆秋扣下了,还骂了他们,但只要他能给黄忆秋说一门好亲,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对他们家有好处的嘛。他们没有害了黄忆秋,反而是帮了她一个大忙呢!

    眼看着黄家人似乎都改了心意,一个个变得好象对眼下的处境欢喜起来,小黄氏是怎么看怎么碍眼,忍不住大喝一声:“嫁什么嫁?说什么亲?!黄晋成不过是要拿秋姐儿做个棋子,替他联姻拉关系罢了,于我们家能有什么好处?秋姐儿自有大前程,用不着黄晋成多管闲事替她做主!”

    众人都被她唬了一跳,怔怔地看着她。黄二老爷皱眉道:“大侄女,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秋姐儿嫁得好了,怎么就对我们家没好处了呢?你说秋姐儿有大前程,就是指她给不知哪儿来的宗室子弟做妾?你嫌晋成多管闲事,可他到底还是秋姐儿的叔叔呢,你一个外嫁的姑姑整天指使着侄女儿出去勾引男人,就不是多管闲事了?秋姐儿的婚事如何,有你什么事呢?!”

    小黄氏冷笑一声,瞥了他一眼,就望向黄六老爷:“父亲,这是我们家的家务事,就不必让伯父旁听了吧?

    黄二老爷重重地冷哼一声:“怎么?难道我在你们这儿倒成外人了?难道我不是姓黄的?难道你不是已经出了嫁?谁才是外人?这是在说谁的家务事呢?!”

    黄六老爷期期艾艾地劝女儿:“好闺女,对你伯父恭敬些。若没有你伯父,就没有父亲的今天……”

    小黄氏哪里有耐心听下去?想了想,觉得叫黄二老爷知道也没啥,自家父亲对这个兄长如此敬畏,只要他在这个家里住一天,事情就绕不过他去。眼下黄二老爷明显已经站在了黄晋成那边,但不要紧,这都是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的缘故。若他知道黄忆秋会有什么样的好前程,还怕他不倒戈么?

    于是她索性也不再拖拉了,把下人都打发干净后,直接宣布了一个机密:“我说秋姐儿有好前程,是因为我听说了一件要紧大事。你道永嘉侯为何在镇上看到秋姐儿,为何如此关心,还直接把她送到了黄晋成那儿?因为秋姐儿生得象皇后娘娘,生得象永嘉侯的姐姐,所以他才会格外关照我们秋姐儿!”

    小黄氏终于把这件事说出来了,顿时觉得心头一松,只是定眼看去,却发现所有人都在愣愣地看着她,仿佛没听懂她的话。她不耐烦了:“你们怎么了?这么要紧的消息,你们听了,就没别想法?!”

    黄大奶奶小心地问:“姑奶奶,这……皇后娘娘是咱们黄家的外孙女儿,秋姐儿生得象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这说来是我们秋姐儿的福气,可是……又能如何呢?永嘉侯就算看在秋姐儿的长相份上,多关照她几分,也不会给她说什么好亲事……”

    “亲事,亲事,大嫂子除了亲事还能想到什么?!”小黄氏急得直跺脚,“你没听清楚么?是皇后娘娘,我们秋姐儿生得象皇后娘娘!你难道没听说过,自打皇后娘娘没了之后,当今皇上就一直没有再立皇后,后宫里的妃子也不多么?当今皇上这是还挂念着皇后娘娘呢。我们若能把秋姐儿送进宫去,还怕她做不了娘娘?皇上一看到她,定然欢喜得紧。到时候咱们家想要什么富贵权势不行?秦家六房靠的不就是皇后娘娘?就算秋姐儿做不了皇后,只能做个妃子,咱们家的身份也大不一样了!”

    黄大奶奶双眼圆瞪,好象看到了牛在天上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黄二老爷:“荒唐!荒唐!这就是你说的秋姐儿的大前程?你真是昏了头了!皇上多大年纪了?他能比你爹年纪都老!你居然要你的侄女儿去嫁给一个老头子?!”

    小黄氏冷笑:“那可是皇上,能是一般的老头子么?伯父也别总拿年纪说事儿,眼光放长远一点吧。秋姐儿若能进宫做娘娘,只要能生下一位皇子,咱们黄家的富贵还大着呢。皇上就只有太子一个儿子,可谁都知道,太子是个病秧子,不定什么时候就病死了。若是秋姐儿能给皇上生个皇子下来,将来那皇位还能跑得了?伯父只管看着如今秦家的富贵,秦家在京城的六房的富贵,再扪心自问吧,这份富贵,难道你就不想要?!”

    屋里几个男人的呼吸声都粗了。那样的富贵,谁会不想要呢?

    但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

    黄大奶奶愣愣地问:“那要怎么才能让秋姐儿进宫做娘娘呢?”

    是啊,怎么能让黄忆秋进宫呢?黄家嫡支或许有门路,但是他们江宁这一支只是旁系,可是半点路子都没有呀。

    小黄氏卡壳了。她兴奋了那么久,竟然忘了这件事。偏偏这件事是那么的要紧,一旦办不成,她所有的盘算便仅仅是妄想而已。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